转自lofter 已授权(上)下午,城北几个街区下起灰蒙蒙的细雨,原本空旷的马路又冷清了几分。由于出门耽误了些时间,我到得有些晚,走进对角巷后,隐约能听见音响声从扫帚店和书店夹缝间一扇不起眼的门里闷出来。门口的招牌上写着“有求必应屋”,不过要是对虚假宣传心怀期待,进了门怕是会大失...
全文
回复(2) 08-18 18:22 来自版块 - 霍格沃兹大厅
表情
蛀牙小工队(下) 霍格沃茨只是一种隐喻,我肯定地说。虚构人生的某个时期作为精神代替品,不曾得到过,也就不曾失去。 只是我没能将自己说服。 从前古希腊学者把希伯来文的少女误译为处女。对方缓缓吐出一口烟,用那边缘镶嵌着金属的声音开口道。 这错误很容易犯,因为拼法很相近,于是他们想出了一...(08-18 18:51)
蛀牙小工队(中) 如果我已然忘记五月的风拂过墓地,我将不能呼吸。沉默的人群里,你的泪水泛起土腥,蓝翅椋鸟的欢声不曾将他再一次吵醒。夕阳在他唇角投下金色的影,他的头发那样红,他的脸那样年轻。 忽然一个人影落在书页间,她抬起头,停在她眼前的脚步声既温和又迟疑。 嗨,戴着眼镜的男子朝她打招...(08-18 18:4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