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huo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 社区居民
阅读:12041回复:52

[多CP向][完结,转载原创] 甜蜜生活 (DM/HP,SS/RW, BY:壹籠包子)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07-05-20 15:05
原作者:壹籠包子
原地址:鲜文学,狂疯暴语楼[同人文集]



----------------------------------------------------------------------------------------------------------





1

毕业了。德拉科认真地考虑应该在外面买套房子,好让他和碧眼的小恋人共同生活。当然,他是可以住在家里的,当他向父亲坦白了他和哈利的恋情后,出乎意料地父亲并没有发怒或者带有任何类似的情绪,他很平静,然后嘴角上扬露出一个马尔福家族似的微笑。
“儿子,你认真的?”
“是的,父亲。”
“没想到……当然,身为马尔福家族的继承人应该有这点能耐,不择手段地得到自己想要的。好吧,带回来。”
在这一瞬间,德拉科很高兴,可是一丝理智提醒了他:为什么父亲这么简单地就同意了?要知道,任何对他没有好处的事情他是不会去做的,即使是对家里人。父亲一直都很仇视哈利的不是吗?难道……每当父亲提起哈利时,冰蓝色的眼眸里泛起的烈火不是愤怒?!而是,而是……毕竟,他们父子的喜好一直都不可思议地相似。
“呃……不,我想在外面买套房子。”
这个时候,卢卡斯才真正地动怒了。当德拉科逃似地跑出大门时他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作者插花:抱歉!最近有点迷LH配对)

“我宁愿一辈子住在德斯礼家也不要和你住在一起!”
哈利,我们都已经是这种关系了,你居然还说出这种话!
“我想你也许是愿意的,不过德斯礼家可不愿意。”
哈利怔住了,的确如此。
看着那微微撅起嘴,委屈而倔强地表情,德拉科压抑下吻他的冲动,柔声说道:“哈利,小可爱。我们一起生活吧。”
然后,德拉科废了很多精力和口舌说服哈利不要在脸上贴胡子,虽然哈利说的他不想让人认出来并且发现他和马尔福一起挑选同居的房屋这个理由确实值得考虑,可是德拉科也不想每当他转头看见哈利的脸时就会笑到肚子痛。
到最后,哈利认真地梳理头发盖住伤疤,坚持不带上眼镜,和德拉科一起走出了门。

德拉科已经看中了一套独栋,两层带庭院,周围全是长势茂盛的树木,没有邻居。很不错!
可是当他们走进去时,发现已经有两个人了。
“哈利!!”惊天动地地一声欢呼,红头发小子飞奔过来扑到正在躲躲闪闪的哈利身上。
哦,维斯莱,你的大嗓门依然这么惊心动魄。德拉科微笑一下,向另一个高昂着头,阴霾地注视着哈利的人打了个招呼:“斯内普教授,真是没想到会遇见你。”
“马尔福先生,我同样是很意外。”
哈利凑近罗恩,眯着眼睛仔仔细细地打量一番后,欢呼道:“罗恩!你怎么在这里?”
“哦,塞费雷斯说我们应该在外面准备共同生活的房子,所以了……哈利,你呢?”
皱起眉,哈利花了点时间去思考“塞费雷斯”是谁,然后才反应过来,脸瞬间扭曲了下:“哦,你和斯内普……当然,你们在一起。我?嗯……德拉科也是这么说的,我们目的一样。”
“真的吗?”罗恩的眼睛瞪成完全的圆形,然后回过头大声道,“塞费雷斯,听见了吗?哈利和马尔福也要买房子!我看我们干脆住在一起吧!!”
“罗恩,罗恩。小声点……”哈利慌张地想要捂住罗恩的嘴,那个屋主已经用打量的目光紧紧盯着他很久了。
德拉科的眉毛危险地挑高,斯内普的脸色又黑了几分。
“哈利,你说呢?我们可以一起吃饭,一起睡,还可以一起练习魁地奇!知道吗?塞费雷斯给我买了把新的飞天扫帚!火弩箭!!真没想到这辈子我居然能拥有这么好的礼物!!”
哈利同样兴奋起来:“罗恩!太棒了!!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和你一起飞飞看!正好,德拉科买了一套魁地奇,我们可以将金色飞贼放出来,看看谁能最先抓到它!”
当这两个好伙伴热烈地讨论时,德拉科和斯内普周围围绕着不明的黑色烟雾:嘿!他们还在这呢!可是看看他们的恋人这是什么态度!!
屋主退到一个角落里,很明显目前这四个人,以两人分为一组。无论是哪一组他都不敢去打扰。

很容易地解决了房间的分配(这是指无关紧要的房间)——地下室为斯内普研制魔药用,德拉科感兴趣的时候也可以进入,哈利和罗恩坚决被拒之门外!
“为什么?这不公平!!”罗恩生气。
“我想没有必要提醒你们两个的魔药学成绩。”一想起罗恩毕业时的考试,斯内普脸都在抽搐。
客厅和厨房,公用。
“我想我有必要提醒大家,马尔福家族的人是从来不被允许进入厨房的。”德拉科说道。
哈利皱眉,斯内普不置可否,罗恩冷哼一声。
浴室……
“咳,我想在门上最好有个牌子。”斯内普说道。
“免打扰。”德拉科接着说道,两个人对视一眼,点头。
最后到了卧室的分配。
“斯内普教授,我想你不介意我和哈利用最里面的房间吧。”虽然语气很平静,但可不是问句。
“马尔福先生,我想我介意。”斯内普面无表情,“毕竟是我首先看中了这套房子,马尔福家族的教养应该让你知道该由我先挑选比较合适。”
“如果说起是谁先看中的话,尊敬的教授,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早在一个星期以前,我就已经和屋主洽谈过了。这一点我想屋主应该有给你说过。”
“不,那个诚实的屋主毫无任何隐瞒地向我陈述了关于这栋房屋的每个细节,而其中并没有只言片语是提到了你的,我想这不是因为他忘记了。”
该死的!可恶地奸商!!马尔福皱起眉,嘴角一撇:“教授,难道你会去信赖一个商人的诚信吗?还是曾经食死徒的生活并没能让你记住教训!”
这句话犹如一滴水掉进了滚烫地油锅里。
斯内普脸瞬间僵硬,身体也微微颤抖起来;罗恩张大嘴看看马尔福又看向斯内普;哈利也震惊了:马尔福?!你,你居然提起食死徒?!
“马尔福先生,难道你自己就从来没想过加入到食死徒队伍中吗?不要忘记了,你的父亲,你们整个家族都曾经宣誓是那个人最忠实的仆人!!”斯内普眯起细长眼睛,低沉而冰冷地缓缓说道。
冷笑一声,德拉科继续道:“不,斯内普教授。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加入那个恶心的组织。但如果硬要追根究底的话,我不否认自己在两岁的时候确实有过此打算……那么,你想怎么样?去魔法部揭发我吗?让我为那个懵懂无知的两岁付出代价,送我进阿兹卡班?!”
“够了!马尔福,别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说到底,你究竟是处于哪一边的还未确定!有谁可以肯定你不是和你那伟大的父亲为了效忠那个人而又在搞些什么把戏!”
“你!”德拉科发怒了!冰蓝色的眼眸射出炽烈燃烧的火焰,射向这个他曾经最尊敬的教授……眼神里包含着质问: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这样置疑我?!而且是在哈利面前!!
斯内普毫不示弱,昂起头,漆黑的眼眸深沉得透不进一丝的光线,看向这个他曾经最疼爱的学生……眼神里含着回答:彼此彼此!你居然提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在罗恩面前!!
“咳……哈利,真没想到。”罗恩坐到哈利身边,压低声音。
哈利点点头,再看看那两个人彼此火花四溅的眼神交流,不禁好笑道:“罗恩,是没想到。我以为斯内普做出任何事情,德拉科也不会动怒的。”
“哦,我曾经一直追问塞费雷斯,他是不是喜欢……”罗恩红了脸,然后朝着哈利眨眨眼,哈利明白了:“嗯……如果是在从前,我想我们肯定会在格兰芬多大大的庆祝一番。”
“现在我们照样可以庆祝!!”
当马尔福和斯内普的眼神交流因为疲累和酸疼停止时,哈利和罗恩正欢声笑语吃着巧克力娃。
各自注视着自己的恋人,马尔福和斯内普脸色渐渐缓和,浮现出某种类似于恋爱中少女的表情,周围还飘出几颗七彩泡泡以及朵朵火红玫瑰。
“哈利~多么美好,像个精灵~~看,他连吃东西都如此富有魅力!那犹如花瓣般滑嫩的嘴唇,无比甜美;一双纯如水晶、亮如明月的绿色眼眸,只是看着你,就能让你感觉得到有清爽的水花溅在脸上;还有那雪白的肌肤,是这样充满着梦幻感,吸引着我去触摸和亲吻……哦,哈利,你是个精灵,是个媚惑着我的精灵。”
“罗恩~~多么可爱的天使。一双眼睛,能让人感受到蓝天深邃的宁静;他的笑容像一轮新鲜的太阳那样纯洁无暇;他的每一呼吸都是温馨的,无可比拟的完美和纯洁。怎么能有如此可爱得人的存在?怎么能让我不渴望着去拥有……罗恩,我的天使。”
就当这两个人陷入陶醉中时,哈利和罗恩都莫名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卧室的分配结果:作为让斯内普和罗恩使用里面卧室的代价,斯内普必须教导德拉科学会隔音咒。
在哈利靠近德拉科,想要讯问为什么需要隔音咒时,德拉科正小声嘀咕:“如果有一天我忘记了,或者因为※×◎#¥(消音)而没有时间念咒,怎么办?我可不能让哈利那销魂美妙的呻吟声让其他人听见!!”
原,原来如此!所以斯内普和马尔福两个人不惜戳对方的痛处来抢房间,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哈利叹口气,然后觉得他真正宁愿去和德斯礼一家人住在一起。





2

第一个同居的夜晚。
随着夜幕的降临,光线也逐渐昏暗。飘曳的青色窗帘投下舞动的黑影,在雪白的墙壁、在光洁的地板、在空无一人的双人床上。
德拉科眉头皱的不能再紧,斯内普脸色黑的不能再黑。
久久对视,久久地沉默。然后,德拉科挑高眉头,哼了一声:“我那个床可是梦香造出来独一无二的,它舒适、柔软还能徐徐散发出清香……我买下它可不是为了让那个红发臭小子躺的!!”
“彼此彼此!!我买的这张床也不是为了让你躺的!”斯内普低沉地说道,然后随手拿起一本书翻看起来。
这是同居后的第一天,第一个夜晚。
本来不是应该一对恋人甜甜蜜蜜地,一起做爱做的事情吗?
可是!哈利和罗恩再一次忽视彼此恋人的存在,谈笑风生相约要一起回顾曾经的上学生活。然后,罗恩就那么自然地走进了哈利的卧室,而德拉科在用犀利的眼神瞪视了N久后,发现没有用,只好郁闷地走进了斯内普的卧室。
啧~~德拉科几分恼怒地坐在沙发上,从碰见维斯莱和斯内普那一刻开始他就有非常不好的预感。
“教授。”
“现在已经不是在学校里了,马尔福先生,请叫我斯内普。”
“维斯莱和哈利是很好的朋友……”
“是。这是非常明显的事情。”斯内普抬起眼睛,费解地看了眼金发男孩。
“他们关系一直不错,不……应该说是非常地要好。”德拉科想起一年级的时候,哈利就是因为红发臭小子而拒绝了他伸出的手,不禁嫌恶地眯起灰篮色的眼睛。
斯内普稍微斟酌了下德拉科的意思,然后“啪”一声手中的书掉在了桌子上:“不会吧……我的意思是,罗恩从来没有对波特……他们只是很好的朋友。”
“的确如此。可是……现在,他们两个在一起,在房间里……反锁上了门,并且念了防止任何开锁的咒语。”
斯内普和德拉科都倒吸一口气,脑子里浮现出种种画面:
哈利一脸狞笑,猛地将罗恩推到了床上。
“你,你想干什么?”罗恩睁大他蓝莹莹地双眼,不敢置信地质问道。
“哼哼哼哼~~~”哈利轻蔑地抚起额前的发丝,露出那道邪恶的闪电型伤疤,“罗恩,这么久了,我早就想品尝一下你那诱人的躯体。今天,就是今天!你就乖乖地…………”嘿嘿地冷笑着,哈利猛地扑上床,狠狠地钳住罗恩的下巴,让他不得不抬起头……
“嗯~~这么红润的双唇,想必发出的呻吟声也会无比动听吧。”
“不~~~不要这样!塞费雷斯救我~~~”罗恩凄厉无比的声音淹没在哈利那冷酷的狂笑声中。
以上是斯内普的想象。
哈利碧绿的眼眸里充满了泪水,扭过头却又被罗恩强硬地扳了过来。
罗恩舔舔嘴唇,将自己更加压向哈利:“知道有多少人渴望着占有你吗?这么完美地身体、白皙的皮肤、可爱的小嘴。今天就让我好好地享受享受你,哈利。”
“不,罗恩。我们只是朋友,求你不要这样对待我……”
“哈哈哈哈~~朋友?!”罗恩狰狞地大笑,然后双手抓向哈利的衣领,“别幼稚了!我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来做一些适合我们的事情吧!!”
“嘶”一声,衣服被强硬的撕碎,片片褴褛缓缓飘落。
“不~~~不要这样!德拉科救我~~~”哈利无助的哭喊声淹没在罗恩那扭曲的狂笑声中。
以上是德拉科的想象。

瞬间脸色铁青,德拉科和斯内普同时冲向墙壁。
“斯内普,有什么可以听到隔壁的咒语吗?”德拉科急道。
“没有这种咒语。”斯内普挫败的一拳砸向墙壁。
“可恶!!”
“不过……”斯内普沉思着,继续说道,“有一种办法也许可以听见。”
“什么办法?”
“是一种麻瓜世界使用的方法。”
这种时刻,德拉科也顾不上鄙视麻瓜了:“怎么样都行,赶快告诉我!!”
斯内普走到一边拿起一个水杯,放在墙壁上,然后耳朵靠近水杯…………
德拉科迟疑一下,十分怀疑地拿起另一个水杯……果然!他能听到隔壁些微的声音。德拉科大大地惊讶了:多么奇妙的办法。没想到麻瓜居然能想到用水杯来听到隔壁!有生以来第一次,德拉科有那么一点点觉得麻瓜也并不是一无是处。
隔壁。
“罗恩,我真的没有想到。你居然决定和斯内普生活在一起。”哈利叹口气,然后看向他最好的红发朋友。
罗恩皱起眉头:“我也同样没想到,哈利,你真的要和马尔福在一起吗?”
两个好朋友对视了一眼,同时耸耸肩膀,笑了。
“塞费雷斯,就是凶了点,总是看我做这个不对,做那个也不好。老是骂我。要么就整天面无表情,默默地看书,害我在旁边觉得无聊得要死!特别是他在配置魔药的时候,简直就当我是透明的。我好心想要帮帮他,他还会狠狠地骂我,将我赶出地窖!!”罗恩越说越气,抓起枕头用力地捶了两下,一抬头却看见哈利裂开嘴正笑着。
“哦,闭嘴!哈利!”罗恩将枕头丢了过去,哈利接住抱在怀里:“听上去就是斯内普,我很难想象得到他会温柔地对待别人。”
罗恩诧异地眨眨眼睛,对哈利的话表示不赞同:“不会啊。塞费雷斯对我很好,除了因为我偷偷放了草药而导致坩锅整个爆炸的时候。他说话虽然很简短但是很轻,我喜欢听他的声音。还有他笑起来的时候……很,很……不可思议。”罗恩有些脸红,他扭过头躲过哈利那吃惊得瞪大的双眼。
“我一直以为斯内普只会冷笑、嘲笑,从来没有想过他也能……嗯,和正常人一样地微笑。”
“嘿!冷笑、嘲笑?!你是在指马尔福吧,我也无法想象他能像个正常人一样地露出笑容!!”
“罗恩,我永远不想因为斯内普或者德拉科,而和你有任何争执。”
“……好的,我也不想。”
罗恩和哈利整个扑在床上,床非常柔软,躺在上面好像陷进了一片雪白的羽毛当中,还有一股清香始终围绕在他们的周围。
“马尔福选的?”罗恩问道。
“是的。”哈利想起马尔福,不禁笑起来,“罗恩,你说现在德拉科和斯内普在一起会干什么?”
“这个时候…………”罗恩瞥了眼挂钟,“塞费雷斯应该在看书。”
“有德拉科在,他肯定看不成书。”
“为什么这么说?”
哈利无奈地叹口气:“他最不能容忍被人忽视。”
撇撇嘴,罗恩又想了下:“也许,他们在一起看书。看一些关于那些古怪魔药的配置什么的。”
哈利也想了想,突然笑起来:“也许。他们总该不会是在偷听我们谈话吧。”
“有能隔着墙听到隔壁的咒语吗?”
“不知道。也许他们正一人拿一个玻璃杯放在墙壁上听呢。”哈利想象着那个画面,忍不住大笑起来。
“玻璃杯?什么意思,哈利?”罗恩好奇地问道。
“麻瓜世界的一种简单地听到隔壁的办法。把玻璃杯的一边放在墙上,然后耳朵靠在玻璃杯的另一边,能稍微扩大隔壁的声音,让你能模糊听见。”哈利解释完毕,罗恩也大笑起来。

“啊,我好像听见维斯莱那邪恶的大笑声!”德拉科紧张地说道。
瘦弱的哈利瑟缩在角落里,邪笑着的罗恩一步步逼近的画面再次浮现在德拉科的眼前……
“不~~~不要这样!德拉科救我~~~”哈利无助的哭喊声回荡起来,响彻在德拉科的整个脑海中。
“我也好像听见了什么,是波特!!他那狂妄地笑声,绝对错不了!!”斯内普更加靠近墙壁,深锁起眉头。
可怜的罗恩颤抖地被冷笑着的哈利压倒在床上的画面也再次出现在斯内普眼前……
“不~~~不要这样!塞费雷斯救我~~~”罗恩那凄厉无比的声音回荡在他的耳边。
“该死!!”德拉科和斯内普同时低声咒骂,恨不得粉碎眼前的这堵墙壁!!
……粉碎?这堵墙壁??
德拉科和斯内普对视一眼,点点头,同时掏出魔杖……


清澈地陽光灑下,一個明朗的清晨。
哈利走出門,向羅恩打了個招呼。
“羅恩,睡得好嗎?”
“一直很好,除了早上睜開眼睛時就看見牆上的那個大洞!”
哈利無可奈何地聳聳肩膀:“哦,我想德拉科會想辦法去解決這個問題的。”
當他們走下樓梯時,斯內普已經在廚房裏準備早餐。而德拉科還躺在客廳的沙發上。
“德拉科,起來了。現在還躺著不覺得丟臉嗎?”哈利靠近德拉科,輕輕地拍了拍金發男孩的臉。
眼睛沒有睜開,但是德拉科卻伸出雙手猛地拉近哈利:“給我一個早安吻,親愛的。”
瞬間哈利滿臉通紅,尴尬地瞥了眼羅恩,羅恩四處張望唯獨小心地讓視線不要落到沙發上。
“去死!”哈利掙脫開德拉科的懷抱,快步走進廚房。斯內普正拿著一本食譜仔細地閱讀,哈利吃驚地說道:“斯內普,你,你打算做早餐嗎?”
“當然,波特!否則你認爲我站在廚房裏幹什麽呢?”頭也不回地,斯內普冷冷說道。
“可是,我認爲你,你應該是和德拉科一樣不進廚房主義者。”
“抱歉,讓你失望了。在進霍格沃茲之前漫長的一段時間內都是我自己做的飯。”斯內普終於瞥了眼哈利,從鼻子裏哼了一聲,“不要以爲只有你自己生活在苦難中。”
“我從未聽過羅恩講起你的過去,從來沒有。”
“那是當然的,因爲我從未告訴過他。”斯內普放下食譜,開始將已經洗好的蔬菜放在切板上,熟練地用魔杖念了句咒語,哈利目瞪口呆地看著菜刀自動將蔬菜切到合適的大小,這是他第一次看見用魔法來做飯。斯內普繼續說道,“我不想他是因爲憐憫這種無謂的感情而和我在一起。”
哈利在此瞬間對斯內普徹底的改觀了,看向客廳羅恩正在和德拉科比試看誰能瞪的更久:“斯內普,你愛他。”
斯內普沒有說話。
“你真的愛他。我明白……”哈利微笑起來,“我和你都被羅恩所吸引,而這幾乎是不可抗拒的。只是,我需要羅恩的友誼,而你需要他的愛。”
斯內普難得的只是撇了撇嘴,沒有開口去諷刺或者否認。他揮動魔杖讓切好的蔬菜進到鍋裏,又翻翻書默記下一道菜的咒語,然後準確無誤地念出來。佐料以及鍋鏟都自動行動起來,哈利頗感興趣地看了一會,然後走到飯廳準備鋪上餐布以及碗筷。
“爲什麽不念咒?”斯內普問道。
“我不懂得擺放碗筷的咒語。這並沒有關係,我在德斯禮家已經習慣做這些了。”哈利繼續擺放餐具,沒有注意到客廳的兩個人終於停止彼此瞪視,開始趴在沙發上用懷疑的目光注視著……
“維斯萊,你看看……”
“什麽?”
“斯內普和哈利,在廚房裏……兩個人好像,好像……”
“像什麽?馬爾福,你想說什麽?”
“好像一對夫妻。”
羅恩差點從沙發上翻下來:“別逗了!塞費雷斯和哈利彼此仇視就像我和你一樣。”
“可是,你看看他們……一個在使用魔法做早餐,一個在不遠處收拾餐桌。哦,你不得不承認哈利這個樣子溫柔可愛極了,這副畫面簡直就像是一副精心繪制的美妙的圖像,當然排除那個在家裏都一身黑色魔法袍的老家夥!”
“該死的白鼬!”羅恩跳起來,掏出魔杖對準德拉科,“馬上收回你說的話!!否則我就讓你當一輩子的白鼬!!”
德拉科似乎根本沒有注意到羅恩的怒火,他全部的精神以及視線都鎖定在那個忙碌中的黑發男孩的身上:“維斯萊,其實哈利和斯內普也沒有什麽大的仇恨。”
“嗯?”
“斯內普只不過是仇恨哈利的父親……”德拉科沈思著,繼續說道,“據我所知,其實斯內普的童年和哈利的童年一樣悲慘,他們兩個都心高氣傲、都很堅持原則。”
“哦……”
“他們都是從小開始就必須獨立,靠自己來生活。”
羅恩收回了魔杖,又趴向沙發。
“所以,有著相同經曆的他們在一起,很有可能……有可能…………”德拉科說不下去了。
羅恩莫名地看著德拉科,詫異地問道:“有可能什麽?”
“有可能……”德拉科深吸一口氣,下定決心地說道,“相愛。”
羅恩愣住了,兩分鍾之後眨了眨眼睛:“不可能。”
“你怎麽知道不可能。”
羅恩再次看向廚房,斯內普繼續念著咒語,哈利已經收拾好餐桌走進廚房,此刻他拿著食譜翻看著尋找適合的早餐,斯內普回過頭,低聲訊問著什麽,哈利一笑擡起頭回答。
羅恩突然一陣顫抖,他不可抑制地抓緊自己,突然地一陣寒意整個侵襲了他的全身。
德拉科沒有自覺地咬緊自己的拇指,皺著眉頭盯著那兩個毫無自覺地身影。
當斯內普做好早餐,哈利全部端上餐桌後,這兩個人才覺察出客廳裏的異樣。
斯內普快步走到羅恩的身邊,驚訝於他臉色的慘白:“羅恩,怎麽了?那裏不舒服?”
“塞費雷斯……”羅恩擡起頭,望進斯內普漆黑的眼睛,“你愛哈利嗎?”
瞬間,斯內普和哈利的身影都僵住了。
“羅恩,你怎麽會這麽想?”
“馬爾福說你和哈利有著相似的過去,因爲這個也許你們會很合得來。而且……我,我也覺得你和哈利在廚房裏時,感覺很像一對夫妻。”羅恩水藍色的眼眸黯淡下來,“塞費雷斯,你愛哈利嗎?”
斯內普和哈利瞬間瞪向德拉科,德拉科攤開雙手,聳聳肩膀。
“羅恩,我們有必要好好地談一次。”斯內普歎口氣,橫抱起羅恩向樓上走去,羅恩環抱住斯內普的脖頸,將頭伏在他的肩膀處,“塞費雷斯,就因爲昨天晚上我讓你睡廚房,所以你不愛我了嗎?”
“笨蛋!”斯內普嘀咕一聲,更加抱緊了懷中的紅發男孩。

“德拉科•馬爾福,你給我坐在這裏!”哈利指著沙發厲聲道。
德拉科乖乖地走了過來,坐下。
“好。”哈利深吸一口氣,然後直直地盯著金發男孩,“馬爾福!你最近究竟在幹什麽?!你昨天是懷疑我和羅恩,今天你又懷疑我和斯內普!你無故地懷疑我不算還要扯上羅恩和斯內普,你搞得我不安甯還要害他們兩個!”
德拉科挑高眉毛,不屑地撇撇嘴:“我只是說出我所看到和想到的而已,相不相信是他們的事情。我怎麽知道維斯萊那個白癡當真了。”
“你……”哈利氣得渾身顫抖,猛地站起身,“好!同意和你住在一起,是我愚蠢!現在我就回德斯禮家!!馬爾福,你最好回你的馬爾福莊園去!否則你呆在這裏會礙著斯內普和羅恩的眼!!”
“哈利,哈利。”德拉科連忙拉住哈利的胳膊,哈利想甩卻沒有甩掉,“哈利,你真的不明白我爲什麽會這樣嗎?”
哈利扭過頭,不理他。
“爲什麽你總是不明白我。”德拉科聲音低沈下來,他放開哈利,後退一步。哈利轉過頭,看到的是一個皺著眉頭、悲哀地注視著他的金發男孩。
“哈利,我很不安。你太耀眼太著名了,我很害怕我抓不住你。”德拉科撫上額頭,金色的發絲耷拉下來遮住了他的雙眼,“只要你和別人在一起,我就會擔心你會因此而離開我。你對別人笑一下我就害怕你會愛上那個人。我太不安了,你明白嗎?”
“德拉科,你爲什麽會有這種想法?”
“因爲你一次也沒有對我說過你愛我,我從來就不知道你到底是怎麽看待我的。”
“我以爲你知道。”
“我知道什麽?”
哈利微微臉紅起來,他別扭地絞緊手指,咬著下嘴唇:“讓你不安我很抱歉。德拉科,但是……如果我不願意,我怎麽會,會……咳咳,將自己給你。並且同意和你住在一起呢。”
德拉科依然皺著眉頭:“那大部分都是我逼你的,就是同居你一開始也是不願意的。”
“傻瓜!”哈利臉更紅了,他低著頭盯著自己的鞋尖,“我可是三次阻止了伏地魔的人,雖然其它功課不怎麽樣不過黑魔法防禦課我一向都比你好。德拉科,如果我真的不願意,你能強迫得了我嗎?”
德拉科不可思議地睜大雙眼注視著哈利,哈利將頭埋得更低:“你,你是說真的?”
“別想讓我再說第二次!你這個……”哈利還未來得及說完,就被德拉科猛地抱在懷中。德拉科吻住那張紅唇,纏住那柔軟地舌頭。
“唔……”哈利環住德拉科的脖頸,讓金發男孩可以更深地吻他。
依然貼著哈利的雙唇,德拉科裂開嘴吃吃地笑著。
“德拉科……”
“嗯?”
“別在這裏……”哈利握住伸進他衣服裏在胸口撫摸的手,“一會兒斯內普和羅恩下來,會看見的。”
“不用擔心。”德拉科吻著哈利白皙的脖頸,解開他的衣領說道,“用行動來證明愛是最好的方法。斯內普明白這一點,否則他不會抱著維斯萊回房間。”
“嗯……”哈利的襯衣滑落肩膀落在地上,然後是褲子,“斯內普是真的愛羅恩,他們會幸福的。”
“哈利,我們也一樣幸福。”
在德拉科將哈利壓在沙發上時,哈利最後瞥了眼餐廳:可惜了那剛做好的早餐…………
mr.huo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 社区居民
1#
发布于:2007-05-20 15:06
風和日麗的下午。
然而與這美好天氣截然不同的是,聚集在客廳裏圍繞著詭異氣氛的四個人。
“斯內普,走這裏怎麽樣?”
“不……”斯內普看了一眼德拉科,沈思著,“會被擊碎的,我看最好是後退。”
“後退?!”德拉科皺緊眉頭,“我們已經沒有多少退路了,再這樣下去會輸掉的!”
羅恩得意的擡起頭:“馬爾福,從認識你開始到現在,終於有一句話能讓我贊同了。”
哈利笑起來,看著對面臉色非常陰沈的兩個人。
一開始提出下棋的是馬爾福,羅恩也滿懷興致地加入。在確定了四個人都同意這項消遣後,馬爾福挑高眉毛,邪笑著又說出了規則:每輸一次脫掉一件衣服。
哈利瞪了德拉科幾眼、斯內普咳嗽了幾聲卻沒有提出反對、羅恩眨眨眼睛猶豫了下也同意這項規則,但是他加上一句:“四個人不能同時下棋,所以我想我和哈利一組、塞費雷斯你和馬爾福一組。”
“沒問題。”馬爾福挑高眉毛,“正合我意。”
最先的幾盤,哈利還緊張地關注棋盤,時不時地出些起不到什麽作用的點子。三盤過後,哈利就完全轉移了注意力,開始悠閑地欣賞窗外地風景或者起身給每個人端飲料和點心。
“呃……雖然今天天氣很不錯,可是快到聖誕節了。你們……真的不需要加件衣服嗎?”哈利小心翼翼地訊問著對面身上僅剩的衣服和臉色同樣壯觀地德拉科和斯內普。
“不行!哈利,不要違反規則!”羅恩的雙眼閃亮得耀人,顯然非常沈浸在這個遊戲中,“當然,如果他們能贏一盤可以允許穿上一件衣服。前提是,他們能贏得話。”
德拉科冰藍色的眼眸凶狠地射向羅恩,幾乎在他身上穿出一個洞。但羅恩僅僅是回應給他一個無辜的純潔笑容,然後說道:“前進,我的騎士。”
“霹雳啪啦”又一個士兵被砸得粉碎,踢出了棋盤。
德拉科和斯內普不約而同地絞緊手指,瑟縮了一下。此刻他們身上僅剩一件單薄的襯衣和短褲,連襪子和鞋都在早些時候給輸掉了。如果,如果再輸兩盤,那麽他們就可以好好地去擁抱冬天,以全身光裸的皮膚。
斯內普無可奈何地瞥了一眼德拉科,眼神傳達:馬爾福,在你提出這該死的建議時,就沒有爲出現這個處境想條退路嗎?
德拉科撇撇嘴,回了一個眼神:哈利的棋藝一向不精,該死的!我怎麽知道維斯萊這個臭小子下棋下得如此出色!!
那是當然的!斯內普不無得意地擡高下巴,繼續使了個眼色給德拉科:我可不想在和羅恩慶祝聖誕的時候,還得想辦法配置魔藥去抵禦我的感冒或者發燒!
哼!德拉科悶悶地哼了一聲,當他提議下棋的時候,可並沒有想到斯內普和維斯萊會參加!他只是想和哈利兩個人單獨在一起,然後在這個黑發男孩那誘人的身體即將裸露時貼心地抱起他回寢室,然後理所當然地用自己的體溫去好好地溫暖他……多好的計劃!!可是……德拉科陰霾地掃了羅恩一眼,又瞥向斯內普:好好地管管這個十分十分不識時務地家夥!難道他就不知道該適可而止嗎?
我想追根究底還是因爲你的原因。斯內普無比嚴肅地盯著德拉科:要不是你小看了羅恩,低估了他下棋的能力,也不會害得我現在如此狼狽!!
“啪”“啪”德拉科額頭上冒出兩個青筋:“斯內普!別把責任全部推到我的身上,在我定下這個規則時,你可是默認了的!!”
“那只是出於對你馬爾福家族的尊重。”
“那你該死的就不要帶著你那個紅發臭小子加進這個遊戲裏!!這樣我還完全可以達成我的計劃!”
“我只是出於既然大家已經生活在同一個屋檐下,那麽適當地相聚在一起,配合某些十分沒有創意和內涵的活動,可以有效地增加大家之間的默契和團結。”
“推得真是一幹二淨!!”
……這兩個人在眼神交流後終於都將心裏話吼上了台面。
哈利視若無睹地和羅恩遷到了沙發上,正當兩個好友想要重新開始下棋時,傳來了門鈴聲。

是赫敏,還有紮比尼。
哈利和羅恩很吃驚,但顯然比不上看見站在客廳裏依然爭吵的兩個人的赫敏以及紮比尼驚訝。
“哦,看來同居之後的那西薩斯(希臘神話中化爲水仙的少年,這裏指德拉科)以及美狄亞(希臘神話中使用魔藥的王子,這裏指斯內普)的個性、喜好都大有改變呢。”赫敏目瞪口呆地上下打量了一番德拉科和斯內普,“身材不錯。”
紮比尼笑的擋不住,靠在牆壁上繼續笑。
“格蘭潔?!紮比尼?!”德拉科連忙拿起丟在地上的衣服穿上,斯內普第一次在曾經的學生面前如此失態,難得的臉紅起來,以不遜於德拉科的速度穿戴整齊。
走近哈利,德拉科壓低嗓音:“哈利,你開門也不告訴我!”
“哦,看你和斯內普玩得那麽開心,我不想去打擾你們。”哈利聳聳肩膀。
“你……”德拉科眯起眼眸,“你吃醋了,哈利。”
“我沒有!”哈利漲紅臉,咬緊下嘴唇。
德拉科滿意地一笑,快速地在哈利臉頰上印上一吻。
與此同時,斯內普也一把拉過羅恩,快速地在他耳邊留下一句話:“今天晚上我會給你懲罰的。對你竟然讓我今天如此失態的懲罰。”
羅恩顯然是聽到過很多次這句話,因爲他立刻聽出了斯內普的言下之意,然後臉變成和頭發同色。
赫敏對於這一切裝出沒有看見,而紮比尼則看得津津有味。
“赫敏,我還在想我們有了新房子後,你肯定是第一個來拜訪的。果然不錯,但是……”哈利看了眼紮比尼,繼續道,“但是出乎我的意料,你怎麽會和他……”
“哦,這正是我今天來要說的。”赫敏和紮比尼對望一眼,笑著開口道,“聖誕節,就是我和紮比尼的婚禮。請你們一定要來參加。”
“……”
所有人都沈默了很久,然後同時喊出聲:“你和紮比尼的婚禮?!”
“是的。”赫敏挽上紮比尼的胳膊,“他向我求婚了。”
“她沒有拒絕。”紮比尼低下頭,兩個人深情地對望彼此的眼睛。
“可是,可是……”哈利找不出什麽恰當的話,羅恩接道:“可是,你們不是一直都挺敵視的嗎?”
“哦,這有什麽好奇怪的呢?”赫敏聳聳肩膀,“既然馬爾福可以和哈利,羅恩你可以和斯內普教授,你們四個人都在一起同居了,爲什麽我不可以和紮比尼結婚呢?”
一陣尴尬的沈默。
最後,哈利首先開了口:“我們都站著幹什麽?來客廳坐下吧。赫敏,你要好好地告訴我們你和紮比尼是怎麽開始的?”
德拉科很自然地坐在哈利的身邊,哈利微微靠在他的身上,任金發男孩的手環過他的肩頭。
羅恩下巴抵在斯內普的肩上,他對這個姿勢感到很舒服,斯內普寵溺地一笑,順手拿起一塊點心送進羅恩的嘴中。
赫敏溫柔地笑起來,依然挽著紮比尼的胳膊:“看來,你們現在都過的很不錯。”
“是的。”哈利說道,“說說吧,赫敏,是從什麽時候開始的?”
“嗯……也許是在我失戀的時候吧。”
“失戀?”羅恩瞪大眼睛,隨即恍然大悟道,“哦,威克多而•克魯姆?”
“不。”赫敏深吸一口氣,然後說道,“是你,羅恩。”
“我?!”羅恩驚訝地張大嘴巴,他環視一下四周,哈利,德拉科,包括斯內普在內都一副了然地神情,這讓他更加吃驚,“不可能!我完全沒有感覺到。”
赫敏笑起來,又幾分無可奈何地歎了口氣:“連哈利都感覺到了,但是沒想到你…………”
“我一直以爲哈利是最遲鈍的,看來還有一個不遜色與他的。”德拉科幾分同情地看向斯內普,試想當初這個低沈的黑發教授是如何追到羅恩的。
“你們從來沒有告訴過我!”羅恩皺起眉頭,爲了別人獨獨隱瞞了他而生氣,好像他真的有那麽遲鈍一樣。
“抱歉,羅恩。但是我想這件事最好是赫敏對你說比較好。”哈利抱歉地笑了笑。
德拉科輕蔑地瞥了眼紅發男孩,扭過頭。羅恩當然不指望一個馬爾福來對他說某某喜歡他。那麽,現在只剩下一個人了,羅恩氣憤地扭過頭看向斯內普,本來想要好好質問他,但是藍色眼眸對上的是一雙隱隱火山爆發、比他還要氣憤的黑色眼睛,斯內普瞪著羅恩,一個字一個字地從齒縫中擠出話來:“你不會責怪我沒有告訴你吧?!”
“當,當然不。”羅恩吐了下舌頭,重新安安靜靜地趴回斯內普的肩膀上。
“而那個時候,我也失戀了。”紮比尼繼續話題道。
“你也會失戀?”
“當然會。只不過那是一段還沒有開始就宣告了死亡的單戀。”紮比尼眨眨眼睛,哈利莫名其妙地不明白他的意思。
德拉科摟緊哈利,沖著紮比尼示威地揚起眉毛。
“然後……”紮比尼和赫敏對望一眼,繼續說道,“我們發現我們都需要一段新的戀情來忘掉這一切。所以……”
“你開始約我。”赫敏一笑。
“你答應了。”紮比尼回憶起那個時候,雙眼炯炯有神,“你提出約會地點在圖書館。”
“是的,因爲那個時候我有很多書都很想看,但是一個人實在是拿不動。”
“所以整整一天我都在圖書館裏跑來跑去、跳上跳下地幫你找書、搬書。而當你看書的時候,還絕對禁止我開口。”
“後來你睡著了。”
“你走的時候沒有叫醒我。”紮比尼苦笑一下,“斯萊特林被扣了十分。”
“我以爲你經過這一次絕對不會想再和我約會的。”赫敏看向紮比尼,“但是第二天,你又來了。你開口的第一句話是……”
“嗨!願意和我再去圖書館嗎?昨天那本《梅克林卡的一生》看完了嗎?”紮比尼接口說道。
赫敏笑起來,幾分羞澀又幾分溫柔地輕輕靠著紮比尼。
雖然紮比尼是個有名的花花公子,他懂得如何讓女孩子心動,他懂得如何去討好對方,讓對方心甘情願地投入到他的懷中。但是他碰上了赫敏,赫敏不是一般的膚淺女孩子,她聰明、細心、機敏,她不會讓自己陷入一個尴尬的境地。如果不是在確定了紮比尼的心意後她不會簡簡單單地被對方牽制的。
的確如此,紮比尼說道:“她是唯一一個讓我想開口求婚的女孩子。”
赫敏不無得意地仰起頭。
“祝賀你們,赫敏,紮比尼。”哈利說道。
“紮比尼,恭喜你即將步入婚姻的墳墓。”德拉科嘴角一撇。
“哦,你真的喜歡過我?”羅恩依然很懷疑,但是接到斯內普凶狠的目光後,羅恩連忙改口道,“祝賀你們!紮比尼你以後不用擔心沒書看了。”
“婚禮我們會去參加的。”斯內普微微點頭道。

夜幕降臨。
彎月被一抹煙雲籠罩,群星閃爍。
“赫敏要結婚了……真好,她看上去很幸福。”
德拉科擡起頭,有點不滿哈利的心不在焉,但隨即又一笑,重新低下頭吻上哈利那白皙的脖頸:“如果你想要,我可以給你個婚禮,保證是整個魔法世界裏最盛大的婚禮。”
“不,我的意思並不是這個。”哈利轉過頭,輕歎一聲,撫上德拉科金色的頭發,“羅恩很幸福,赫敏也是,我也很幸福。這種感覺簡直就不真實,因爲……”
“因爲這個?”德拉科細長的手指挑開哈利額前的發絲,低下頭舔吮那道閃電型的疤痕。
又低不可聞地歎口氣,哈利捧住德拉科的臉,望進那雙灰籃色的眼眸裏:“德拉科,如果愛我,那麽就愛我一輩子吧。”
“不……”德拉科認真地看著黑發男孩,“我會愛你到永遠,我發誓。”
然後,德拉科給了哈利一個激烈而又不失溫柔的吻。
當德拉科分開哈利的腿,小心地進入時,哈利咬緊自己的嘴唇。
“親愛的……叫出來。放心,我已經下了隔音咒。”德拉科舔上哈利的嘴唇,克制著自己放慢速度。
“嗯……”哈利大口大口地喘息,去盡量適應金發男孩的進入。
因爲忍耐而讓德拉科額頭上沁出細密的汗珠,一顆顆滴在身下那劇烈起伏地白皙的胸膛上。
哈利擡起手臂,無助地攀上德拉科的背部,他的發絲濡濕在臉頰上,綠色的眼睛迷茫而無辜,剛剛被吻過的嘴唇微微紅腫、張開著。
吸引人的,無論是急速飛行中的哈利、還是皺起眉頭檢查配藥的哈利、或者是對抗黑暗君主時候的哈利。德拉科知道,當那個陽光明媚的下午,當門鈴“當啷”一響,他轉過頭去看時,他就知道……哈利是吸引人的,他吸引了他,捕俘了他。
“哈利,我愛你。”德拉科吻上那張紅唇,同時不再克制自己。

“塞費雷斯……”
藍色的雙眼盈滿了淚水。
“羅恩,我說過要懲罰你。”斯內普輕描淡寫地掃過羅恩的嘴唇,蜻蜓點水似的吻過羅恩的身體。
“塞費雷斯……”羅恩無意識地喃喃著,扭動著身體,無聲地乞求著更多的愛撫。
“真的那麽在意那個褐發女孩嗎?”斯內普的手探進羅恩的兩腿之間,悶哼一聲羅恩幾乎不能呼吸。
隨意地撫弄幾下,斯內普繼續問道:“你在意那個褐發女孩?嗯?回答我。”
讓自己更加靠近斯內普,羅恩呻吟著幾乎沒有辦法說出話來。
斯內普揚起眉毛,猛然用力拉近羅恩,手指靈巧地觸摸到他的身後,揉弄幾下突然用力摁了進去。
“啊……”羅恩猛地擡起頭,紅色的發絲揚起又垂在他潮紅的臉頰上。
“回答我。”
“不……我,啊…………沒,沒有…………塞費雷斯……”帶著哭腔顫抖地叫著黑發教授的名字,羅恩胡亂親吻著斯內普的嘴唇。
低不可聞地歎息一聲,斯內普將羅恩壓向自己,狂熱地吻著他,一手加快了在羅恩體內的抽動。
羅恩,你不會知道我有多麽的在乎你。自從那個明媚的午後開始……在燦爛的陽光下,紅色的發絲飛揚耀眼,快樂地笑容可愛而明亮。你不知道我心裏的不安,你這個太適合陽光的孩子不會明白從小習慣了黑暗的我。但是,我需要你,我不能失去你……如果有一天,你離開了我,那麽……我,會崩潰的。
“塞費雷斯……”羅恩顫抖的手小心翼翼地撫上斯內普的臉,“你在想什麽?”
“不……沒有。”
“我知道你在想心事。你不告訴我也許是因爲我不會明白,但是……”羅恩的手緩緩滑下,握上斯內普兩腿之間的高聳,上下套弄,“但是,我會一直在你身邊。”
“羅恩……”
羅恩主動坐在斯內普的雙腿之上,溫柔地包容這個孤獨地男人。
“羅恩……我愛你。”斯內普扶住那細瘦的腰身,含住羅恩胸前的突起。
“我也愛你。”
            
當德拉科開門時,他怎麽也沒想到這個人會來拜訪。他曾經想過潘西、克拉布和高爾、或者是維斯萊一家、魔法部部長、甚至有可能是黑暗君主!但是他就是沒有想過是盧卡斯•馬爾福——他的父親!!
當盧卡斯走進客廳時,所有人都驚呆了。哈利端著的茶杯停止在嘴邊、羅恩手中的糕點掉在腿上、斯內普正要走向地下室,他邁出的腳還懸在空中……在靜止了十秒鍾之後,終於落下了,不過是朝向另一面。
“盧卡斯?”
“斯內普教授。”盧卡斯微微點點頭,然後瞥了眼羅恩,“這就是讓你陷入情網的男孩?看來你的喜好還是那麽地匪夷所思。”
“父親!”終於回過神來的德拉科沖進客廳,警惕地站在哈利身邊,“你,你是怎麽知道這裏的?”
挑了挑眉頭,盧卡斯冷笑一聲:“如果我真的想知道,你認爲有什麽是可以瞞得住我的嗎?德拉科,我不記得我的兒子是這麽愚蠢。”環視一下四周,盧卡斯繼續道,“這就是你選擇的房子?我看不比維斯萊那所破木屋強到那裏去。”
羅恩怒目而視,準備跳起來,但是斯內普按住他的肩膀讓他不要動。
“盧卡斯,你來這裏做什麽?”斯內普問道。
“來找回我的兒子。”冰藍色的眼眸冷冷地瞥向金發男孩,盧卡斯擡起頭,“無論如何,德拉科是我馬爾福莊園的唯一繼承人,雖然他令我十分失望!”
德拉科控制不住地顫抖,從小到大如果說有什麽讓他非常懼怕的,那就是他的父親。黑暗君主還是個過於遙遠的存在,而盧卡斯是他逃也逃不掉的惡夢。盧卡斯過於嚴厲和苛刻,即使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他也是嚴格地要求,他不允許德拉科犯錯。還記得在二年紀的時候,德拉科在魁地奇比賽中輸給了哈利,他從掃帚上重重摔了下來,而盧卡斯甚至沒有去醫院看過他一眼!其後回到家因爲這件事,盧卡斯重重的懲罰了德拉科——整整三天被關在透不進一絲光線的黑暗、狹窄的房間裏,沒有食物,沒有水,什麽也沒有。
“不,父親。我想生活在這裏。”微弱地說著,德拉科不敢擡頭去正視盧卡斯。
“這裏?馬爾福莊園比這裏豪華一百倍!”
“是的,那裏確實非常豪華。”馬爾福莊園美麗、奢華,有一切人們夢寐以求的東西,但是金發男孩的眉頭緊緊皺在一起,“可是,馬爾福莊園裏沒有哈利。”這個黑發綠眼的男孩,是德拉科唯一想要的。
“該死的!我說過可以帶著他一起回來!”
哈利驚訝地瞪大眼睛,連羅恩和斯內普都張大了嘴。
“不。”德拉科堅定地說道。
“爲什麽?”
“不!”
“爲什麽?!德拉科!”
“因爲,我知道你愛哈利!我知道你和我一樣渴望他、想要他!!而我絕對不能接受和另外一個人去分享他!哈利是我的!他是我一個人的!!!”
生平第一次德拉科這樣對父親大喊出自己心底的想法,盧卡斯可以懲罰他、可以責罵和羞辱他,德拉科都能忍受,但是他絕對不能忍受任何一個人去試圖和他搶哈利!
手中的茶杯在嘴邊懸停了很久,此刻終於“啪”一聲掉在地上摔個粉碎。德拉科的話讓哈利不敢置信,但是盧卡斯沈默著沒有否認這些話更讓他吃驚。
“三角戀?”羅恩叫道,“父子兩個都愛上同一個人?!”
低低地歎息一聲,斯內普連忙拉過羅恩:“別開口。我們最後不要介入到這場家族糾紛中。”
“爲什麽?”羅恩不滿地撅起嘴。
“你的介入絲毫不能緩和現在的局面,而且……很有可能,會讓事情變得更糟。”
“德拉科。”盧卡斯歎息道,“如果這就是你不願意回家的原因,那麽我可以告訴你,這是非常愚蠢的!我忠於我的家庭,我看重我的姓氏,‘馬爾福’這個姓氏對於我而言比生命還要重要!我不會讓我的人生受到一點點地汙染,我的自尊、我的血統不允許!因此,我不想,也不可能去和自己的兒子搶一個混血種的巫師,無論這個人是怎樣地出名和……”盧卡斯看向哈利,“吸引人。”
“真的嗎?”德拉科對盧卡斯那注視著哈利,瞬間柔和下來的眼神表示懷疑。
“我是你的父親!德拉科。”
“哦……我很抱歉。”德拉科對自己剛才的態度感到羞愧,他在幹什麽?他懷疑自己的親生父親對自己的戀人圖謀不軌!他怎麽可以?!他怎麽可以這樣去對待父親。雖然從小父親非常嚴厲,但是他所做的一切畢竟都還是由原因的,他懲罰自己的舉動全部都是建立在自己犯錯的基礎上,而最嚴厲的不過是關自己禁閉,父親甚至從來沒有動手打過他!!德拉科蠕動地嘴唇,想要說些什麽來緩解一下和父親之間的關係,父親說得對!那是他的爸爸!
“爹地……我…………”
德拉科一擡頭,卻看見盧卡斯逼近哈利,低下頭,長長的金色發絲柔滑地垂落在臉邊,一個他從來沒有見過的溫柔笑容浮現在盧卡斯的嘴邊。
“哈利,馬爾福家族全部莊園的主人——我,能保證你所有的需要。離開那個傻小子,只要你願意,所有的一切就都是你的。”
哼哼哼哼,一陣冷笑,德拉科覺得自己真的是蠢透了!
“父親!!如果你再去引誘哈利,你兒子的戀人!我發誓我一旦得到馬爾福莊園立刻轉手送給維斯萊一家!我會娶個麻瓜太太,生下一堆混血種的孩子!!我會讓‘馬爾福’這個姓氏一旦讓人們想起就會笑得滿地打滾!!”
盧卡斯立刻離開哈利身邊,保持了整整十步的距離,擡高下巴,優雅地將垂下的發絲攏到耳後:“引誘?說話要有證據,德拉科。”
“嗨!幹嘛扯上我們一家!!”在房間的一角,羅恩小聲嘀咕。

哈利做夢也想不到有一天會和盧卡斯和平地坐在沙發上談論他和德拉科的同居生活。
“德拉科,看來你是對目前的生活相當滿意了?”
“是的,我很幸福。”德拉科轉過頭對著哈利一笑,順便摟緊了哈利。
哈利依然很茫然,他說不出任何一句話來。
“盡管連一個家養小精靈也沒有?”
“是的。這確實很不方便,但是斯內普做的飯還是可以入口的。”
斯內普臉色瞬間陰沈下來,每天無償地做四個人的飯不說,現在還要被不知感恩的家夥評論他做的飯勉強還能“入口”?!
“塞費雷斯做的飯非常好吃!”羅恩打抱不平道,“除了那些青椒。”
“青椒對你有好處!”
“可是,我……”
“羅恩。”斯內普托起羅恩的臉,鼻尖碰觸著鼻尖,“多吃蔬菜對你有好處,難道你認爲我會害你嗎?”
深黑的眼眸,雖然已經有了時間流逝的痕迹但依然冷俊的臉,抿緊的嘴唇……這讓羅恩不可抑制地想到這張嘴吻他的情形,斯內普渾身散發出成熟男人的味道……羅恩臉通紅,水藍色的眼睛充滿霧氣,將頭埋入斯內普的懷中含糊地嘀咕了幾聲,旁觀中的哈利、德拉科以及盧卡斯都沒有聽清楚是什麽,只見斯內普嘴角上揚笑了。
“咳咳~~”咳嗽幾聲,哈利試圖轉移大家的視線,可是盧卡斯太震驚了,他仍然瞪圓了眼睛直直地盯著使用了“美男計”的斯內普。
“爹地,你還有什麽事情嗎?”不耐煩地開口,德拉科皺起眉頭的表情寫明了:沒事請回。
抽動了下嘴角,盧卡斯額頭上冒出些許青筋:“德拉科,前幾天有一個可愛的女孩來拜訪馬爾福莊園。她告訴了你的母親以及我一件非常震驚的事情,說你和她已經定下某種約定,並且因此造成某種事實。你知道嗎?”
挑高眉頭,德拉科努力回想了下:“什麽女孩?我從來沒有允諾過別人什麽。除了……”轉過頭,在哈利耳邊繼續說道,“除了你。我的寶貝。”氣息弄得哈利癢癢的,輕笑出聲,臉頰也紅起來。
盧卡斯額頭上又增加了幾個青筋:“那個女孩叫潘西!我想這個名字能讓你有些許印象。”
嘴角的笑容瞬間隱退,臉色又刷白幾分,德拉科挺直了背,感到好像有人突然當頭撲下一盆冷水。潘西?!他完全忘記了!潘西?!
哈利感覺到德拉科身體瞬間的僵硬,他知道潘西,在霍格沃茲的時候常常在德拉科身邊的一個純血統巫師家族的女孩。可是……哈利懷疑地看了看已經流下冷汗的德拉科和一臉譏諷笑容的盧卡斯,什麽意思?這個潘西爲什麽讓德拉科突然臉色大變?德拉科和她做了什麽約定?造成了什麽事實?沈思片刻,哈利突然一言不發地站起身。
“哈利,等等!我可以解釋!!”
“哦?解釋什麽?”哈利猛地轉過身,纖細的指尖指著德拉科的鼻子道,“你做了什麽?你要解釋什麽?!”
“我,我……事情並不是你所想的那樣……也許。”
“我所想的?我所想的什麽?你說啊,德拉科•馬爾福!!”
糟糕了!哈利真的生氣了,自從在一起後只有在極度憤怒的情況下哈利才會完整地叫他的名字,“潘西……你知道她一直纏著我,而那個時候我和你還沒有開始,或者說你根本還沒有注意到我。然後……你明白在斯萊特林如果還是個,是個處男是很丟臉的事情。”
皺緊眉頭,哈利無力地搖搖頭,然後轉過身繼續向客廳外走去。
“哈利,你要去哪?”
“回德斯禮家。”
“爲什麽?!”德拉科大驚,連忙緊緊抓住哈利的手臂。
“爲什麽?!你還問我爲什麽?!當我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是第一次!可你不是……你怎麽能,你怎麽能…………”
德拉科無奈地歎口氣:“哈利,那個時候我們還沒有開始。這不是我對你不忠,我發誓和你在一起後我從來沒有再想過別的人!!”
“對於你的過去我並不在乎!!”
“不在乎?”
“德拉科,你和潘西允諾過某個約定,你答應過她什麽?不……我不管你答應過她什麽,總之她相信了你,她全心全意地愛你,所以才會和你……可是,現在呢?你怎麽可以和我在一起。你應該去兌現你的諾言,你應該回到她身邊去!!”
“不可能!!我愛的是你!我從來沒有對第二個人動心過,潘西?!我從來不愛她,現在我連我答應過她什麽都不記得了!”
翠綠的眼睛瞬間放大,哈利呆呆地注視著德拉科,用力地咬緊嘴唇,哈利顫抖地後退。
“哈利?”
“忘記了?你忘記了你曾經許下的諾言?!”哈利無力地撫上額頭,“是不是有一天,你也會對另一個人說你連答應過一個黑發男孩什麽都不記得了。”
哦!梅林!!金發男孩感到有支手狠狠地扼住他的咽喉,憋得他頭暈目眩,五髒六腑都在疼:“哈利,要怎麽樣你才能明白我對你的愛?”
哈利搖頭,用力甩著手臂,試圖掙脫開德拉科的手,德拉科抓住哈利將他禁锢在自己懷中,哈利依然掙紮著。
“放開我!總有一天,總有一天,你會像抛棄潘西一樣抛棄我!!”
“不可能!!比起我,哈利你更加讓人不能信任,會被抛棄的人是我!!”
“我才不是你,我從來沒有背叛過你!!”
“哦?是嗎?格蘭芬多的男孩,你現在幹什麽?你現在不就打算抛棄我回那個該死的麻瓜家嗎?!”
“那是因爲我發現你——馬爾福,你徹徹底底地是個斯萊特林,你卑鄙!無恥!你欺騙別人,你欺騙我!!”
…………
“喝咖啡嗎?”斯內普問道。
“來一杯。”盧卡斯悠閑地翹起腿,靠著沙發,“哦,斯內普,不要放糖。謝謝。”
“你說的潘西……”
“她?上個星期確實來過馬爾福莊園,宣布她和西莫的婚禮日期,在她和我夫人聊天時,不經意地提到了霍格沃茲的上學期間,她說那個時候她爲了能讓德拉科答應在五年級舞會上邀請她而絞盡腦汁,當然這些陳年舊事只是大家談來笑笑而已。”
“這麽說馬爾福其實是兌現了他的承諾?”
嘴角泛起一絲笑意,盧卡斯挑了挑眉頭:“今天德拉科有點惹我不高興。”
斯內普瞥了眼在門邊依然爭吵,一個要走一個拉住地兩個男孩:“打算什麽時候說出來?”
“再等一等。”盧卡斯望了一下窗外,“斯內普,不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下午嗎?”
“確實如此。”斯內普贊同道。
羅恩吃著蛋糕,一言不發。他當然不希望哈利不高興,但是他更不想去惹盧卡斯,既然盧卡斯表示等一下就會解釋清楚,而且塞費雷斯看來也心情不錯的樣子,他何不就再保持沈默一會兒呢。
            
“哈利!哈利,快起來!!”
哈利動動身子,依然疲憊地閉著眼睛。
“哈利!快起來!!”
好像是羅恩的聲音……哈利勉強睜開眼睛,然後發現金發男孩的手臂還搭在他身上,怪不得昨晚一直夢見自己被一塊巨石死死壓住。推開德拉科,哈利打算起來,卻不禁“唉呦”一聲。
“親愛的,昨晚我好像太激烈了。”
德拉科已經醒過來,支著頭,露出一抹邪笑。
瞪他一眼,哈利掀開被子,潔白的身體上依然殘留著昨晚的痕迹。高亢地吹了聲口哨,德拉科絲毫不掩飾地盯著哈利。
紅了臉,哈利扯過一件外套穿上:“羅恩,請等一下!我洗過澡就出來。”
“不,我想他可能要等久一些。”突然,德拉科從身後橫抱起哈利,哈利一驚連忙抓住德拉科的肩膀。
“德拉科,你要幹什麽?”
“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去浴室。”
“你……”哈利感覺自己的臉開始燒起來,“我身體不舒服,該死的,昨晚上還不夠嗎?”
“我會溫柔的,寶貝。”德拉科吻上哈利紅透的臉頰,走進浴室,順便踹了門一腳,“砰”一聲,門上的“免打擾”牌子晃來晃去。
當哈利走出門時,已經是兩個多小時以後。
“怎麽這麽慢?”羅恩不滿道。
“我想你最後不要太去追究原因。”斯內普看了眼哈利不穩的步伐以及德拉科得意的神情。
“哈利,看!”羅恩拉著哈利來到落地窗前。
外面白茫茫地一片,依然不時地有星星點點地雪花緩緩飄落。
“下雪了!”

“魔法世界的人們怎樣玩雪?”哈利問道。
羅恩沒有開口,抓起一團雪朝哈利丟過去,頓時哈利感覺到臉上有冰涼而柔軟的東西碎開。
“全世界的人玩雪都是一樣的。”
哈利咯咯笑著,躲過羅恩又丟過來的雪團,也抓起一團雪。
“哈利,如果想更好地對付對手,要這樣……”德拉科舉起魔杖,念了句咒語,只見純白的雪自動凝聚成適合大小的雪團,然後德拉科魔杖指向羅恩,雪團自動飛了過去,砸在羅恩的臉上。
“嘿!”羅恩皺起眉頭,用力捏實雪團,斯內普阻止了他,輕輕地一揮魔杖,幾十個大大小小的雪球自動飛向德拉科和哈利。
就像剛剛在暴風雪裏走過一樣,德拉科和哈利渾身都是雪,凍得兩個人臉色蒼白、嘴唇發青。挑高眉毛,德拉科暗暗地咬牙切齒。
“哈利,過來!”德拉科念句咒語,在面前豎起一道雪牆。與此同時,斯內普也拉過羅恩,同樣地豎起雪牆。
“真正的戰鬥開始了!”
霎時無數地雪球在兩道雪牆之間飛來飛去,哈利剛探出個腦袋,就被十幾個雪球砸中,羅恩剛伸出手臂,收回來時已被白雪覆蓋。
德拉科的嘴沒有停止過,不停地念咒,身邊的雪球越堆越高。
斯內普的魔杖沒有收回來過,飛出去的雪球越來越多。
“德拉科。”哈利叫道,卻發現德拉科完全沒有聽見般,隱在雪牆後面冷笑連連:“哼!不過是個老頭子,我看他能支持到什麽時候?!”
“塞費雷斯。”羅恩看著斯內普,黑發男人沒有聽見般撇撇嘴:“不過是個乳臭未幹的小子,我看他能支持到什麽時候?!”
哈利和羅恩都從自己戀人眼中見到殺意!
唉,雖然斯內普和德拉科,一個很沈默一個很自傲,但其實都還是長不大的孩子。
“好!我要將全部的雪球集中在一起!給他致命的一擊!!”德拉科發狠道,旋轉魔杖,小山一樣高的衆多雪球也旋轉起來,凝聚在一起,越來越大,越來越大!最後連雪牆也被凝結在一起!
德拉科眉毛挑高,然後毫不留情地魔杖一揮,巨大的雪球飛了出去!德拉科得意地看向對面,瞬間他的笑容就僵在了臉上,在自己這方雪球飛過去的同時,對面也有一個絲毫不遜色的雪球飛了過來。
“哈利,哈……”這個時候,德拉科才發現自己那個黑發碧眼的小戀人早就跑出了危險地帶。
“羅恩,快讓……”不用斯內普說完,可愛的紅發小子早已迅速地跑到一邊,遠觀中。
“轟”雪球終於砸下,絨毯一樣的雪地上豎起兩座墳包一樣的雪堆。
阿門~~~
“哈利,讓你見識一下我另一拿手的絕技!”羅恩得意揚揚地挽高袖口,砌出一堆雪,然後用魔杖開始細細勾勒起來。
哈利驚訝地看著羅恩魔杖下那漸漸成型的雪人:亂翹的頭發,大大的雙眼,筆挺的鼻梁還有微薄的嘴唇,飄揚的魔法袍,手裏拿著課本,肩膀上還停留了一只貓頭鷹——海德薇!
這,這不就是自己嗎?而且那稚嫩的笑容,是十一歲剛進霍格沃茲時候的自己!
“維斯萊!!”突然,嚴厲地怒吼,德拉科和斯內普突然出現在旁邊。
“德拉科,爬出來了?”
金發男孩忽略掉哈利嘴角的笑意,直直沖向愣住的羅恩。
“德拉科,你要……”哈利還未說完,斯內普已經緊張地沖到羅恩身邊。
“維斯萊,你……你這個…………”德拉科眉頭深深地皺在一起,一步深過一步地走近羅恩……突然,在靠近的瞬間腳尖轉了個方向,德拉科抱住雪人哈利,在臉頰上一吻,“維斯萊,你居然能將哈利塑造得這麽逼真。啊……十一歲的小哈利,我第一次見到他時他就是這個樣子,可愛的像從天而降的天使!!”
哈利、斯內普和羅恩都同時身子歪了歪。
“維斯萊,能不能把每一歲的哈利都堆出來?嗯?可以嗎?”德拉科灰籃色的雙眼閃閃發光地盯著他曾經非常仇視地紅發男孩,羅恩被嚇得倒退幾步,沒有任何敵意的德拉科讓他接受不了。
“德拉科!”哈利上前,揪住金發男孩的耳朵,“別丟臉了!!回去吧!”
“維斯萊,你可以堆出來的,對嗎?堆吧,每一歲,從十一歲到現在……十歲的哈利你可以堆嗎?也可以的吧……維斯萊,維斯萊…………”隨著聲音漸漸遠去,雪地上留下兩道深深地拖痕。
“德拉科,是真的喜歡哈利。”羅恩歎了口氣,然後笑著看向斯內普,“我本來一直希望哈利能和我妹妹金妮在一起,這樣他就是我的妹夫了。”
斯內普溫柔地撫去羅恩身上的白雪,然後輕輕捧起他的臉,當黑發教授低下頭時,羅恩透過斯內普的肩膀看見蔚藍的天空上依然緩緩飄落著雪白、晶瑩的雪花……


“羅恩,這麽久了,第一次我想承認我是你的哥哥。”
“真的,曾經很長段時間我們在學校裏否認認識你。”
羅恩氣鼓鼓地盯著兩張一模一樣的臉,喬治和費雷德。
“你們來幹什麽?”
“嘿,我們最小的弟弟和一個男人同居了,我們這做哥哥的當然應該來拜訪一下。”
“看看你生活的如何?是不是已經被踢出房子了。”費雷德和喬治對望一眼,笑起來。
“爲什麽我會被踢出去?!”
“因爲你實在是傻的可以!”
“這就是我們爲什麽一直不想承認你是我們弟弟的原因。”
羅恩翻個白眼,他才是一直不想承認這兩個哥哥呢~~
“費雷德,喬治。最近又有什麽好玩的道具嗎?”哈利問道。
“哦,當然!我們研制出變形糖,讓對方吃下去並且可以變成任何你能想到的東西。”
“還有牽線娃娃,只要把娃娃放在對方身上,對方就會完全受你操縱。”費雷德感動地看著喬治,“喬治,你怎麽會如此聰明?”
“哦,費雷德,你也是。”雙胞胎一起大笑。
“維斯萊兄弟,這次你們來是爲了什麽事情吧。”斯內普平靜地問道,盡管他已經知道是什麽事情。
“羅恩,媽媽給你寄了吼叫信。”費雷德說道。
瞬間,羅恩臉色慘白,雖然自他從家裏搬出來時就知道會有這一天。他一直以爲自己已經做好了準備,可是現在聽見這個還是讓他覺得惶惶不安。
安慰地摟緊羅恩,斯內普看向雙胞胎:“我們並沒有收到任何信。”
“那是因爲……”喬治笑起來,看向費雷德。
“我們中途給貓頭鷹加了點東西。”
“現在它飛往魔法部。”
“我們將收信人改成柏西。”
費雷德和喬治興奮地臉色發紅,“費雷德,想想看柏西收到以後會怎麽樣?吼叫信會說些什麽?”
“哦……”費雷德模仿著女聲道:“你怎麽能?你怎麽能和一個男人住在一起!!你讓你爸爸在魔法部如何繼續工作下去!!你是我們家族的恥辱!!!”
“哈哈哈哈……”費雷德和喬治大笑起來,連羅恩想著柏西目瞪口呆的樣子也笑起來。
只有斯內普暗自歎了口氣。
笑過之後,羅恩看著面前的雙胞胎,突然一本正經地叫道:“哥哥……”
費雷德和喬治看著他。
“你……你們,是怎麽看我的呢?我給大家帶來了恥辱。”羅恩緩慢地說道,低下頭。
斯內普面色陰沈,漆黑的眼眸裏有無法言喻的擔憂。一直以來,他所最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他孤家寡人一個不用擔心會有親人來反對,並且他從不去在意別人的目光,他一直都是獨來獨往,也習慣了這樣的生活。可是現在,斯內普不得不考慮到羅恩,羅恩有一個非常和睦和完美的家庭,他從小生活在父母、兄弟的環繞之中……然而現在他卻和一個男人生活在一起,他的家人會怎麽看?他們會不會來搶回羅恩?如果羅恩沒有辦法違抗父母而要離開自己,那麽……我怎麽辦?
羅恩看著斯內普,看得出在那雙漆黑的眼眸裏所掩埋的感情,握住斯內普的手,羅恩對著斯內普一笑。
“我們怎麽看你?”費雷德和喬治對視一眼,異口同聲的說道,“我們覺得你太酷了!”
“我一直以爲你是另一個柏西,只知道書本那些條條框框的東西。可是……”
“可是,你給了我們全家一個大大的意外!還記得那天你在吃午餐的時候說……”
“說你要搬出去。”
“媽媽眼睛都瞪圓了。”
“然後你接著說你有戀人了。”
“所有人都放下了刀叉,包括我們。”
“你又說你要和戀人同居。”
“金妮臉紅了,媽媽頭搖得向波浪鼓。”
“你接著說對方比你大二十歲左右。”
“爸爸喝得湯全噴出來了,一滴不露地灑在比爾的身上,難得他回家一次。我想這肯定給他留下非常深的印象。”
“你還說對方是霍格沃茲的教師。”
“當時,我以爲是……”喬治看向費雷德,費雷德點點頭,“以爲是麥格教授。”
“但是,你說的卻是……”雙胞胎看向斯內普,同聲道,“斯內普教授。”
“媽媽暈了過去,爸爸完全目瞪口呆,金妮從椅子上摔了下來,比爾正吃著面,結果吃到鼻子裏去了。”費雷德和喬治回憶著當時的情景,依然很興奮,“真精彩!!”
羅恩臉紅起來;哈利也很想笑,但是他忍住了;德拉科挑高眉頭,嘴角一絲不屑的冷笑;斯內普嘴唇動動,依然沈默。
“從那個時候起,我們開始慶幸有了你這個弟弟。”費雷德和喬治說道,然後突然收斂起笑容,“羅恩,如果你想怎麽做就去做吧,不要理那些無謂的常規或者道理。”
“可是,媽媽和爸爸……”
“哦,他們,當然生氣是肯定的,不過……時間長了,自然就可以接受了。”喬治說道,“她愛你,羅恩,還有爸爸。”
“還有我們。”費雷德加上一句,“大哥和二哥說祝福你們,還有托我們轉述一句話:‘斯內普教授,別欺負維斯萊家最小的弟弟,除非你想有條火龍來拜訪你或者你在古靈閣全部的財産都化爲灰燼。’”
“我絕對不會那麽做!”斯內普抱緊羅恩,羅恩依偎在斯內普的懷中,“我愛他。”
“我也愛你。塞費雷斯。”
在送費雷德和喬治出門時,費雷德拿出幾顆糖果:“斯內普、馬爾福、哈利,要吃嗎?味道不錯哦。”
三個人連忙搖頭。
喬治低下頭,在羅恩耳邊小聲問道:“羅恩,說實話……疼嗎?”
“啊?什麽疼嗎?”羅恩詫異地問道。
“你還是這麽傻乎乎的。”喬治笑起來,和費雷德一起走向門口,在即將跨上飛天掃帚的時候,雙胞胎又轉過頭,一本正經地說道:“不過,羅恩……在外面的時候你還是不要說你是我們的弟弟啊!!”
“可惡!!”當羅恩追出來時,雙胞胎已經大笑著飛上了天空。
看著羅恩生氣跺腳的樣子,斯內普終於能夠放寬心地微微一笑,雖然不是全部但維斯萊家族已經絕大多數的人認可了他們,生平第一次,斯內普覺得一切都太美好了!
            
聖誕節,同時也是赫敏和紮比尼的婚禮。
重新回到霍格沃茲,重新見到曾經的同學,哈利感覺一切都像是在做夢。
“怎麽了?哈利。”德拉科柔聲問道。
“我一直以爲梅林抛棄了我,我的生活裏充滿了那麽多的不公平。這個世界是這麽強硬地將我推向悲傷之中。可是……現在,我感到很幸福。我失去了很多,但是梅林也賜給了我很多。”
“你有我一個就夠了。”德拉科撇撇嘴。
哈利笑起來。
“哈利。”羅恩兩只手都拿著點心,嘴裏還塞得鼓鼓的,“見到塞費雷斯了嗎?”
“沒有,他不是和你在一起嗎?”
“我過去拿點心,回來的時候就沒看見他了。”羅恩嘀嘀咕咕地,撅起嘴。
“也許他有事要離開一下。”哈利安慰著好友,這時赫敏一臉不高興地走過來。
“赫敏。”
“哦,哈利,羅恩……還有,馬爾福。”赫敏勉強對著德拉科笑一笑。
“怎麽了?”
“潘西!那個女人!我聽見她和西莫的談話了,說這個婚禮真是寒酸得要死!她的婚禮一定會比這豪華幾倍!!哼,庸俗的女人!她活著的價值就是不停比較穿著、首飾或者宴會!”
“女人都是這樣的,如果不介意你幹嘛這麽不高興!”羅恩說道,沒有注意到哈利偷偷向他使眼色。
“羅恩!你在這裏幹什麽?!斯內普剛才和費雷德、喬治走到一邊去了,如果你閑得在這裏指責我那爲什麽不去看看呢?!”赫敏瞪圓眼睛,厲聲道。
“什麽?費雷德和喬治?!”羅恩顧不上再吃點心,也顧不上在意赫敏譏諷的語言連忙掉頭就跑。
“羅恩,你還沒問是在哪裏…………”哈利的聲音越來越低,因爲羅恩已經跑得沒影了。無奈地轉過頭哈利笑道,“赫敏,等有了孩子,我一定要成爲他的教父。還有,你今天非常漂亮。”
“謝謝。”赫敏臉紅起來,一雙眼睛明亮而光彩耀人。

“德拉科。”紮比尼走過來,因爲已經喝了幾杯酒而臉頰通紅。
哈利和德拉科停住腳步。
“剛剛見過克拉布和高爾,我們談了很多有關上學時候的事。”
“呃?”
紮比尼意味不明地笑起來:“特別是關於你每晚的夢話,你老是叫著……”
“哦,閉嘴!紮比尼,看在今天你是新郎的份上,我不會將你的嘴巴給縫起來!”德拉科微微紅了臉急道。見此,哈利倒是起了好奇心。
“叫著什麽?”
“叫著‘哦,我的黑發男孩,你居然這麽主動……你的眼睛,你的身體,還有你的…………’”
“紮比尼!!不想一輩子不能開口說話的話,最好現在你馬上閉嘴!!”
“是,是,我的級長。”紮比尼笑起來,晃晃悠悠地邁開步伐,看見那邊的一對戀人,紮比尼叫起來,“西莫,潘西。想不想知道對方過去的糗事?”
惱怒地瞪一眼紮比尼,然後德拉科尴尬地轉過頭,意外地發現黑發男孩的臉和自己的臉差不多的紅:“哈利?”
“德拉科,你夢到我?”
“是的。在你夢見其它任何可能的事物時,我每晚都只夢見你。”
哈利看向德拉科那雙灰籃色的眼睛,裏面只有溫柔和愛以及一個小小的他的倒影。
“可是,紮比尼說我很主動……”
德拉科臉更加紅起來:“什麽?紮比尼說了這個?”
“是的,我確定我聽見了。德拉科,主動什麽?”
“你不會想知道的。”
“不,我想知道。”
“嗯……你主動靠近我……”
“然後呢?”
“主動握住我的手。”
“嗯。”
“還主動脫,脫下衣服…………”
“……德拉科。”
“嘿,我說過你不會想知道的,是你逼我說的。”
哈利歎口氣,隨即又笑起來任德拉科過來摟住他的腰:“傻瓜!”

“羅恩。”
羅恩轉過頭,看見斯內普就站在身後。
“你去哪裏了?塞費雷斯?”
“你在找我嗎?”
“是的,我轉了整個會場,但是都沒有看見你。”羅恩懷疑道,“聽赫敏說你和費雷德、喬治在一起?”
“咳……嗯,是的。”
“談什麽?他們不會給你了什麽奇怪的東西吧。”
“不,沒有。我們,我們只是談談……”
“談談什麽時候你和斯內普一起回家一次。”突然,費雷德和喬治從旁邊走了過來。
“什麽?!回家?!我和你?”羅恩倒吸一口氣。
“是的,我想最好是這樣。”斯內普沈思片刻,說道,“我不能絲毫不給任何解釋地把你帶走,我們應該和他們好好的談談,羅恩。”
艱難地呼吸著,似乎轉瞬之間空氣都不夠用了。極不情願地羅恩慢慢點了點頭;“是該和他們談談。不過……”在羅恩挽上斯內普胳膊的時候,小聲嘀咕,“他們一定會殺了我!”
費雷德和喬治看看斯內普和羅恩走遠,兩個人對視一笑,擊掌:“有好戲可以看了。我賭媽媽會再次暈過去,爸爸會再次石化十分鍾。”
“我賭二十分鍾。”

在霍格沃茲的大會場內,哈利又碰見了納威,科林還有秋張,盡管只是和秋張簡單地彼此問候一下,但德拉科在旁邊一會兒瞪眼睛一會兒發出冷笑,還時不時地冷嘲熱諷一番。
終於秋張微笑一下,說道:“抱歉,我還有朋友在那邊,就過去了。呃……哈利,看樣子你過的很好。”
“也許吧。”哈利無奈地聳聳肩膀。
“再見,哈利,馬爾福。”
“再見,秋張。”
哈利伸出手緩緩揮動著,然後覺得一切都那麽不可思議,曾經有段時間他是那麽的喜歡這個美麗的女孩,是那麽渴望著和她說話,看著她微笑。而到了現在,這種迷戀的感覺卻煙消雲散,這都是因爲這個在旁邊一直打岔的金發男孩,哈利轉過頭,瞪了德拉科一眼。但是德拉科反而笑起來,因爲在哈利碧綠的眼眸裏沒有絲毫的埋怨或者生氣。
在哈利恭喜海格即將迎來自己的婚期時,鄧不利多站到教師台上用洪亮的嗓音讓大家安靜下來。
“感謝各位重新回到霍格沃茲,這個你們曾經生活過、學習過的地方。今天是聖誕節同時也是赫敏和紮比尼的婚禮,讓我們祝福他們。”
掌聲持續了幾分鍾之後,鄧不利多才擺手示意重新安靜下來,繼續說道,“我們曾經在一起經曆了漫長的七年時間,現在你們已經畢業步入每個人各自的未來,不管前方到底有著什麽樣的命運在等著你,記住……你的身邊永遠有一群值得信賴的朋友,你的身後霍格沃茲永遠支持著你、守護著你。不要猶豫和膽怯,你們還擁有彼此。請相信在這個神奇的世界裏充滿奇迹和驚喜,格蘭芬多和斯萊特林幾百年的鬥爭,曾經連我都認爲沒有辦法化解的爭鬥,而在今天,終於借著幾個年輕人的結合化解了。”鄧不利多的目光看向赫敏、紮比尼,西莫和潘西,又向哈利及羅恩眨眨眼。
“我覺得鄧不利多校長好像知道了我和斯內普的事情。”羅恩小聲道。
“當然,沒有人可以瞞得了他。”哈利向鄧不利多微笑一下。
“到今天,整個霍格沃茲終於團結在一起。那麽,還有什麽值得我們懼怕和擔心的呢?孩子們,去迎接這一場盛宴吧,盡你可能的去吃、盡你可能的去喝、盡你可能的去歡樂吧!!”
在一片震耳欲聾的歡呼聲中,哈利突然被德拉科緊緊的抱在懷中。
“我愛你,哈利。”不等哈利反應過來,就被德拉科深深地吻住。
耳邊回蕩著笑聲和喝彩聲,在閉上眼睛前,哈利看見羅恩和斯內普緊緊相握的手,赫敏和紮比尼彼此對視輕輕呢喃著什麽,還有衆人歡笑地臉,抓起帽子抛上空中的手臂…………
每個人都幸福,我也是……終於,哈利閉上眼睛,環上德拉科的脖頸,讓自己沈浸在甜蜜中。
mr.huo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 社区居民
2#
发布于:2007-05-20 15:18
不要问我为什么一会儿简体一会儿繁体...............我也不知道...............
喵喵怪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3#
发布于:2007-05-20 18:16
其实可以用WORD2003之类的把繁体转为简体,反之也可以...........
话说刚刚看了个DM/HP就在想,真什么CP都来了.前两天去活力贴了几篇文顺便卖广告,还以为是自作孽.......还好还好,有RON就好............
魔月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 社区居民
4#
发布于:2007-05-23 23:39
其实在猫爪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这个文
哦哦哦,实在是太甜蜜了
粉色城堡
一年级学生
一年级学生
5#
发布于:2007-06-05 23:50
真的是好甜好甜啊…………
mituki51
一年级学生
一年级学生
6#
发布于:2007-06-09 22:37
好喜歡這種幸福的感覺哦!!
kalilin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7#
发布于:2007-06-10 05:35
哇哈  真是好甜蜜幸福的感覺阿~~
重要角色都出場了

我想說的是...跟某R在一起,SS你其實也很搞笑阿 *被灌魔藥
Draco很小孩心性,不過卻讓人覺得很可愛
美好大結局真是太優秀瞭~~
场场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8#
发布于:2007-07-28 22:17
在猫爪翻出来看过~很爱~~
kcen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9#
发布于:2007-08-01 21:39
看著石內卜和馬份將彼此視為搶走情人的情敵
而產生一連串充滿"創意"的聯想以及對峙時
真是令我從頭笑到尾

當然魯爸爸那畫龍點睛的作弄也讓我覺得
這篇文章要是少了他可真是會失色不少
果然"唯恐天下不亂"和"馬份家族等於一切"的個性
真是到哪裡都不變啊~~
當然跩哥的反擊也很一針見血啊
馬上就戳中老爸的要害啊!!

好看又讓人身心愉悅的一篇文章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