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akitof
七年级学生
七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阅读:4855回复:30

[完结][完結原創][NC-17] You and Yourselves (DM/RW, by sanaakitof)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2-02-12 09:53
You and Yourselves
 
 
 
 
 
 
跩哥‧馬份在很小的時候就知道自己會和榮恩‧衛斯理走在一塊,差不多是一年級的期末,他就已經預見過,他們將會狂熱的擁吻對方,然後激烈的做愛。
 
那個景象對當時還是個孩子的他而言太過衝擊,而且他相信對在自己身旁的衛斯理也是如此。然後跩哥更可悲的發現,因為這個事件,他對對方的感覺有了強烈的轉變,他渴望自己能夠像曾經看見的那樣,對榮恩‧衛斯理做相同的事。
 
所以現在已經成為青少年的他們,才會演變到這樣的關係──他正用那隻戴著史萊哲林戒指的手,緊緊壓著對方的頭,手指插進了紅色的髮絲之中,柔軟好摸的觸感總是令他留連不已,在他輕輕按壓對方頭皮的同時,似乎連指尖都沾上了劣質洗髮精的味道,但是那並不難聞。
 
除此之外,他們的鼻尖相互磨擦,四片唇瓣貼在一塊,跩哥感受到了屬於對方的氣息,有點像是剛烘焙出來的糖漿餡餅,帶著某種甜美的芬芳。當紅髮沒有吃那些垃圾點心時,他能很真切的品嘗對方嘴唇的味道,沒有巧克力、也不是果醬或餅乾,那種溫和的甜味就像是與生俱來的,使得他一陣迷離。
 
他囓咬起對方的上唇,更加肆意地享受那股他所喜愛的氣息,或者輕啃對方的下瓣,豐潤的部位同樣柔軟。
 
榮恩淡金色的睫毛落在頰上兩彎捲曲的陰影,微微的震顫搔弄著跩哥的臉頰,他變換著細碎的啃咬,接著探入了舌頭。
 
舌尖擦過了對方的牙齒,接著滑進了口腔,溫熱的內壁既濕潤又軟嫩,與此同時,對方的舌頭也找上了他,跩哥能感覺到紅髮衛斯理有些粗魯的動作,比方說毫無技巧地用舌面去碰觸他──儘管他們已經交換過無數個吻,但是吻技卻一點也沒有成長,這簡直是個奇蹟。
 
他索性以自己的舌頭去勾弄對方,強迫另一個人與自己糾纏,他能舔到那些細小的舌苔,和著他們的唾液被混在一起,淫糜的水聲伴隨舌尖的攪弄傳了出來,紅髮衛斯理獨有的氣息使得他感到一陣蕩漾。
 
跩哥不情願地離開了對方的唇,他們都在喘氣,而且他不難發現紅髮衛斯理的雙頰泛著淺淺的紅暈,細小的雀斑隨著主人的每一個吸氣,都像是有生命那般。
 
然後他將手向下移動,來到了對方的頸邊,他勾起對方一小搓紅色的髮絲輕輕把玩,將它們撥開,他的唇靠近那裡,在對方的頸子上落下一吻。
 
衛斯理似乎總是對他的這個行為有所抗拒,並且有了小小的反抗動作。
 
「馬份,停下,別在這麼上面的地方哈利會問……」榮恩推著跩哥的肩膀,聲音有那麼點沙啞,沒有太多的說服力。
 
「那就老實告訴波特,我們幹了什麼。」跩哥完全不打算因此停止,他在對方白皙頸間上所留下的紅痕旁,也落下同樣的吻,像是在品味某種好吃的點心,輕輕的啃吮,嘖嘖的聲響騷弄著他的耳膜,讓他更為興奮。
 
「真該死,這怎麼可能說得出來……」榮恩喘著氣,將手搭在他的肩上,不再掙扎。
 
紅髮衛斯理的皮膚永遠是這麼敏感,只要稍微給予一點刺激,就會留下痕跡,他實在是太喜歡這樣做了。
 
他們剛結束變形學課程,但是他實在是忍不住了,衛斯理打從上課開始,就一直露出性感的後頸誘惑他,漂亮白皙的肌膚搭上幾屢豔紅色髮絲,他幾乎無法克制自己想要親吻那裡的衝動。
 
所幸變形學一下課,米奈娃‧麥就接到了通知,葛來分多的幾名低年級學生在飛行課時出了點狀況,身為該學院的院長,她當然得去處理那些問題。
 
在榮恩‧衛斯理經過他身邊打算離開教室時,他以細微的音量小聲提醒:『甩開波特,等會見。』
 
儘管衛斯理那對藍湖色的眸子投以一個不解的眼神,卻還是來赴約了。這是他們在無意間發現的親熱場所,有點類似雜物間,裡面堆了某些不知道用途的魔法儀器──儘管他們第一次來到這的時候是因為打架,有鑑於衛斯理粗野的麻瓜行為,他們過去總是在打架,不過無論如何,這是一個好地方,而且他們時常在這裡做愛
 
他們親吻著,變換唇瓣的上下,然後,他解開了衛斯理的領口,並且在鎖骨上用力的吸吮,紅髮嘆息一聲,鮮艷的紅色吻痕與對方如此般配,他在離開那裡後對自己的傑作感到滿意,於是他再另一邊的鎖骨也留下痕跡。

接著跩哥順勢將對方的襯衫完全解開,他向下舔吮,紅髮的肌膚細緻,鹹鹹的汗水正刺激著他的感官,跩哥的舌尖來到對方小巧的乳頭,粉紅色的乳暈看起來是如此可愛,他的舌面一下子就完全覆住了那裡,然後稍稍收攏起舌頭,以自己的舌尖在對方的乳首上輕點。
 
粉紅色的小巧部位被唾液沾得晶晶亮亮,而且挺立了起來,而另一邊的乳頭則是被他以手指攫住,指甲在乳尖上摳弄著,引起主人的呻吟。
 
不過榮恩並沒有屈於被動的姿態,而是主動摸上了跩哥的褲襠,這個動作更加鼓舞了他,他知道衛斯理現在也瘋狂的想要他,除了玩弄對方胸部的那隻手,另一隻攬在對方腰際上的手則是慢慢往下,隔著粗糙的布料輕拍對方的屁股。
 
「就算穿著劣質的二手長褲,還是很有彈性。」他揶揄地在對方耳邊輕聲說這句話的同時,還不忘捏上一把。
 
「閉嘴,馬份!」榮恩本來就已經煞紅的臉變得更紅了,「別忘了你的這傢伙還在我手裡。」
 
語畢,紅髮故意握了握他的性器,讓他忍不住愉悅的嘆息。
 
「衛斯理……」跩哥呢喃著對方的名字,緩緩地褪下了對方的褲子,「我建議你在撫摸我的時候,可以直接把我的陰莖拿出來。」
 
「喔,那為什麼不從你先開始?這樣我就不必聽你抱怨我的長褲,討厭鬼。」榮恩回應他的同時,將他的長褲拉鍊一吋吋地拉下。
 
「如果你有注意到,就會發現我正在做,是的。」他回答,然後把對方的長褲褪至膝蓋處。
 
現在,衛斯理是光著屁股的,而且他能夠直接揉捏這個富有彈性的圓潤部位。跩哥得說榮恩‧衛斯理確實擁有一個好屁股,柔嫩卻又結實,白皙又不失健美,他太喜歡撫弄這裡的感覺了,所以他又重重地拍了那裡一掌。
 
「嘿!」紅髮衝著他發出一聲抗議,他勾起嘴角,環抱著對方腰際的手一手一邊緊捏著那美妙的股瓣,扳開對方的臀部。
 
榮恩的手也正握著他的陰莖,有些粗糙的手指自根部向上撫弄,跩哥喜歡這個,他樂於享受於對方帶給他的刺激,敏感的海綿體隨著指尖的碰觸而又漲大幾分,然後紅髮的手指移到了他的囊袋,熟練地搓揉他的睪丸──是的,衛斯理替他做過很多次,和對方糟糕的吻技不同,手指的學習能力似乎要強得多。
 
紅髮正把玩著他的兩粒小球,他可以從囊袋表皮上感覺到對方的手指,並且將氣息吐在他的臉頰上,炙熱並且帶有濃烈的情慾,撓得他好癢,他同樣讓自己的呼吸撲打在對方的睫毛上,淡金色的捲曲微微顫動,令他想要親吻。
 
跩哥的手指滑到對方的臀縫之間,中指腹輕輕按壓在柔軟的肛門上,並且以指甲稍稍刮弄那些皺褶,懷裡的紅髮不自在地扭了扭,他知道衛斯理正想著跟自己一樣的事情,因此他將指尖插入了對方的穴口。
 
淺淺的呻吟自榮恩的口中發出,他讓自己的指頭更深入其中,溫暖的內壁牢牢吸付著他的手指,並且正在適應這突如其來的入侵,儘管他們已經做愛過很多次,對方的肛門卻還是如此的緊窒。
 
他又推進了一個指節,讓自己的中指全部沒入其中,在對方的體內轉動,而壓在紅髮肛門外的食指也正在括約肌的外部輕輕按摩,也隨著這個動作一併探入。
 
當第二根手指也進入時,榮恩將鼻尖蹭了蹭他的臉頰,迎合跩哥的行為,並且跩哥也同樣感覺到,對方撫弄他陰莖的手指,正有意地摳弄他的包皮,這樣的小動作讓他更加深切地想要狠狠地操上對方一輪,這該死的窮鬼。
 
於是他使自己的兩根指略為分開,加強了擴張的工作,紅髮因為他的做法而又呻吟了聲,潮紅的雙頰同樣染上了點點的雀斑,替這張臉蛋增加一抹致命的吸引力。
 
跩哥抽出了自己的手指,啃咬著對方的耳朵,衛斯理的耳廓也染著相同的紅暈,「背對我,衛斯理,我等不及要好好的操你。」
 
「噢,閉嘴啦。」榮恩的抱怨的同時轉過了身體,將雙手撐在鋪了層厚重灰塵的木桌上,略為下滑的襯衫露出了半個背部,這個可笑模樣引起他滿足的輕笑,但是下腹強烈的痛楚讓跩哥無法從容地嘲弄對方。
 
跩哥握起自己已經完全勃起的陰莖,惡意地在對方的肛門上磨擦,「操你的,衛斯理。」當他這麼說後,便將自己的陰莖粗魯地塞了進去。
 
首先感受到一陣炙熱的是他的龜頭,這讓他悶哼了聲,就算有了先前的擴張,但是對方的身體還是這般緊窒,這讓他的陰莖前進得並不是那麼順利。
 
「馬份……」榮恩有些沙啞地喊著他的姓氏,他又將身體推進一分,陰莖已經挺入了一半以上,龜頭也被推到更深的位置。
 
他彎下腰,將遮擋住對方後頸的幾屢髮絲撥開,然後在這該死的性感線條落下一吻,他可不會忘記剛才就是對方這性感的頸子挑起了他的性慾。
 
紅髮的肛門似乎漸漸習慣了他的入侵,所以跩哥把自己的陰莖略為抽出幾吋,再重新插入,這一次已經能夠順利地完全沒入對方的體內。
 
跩哥勾起嘴角,享受於對方緊緊包覆著他的感覺,他得說這真是個非常奇妙且良好的過程,他能感覺到榮恩‧衛斯理腸道內壁的每個收縮,另一個人的身體和自己結合在一起,儘管這是他過去嘲笑了五年的窮鬼,然而現在卻是他的秘密交往對象。
 
「好的,衛斯理……」一小珠的汗水自額角滑下,從他削尖的下巴滴落到紅髮勉強還掛在身上的襯衫,形成一個小水漬,「你的屁股,還真是……
 
「我不想聽,該死……」被他壓在桌上的衛斯理扭頭回瞪了他一眼,微微震顫的淡金色睫毛垂了下來,別開臉,不再看他,「……快一點。
 
他挑了個眉,接著又拔出半個陰莖,再一次狠狠插進對方的身體。榮恩發出了低低的喘息,彈性健美的臀部隨著暗紅色野獸的行為跟著晃動,跩哥在對方柔嫩的臀肉上留下一個掌印,白皙的膚色正好襯得印子的鮮明,這更加勾起了他的嗜虐心,加快了他的抽插速度。
 
倏地,他感覺到某種視線,自雜物間的另一個角落傳來。跩哥警覺性地撇過頭,盯向來源,至於在他身下扭動的紅髮似乎沒有注意到這個,仍然在忘我的呻吟,嘴裡偶爾還會吐出幾句髒話。
 
他並沒有停下性愛的動作,而是定了定睛,仔細地瞧著──灰色的眼睛微微瞇起,是的,他看到了,兩個小身影,躲在一張四腳大桌的下面。
 
這樣的發現讓他忍不住揚起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肯定的,他永遠記得這個情境,這幾年下來他還不曾有忘記過的一天,只是立場對調罷了。
 
他觀察那兩個小身影的同時,也不忘重重地頂一下正被他操著的衛斯理。沒錯,不出他所料,那是顛覆了跩哥‧馬份與榮恩‧衛斯理正常生活的那一刻,他不可能不知道,當時的他們連架都還沒打完,就愣在原地,說不出半句話。
 
跩哥打量了那個藏桌子下的自己,他幾乎忘記當年的馬份家獨子也有這種表情──這是當然的,因為過去的他沒辦法知道自己又露出了什麼臉──以及一張長滿雀斑、圓潤的小臉蛋,這是一年級的衛斯理,而且他還注意到一點,原來紅髮以前就長得挺好看的。
 
兩個小身影正摒住呼吸,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跩哥又再度挺進,他的睪丸拍打在對方的臀部上,而榮恩卻還渾然不知的呼喊著:「該死的,這真是太棒了──噢,對……就是那裡──對了……
 
這不難發現,過去的自己露出了些許的輕蔑、更多的不可致信與某種期待,跩哥很清楚自己曾經想過什麼,而且他有個更好的主意──
 
他壓低身體,在衛斯理露出來的肩頭上烙下一個吻,故意用曖昧的語氣輕喚著對方的名字:「衛斯理……
 
「嗯……」紅髮衛斯理回過頭來,半是迷離地的藍色眸子像是真正的湖水,濃烈的性慾融在其中,他也愛死了對方的這雙眼睛,還有在那之上輕輕晃動的淡金色睫毛。
 
「唔,我想你不會忘記,我們第一次看見未來的自己做愛時的情景……」在說話的時候,跩哥的陰莖又推入幾分,對方的肛門緊緊咬住他,溫熱的腸道將他包裹得牢牢實實。
 
「當然,對,我記得……哈啊……對,那裡──」他的塞活動作,使得榮恩在回答時瑟了瑟身體,句子也呈現成斷斷續續。
 
「我想我得告訴你,衛斯理──」又是一滴汗珠自他的臉頰滑下,跩哥湊近對方耳邊,咬了咬幾乎和頭髮同樣豔紅的耳廓,「『我們』就在旁邊那張桌子底下偷看,現在。」
 
榮恩瞪大了湖色的瞳孔,驚訝地看著他,他的嘴角仍然勾著那抹弧度,沒有斂起,並且用力地頂向對方甬道裡最敏感的位置,不打算給紅髮足夠消化這個資訊的時間。
 
「什麼──」覆在衛斯理前額的紅髮同樣被汗水所沾溼,貼在臉頰上,「你是說……
 
跩哥沒讓對方將話說完,便又親吻起對方的雙唇,淡淡的甜味總是讓他想要細細品嚐,並且狠狠的啃咬對方的雙唇。
 
「不要懷疑,是的。」他終於放開了對方的唇,卻在下一刻抓住紅髮的手臂,強迫性的將對方從原本趴著的桌上拉起,硬生生地轉向了另一面──向著過去的他們躲藏的那張桌子。
 
跩哥看見年幼的自己挑起了半邊的眉毛,而一旁的衛斯理露出了和現在的衛斯理相同的表情,極度的驚訝。
 
不過他才不管這些,他的雙手圈著衛斯理的手臂,當作是施力點,然後抽出自己的半截性器,再重新插入,他的陰囊也隨之迎上了對方的臀部,發出了淫靡的肉聲。
 
「你在想什麼──」榮恩搖了搖頭,醒目的紅色髮絲跟著腦袋的動作大幅度晃動,像是一團跳動的篝火,「等一下他們,呃……我是說我們──我們正在看!
 
「讓我們看……」他將自己的臉埋在對方的背部,用牙齒拉扯已經被汗水給暈成半透明的,幾乎沒有任何遮蔽作用的白色襯衫,「你知道的,我們當時都看到了些什麼。」
 
「見鬼……」紅髮發出了嗚咽聲,用力地甩著頭,數屢紅絲像在舞動,「這太……瘋狂了──
 
跩哥冷淡的笑了笑,他已經打定好要讓過去的他們好好瞧一瞧,未來的自己會如何狂熱的與對方做愛。
 
也許是因為這動作的確負擔不小,他能感覺到自己衛斯理有向前傾倒的傾向,於是他索性鬆開了抓著對方手臂的手,將紅髮給壓在地板上。他的黑色長褲沾上了灰塵,而紅髮則沒那麼幸運,兩隻膝蓋少了褲子的保護,直接接觸到地面。
 
他伸出一隻手,故意壓住了衛斯理的頭部,那頭豔紅的髮絲則不得不跟著貼在地板上,但是衛斯理顯然不在意地板的髒或不髒,僅僅是更用力地扭動身體,「我們──停下來……『我』被嚇壞了──
 
聞言,跩哥瞥了眼躲在桌底的小小衛斯理,正如衛斯理所說,小時候的紅髮瞪大著眼睛,神情裡有明顯的恐懼與排斥。這令他有些不高興,原來紅髮過去這麼抗拒自己,所以他將這些不滿全數融進了這場性愛裡,加快了抽插的頻率,對現在的紅髮衛斯理施一點小小的處罰。
 
他惡意地加重了插入的力度,衛斯理的甬道帶給他環狀的快感,因緊張而收縮的內壁也讓他有種類似電流經過的錯覺,濃烈的快意讓跩哥也發出愉悅的嘆息。
 
「噢……馬份──」身下的紅髮呻吟的同時,微微抬起臉,朝那張藏了兩個孩子的桌子伸出一隻手,也許是試圖想遮住小小衛斯理的眼睛。
 
可是在那之前,過去的跩哥‧馬份卻向後跌了一步,然後頭也不回的逃跑了,當他離開桌子以後,整個身影就像是使用消影那般瞬間消失了。
 
還在呆滯中的小小榮恩‧衛斯理發現自己被丟下以後,看起來有些氣急敗壞,接著也向後退了幾步,在離開桌子後消失。
 
桌子底下有一面銅制的儀器,像是大鏡子,剛才過去的他們就是壓在這玩意之上觀察著現在他們,然而隨著兩個孩子的離開,這個儀器只有在原地停留了很短的時間,也消失在桌子之下。
 
跩哥眨了眨眼,小時候的他們就這樣跑了,他可還沒表演夠──畢竟他得讓過去的自己明白,榮恩‧衛斯理是個性感的小子,他們的性愛是無可取代的美好。
 
不過,算了,既然人都回去了,那麼他現在所要做的,就只剩好好操一頓眼前的紅髮,而且不含任何的表演成份。
 
他再一次狠狠地頂向對方的前列腺,將兩個人都推向更高的快感。
 


 
 
跩哥‧馬份捂住自己的鼻子,剛才榮恩‧衛斯理居然又朝他的臉上揮了一拳,他瞇起灰色的眼睛,打量著眼前的這個紅髮白痴。
 
學期已經快結束了,第一年的上學經歷稱不上太好,這都是鼎鼎大名的哈利‧波特以及這個小角色榮恩‧衛斯理的錯,當然,他不會忘了還有一個妙麗‧格蘭傑。
 
然而現在波特和格蘭傑都不在場,只有他和衛斯理,而且他跌坐在地板上,髒兮兮的灰塵沾到了他高貴的外袍,至於將他揍倒的紅髮男孩,則是站在他的前面瞪著他。
 
他一點也不喜歡這樣的感覺,只有他才是應該居高臨下的那一個人,而非一個紅髮窮鬼。
 
所以他站起身,裝作若無其事地拍了拍臀部上的灰,勾起一個惡意的笑容:「怎麼,我可不覺得我有說錯,波特的跟班,你不是嗎?」
 
「住口,馬份!」紅髮男孩緊緊地捏起拳頭,「我是哈利的朋友──不是跟班!」
 
「那有什麼差別嗎?反正你總是跟在他的身後──」他聳了個肩,「嘿,說到這個,你的主人波特呢?」
 
「他和妙麗去圖書館,期末考就要到了……」說著說著,榮恩停下了語句,眨了眨藍湖色的眸子,「這關你什麼事,我可沒問那兩個山怪是不是終於拋棄你了呢!」
 
「把他們比作山怪?」他挑起半邊眉毛,「真是可笑,你怎麼不照照鏡子,這樣你就會發現誰才是真正的山怪。」
 
跩哥的話成功地再一次激怒了眼前的紅髮,榮恩低吼一聲,朝他撲了過來,他們扭打成一團。這一次他不會再任由對方揍他而不做任何反擊,跩哥拉扯對方的豔紅髮絲,讓對方吃痛大叫。
 
他們一齊站了起來,又跌了下去,又站了起來,輪流將對方撞在牆壁上,跩哥成功把紅髮撞到磚牆,發出了震耳砰聲,但是在他還沒來的及得意之前,一陣天旋地轉,變成他被推到牆上,粗糙的石磚壓得他的背部難受,他在心底怒罵一句,掙扎著將彼此的情勢對調。
 
就在他們一磕一碰的狀態下,當衛斯理又取得主權時,他被撞上了一個木板,在跩哥還來不及分析確切而言那是什麼之前,就失去了重心,一個不穩,他們兩個人一起跌到了地板上,他才發現自己剛剛撞到的是片門板。
 
這是一間沒到過的房間,裡面堆滿了雜物,有些看上去沒什麼用途,但某幾個很明顯是魔法儀器。
 
不過現在的他可沒有餘裕去思考這些,因為衛斯理又重新爬了起來,朝他揍了一拳,他撞倒了一個以銅面製成的儀器,刺耳的撞擊聲一點也不討人喜歡,接著衛斯理也衝了過來,他們同時壓住了這玩意。
 
不料事情來得相當突然,周遭的景物發生了微妙的變化──雖然還是在這間雜物間裡,但是某些器具的擺設卻不太相同,最莫名其妙的,是他和衛斯理的上方居然有一張桌子,他們的動作像是在躲藏。
 
「什麼?這是怎麼了?」顯然不是只有他一個人注意到這件事,榮恩收起了還沒揮出的拳頭,不解地皺起眉頭。
 
「我不知道。」跩哥冷哼一聲,用力扯回自己被對方揪著的領子,「無論發生什麼,一定是你的錯。」
 
「嘿!才不是,我可沒有……」榮恩停下了沒說完的話,「……等一下,似乎有人在那裡?」
 
紅髮的話令他順著對方的視線看過去,的確,那裡有人影,而且還是兩個人。
 
他們同時往那裡靠近了些,然後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兩個男人在親熱的畫面──而且,還相當面熟。
 
跩哥先看見了站著的那個人,鉑金色髮絲以及高挺的鼻子,略微削尖的下巴,某種奇異的感覺讓他覺得渾身不自在。
 
也許是注意到了他的視線,那個人回過頭,瞇起了眼睛打量著他,灰色的眸子裡讓他意識到──這個人不會是別人,就是他自己。
 
「噢,梅林,那是誰!派西嗎?」在一旁的衛斯理發出了怪叫聲,跩哥這才將目光掃到在略為年長的自己身前,被壓在桌上的另一個人,由於側著頭,看不清楚對方的臉,但是可以注意到的,是對方有一頭奪目的紅髮。「天啊,他們該死的在──在──」
 
「你能不能少說幾句話,衛斯理。」他白了對方一眼,事實上他並不比對方鎮定,因為未來的自己居然將下體塞進一個紅髮男人的身體之中,強烈的不自在與噁心感找上了他。
 
未來的跩哥‧馬份朝他勾起了笑容──他從來不知道自己的笑臉也有這麼刺眼的時候──然後彎下了腰,對著交合的男人低聲了幾句,跩哥聽不見他們在說什麼,應該說,他完全聽不見任何聲音,除了他與身旁的衛斯理的呼吸聲。
 
接著,略為年長的紅髮回過頭來,身旁的衛斯理倒抽了一口氣,而且他知道對方為什麼會有如此反應,因為他們同時看見了那個人的臉──那只會是榮恩‧衛斯理,不會是紅髮窮鬼家族中的其他兄弟。
 
未來的自己似乎又對對方說了些話,而後,那兩個人的四片唇相貼在一塊。
 
跩哥看見他正用雙唇咬住了衛斯理的上唇,然後是下唇,些許唾液絲自嘴角滑下,順著衛斯理的下顎流經了白皙的頸子,鎖骨,落到了地板上。
 
「見鬼──這是幻覺還是什麼──」榮恩驚叫著,「你居然──噢不,這肯定是個噩夢。」
 
「閉上你那張愚蠢的笨嘴,衛斯理。」跩哥皺了皺眉頭,他和對方接吻,怎麼想都是自己才是吃虧的那一方,要搞清楚,衛斯理可是個出了名的純血叛徒,明明是最骯髒的那一個,卻如此嫌惡他,這完全沒有道理!
 
終於,他們的嘴唇分了開來,但是事情還遠遠沒有結束,跩哥看見自己將未來的榮恩從桌上拉了起來,面向著他們。這樣的行為讓身旁的衛斯理又嚇了一大跳,那張長滿雀斑的小臉蛋瞬間紅了起來。
 
他的眼神回到了那個年長的榮恩‧衛斯理,他注意到對方的容貌其實沒有太多的變化,尤其是那點點雀斑依舊醒目,但是卻被塗上一層淺淺的紅暈,性感的頸部線條──沒錯,他第一次覺得這個野蠻的窮鬼居然配得上這個詞彙──上面有幾抹紅色的印子,向下延伸。
 
除此之外,胸前突起的乳尖是粉紅色的,跩哥不禁吞了口口水,側過頭來打量了還傻在一邊的衛斯理,而衛斯理也在同一個時間看向他,他們尷尬的別過臉,又重新看起了正在性交的他們。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看見自己將對方給壓到地上,豔紅的髮絲覆上大量的灰塵,當略為年長的榮恩‧衛斯理抬起臉時,面頰上有一大部份已經弄得髒兮兮的,在跩哥開始嫌惡之前,卻覺得這樣的紅髮男人異常誘人──

尤其是淡金色的睫毛上沾了幾點淚珠,在眼眶下印下了捲曲的陰影,微微震顫,還有那藍湖色的眸子裡,除了羞恥之外,更多的是強烈的性慾,深邃得像是最不平靜的海洋。

這真的是榮恩‧衛斯理嗎?為什麼這個討厭的窮鬼也有如此好看的一面?

他瞥了眼身旁的男孩,紅髮整個人都縮在一塊,似乎覺得這相當的丟臉,但是卻也目不轉睛地看著未來的彼此。

這時候,未來的衛斯理伸出一隻手,跩哥嚇了一跳,他以為衛斯理要碰他,所以他向後跌了一跤──他又看了一眼還在呆滯中的紅髮,突然覺得自己像個笨蛋,而且這樣的空間讓他變得不正常,他居然也想摸摸身旁的小子,梅林,或許他得逃出這裡……

有了這個念頭,跩哥便頭也不回的往門口的方向跑去,穿過長長的走廊,甚至撞上了某個幽靈,凜冽刺骨的寒冷讓他些許清醒了些,可是還是無法抑制這股詭異的感覺。

「喂,馬份!」他聽見有人在叫他,所以他回過頭,看見了滿臉通紅,正喘著大氣的衛斯理也追了出來。

「……怎麼?」跩哥挑了個眉,試圖讓自己的口氣平淡,他已經冷靜了下來,並且克制住剛才那股想要碰觸對方的衝動。

「呃……」雖然是榮恩主動叫住他的,卻好像還沒有整理好思緒,那對湖色的眼睛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地板,跩哥想起了剛才那對染上奇異風情的眸子,該死,他真的不該回想起來!

「不管你要說什麼,衛斯理,我只想告訴你──」他高傲地發出一個鼻哼,「我永遠也不會像那樣,和一個骯髒下賤的麻瓜愛好者發生關係!」

這句話令對方本來開始在消退的紅潮又重新漲了上來,「你說什麼!這是我要說的──我才是永遠永遠都不可能和你接吻!見鬼!」

「這可是你說的。」跩哥聳了聳肩,轉過身。是的,他才不要和榮恩‧衛斯理發生關係,儘管他得說,榮恩‧衛斯理真的相當性感。
 
即使是現在,對方氣得跺腳的蠢樣子,那個下滑至肩膀的二手外袍也讓主人看上去有那麼些令人憐愛──憐愛?他肯定是瘋了!
 
跩哥‧馬份砸了個舌,將對方甩在後頭,獨自往史萊哲林的交誼廳前進。
 
 

 
END
 

論壇設定威望的功能好像收起來了?試了好久都沒成......
hereafter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1#
发布于:2012-02-12 14:25
再看一次兄弟寫的這篇還是很臉紅心跳,
實在是太喜歡你寫得很細膩的親熱場面了:$!嗷嗷我還是很想寫看看關於這方面。



關於這篇,很喜歡那種命定的既視感的感覺--關於他們兩人在一起的原因。
不過我也滿好奇榮恩到最後是怎麼跟少爺走上這途的(爆)
hellodds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2#
发布于:2012-02-12 21:45
我排楼上每一个字,S大写的每一种H不管是激情的、温情的、热情的都非常非常非常旖旎,看得人欲罢不能(这个词怎么这么邪恶?)。
然后,会有后续么????
swan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3#
发布于:2012-02-13 03:02
老天……it is so hooooooooooooooooot !
捂脸/////////////////////
同求各种剧情!这太有爱了!
malarkey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4#
发布于:2012-02-16 10:49
这篇一开始看前几段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着看着就开始恍然大悟了,构思大好啊!!!
超级喜欢亲的文,无论是连载还是短篇都感觉好~~~
求其他连载的更新!!!!
voice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5#
发布于:2012-02-17 13:07
啊啊啊啊...................

好美好,魔法世界就是存在无限可能....

楼主的文精彩依旧,,,真的让人‘欲罢不能’(的确怪怪的=  =)
血花有泪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6#
发布于:2012-02-18 00:11
哎呀~小马尓福就已经对小卫斯理有感了呢~果然感情是要从小培养的。
sanaakitof
七年级学生
七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7#
发布于:2012-02-18 09:49
TO:hereafter
謝謝嚕卡的稱讚////
說到Ron怎麼與Draco走在一起的,我想這和他們看見的很有關係吧(笑)
等日後進入青春期,想起這個肯定很尷尬(ㄍ
( 不過也難說不是心靈陰影啊(X) 這麼小的年紀被投了震撼彈也太嚇人 )

TO:hellodds
謝謝大人對我筆下H的稱讚 ( 捂臉 ) 寫H對我而言是很快樂的事 ( 好意思說出口! )
後續的話,目前沒有打算,但也不排除這個可能性,
因為這篇本來是就著長文的想法去構思的,只是最近沒心思把這變成坑orz

TO:swan
謝謝swan大人的稱讚/////
各種劇情嘛......腦補也是一種藝術啊:P
......對不起,上面是開玩笑的 ( 被毆飛 )
要是之後有心情了會補完它的!

TO:malarkey
謝謝大人的稱讚!////
一開始的確是挺混亂的 ( 笑 ) 畢竟這種時間交錯的文章不太好寫orz
深怕有bug什麼的--索性也只是在H(喂)
更新.....會努力的XD!

TO:voice
謝謝大人的欲罷不能形容XDDD
魔法世界的好處就是可以省了很多額外的設定,因為魔法將這一切都搞定了XD

TO:血花有泪
小Draco從此意識到小Ron是有魅力的,嗯嗯......
喵喵怪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8#
发布于:2012-02-25 00:00
很聪明的idea,老娘真心夸一个人不容易啊~
Ronnie-深V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9#
发布于:2012-03-05 18:43
好棒的设定!
今天翻啊翻的,发现居然还有我没看的文!
然后进来看,觉得……好有创意。
嘿嘿嘿,小时候的Draco还觉得长大的自己那个不可一世的笑脸碍眼啊~
还是Ron不管大小都萌得SHI。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