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342回复:5

[完结][完结连载]不关蛋糕什么事(DM/RW,ABO,双性,by葱er)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8-18 16:20
转自lofter 已授权

      美好的暑假即将进入尾声,天气也渐渐的不再炎热,Ron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幸福地打盹,隐约还能嗅到厨房飘来的香气,喔~还有比这更美好的早晨吗?
      Ron刚准备翻个身,就听见他房间的门板被某些人粗暴地敲响。
      “懒蛋Ronny,快起床。”
      “哥哥们来看你了。”
      是双胞胎,噢,就知道是他俩……
      “快点儿,Ronny~”
      “亲爱的,我们给你带了好东西,你会喜欢的!”
      Ron慢悠悠地给两个哥哥开了门,有点不耐烦:“好吧,你们这回又打算干什么?让我猜猜这个盒子里是什么东西……估计是最新研制的爆炸版臭气弹。”
      “怎么会?这招已经玩过了不是吗,要知道我们不屑于将一个创意用两遍。”George夸张地叫道。
      “兄弟,看来我们的小弟弟已经忘了这回事,唉,我还以为那个臭气弹能给他留下难以抹去的记忆呢……也许是因为不够臭?”Fred勾住George的肩膀,故作遗憾。
      “好了,臭气弹的事情打住。”Ron无奈极了,“现在老实告诉我盒子里是什么,总而言之我是绝不可能拆开它的,别想再对我恶作剧。”
      “wow,我们的Ronny boy自从转化成了Omega就变得疑神疑鬼。”
      “别伤心,Fred,妈妈说这是大多数Omega的通病,Ronny一定不会相信盒子里是一个甜美的蛋糕。”
      Ron不发一言,他确实不相信。
      “好吧~既然你不相信……”
      “那我们也没办法!”
      双胞胎相视一笑,同时转身冲楼下喊:“Mom!Ronny不想吃蛋糕!”
      楼下传来Molly的怒吼:“Ron!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隔壁Saliy夫人的心意?今天可是她的四十周岁生日。”
      Ron慌了阵脚,双胞胎当着他的面拆开了盒子,里面果真是一块镶着草莓的蛋糕。天知道这次双胞胎会这么老实!
      然而懊悔也没用,Ron低着头被气势汹汹冲上楼的母亲训斥了一顿,最后在双胞胎揶揄的目光里捧着蛋糕窝回房间里。
      唉,为什么本来无限美好的早晨会演变成这样?噢——都怪George和Fred,真是两个恶魔。
      Ron拿起勺子挖出一颗草莓,甜滋滋的味道在唇齿间弥漫,刚刚乌云笼罩的心才总算感受到一缕阳光。嗯,Saliy夫人是一个贤惠的好女人,她做的草莓蛋糕太美味了,真不知道明明同样是Omega,Mom为什么就总是对他们凶巴巴的……不过有两个人是例外,那就是Ginny和Harry。
      说道他们俩,Ron不由得想起妹妹见到Harry时那种属于小女孩儿的羞涩和怯意,特别可爱。他漂亮的妹妹有一头柔顺的红发,也不像他有那么多雀斑,是个完美的小公主……噢,她长大后一定是个大美人,就像年轻时的Mom~
      楼下突然传来Molly的声音:“Ron!吃完了吗?快下来帮我去对面买一包食盐——对了,还有番茄酱!”
      “知道了,mom。”Ron把没吃完的一点蛋糕重新放回盒子里,带上雨伞飞奔下楼。
      由于是下雨天,街道上的人行色匆匆,Ron一不留神被一个女孩绊倒,地上的泥水沾湿了他的T恤和短裤。
      女孩显得很抱歉,小心地扶起Ron:“对不起,你没事吧?天呐我竟然差点撞伤一个Omega。”
      Ron不好意思地笑笑:“没关系……呃,我也很抱歉。”他还是生平第一次被一个比自己还矮半个头的女孩子珍惜以待,而这都是因为他是个Omega。
      结束这个小小插曲,Ron顺利地带着番茄酱和食盐回了家。
      George和Fred看到满身泥泞的Ron,脸上写满震惊。
      “wow,别这幅表情,兄弟们,我只是摔了一跤。”Ron感觉双胞胎的表情真是傻透了。
      “不——”George托长声音,“我只是在想……”
      “你为什么还这么正常?”Fred接道。
      “What?”Ron一瞬间没反应过来,下一秒睁大眼睛:“天呐,你们是不是又对我做恶作剧了?”
      双胞胎撇撇嘴:“我们在蛋糕上放了跳跳粉。”
      “你们果然——噢混蛋,我要告诉Mom!你们竟然这样欺负你们的弟弟,而且那个蛋糕还是saliy阿姨的一片心意!”
      “嘘……”Fred拍拍Ron的肩膀,双胞胎的表情显得有些讨好,“亲爱的Ronny,我们知道错了,可你也没出什么事不是吗?虽然我对实验的失败表示惋惜……哦不不,别激动,我们没想真的让你出丑,你可是我们的亲弟弟!”
      即便这次没中招,Ron还是觉得气愤,为什么这世上会有Alpha喜欢欺负自己弱小的Omega弟弟?真是太可怕了!
      气呼呼地回到房间,找出干净的衣服裤子,Ron抱怨着走进浴室。
      打开花洒,Ron开始搓洗自己的头发,它们被刚刚的意外弄得脏污不堪,冲完头发,Ron的手很自然地移向脖颈,然后是胸膛,肚腹,胳膊,大腿,以及……
      Ron随意地擦到那个地方,但是他感觉有点不对……试探性地再往里摸了摸……
      下一秒整个房子都充斥着Ron的惨叫。
      这声叫喊让Molly一不小心弄掉了她的锅铲,双胞胎差点把自己做的蛇怪玩偶剪成三节,其他哥哥都着急地奔向浴室,连住最上层的Ginny都跑出来希望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噢梅林在上,他可别是在浴室里撞见了一个Alpha!”
      “闭上嘴,Fred——Ron,你还好吗?”
      Ron好不容易回过神,赶紧穿上衣服,结结巴巴地喊到:“Mom,我没事……我,我只是摔了一跤。”
      Molly的心放下一半:“好吧,有哪里受伤了吗?”
      “没有……”Ron面红耳赤地打开浴室的门,“我很好,不用担心。”
      Ginny有些担心她的小哥哥:“你看起来不像没事,为什么脸那么红?”
      Bill作为大哥,是个十分聪明和细心的beta,他关切地看着Ron:“真的不要紧吗?要不要去看医生?”
      “不用,大概就是恶作剧的后遗症……”Ron的脸更红了。
      “后遗症?”Molly板起脸,看着双胞胎,“George,Fred,你们又干了什么好事!”
      Charlie对家里这种鸡飞狗跳的情况见怪不怪,但还是难得地发言:“好了,mom,我们应该让Ron休息一下,顺便好好拷问这两个小混球——你们可真是出色的Alpha!”
      躺回床上的Ron久久不能入睡,连午饭都没胃口吃,他翻来覆去地想着事情的前因后果,梅林的胡子,不是说只是放了一点跳跳分吗?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他,他变成女孩子了!
      这样说也不对,他应该是长出了女孩子的那什么,但是他本质上还是个男孩儿,噢——真是该死,或许他应该去问问Hermione,她很聪明,说不定她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吃完简单的早餐,Ron便开始给Hermione写信——
      「亲爱的Hermione
      我想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双胞胎的恶作剧让我……让我有了……就是(划掉)」
      天呐他写不下去!
      果然还是等开学带着蛋糕去问她吧。
      George和Fred很快就来向Ron道歉了,并且在Molly面前发誓以后再也不捉弄他。
      说实话这很爽,Ron很少能看到双胞胎无精打采、垂头丧气的样子,感觉比狠狠揍Malfoy一拳还解气……喔相对来说他还是更希望后者发生。
      但现在双胞胎就算跪在地上也没什么用,他们的态度让Ron没办法怀疑他们在蛋糕上放了更过分的东西,虽然双胞胎一向以欺负他为乐,但Ron知道他们不会对他用那么变态的发明的。
      没办法,只好等开学后去求助他的朋友们了。Ron第一次那么期待开学。
      一星期后,Ron坐上了通向Hogwarts的列车,Hermione去和Ginny她们坐在一块儿了,现在他的身边只有Harry。
      Harry马上就发现他不对劲:“怎么了Ron?你今天很奇怪。”
      “哪里奇怪?”Ron胆战心惊地迎上Harry的目光。
      “我想是……坐姿?你现在的坐姿,怎么说呢,很像在憋尿。”
      “噢,去你的,Harry。”Ron试着把腿张开些,好让自己的坐姿趋于平常。
      Harry想了想,还是觉得Ron今天很反常:“你为什么不往里坐一些?椅子很宽不是吗?”
      Ron尴尬地笑了笑,他不能告诉他最好的朋友自己现在苦恼的根源是哪里,而他现在只希望能降低那个部位的存在感,如果Harry知道了一定会吓得跳起来。
      “听着Ron,”Harry认真地看着红发男孩,“我知道你这个暑假刚转换成了Omega,但是不要紧张好吗?我会尽量收起自己的信息素的……噢,或许我就不该坐在你旁边,真的很抱歉,我没想到你会那么不舒服。”
      Ron被Harry的严肃吓了一跳,看他都对他的好朋友做了什么?他让Harry误会了,然而这一切和面前这个善良的男孩儿没有一丝关系。
      眼见Harry站起身就要往车厢外走,Ron害怕了:“不,Harry,我没有不舒服,你继续留在这儿好吗?”
      Harry踌躇不定,但他还是小心翼翼地坐回Ron的身边:“真的没问题吗?”
      “不会,你的信息素很温和。”Ron笑道,“哦,据说你也是暑假的时候成为了Alpha?不得不说,哥们儿,咱们真有缘。”话落,狠狠心一屁股实实在在地坐在椅子上,那个部位也被裤子摩擦了一下,诡异的感觉挥之不去。
      几个钟头之后,Ron好不容易走下列车,他谢绝了Harry帮忙提箱子的好意,一步一步,尽量让自己走得端正挺拔。
      这学期要迎接一群新生,高年级生要在晚餐前一个钟头入席,不幸的Ron又差点迟到,路过Slytherin长桌时还收到来自Malfoy的一枚白眼,气的他脸颊发红。
      Hermione为Ron拉开了椅子,并责怪了几句,另一边的Harry马上帮他圆场。Ron为三人间能有这样的友谊感到欣慰,即便大家都经历了性别分化,但Harry和Hermione都知道他没有Omega那种娇弱的特质,他还是那个立志要当上Auror的大男孩儿。
      等新生们开始就餐,Ron才想起来要紧事,他夹紧了腿——该死,这段时间他竟然完全忽视了那里的存在。
      “Hermione,”Ron碰碰身旁褐发少女的胳膊,“能不能帮我个忙?”
      Hermione偏过头,目光严厉:“你又闯什么祸了?”
      Ron忍住扶额的冲动:“没有闯祸,我只是……唉,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没有其他正经事需要帮助了吗?”
      Hermione点头:“好吧,什么事?”
      Ron又可耻地脸红了:“……明天图书馆说。”到时候他还要带上那个疑似罪魁祸首的蛋糕。
      Hermione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点头,算是默认了——反正她基本天天都待在图书馆。
      Ron由于分化成了Omega,他的寝室也在这学期被调换了,他必须和班上的另外几个Omega男生住在一起,而不是和Harry他们。
      所以第二天他独自去图书馆,没有通知Harry,他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就算是被赫敏嘲笑,也好过看到Harry尴尬又吃惊的表情。
      可惜半路偏偏遇到(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不巧)也是独身一人的Draco——他怎么能忘了这个令人不快的不确定因素?失策。
      Draco像个绅士一般向Ron行了个礼,但嘴里说出的话却丝毫不带尊重:“这不是weasley吗,今天怎么不绕着我们的黄金男孩儿飞了?他应该不会不喜欢身后有个Omega追着……喔,差点忘了祝贺你们,分居快乐。”
      Ron感到气愤,他狠狠地瞪了一眼金发的少年:“快闪开,Malfoy,你不会想和我打架的,今天你那两个帮手可不在。”
      Draco勾了勾嘴角,明明还是那种放荡不羁的姿势,顿时空气中充斥着一股特殊的味道。Ron感到恐慌——该死的,这混账竟然直接用信息素压制自己!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Alpha?
      Draco慢慢逼近Ron,表情冷漠:“你觉得,对付你,我还需要什么帮手?”
      Draco的信息素铺天盖地地呛过来,Ron只觉得自己被冒犯了,以一种十分无礼的方式。
      Harry身上永远是淡淡的青草味,带着一丝黎明露水的清爽感,从不会让他觉得难受,而Draco则完全相反,他身上是他们家族独有的一种气味,霸气又狂妄,让Ron想起了远古的沙漠,那是龙的发祥地,据说Malfoy家族有上古龙的血统,现在他有点相信了,毕竟连信息素的气味都那么独树一帜……
      如果不是时机不对,Ron一定会狠狠吐槽Draco的信息素,他会说它臭得像龙便便,然而现在,他实在太难受了,他只希望Draco能放过他。“Malfoy……你先让开行吗,你让我感到很不舒服。”
      “哼,没想到大名鼎鼎的Weasley也会开口求……”Draco突然止住话头,震惊地看向面前双腿发软的Omega,“Weasley,你发情期在什么时候?”
      “嗯?”Ron发现自己听不清Draco在说什么,“我要去图书馆,让开,该死的……Malfoy!”
      “噢该死!”Draco生平第一次那么手足无措,“你应该庆幸你还没踏进图书馆!”
      就算再怎么喜欢找Ron的茬儿,Draco也想不到他竟然会在发情期当天跑出来,这种时候正常的Omega学生都已经在医疗室注射完抑制剂了。
      “听好了,蠢货。”Draco咬牙切齿地伸手扶住快要倒地的Omega,“现在去医疗室已经来不及了,所以我要把你放到……有求必应屋,幸好还有那么个地方能安置你,否则你就等着随便被哪个Alpha标记吧。”
      知道此时的Omega什么也听不进去,Draco纡尊降贵抱起了Ron,不用实验Draco就知道怀里这贪吃鬼一定比大多数Omega沉,噢,不是说Omega基本都娇弱不堪的吗。
      走廊里Omega的信息素开始弥漫,Draco加快脚步,要知道,同样是纯血的Ron的信息素也更具杀伤力,幸好遇到Ron的是自己,要是换成一些意志力不够坚定的Alpha,恐怕会马上狂躁起来。
      猛然意识到自己在想些什么的Draco狠狠地甩头,真是疯了,什么叫幸好是自己遇到,就算没遇到又怎么样,都是那傻子自找的……
      认命地背起这个身高不逊于自己的Omega,Draco好不容易进了有求必应屋,费力地把Ron扔上°床。就在这时,红发的Omega突然盯着他,下一秒,一声委屈巴巴的“Draco”从Ron的嘴里粘糊糊地吐出来,在金发Alpha的脑海里爆炸。
      鼻尖的Omega信息素让Draco有些眩晕,但无奈Ron还紧紧搂着他的脖子,金发Alpha不敢轻举妄动:“松开,我得去医疗室找人救你。”
      随着红发嘴里一声又一声“Draco”不要命地吐出来,Draco舔了舔干燥的唇瓣,最后嘶哑着吼道:“Weasley,我警告你——我不是Harry Potter!”
      “我知道你是谁。”Ron的金色睫毛被泪水糊在一块儿,似乎变成了金棕色,看起来该死的漂亮,“为什么要提到Harry?”
      Draco突然发现自己的意志力并没有刚刚吹嘘的那么好,面对这个该死的Omega,他也快要狂暴了,但他还是不想……哦好吧其实他很想,想极了,但他同时在怀疑眼前这个神志不清的Omega是否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好吧Weasley,我想,你并不是那么讨厌我?”Draco试探着说。
      没想到Ron瞬间皱起眉头:“我可讨厌你了!”但是下一句又马上弱弱地冒出来,“所以你要改~不许欺负我!”
      Draco不由得笑出了声:“你知道我是个会为自己所有行为负责的人,Weasley,Slytherin从不逃避责任。”
      Ron重重地点头,看起来还有那么点严肃。
      Draco不再压抑自己的天性,他低头吻住Ron的嘴唇,轻轻地探进去,他原本以为像Ron这样贪吃的人,他的信息素一定是糖果或者牛奶的气味,没想到竟然是经典纯粹的英伦玫瑰的味道,不过也很好,符合Malfoy的审美,现在那一头红发就好像一朵盛开的玫瑰,他很想贴上去吻一吻。
      发情期的Ron很乖巧,不会像平时那样跟Draco针锋相对,当Draco的手指解开他的袍子时,他只是迷迷糊糊地看着,扯开衬衫时也是,只不过当Draco像脱他裤子的时候,他非常不合作,夹着腿在床上滚来滚去。
      “Ron,放轻松,快过来宝贝儿,你的裤子已经湿了不是吗?”Draco耐着性子哄着,但效果不明显,红发Omega还是不肯松开拽着裤子的手。
      Draco的耐心消失了,他趁Ron不注意,往前一扑,正好压在Ron的身上,在Ron的惊呼里把他的长裤和内裤一起拽下。
      下一秒就轮到Draco惊呼了。
      泛滥的后xue前竟然还有一朵小花,它看起来粉嫩娇弱,而且一样泛滥成灾,但这绝不是Ron可以长出来的。
      “梅林啊……”Draco小心地触碰那本不该出现的那处,它瑟缩了一下,继续淫靡地吐露芬芳,Draco目不转睛地盯着Ron的脸,“你竟然是个双xing人!”
      Ron此时懵懵懂懂,他隐约知道自己有哪里不对了,但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惊慌地看着眼前的Alpha,眼泪倾泻而出。
      Draco被Ron突如其来的哭泣吓坏了,他马上抱住眼前光luo的身躯,安慰的亲吻落在Ron的脸颊:“不要紧,Ron,我没有不接受你,别怕……事实上我发现,其实你对我来说,从一开始就是特别的那一个。”
      “我从没有像欺负你那样欺负一个人——我也知道我很恶劣,”
      “我讨厌你看我时不带一丁点善意的眼神,”
      “我讨厌你整天跟在Harry Potter身边,”
      “我讨厌不管做什么都总会被你吸引的那种感觉,”
      “我以为我讨厌你……”
      “但也许我爱你……”
      Ron第二天醒来时看到的是白色的窗幔,他的脖子后面疼的要命,可能是流血了,而且全身上下都很……那什么……梅林啊!
      Ron猛地坐起来,他甚至还能感觉到Draco的下 亻本从他前面那个洞滑出去的酥麻感,这让他的脸迅速发热。
      Draco被吵醒,好整以暇地看着Ron。
      “我……”Ron觉得找不到自己的声线,“你……”
      Draco看着他惊恐的表情,冷哼一声:“怎么?”
      “梅林啊——我们竟然就这么……”Ron的脸红得像樱桃,他有点说不出那两个字。
      “做(和谐)爱。”Draco一字一顿地帮他说出口,“昨天晚上我们顺利完成标记,顺带一提,是你先诱惑的我,你应该知道一个发情的Omega主动靠近一个Alpha时必然会发生……”
      Ron抱住脑袋:“好了,快住嘴——我需要点时间奠念我失去的童贞!”
      Draco无视旁边正抓狂的Omega,下床在一地衣物中翻找出自己的魔杖,一个清洁咒将自己变回昨天那个体面清爽的Alpha,顺便施咒把属于Ron的衣物抛到床上:“看在昨天是你初夜的份上,我好心提醒你——我们的魔药课将在十五分钟后开始。”
      “见鬼!”Ron成功被这话吓的一个激灵,手忙脚乱地扯过衬衫往身上套,“你这混蛋,施清洁咒的时候为什么不顺便带上我……”
      Draco斜睨着Ron:“凭什么我非得帮你?”
      “喔——该死,”Ron在给自己施了个清洁咒之后飞快地套上裤子,穿袍子的间隙不忘狠狠瞪一眼金发混蛋,“你到底还是不是个Alpha!”
      “真是不可思议,我是不是Alpha你难道不知道?”
      “你真够厚颜无耻的!”
      刚刚偷尝禁果的二人一边拌嘴一边跑出有求必应屋,奔向魔药课教室,如果两个级长一起迟到,Snape教授一定会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他们贬得一无是处。
      五分钟对Draco来说倒是足够了,可他此时还拉着个后腿——“你是坐惯了扫帚,连怎么迈腿都不清楚了吗Weasley?”“闭嘴吧Malfoy,你觉得这应该怪谁?”
      结果两个级长生生迟到了五分多钟。
      Snape显然对此感到气愤,他的目光带着阴霾,直勾勾射向站在门口的两人:“噢,看看我们把谁盼来了?没想到为了上我的课,两位竟然累得满头大汗,为人师表我是不是还该赏你们点什么?”
      “抱歉,教授。”Draco脸色沉重,整个学校里,只有在Snape面前他才会暂时放下自己的高傲。
      Snape看着他低垂着头的教子,讥讽的表情稍微收敛,下一秒便把目光放到另一个红发男孩儿身上。
      Ron完全能感受到教授刺人的目光,他不由得全身颤抖,要知道他在这世上最怕的除了蜘蛛就是Snape了,呃,而且这二者在某些方面还出奇的相似。
      Ron等了很久才听到那声宛如天籁的“去坐下”,噢真是疯了,他竟然有觉得Snape的声音宛如天籁的一天。
      屁股刚挨着凳子,Ron便发出长长的叹息,他终于坐回好朋友身边了:“我可快被吓死了,他看了我多久……一分钟?两分钟?”
      “事实上没有超过三秒。”Hermione低头将红地药的块茎切片,放入左手边的容器里,“你们今天的行为让Gryffindor和Slytherin都被扣了20分。”
      “什么时候?呃,抱歉,我刚才没注意听他说话。”Ron苦兮兮地皱着眉头。
      “不过我比较好奇为什么是你们两个一起迟到。”Hermione对他眨眨眼,“毕竟全校都知道你们关系不好,所以——”
      Ron觉得脸被药臼里的辣椒呛红了:“咳,Hermione——呃,说真的我不想对你们隐瞒任何事……”
      “你还有什么需要隐瞒的?”Harry突然出声打断了支支吾吾的Ron,“你别忘了,我也是个Alpha。”
      Ron知道Harry是生气了,毕竟自己现在闻起来就像半个Draco。
      Hermione放下了手里的活,抬起头:“嘿,这是什么意思?作为一个beta,又有什么我无法感知的事情发生了是吗?”
      Harry低下头,他现在不想去面对Ron,只沉沉地说了句:“你问Ron,如果他愿意告诉你实情。”
      “噢好吧。”Hermione严肃地看向红发的男孩儿,“Ron,看得出Harry因为你的事情很生气,现在你最好赶快解释,否则我绝对会比他更加生气。”
      Ron为难地看着Hermione,她是个beta,几乎闻不到信息素的气味,所以还不知道Ron身上发生了什么,但她必须,而且早晚会知道。
      Ron搓着手:“Ummmm,Hermione,我和Malfoy,我们昨天出了一点小意外,呃,事实上是我单方面出了点意外,你应该知道Omega都有发情期,而我昨天很不幸刚好进入发情期……然后我又很不幸地在走廊上碰到Malfoy……然后他把我送到有求必应屋……”旁边的Harry突然狠狠一刀切在砧板上,吓得Ron收起了剩下的话。
      然而在看到Ron和Harry的反应后,Hermione此时觉得自己的不详预感可能成真了:“你被Malfoy标记了?”
      Ron点头的动作让Hermione彻底绝望,万幸她没在过度的震惊下尖叫出声。
      剩下的时间在忐忑和沉默中过去,三个人谁也不想再说话。Ron浑浑噩噩上完魔药课,正想和Harry他们一起离开,却被一群Omega挡住,有男有女,其中还有同寝的那几个,他唤了几声好友的名字,而Harry和Hermione却仿佛没听到一般越走越远。
      他一位叫Abbot的室友面带促狭的笑意:“Ron,我们都闻到了。”
      Ron模仿着Molly平时对待客人的态度冲他们微笑了一下,还没等他说出告辞的话,这群Omega们就兴奋地开始叽叽喳喳。
      “我坐在你后面的时候都闻清楚了,是Malfoy对吧?味道熏得我脸红。”
      “噢,梅林啊,不会错的,一定是昨天晚上的事!——话说回来Cintla,你怎么一闻就知道那是Malfoy的味儿?”
      “噢,还记得上回看他们打魁地奇吗?我负责赛后回收毛巾,所以我才能闻到Malfoy……”
      “我今天看见你们一起进来的时候就猜到了,Ron,你现在可算泡到全校最好的Alpha了——当然是除了Harry Potter以外的。”
      “嘿!我知道Potter是你偶像,但我觉得Malfoy并没有哪里比他差。”
      “祝贺你,Ron——”
      好不容易红着脸应付完一群Omega,Ron在走廊上走的飞快,他暂时是回不了寝室了,实在是怕了那群虎视眈眈的室友,他得去图书馆,虽然不知道Hermione现在还愿不愿意理他……
      Ron停下脚步。他就知道Draco今天有哪里不对劲,作为一个正常人,看到自己现在古怪的身体器官,怎么还能那么淡定?
      正打算掉头去找Draco,却发现这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自己的身后,这让Ron今天不知第几次被吓了一跳。
      “嘿!”Draco好笑地看着他,“要注意看路,Weasley。”
      观望四周,没看到Crab和Gower,Ron收拾心情,带着无限心事问道:“Malfoy,你……有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Draco翘起嘴角:“我正在想,你什么时候才会想起来问我这个问题。”
      Ron讨厌他这个揶揄的语气,感觉脸上又发烧了:“行了,我就不信你一点也不惊讶,为什么我明明是个男生,却……”
      Draco知道红发Omega又在害羞,克制住自己想伸手揉他头发的冲动:“唔……可你看起来似乎比我还要困惑?”
      Ron无力地推了一把Draco:“别提了,这大约又是双胞胎干的好事,我本来不想加上‘大约’,但他们坚持说只给我吃了跳跳粉……嘿,为什么这幅表情?难道你知道跳跳粉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功效?”
      “不,”Draco挑眉,“我只是觉得你蠢得可以,毕竟那对双胞胎声名远播,连我都有所耳闻,可你竟然敢随便吃他们给你的东西!”
      Ron真想一拳打歪这金发混蛋的鼻梁:“你就关注到这个?哪个Omega能想到自己的两个Alpha亲哥会这样对待自己?我想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办。”
      Draco摊手:“一直这样干站着,永远不会知道该怎么办,你不是说还剩半块吗——感谢你能控制住嘴,留下宝贵的样品——我建议你先回去把剩下的蛋糕带来给我。”
      Ron知道这不是顶嘴的时候,留下一句“在这儿等着”,就拔足狂奔。
      Draco愣了一下,徒劳地冲着Ron的背影喊了一句:“嘿,我可没说我会在这儿等你!”但很明显红发的男孩儿并没听见。
      莫名其妙被甩下的Draco在空荡荡的楼梯口静默两秒,认命地靠在墙上等待。
      十分钟后,Ron抱着装有蛋糕的盒子回来了,他气喘吁吁地把它交到Draco的手里:“连叉子带蛋糕全在里面了,你快看看!”
      Draco拿过盒子却没拆开,淡淡说道:“等我弄到仪器再说吧,不过先提醒你,虽然我的魔药学得很好,但也不能保证我能制作出解药。”
      Ron呆了,在他脑海里,能够把魔药学到a级的只有Hermione和Draco,而Hermione现在很生他的气,如果Draco也不能帮他……Ron脑海里闪过Snape教授的脸,梅林啊,千万不要。
      Draco自然也想到了魔药教授:“或者我可以勉为其难地帮你问问Snape教授……”
      “千万不要勉为其难!”Ron赶紧说,“我可不希望他知道这件事。”
      Draco看着大惊失色的Ron,没再提Snape,只是用魔法把蛋糕盒放进袍子里,并委婉地询问Ron要不要和他一起去图书馆,大家一起研究一下Ron的奇症是不是有源可循。
      Ron拒绝了:“嗯,我不是不想去,只是Hermione和Harry这会儿应该也在那儿……呃,我惹他们生气了,而且我大概也帮不上忙,所以你自己加油吧。”
      Ron果然又收获了一个Malfoy式白眼,不过好在Draco这回没有口出恶语,而是高傲地转身向图书馆的方向走去——他这真是难得的听话,Ron想。
fin

最新喜欢:

夏姬兰忒夏姬兰忒
1#
发布于:2018-08-20 08:02
这个其实蛮带感的…然后有后续就好惹T^T
卡奇儿
一年级学生
一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2#
发布于:2018-08-20 20:50
这文还有后续吗
3#
发布于:2018-08-20 20:55
卡奇儿:这文还有后续吗回到原帖
没有了哦,已经完结了。如果作者太太以后写了后续之类的我会再搬来~
amberties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4#
发布于:2018-12-02 16:28
abo真好 跩荣真好 躺平
灼灼一番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5#
发布于:2018-12-09 17:48
abo 双性 居然拉灯!(发出哀嚎)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