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54回复:0

[完结][完结转载]梦与兔子洞(DM/RW,LM/RW,by我的妈呀)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8-19 08:07
转自随缘居已授权



(上)
  罗恩13岁的时候,收到韦斯莱爸爸的一封信。“不不不。”罗恩拿着信的手抖了抖,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事情发生在很多年前,亚瑟上学的时期。卢修斯在一次事故中救了亚瑟,但是卢修斯要求让他未来的第六个儿子在十五岁的时候和马尔福庄园的继承人订婚。
  “你怎么了?罗恩。”哈利疑惑地看着罗恩。“没、没事。”罗恩挤出一个笑,然后飞快地把信塞进自己怀里。罗恩心不在焉地指挥着棋子走棋,完全没发现自己走的棋子是最不该走的。“你有心事?”哈利走完棋,这一局哈利赢得轻而易举。“哈利。我有点事,先走了。”罗恩觉得他必须写回信跟爸爸抗议,他走的匆忙甚至没把心爱的巫师棋给带走。
  德拉科懒散地踱着步,从图书馆方向回来。韦斯莱家的穷鬼从他面前像风一样跑过,有什么东西飘落在他面前。德拉科拾起那个东西,瞳孔微缩。他走到没人的角落,使用了一个幻影移形回到马尔福庄园。
  德拉科敲了敲书房的门:“父亲。我可以进来吗?”“进来。”德拉科一进来就看见卢修斯优雅地坐在软椅上,桌子上只点着一盏昏暗的灯。“父亲。那个韦斯莱已经知道了。”德拉科把被展平的信纸放在桌子上。“我知道了。回学校继续看着那孩子吧。”卢修斯抬抬手指,示意德拉科退下。德拉科知道卢修斯是那种从来都不把多余情绪表现出来的人,也就带着疑问退出卢修斯的书房。
  “你让我等了那么多年。罗恩。”卢修斯用手指夹起那张信纸,柔顺的长发从肩膀滑落。
  “你又去你父亲的书房了?”纳西莎提着一袋自制点心,“看看这皱得能夹死苍蝇。记住,如果有困惑的地方最好要赶紧解决,不要让它影响你的学习,我的儿子。”德拉科点点头,然后揉揉鼻梁笑着对纳西莎说:“看来我还是不到父亲那种能把情绪完美隐藏掉的火候。”纳西莎笑了笑,把点心递给德拉科并亲吻德拉科的额头:“你就是你。”
  “你一定不要让妈妈失望,儿子。”纳西莎看着幻影移形后留下的淡淡光芒,忍不住抱紧自己的手臂。

  罗恩收到爸爸的回信,知道事情已经没有转机了。他闷闷地向前走,根本不管另外两个好友的一脸惊讶的样子。然后罗恩撞到一个人,德拉科来找罗恩却差点被不长眼的罗恩给撞倒。“你是一头公牛吗?”德拉科稳住身体,带着愤怒地语气质问罗恩。罗恩抬头看着德拉科的一瞬间,脑子里蹦出一年级刚遇见德拉科时,德拉科那个挑衅的表情。再加上这两年,大多数坏事都是和德拉科有关。“所以你是早就知道,然后看我笑话的吗?你个发胶混蛋!”罗恩揪住德拉科的领子。高尔看见立马上前分开罗恩的爪子。“真是粗鲁又恶心的韦斯莱。”德拉科整整领子然后说道,“我是早就知道。不像你被爸爸蒙骗了好久的小可怜。”
  哈利和赫敏上前搂住愤怒的罗恩。“如果你让你妹妹替你过来,我也是不介意的。”德拉科恶意地扬起笑容。“想都别想。”罗恩才不会让最小的金妮进入那么可怕的马尔福庄园。马尔福假装失望地撇撇嘴:“那你就糟了。”
  罗恩气的呼哧呼哧大喘气,说不出一句话。看来13果然不是什么好数字,罗恩有预感会有些不好的事情从现在开始。

  两年眨眼就过去了。罗恩也到不能再拖的地步,因为再过三个月他就要16岁了。
  赫敏担心地看着罗恩:“我听说马尔福庄园是巫师界最恐怖的庄园之一。”“如果你想跟马尔福打官司的话,我也可以帮你。”哈利对罗恩说道。“你们就放心吧。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就算没有魔杖我还有力量。”罗恩比了个健美姿势。赫敏捂着脸简直没眼看:“放下来,罗恩。”“噗”哈利努力地憋着笑,但是被罗恩捣了肋骨。
  “等一下就要跟我回庄园了。高兴吗?我的‘未婚妻’?”德拉科这两年长高了不少,稚嫩的五官变得英俊起来。罗恩瞬间塌下脸,对这个便宜未婚夫很不满意。知道这个可恶的斯莱特林在这两年内找了他多少麻烦吗?德拉科被罗恩的表情给愉悦到了,他伸出手扯扯罗恩的脸:“我怎么感觉你又胖了?”“给你三秒放开我的脸。马尔福。”罗恩瞪着德拉科。德拉科看罗恩炸毛了,也就见好就收。
  “祝你好运。”这是还在火车上的哈利和赫敏对他的祝福。罗恩总觉得他们有点幸灾乐祸。德拉科牵起罗恩的手,带他走出嘈杂的站台。“你为什么还牵着我。你的手都出汗了。”罗恩尝试甩开德拉科的手。德拉科更加紧握着罗恩的手,脸上带着一层薄红恶狠狠道:“闭嘴。我可不想把你弄丢。我爸会骂我的。”
  罗恩看着德拉科的侧脸,发现了新大陆:“你在害羞。”
  “我没有。”
  “明明就有。”
  “都说了我没有。”

  纳西莎指挥着家养小精灵收拾客厅,摆好茶几上的零食和水果。卢修斯穿着一件柔白的衬衫,衣角收进裤子里,整个人就像年轻了好几岁。“我看起来怎么样?”卢修斯整理袖口,随口问道。“非常好。”纳西莎努力堆砌出一个完美妻子的人设。
  “我们回来了。”德拉科脱下外套挂在架子上,然后把盯着门口看不停的罗恩给拽进来。罗恩忍不住抚摸了自己手臂上起来的鸡皮疙瘩,弱弱地打招呼:“伯父伯母好。”“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my dear?”卢修斯说个个无伤大雅的笑话,“你可以叫我卢修斯。这会让我暂时忘记我已经是个有了儿子的老人了。”罗恩捂住嘴,显然被卢修斯逗笑。“快进来喝点热的东西,今年的风雪太大了。”纳西莎接腔,推着罗恩走进客厅。
  德拉科若有所思地看了就像冰雪融化的卢修斯一眼,跟着进了客厅:“妈,我有点饿。有东西可以吃吗?”“当然。但是吃之前你要照顾好小罗恩。这是你的责任,儿子。”纳西莎塞给罗恩一杯热茶然后回答德拉科。德拉科抿抿嘴,回答:“fine,我肯定会把他喂的白白胖胖的就像一只小猪。”
  “小龙!(“注意语言!”)”卢修斯截住德拉科的话,皱着眉吩咐德拉科:“去我书房等我。现在马上。”德拉科气了一下,他不就是开个玩笑吗?至于反应这么大?德拉科捏着一块点心,走上楼梯:“都听你的。”
  罗恩看德拉科吃瘪还是很幸灾乐祸的。“你累了吧?想去看看你的房间吗?”卢修斯赶走儿子,然后温和地对罗恩说道。罗恩简直受宠若惊,听爸爸说过卢修斯马尔福从来都是自私自利并且冷血无情的,但是现在卢修斯的样子却很难让罗恩把传说中的卢修斯马尔福和眼前的这个对号入座。“好啊。”罗恩点点头,然后跟着卢修斯上了楼梯。
  “这是你的房间。”卢修斯打开一个房间的门。“哇哦!谢谢你,嗯,卢修斯。”罗恩想了想还是直接叫卢修斯的名字。这是一个揉杂罗恩韦斯莱和马尔福风格的一个房间,桌子上是精致的巫师棋,窗户挂着火红的捕梦网。“不用谢我。这也有你的功劳。”卢修斯想伸手摸摸罗恩的脸却硬生生转摸头发了。罗恩一脸茫然,这个卢修斯好奇怪怎么说听不懂的话啊。
  卢修斯留罗恩在房间里休息,转身去了书房。德拉科正通过巨大的落地窗看马尔福庄园内最大的那棵树。卢修斯走进来关紧门,解开领口的两个扣子,然后问德拉科:“这两年你在学校没有对罗恩做过分的事吧?”“我听不懂,父亲。”德拉科把手揣进裤兜,头也不回看着玻璃窗卢修斯的投影。“那让我讲的详细点。德拉科,你保证你这两年没有对罗恩任何想法。”卢修斯淡灰色的眸子变得幽深,“没有说爱他,没有亲他,没有占有他?”德拉科闭了闭眼睛,然后冷冷地回答:“从一年级你就要我监视罗恩,这也就算了。现在你说这些很难不让我觉得,你是想把我的未婚妻变成你的未婚妻?”
  卢修斯心上仿佛压上一块重石,他狠狠给了德拉科一个耳光:“想想你的妈妈。德拉科。”德拉科用手抹去嘴角的血,一声不吭摔门出去。罗恩在二楼走廊遇见从书房出来的德拉科。罗恩惊讶道:“你怎么了?你看起来像是被打了一拳。”德拉科正攒着怒气,听到这句话一把扯过罗恩把他困到自己和墙壁之间。罗恩眼睁睁得看着德拉科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他甚至觉得德拉科看起来想亲他。
  德拉科看着罗恩颤抖的睫毛和柔软的嘴唇,然后放开罗恩走了:“像你这样的人有什么好的?”罗恩感觉自己被耍了,他在德拉科身后大叫:“关你什么事啊!”德拉科一边下着楼梯一边捂住跳个欢快的心脏,眼睛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了?小龙是欺负你了吗?”卢修斯听见罗恩的叫声,从书房走出来。“没有。”罗恩被卢修斯抓包了还是很尴尬,毕竟他的举动不符合一个在马尔福庄园该有的样子。“不用怕,罗恩。小龙如果欺负你你尽管来找我。”卢修斯走近罗恩把他揽进怀里,不让罗恩看到他脸上一种叫做妒忌的表情。“当然。呃,卢修斯。”罗恩从卢修斯怀抱里钻出来,什么情况为什么要抱他。

  吃过晚饭后,罗恩很快就上床睡着了。这时有人走进了罗恩的房间。卢修斯坐到罗恩的床边然后吻了吻罗恩的眉眼:“你让我等了几十年。我的罗恩。”有人影从门口走过,卢修斯不用想就知道是他那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儿子。
  德拉科咬咬指节,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为什么父亲看起来像是早就认识罗恩一样?不,不仅仅是认识。他的父亲,卢修斯马尔福。可能早就爱上罗恩韦斯莱了。德拉科不安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直到听到一声:
  “宝贝儿子睡了吗?”



(中)

  “看来你是有烦恼了,儿子。”纳西莎坐在德拉科面前,然后拿出一支酒精棉球擦拭德拉科嘴角的伤口。“我不明白。”德拉科被伤口刺激地抖了一下。“别担心。现在只要你有优势的地方在手里,你总会赢的。”纳西莎把创可贴贴在德拉科嘴角,“所以魁地奇比赛就要好好打。”笑眯眯的样子让德拉科心里一颤,原来妈妈还不知道吗?“我会的。现在我累了。”德拉科垂下眼淡淡说道。纳西莎拍拍德拉科的肩膀,端着东西出去了。
  凌晨一点,德拉科依然没有睡着。他放下手中有助睡眠的魔药,然后走出房间来到罗恩的房间。细碎的莹光从窗台上的捕梦网上撒下来,笼罩着罗恩的脑袋。德拉科靠在门边静静地看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的关好门走了。
  罗恩梦见自己来到马尔福庄园的花园里,一切事物都那么可怕,带着灰暗的基调。但是只有一棵巨大的树下有着一个洞散发着温暖的光芒,吸引着罗恩上前。
   “喔啊啊啊!”罗恩一脚滑进去,掉到一个湖里。“罗恩!来这里,我有东西要给你。”一个少年的声音,很熟悉。罗恩努力想要看清少年的样子,但是身体十分沉重,他沉到湖底。
  “哈——!”罗恩猛地喘了一口气,他在梦里几乎被憋的快要死了。“我还以为你要睡到晚上。”德拉科枕着罗恩的肚子翻看着一本书。“……”怪不得罗恩觉得喘不过气,“从我肚子上滚下去。”“好吧。”德拉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真让人抓狂,他夹着一本占卜学大大方方地走出罗恩的房间。罗恩一拍脑袋懊恼着:“做的什么鬼梦。”
  洗漱完的罗恩下了楼就看见德拉科的妈妈在收拾行李。“哦,小罗恩起来了吗?”纳西莎挥舞着魔杖把自己的一些零碎东西塞进箱子里,“我要出去旅行一段时间,但是我会在你们订婚之前赶回来。”纳西莎吻了吻德拉科的脸颊,然后走到卢修斯面前抱了抱他。
  “祝旅行愉快。”罗恩对纳西莎说。纳西莎走到罗恩面前只是静静地看了罗恩一眼,然后又重新绽开笑容:“希望如此。”然后提着箱子消失在壁炉前。
  “你的早餐,但愿它还是热的。”卢修斯拍拍罗恩的肩膀,指着餐厅剩下的一份早餐说道。“谢谢。”罗恩一瞬间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梦中那个冰冷的湖里。德拉科走到罗恩面前并吻了吻罗恩的脸颊:“乖乖吃饭,等一下带你四处转转。”明明是对着罗恩说的,但是德拉科的视线一直盯着卢修斯看。罗恩顺着德拉科的视线看向罗恩,然后看见卢修斯得体地对他笑了笑。“好吧?”罗恩甚至没有计较德拉科的无礼,他只是奇怪马尔福父子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罗恩鼓鼓脸颊,管他的先吃饭再说,然后走向餐厅。奇怪的氛围在罗恩吃完早餐后并没有消失。德拉科带着罗恩来到马尔福庄园的花园里。“打扰一下,我怎么感觉你父亲有些不对劲?”罗恩坐在石凳上,小声地冲德拉科说道。德拉科望向二楼书房的地方,他的父亲端着一杯茶靠在落地窗前。“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罗恩伸出手在他眼前挥了挥。德拉科抓住那只不安分的手,把罗恩拉近自己。陌生的气息喷在罗恩脸上,罗恩听见德拉科带着危险的语气说:“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关于马尔福庄园的故事?”
  在卢修斯的角度来看,就是两个人在他的花园里接吻。卢修斯感觉胸腔隐隐作痛,他摔碎了茶杯,溅出来的液体渗进地毯里。
  “所以你真的和你爸爸在一起了??”罗恩吃惊地跳起来。德拉科忍不住扶额:“你是八卦的女生吗?怎么什么都相信?”罗恩一副被我猜到了吧的样子,他还冲德拉科滑稽地挑挑眉。德拉科感觉肺都快被这个糊涂蛋气疼了,他忍不住凑过去亲亲罗恩的嘴唇:“现在还相信吗?”罗恩整个人都炸了,尖叫着跑回来的路上,显然罗恩害羞了。德拉科摸着自己的唇,忍不住笑了出来。
  罗恩撞进一个人的怀里,他“嗷”的叫了一声差点朝后倒去。卢修斯及时拉住罗恩,温和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跑的这么快?”耳尖都红了的罗恩看起来让卢修斯不自觉喉头滚动了一下。罗恩实在说不出你儿子对我耍流氓的事,只好憋屈地撒谎:“一只大蜘蛛要咬我。”卢修斯沉下脸,罗恩这个骗子。“是吗?”卢修斯冷飕飕的话刮进罗恩的耳朵。罗恩抬头看了卢修斯一眼,他好像看见卢修斯眼睛里的那些失望。
  罗恩突然觉得自己心虚极了,不知道为什么。吃晚饭的时候没了纳西莎,气氛突然冷场。罗恩感觉自己像只锯嘴葫芦一样,被夹在两个冷空气释放器中。“我吃饱了。我先去睡觉了。”罗恩只吃了一小块派,他实在受不了这个诡异的气氛了。罗恩擦擦嘴,放下叉子噔噔噔跑上楼。德拉科也站了起来,但是被卢修斯叫住:“小龙,坐下。我们需要谈谈。”德拉科不情愿但还是坐下来,不耐烦地情绪从他身上一波波散发出来。
  “你还记得答应我的事吗?”卢修斯放下刀叉,交叠着双腿靠在椅子上。“那又怎么样?是你给我定的婚约。”德拉科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气势汹汹地嘲讽道。“呵。难道你真以为你能和罗恩走到结婚的那一步?”卢修斯笑出声,“你太年轻,儿子。”德拉科皱着眉,开口:“你要背叛妈妈。”“算不上背叛。”卢修斯喝了一口葡萄酒,“你什么都不知道。”他怜悯地看了德拉科一眼。“所以,你是要抢走我的婚约者?”德拉科揉捏着自己的小指。“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小龙。”卢修斯一口饮进杯中酒,“只要我还是马尔福家主的一天,你也别想翻出什么大浪。”德拉科眯了眯眼睛,突然笑了出来:“是吗?”
  罗恩回到房间,一沾床又立马睡了过去。又是那个梦。他不想再靠近那个古怪的兔子洞,但是手脚不听使唤,然后他站在兔子洞面前。有人推了他一把,他转过脸去看,是穿着订婚服冷淡的德拉科。
  失重感几乎快让罗恩吐出来了,他终于掉进那个该死的湖里。有人把他从湖里拉出来,然后给了他一个羽毛一样轻的吻。“这些鱼已经够吃的了。”脸部模糊的少年把一张毛茸茸的浴巾披到他身上。“你是谁?”罗恩觉得少年很熟悉,他努力睁开眼去看清少年的样貌。“不要睡,罗恩!”少年惊慌地抱住他,“我只有你了。”罗恩也不想闭上眼睛,但是他的眼皮上仿佛挂了秤砣。
  “罗恩!罗恩!醒醒。起来喝点药。”卢修斯轻轻摇醒罗恩,“你发烧了。”“卢、卢修斯。”罗恩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他突然觉得面前的卢修斯和梦中的少年重合在一起。卢修斯看着罗恩顺从的喝了他喂的药,便让罗恩继续睡了过去。卢修斯放下去杯子,看向散发着淡淡光芒的捕梦网。
  “这已经够多了。”卢修斯取走捕梦网,轻轻关上罗恩房间的门。



花园里

“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罗恩被德拉科看的浑身发毛不舒服。德拉科哼了一声移开视线,懒懒开口:“你跟他是什么时候认识的?”“谁?哈利?”罗恩灌下一杯红茶,“这难道你不知道吗?”“算了。”德拉科站起来走向大门迎面碰上卢修斯,给了一个不怎么样的微笑。卢修斯回头看看一声不吭走过去的德拉科,眉头皱紧。
“下午茶?”卢修斯脱下外套挂在手臂上,他随意地坐在罗恩身边的石凳上。“你想要来一杯吗?”罗恩说着就拿出新的杯子给卢修斯倒了一杯。卢修斯并没有碰那杯茶,只是抚摸着自己手上的戒指。“咳。那棵树是有一百多年了吗?”罗恩有些尴尬,开始找些话题。“没有人知道那棵树已经活了多久,包括我。”卢修斯不着痕迹地引出自己要说的话,“不过你要小心树下的那个兔子洞,它很深。要知道小龙小时候就差点掉进去。所以那是个危险的地方,最好不要去。”善意的提醒让罗恩心中一暖,但是卢修斯的眼神像一把小勾子一样,他突然觉得卢修斯是期待自己去靠近那个兔子洞。
“谢谢。”罗恩没有吝啬自己的笑容,他礼貌地向卢修斯道谢。之后罗恩整晚整晚都睡不着,心里一直挂念着那个兔子洞。为了不让马尔福家里的两个人发现,他不得不耗费魔法天天让自己变得光鲜亮丽一些。
今天纳西莎回来了,因为今天是罗恩的十六岁生日也是他的订婚日。罗恩穿上合身的订婚服,他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黑眼圈。“看来你需要一个魔咒,罗恩。”罗恩对自己说道,他抽出自己的魔杖。德拉科走进来一把按住罗恩的魔杖:“你不能再用魔法掩盖了。它会伤到你的。”“放松,我是为了我们两个好。”罗恩拍拍德拉科肩膀试图抽出自己的魔杖,魔杖纹丝不动。“告诉我你这段时间到底在困扰什么,我就放开。”德拉科像是跟自己赌气一样。“那个兔子洞。”罗恩叹了一口气,“因为它我这段时间才失眠的。”“那就去看看。”德拉科二话不说拉起罗恩走下楼梯。“你疯了!等一下宴会就要开始了,万一出事了怎么办?”罗恩的魔杖从手中脱落,他来不及去捡就被德拉科强硬地带向花园。
罗恩站在兔子洞前,心如擂鼓。“我有点慌。”罗恩转过头对德拉科说,面前这个黑漆漆深不见底的兔子洞仿佛要把罗恩吸进去。“不!”德拉科看着罗恩坠向兔子洞,想也没想就抓住罗恩的一只手。罗恩昏昏沉沉的,身上也一直出着汗。终究汗水润湿了两人交握的手,罗恩坠进兔子洞。德拉科没拉住罗恩,他的心里猛地一沉预感到有什么事情开始失去控制。“德拉科!”纳西莎在不远处喊道,她向呆滞住的德拉科招招手。德拉科听到妈妈的声音,回过神。“罗恩掉进去了!”德拉科感觉自己就像失去了空气,他开始大口大口喘气。“去找他!别让他阻碍你出生。”纳西莎大声喊道,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去她的儿子。德拉科看着就算担心的要死也给自己出主意的妈妈,鼓起勇气跳进兔子洞。

“哦梅林!我差点憋死。”罗恩游上湖面,头顶上有一棵大树遮住落下来的阳光。“你是谁!”一个穿着规整的小男孩站在湖边。“呃。嗯。不如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我就告诉你我叫什么。”罗恩费力地爬上岸,拧了拧一团糟的衣角。“我是卢修斯马尔福,马尔福家未来的家主!”小男孩下巴一扬高傲的不得了。“看出来了。”罗恩翻个白眼小声说道。“换你了。”卢修斯刻薄地扫了罗恩一眼。“罗恩韦斯莱。”罗恩看着带着婴儿肥的卢修斯回答,“等等?卢修斯马尔福!!”“韦斯莱家的。啧啧。”卢修斯打个一个响指,“多比,给这穷鬼一条毯子。”罗恩用毯子裹住自己,苦着一张脸:“难道我是回到了过去?”卢修斯从地上捡了根树枝然后用它戳戳罗恩。“嘿!你这样可不会受人欢迎的!”罗恩大叫着。“所以呢?”卢修斯歪歪头,“叔叔。”罗恩努力给自己下暗示,打小孩是不对的,嗯,不对的。
“嘿。卢修斯。你现在上你几年级了?”罗恩试图从卢修斯口中套取有用的话。“我可不是一年级的小鬼了。”卢修斯瞪了罗恩一眼然后优雅地擦擦嘴,放下餐刀。“这样啊。看来我还是不要去见爸爸了。”罗恩心不在焉地用餐叉搅动土豆泥。“你是离家出走的吗?”卢修斯问罗恩,“马尔福家可不养闲人。”“这可以商量嘛。”罗恩觉得在回去之前最好不要随意走动,万一改变了一点历史那可是牵一发而动全身。“那你说说你能做什么?”卢修斯重新扣上自己的袖口。“你的家庭教师。”罗恩胸有成竹,教个二年级还是有底气的。“韦斯莱。别逗我了。”卢修斯笑出声。
最终罗恩还是留在马尔福庄园给卢修斯当家庭教师。“你为什么不肯见其他人。”已经是俊秀的少年的卢修斯皱着眉毛问罗恩。“因为我得了一种诅咒,只能见你。”罗恩急中生智说出个烂到家的理由,卢修斯听了却没怎么反驳显然是接受了。罗恩松了一口气,开始往外走。“又要去湖边?”卢修斯在罗恩身后叫道。“是啊。”罗恩头都不回。“湖水整整干了一半。”罗恩摸了摸湖边的泥土,“难道真的要等那个兔子洞出现我才能回去?”罗恩泄气地低下头,转过身走了。等罗恩走远之后,湖水开始出现波动德拉科从湖水爬上岸,扶着大树努力咳出气管里的湖水。
德拉科抬起头,眯着眼打量一下周围:“看来这里是马尔福庄园。”他拿出口袋中的魔杖想要烘干自己,但是魔杖却一点用都没有像是被湖水泡失灵了。
卢修斯悄悄地来到二楼他的专属书房,然后拉开一个大画架上蒙着的布。“完美的作品。”卢修斯感叹一声,一个披着毯子的青年。“罗恩。你要骗我到什么时候?”卢修斯摸着画中罗恩的脸,若有所思。这几年罗恩完全都没有变老,就像年龄被凝固了一眼。他到底从哪来的?

“十六岁生日快乐!卢修斯!”罗恩端着一盆派举到卢修斯面前,“这可是我亲手做的。”“我要订婚了。罗恩。”卢修斯温柔地看着罗恩,他伸出手擦掉罗恩脸上的面粉。“嗯。恭喜?”罗恩把派放到一边,开始不自在地绞着手指。“可是我不想和那个女孩订婚。你知道理由的,罗恩。”卢修斯伸手拉住罗恩的手,“我以为我做的很明显,湖边烤鱼的那件事。”“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罗恩纠结的要死,他可是来自未来,就算他喜欢上卢修斯他们两个也是不可能的。他和德拉科有婚约,而且德拉科很义气也跳过来找他了。马上,马上湖水就干了。他们也可以回家了。“让我再想想。求你了。”罗恩挣开卢修斯跑出去。
湖边
“他可真是一个情种不是吗?”德拉科披着斗篷带着一个半面面具嘲讽道。“你别搞事我告诉你。你是不能让卢修斯看到你的。”罗恩严肃地警告德拉科。“他的长发居然能为你一句夸奖留到现在。”德拉科仿佛没听见罗恩说得话。“不要再说了。”罗恩头都疼了,德拉科自从跟过来之后没有一天是正常的。
“你动心了。”德拉科摘下面具,冷冷地看着纠结中的罗恩。“我没有!”罗恩转过头,不去看德拉科锐利的目光。“那为什么不敢看我?”德拉科的声音冷淡地飘进空气里。“别逼我了。”罗恩眼角发红,他烦躁极了。德拉科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朝这边走来,心神一动,他拉住罗恩吻住他的嘴唇。“唔…你干嘛……”罗恩一张嘴说话就被德拉科趁势而入,被逼的躲闪不及。“他就要看到我了。”马尔福轻声说道。罗恩紧张地连动都不敢动,被德拉科吃了许多豆腐。
德拉科见好就收,迅速使用幻影移形消失在原地。罗恩连忙深吸一口气,稳定住情绪。“罗恩。回去吧。天黑了。”卢修斯尽管看见那个神秘的身影,但是他还是聪明得没问,总有一天罗恩会完完全全告诉他的。罗恩点点头,和卢修斯一起回去。
书房
【你永远都不可能和罗恩韦斯莱在一起。——德拉科马尔福】一张简单的字条端端正正放在卢修斯的书桌上。卢修斯拿起字条撕个粉碎,他把碎片从窗户外丢掉,然后嗤笑一声:“不敢出来见面的人没资格指手画脚。”
“走着瞧。”德拉科看着从二楼书房洒下来的碎片,重新戴上面具。

(下)

  “湖水快干了。”罗恩托着下巴通过落地窗看向楼下的花园内。“唔。”卢修斯被罗恩时不时一句前不着后调的话给扰乱了,他烦躁地把笔丢进书桌上的小鱼缸里。羽毛笔渐渐吸水沉底,笔尖的墨水扰乱了清澈的水,一尾受惊的小红鱼惊慌地游来游去。
  “你想好了吗?”卢修斯解开袖口然后撸撸袖子把那尾鱼捞出来丢进大鱼缸里。“说实话对你没感觉那是不可能的。”罗恩站起来扶上卢修斯肩膀,“毕竟你可是鼎鼎大名的卢修斯马尔福。优雅的化身。”“在你嘴里听到这种话,我可能会不好意思。”卢修斯看起来不像是不好意思的样子,他拉过罗恩的领子想给他一个吻,被罗恩躲过去,羽毛一样的吻落在脸颊。罗恩一时兴起想要挤兑一下卢修斯,但是当事人仿佛没感觉一眼。他躲过那个吻,脸蛋红红。
  “我去看看厨房饭好了没。”说了一个拙劣的借口之后,罗恩几乎狼狈跑出书房。卢修斯也没有挽留,他能清晰感觉到罗恩感情上有了松动。“明天就是订婚日了。罗恩。”卢修斯看向花园里那颗大树,“别让我失望。”

  “所以你决定好了?”德拉科抱着手臂看罗恩在厨房里偷吃着一颗西红柿。“!”罗恩吓了一跳,他手里甚至抓着半个西红柿。“你要和我爸爸在一起。”德拉科加重爸爸这个词的读音,他甚至没有语气上扬。“我的梅林!你吓死我了。”罗恩啃了一口西红柿,“你为什么这么想。”“我可比你想象中还了解你。”德拉科嘴角勾起,他恶意地笑了。“你笑什么。”罗恩不悦地看着德拉科。“毕竟我受卢修斯的命令。从一年级就开始注意你了。”德拉科伸手替罗恩抹掉嘴角的残渣,“这也谢谢他把你推向我。”“你监视我!”罗恩气愤地说,他把剩下的西红柿丢到一边就想揍人。
  “是卢修斯马尔福!不是我!”德拉科很生气看着罗恩,显然卢修斯已经洗脑罗恩了。罗恩也知道自己刚才说的太过分了,他想道歉但是被德拉科现在的样子吓到了。
  德拉科眼球开始充血,他声音带上极致愤怒之后的冷静:“看看你。看来你已经选好了不是吗?你这个谋杀犯!”他甚至没看一眼罗恩就转身就走了,他不要在低调下去了,德拉科马尔福可不是低调的人。

  罗恩再次通过兔子洞回到庄园,内心几乎接近崩溃。他把自己关进房间里谁都不见,直到订婚日那天。

  纳西莎帮德拉科整理一下衣摆:“明天你将会是最耀眼的巫师。”德拉科在镜子前看着穿着订婚服的自己:“终于。我还是赢了。”他自信地冲镜子扯出一个笑容。在回来之前,他大大方方地走进卢修斯的书房,并且对和他一样大的卢修斯大肆嘲讽,几乎击碎了卢修斯。德拉科做完这些也不恋战,马上通过兔子洞回到自己住的那个马尔福庄园。

  “你骗我,罗恩。”卢修斯被真相伤透了心,他看着低着头的罗恩恨不得现在就把罗恩关起来。可是罗恩不属于自己处在的这个时代,卢修斯也不敢拿罗恩的性命开玩笑。“是。我是亚瑟韦斯莱的儿子,也是德拉科的婚约者。”罗恩面色苍白,心里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可你还有选择。你可以留下来陪我。”卢修斯尽管知道这是个不可能的事,但是他还想听听罗恩的答案。
  “不。”罗恩觉得自己不能抹杀德拉科的存在,他跑了出去,跑进干涸的湖里,跳进那个兔子洞。卢修斯眼睛里充斥着水汽,他掐了掐手心,没有去追罗恩。“你还能选择的。罗恩。”卢修斯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我保证。”

  德拉科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被摆了一道,和他订婚的人居然能被人神不知鬼不觉改成阿斯托利亚。“微笑,小龙。”卢修斯一身正装显得非常俊美,“这是你的订婚宴。”“是你做的。”德拉科压低声音,一边对宾客微笑一边对卢修斯说道。“你还年轻。”卢修斯拿过一杯香槟摇了摇,然后尝了一口。
  “罗恩呢?”
  “他房间里。是他不愿意和你订婚的。这你不能怪我。”
  “不可能。”

  罗恩听着外面的欢声笑语,整个人憔悴了一大把。“谢谢你。夫人。”罗恩拎着收拾好的小皮箱对纳西莎道谢。“可怜的小罗恩。我尊重你的选择。”纳西莎把飞路粉递给罗恩,并亲了亲罗恩的额头。

  罗恩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韦斯莱家曾经数次向马尔福家要人,但是依然没有什么效果。

  “看来你的抑郁症好多了。我还奇怪你怎么得了麻瓜的病。”赫敏把带来的礼物放到桌子上,“雨果上哪去了?”
  雨果韦斯莱,罗恩捡到的一个没人要的小麻瓜。
  “该死!我去对角巷买书好像把他忘在书店里了。”罗恩气色比几年前好了很多,他锤了一下桌子。
  赫敏翻一个白眼,感叹:“可怜的小雨果。”都不知道被爸爸丢多少次了。

  德拉科打算在书店买些NEWTs考试需要的一些书,然后感觉到有一坨物体糊到自己腿上。“带我找papa好不好?”雨果委委屈屈地看着德拉科,显然这招让他对那些好心人屡试不爽。德拉科把雨果从腿上撕下来然后放到一边:“一个麻瓜小孩居然敢在这里乱晃。”他召唤出一个鬼火试图惩罚(恐吓)这个没眼色的小孩。
  “注意你的礼仪,小龙。”卢修斯从远处走来,“恐吓一个小麻瓜可不是一个马尔福该做的事。”
  “你爸爸叫什么?”德拉科撇撇嘴,他蹲下来将视线与雨果持平。
  “罗纳德……”雨果想了想,“韦斯莱。”

fin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