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217回复:0

[连载][连载转载]战争之外(HP/RW,by夏雨雪宜)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8-19 10:32
转自lofter 已授权

时间轴在《死亡圣器》期间,哈利看到斯内普的记忆之后开始的
01
哈利从冥想盆里升了出来,躺在校长室里地毯上,心脏在胸腔里剧烈的跳动着。直到现在,他才清楚的知道了这件事情全部的真相。急促的呼吸使得他有些缺氧,他的脸还贴在脏兮兮的地毯上,想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却因为眩晕感而多次失败。他能清楚的感知到大脑里的恐惧感,对于死亡的恐惧。
他只得暂时放弃把自己支撑起来的念头,仰面躺在地毯上,恐惧如同巨浪一般袭上心头。他曾有过多次直面死亡威胁的经历,却总能侥幸逃脱,从来没有考虑过死亡本身。而现在,他却得知自己必须要走向死亡,只有自己的死亡才可以结束这一切。这件事情本身,带给哈利难以言说的绝望感。他安静的听着自己的心跳声,呼吸声,感受着自己的生命。这是多么动听的声音,可不久之后就会再也听不到了。
恐惧渐渐变得平静,哈利缓慢而沉重的深呼吸着,觉得此刻自己比任何时候都更加的清醒,思绪更加的明晰。他还活着,至少此刻依旧如此。眼睛有些干涩,喉咙有些紧绷,他用双手支撑着自己缓缓坐了起来。
校长室的门从外面别人打开,借着微弱的光,哈利看清了进来的人。想如同往常一样和他打个招呼,却因喉咙的紧绷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向哈利走来,越走越近,直到站在他的面前,关切的说道:“哈利,你的脸色很不好,你看到了什么?”
哈利摇了摇头,对方轻轻哀叹了一口气,在哈利身边坐下,与哈利肩并肩靠在一起,揽住哈利的肩膀。他们像是两个像是在寒冬中只能依靠对方的体温相互取暖的人,只有汲取着对方的温度,才能存活下去。
哈利此刻毫无顾忌的将脸埋在对方的颈间,感受着生命最后的片刻宁静。时间——或许过去了良久,或许只过去了一瞬。他轻声的开口,不忍打破这最后的宁静。他问道:“罗恩,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总是能找到你的。在礼堂里始终没有看到你,我就猜测你可能会来这里。”罗恩听到哈利轻声的问话,也将自己的头靠上哈利的头顶,安静地回答道。过了片刻,继而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你在斯内普的记忆里都看到了什么?”
“先别问这个问题了。”
“好吧。”
罗恩成长了很多,也变得越来越可靠。虽然有些时候他还会冲动行事,但在面临重要的问题时,又能做出正确的判断,不会被迷惑心智。他没有追问哈利,只是在一旁安静的陪着哈利。他的心里渐渐浮现出一个恐怖的念头,揽住哈利肩膀的隔壁不受控制的微微发抖,慢慢蔓延至全身,握着魔杖的手指关节泛白凸起。
哈利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罗恩的手,示意让他放松,却收效甚微。罗恩又表现出了他惊人敏锐,尤其是在事关哈利波特的时候。哈利曾为此在心里有些得意。
时间依旧在不急不缓不停的流逝中,不会因为怜悯而短暂的停下来一秒,让他能有更多一些的时间和罗恩相处。此刻,哈利有些惋惜过去和罗恩吵架而浪费的时间,现在看来,那是多么的宝贵。属于他的时间已经没有剩下多少了,他决定要把一些事情告诉罗恩。
“你猜到了?”哈利开口问道。
“想到一些……”罗恩的声音像是从嗓子里硬挤出来的,“你会死的,哈利。”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哈利点了点头,他凌乱的发梢随着动作摩擦着罗恩脖颈裸露的皮肤,“我会把伏地魔解决掉的。”
“可是你将会死的。”罗恩喘着粗气,激动的说着。
“是的,我会。”哈利坦白的说着,“我是有些害怕死亡,但我不会逃,也不想逃。这一点,我想的很清楚。你们会因为我的离开而感到难过,可随之而来的是——未来不必再次活在伏地魔的恐惧下。”
“我陪你一起去密林。”罗恩坚定的说着,“我们在一起总能想到解决问题的好办法,死的只会是伏地魔。”
“罗恩,你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哈利拉起罗恩的手,拒绝了他的提议,“那条蛇还活着,你们要把那条蛇杀死,这样伏地魔才算是彻底的死去。”哈利继续说道,“况且弗雷德才刚刚在我们眼前死去,我们都因为弗雷德的死而感觉十分的痛苦,尤其是韦斯莱夫人和乔治。为了韦斯莱夫人,你也不能再陪着我去送死。”
“……”罗恩知道哈利说的是事实。可即便知道这是个十分令人难以接受的事实,也不得不坦然接受。——他去密林的确和直接送死没有任何区别,完全帮不上哈利的忙,还极有可能使哈利在面临战斗的时候分心。
“荧光闪烁。”哈利手中的魔杖发出耀眼的荧光,低下头,看着自己十七岁生日时得到的怀表,它现在已经变形,指针却还能不停的走动,准确指出时间。“伏地魔留给我们的时间所剩不多,我也该出发了。”
哈利站起身向前走了两步,又转过头将手伸向罗恩。他的脸已经擦干净了,耀眼的红发已经被火烤焦,看起来乱糟糟的,却还是哈利心里最喜欢的颜色。他已经知道罗恩不会和他一起去密林战斗,这点让他稍稍的安下心来。
“我会回礼堂和赫敏集合,想办法把蛇杀死。”罗恩用力握住哈利的手,也站了起来,郑重的说道,“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借着荧光,他们用尽全身的力气看着对方坚定的表情,把对方看在眼睛里,看进心里去。哈利先移开了目光,说道:“我们走吧。”
他们的手依旧紧紧的握在一起,走出校长室。就像之前数次在宵禁之后溜出格兰芬多休息室一样,肩并肩的走在空荡的走廊里。他们一路上没有碰到任何人,整个学校沉浸在一片诡异的死寂中。如果不是因为走廊里满是碎石提醒着他们,在这里发生了什么。
“好了,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哈利在一处楼梯前停住了脚步,“现在我们得分开冒险。”
“哈利……”罗恩最后看着哈利,想说的话有很多,却没有一句能说出口。
“罗恩,这一段路程能有你陪着我走过,这就已经足够了。”哈利最后有些贪婪的看着罗恩,面前的人是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他心里爱着的人。不知什么时候,他对罗恩的感情发生了变化,在这一年的逃亡间更是疯狂的质变。
“我们会成功的。”哈利用尽最后的毅力收回目光,他怕自己再多看罗恩一眼,会忍不住把所有的爱意倾出,会让自己的决心动摇。松开握紧罗恩的手,哈利转过身披上隐形衣,瞬间消失在罗恩的面前,走下台阶。
“哈利……”他听见罗恩在身后叫他,却没有回头。然后听见罗恩走下楼梯的脚步声,在空荡的走廊里异常清晰。
罗恩看不到哈利,也不知道哈利现在具体在哪个方位,伸出手臂,仅凭自己的直觉向前探着。没下几个台阶,手指就传回哈利身披隐形衣的触觉。他坚定的将披在哈利身上的隐身衣掀开,让自己的目光能触碰到哈利的眼睛。
“哈利,听我说,你肯定会回来的。”罗恩将手搭在哈利的双肩上,“你曾经几次都能从伏地魔的手中逃脱,这次也一定可以。我是这么确信的,你一定不能让我的确定落空。爱你的人不止有你的父母,还有我……”罗恩突然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已经变了味,眼神不自觉的飘忽到了一边,改口道,“我是说我和赫敏还有金妮。我们也一直都爱着你。”
哈利看着眼神开始飘忽不定的罗恩,忍不住的伸出手将他搂在自己的怀里,不是友情向的拥抱,罗恩的身上一直都这么温暖。他们分开了些许距离,哈利吻上了罗恩的唇,他早就想这么做了。没有时间加深这个吻,不能陷进去,他最后的理智让他又匆匆离开罗恩的唇,放开罗恩。韦斯莱家最小的儿子,现在眼神更加的飘忽不定,脸上满是红晕,像是最鲜艳的玫瑰。
“你说的对罗恩。我肯定会回来的。”哈利拍了拍罗恩的手背。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他还是对着罗恩将满腔的爱意直接表达了出来。在这个关头,在他明知道自己会死的情况下。
他想转身离开,又被罗恩拉住了手腕。“对不起哈利,我做不到。”罗恩的脸上终于隐藏不住,露出了痛苦神色,他摇摇头,“我控制不住自己的理智。”
哈利希望自己可以被人阻拦,回到家中。他现在的确被罗恩拉住了手腕,这是他心爱的人。此时,他身在霍格沃茨,这是他自己找到的家。可是这一切又都处于极度的危险状况下,他不希望爱人会死,家被破坏。可如果没有杀死伏地魔,他还是会失去他们的。他们必须振作起来。
罗恩看透了哈利的想法,艰难的对着哈利笑了笑,松开了握住哈利手腕的手,率先转过身。
“你会没事的。”罗恩说给哈利听,也说给自己听。然后坚定的离开,去和赫敏集合。
哈利看着罗恩的红发渐渐隐没在灰暗的走廊里,重新披上了隐身衣。他们会吵架,曾经也吵过很多次架。可即便是吵得再凶狠,等到两个人都冷静了下来后,依旧会和好如初,甚至彼此间的关系更加紧密。
有几次吵得狠了,当时哈利即便觉得自己快被罗恩气疯了,也总是没有办法和对方彻底断交。怎么能断交呢?罗恩身上有太多美好的品质都那么的耀眼,这些品质不断的吸引着哈利,让他深陷其中。

02
哈利深吸了一口气,夜晚的寒气充满了他的肺部,这让他更加冷静了些。他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亲人们,郑重的说道:“最后,我觉得自己一定要再向你们坦白一件事情。”
“是关于你最好的朋友吗?”小天狼星将‘最好的’一词加重了语气,像是已经知道哈利指的谁。他将插在口袋中的手拿出抱在胸前,微笑着探究的看着哈利。
“是的。”哈利的小心思被小天狼星点破,脸上不自觉开始微微有些发烫,他已经下定决心去坦白,“我爱上他了。”
“他?”莉莉听到哈利坦诚说出的话,诧异的看着哈利,这让哈利有些紧张。
“是罗恩?”一旁的卢平依旧有些许的疑惑,向着哈利问道。当他得到哈利郑重的点头回应后,忍不住继续说道:“我以为你会和赫敏或者金妮在一起。”
这句话让哈利有些不知所措。他或许是应该爱上赫敏或者金妮,这更加的符合大人们的看法。可是感情上的事情,又怎么可能轻易的受思想所控制。如果对罗恩的感情是可控,他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陷进去。
“对不起妈妈。”哈利并不觉得自己爱上了罗恩是一件错误的事情,可当他看到母亲复杂的目光时,依旧忍不住说了抱歉的话。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这样更能让他说出自己心里真正想说的话,“我可能很快也会去那个世界找你们,但是我仍然希望你们可以认同我在现世的感情。”
对面的亲人们沉默的看着哈利了良久,随后詹姆斯的视线移向了小天狼星,出声问道:“这件事情你怎么看?你是哈利的教父,也比我和莉莉更了解那个孩子。”
“别那么紧张,詹姆斯。”小天狼星知道詹姆斯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镇定,“罗恩的确是个挺不错的人。”小天狼星忍不住笑出了声,“他很有趣。接触一段时间就可以看见这孩子身上表现出来的,格兰芬多的优秀品质。况且他对哈利也是足够的……嗯……友好?用‘友好’这个词也有些不准确,要更进一步。”小天狼星的目光重新落在哈利的身上,打趣道,“第一次与你们面对面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奇怪,没想到你们最近发展的这么迅速。”
“小天狼星,你那么早的时候就看出来吗?”哈利受到小天狼星的语言影响到,显得有些尴尬,“我表现得有那么明显吗?”
“是的,很明显。”小天狼星点了点头,继而话题一转,“他很勇敢不是吗?我没记错的话,那时你们才十三岁吧?他就说出了要和你同生共死的豪言壮语。”
“罗恩的确很勇敢。”在这一点上,卢平赞同小天狼星的说法,他接着说道,“这一年里你们总在一起冒险,所以是这段时间让你察觉到自己的心情,对吗?”
“不,莱姆斯,事实并不是你猜的这样。”哈利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想更准确的应该是在十四岁那年,那次火焰杯比赛。当我看到罗恩在湖底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我的心情。我想过要做出改变,可是没能做到。甚至早在十一岁与罗恩在列车上初次相遇的时候,就已经注定如此,我一年比一年更喜欢他。”
“好吧,哈利。我大概明白了。”詹姆斯将手搭在了哈利的头上,“如果你是真的爱他,我会尊重你的选择。我想你的眼光应该不会错的,我相信你。况且大脚板和月亮脸也认为他是个不错的孩子。”
哈利听到的父亲的话,感激的看着他。然后将视线移到了母亲的身上,他们对视了良久。“我也相信你的眼光,哈利。”莉莉最后开口说道,她用那双和哈利一样颜色的双绿眼睛轻易的看破哈利的心事,“如果你想要我们的认可,我会承认你的这份感情,也会祝福你的。”
“谢谢你,妈妈。”哈利感激的看着他们,“接下来,我要做我应该做的事情,我知道这件事情很危险,也知道你们会一直陪着我。所以我不会再胆怯。”然后他披上隐身衣,与他们一起坚定的穿过摄魂怪制造出的寒意,一步一步走向禁林的深处。
之后,所有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想,像是一场不可控的梦。在他的大脑里,他见到了邓布利多。那是个洁白的地方,他们交谈了很久,都是些他们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事情。邓布利多微笑的送回哈利,这是哈利自己的选择。
当清晨的太阳升起,在霍格沃茨发生的所有的一切都尘埃落定。伏地魔死了。正如预言所说,他们当中只能活下来一个人。
这注定是难忘的一夜,为了捍卫自己,他们不断的在战斗,不断的有人为了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而死去。当太阳升起,大礼堂里洒满了阳光的温暖和光明。人们沉浸在悲伤、或者喜悦、或者激动的感情交织中,迎接新的一天,未来充满生命力的每一天。
当人们在狂欢的时候,哈利带着罗恩还有赫敏悄悄的离开了礼堂。同往常一样,哈利把所有事情的经过都讲述给了他的朋友们听。哦,这次他对赫敏有所隐瞒。他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向赫敏坦白,但是他现在完全不想放弃自己珍贵的,已经得到家人认可的爱情;更不想错过那个在他看来是最好的人。
“哈利,有件事情我觉得应该告诉你了。”当他们三个相结伴一起离开校长办公室,走向格兰芬多塔楼的路上,赫敏开口说道。
哈利听到赫敏的话,也非常认真的回应道:“我也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告诉你。”
“哦,好吧。你先说。”赫敏开口说道,“但如果是关于罗纳德·韦斯莱的事情,就不必告诉我了。”
“……”
赫敏歪过头,看到哈利脸上惊讶的表情,毫不客气的说道:“瞧你现在脸上的这个傻样,已经被他传染了吗?”她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一同呆在了原地的两个人,“昨天夜里,伏地魔暂时后退的一个小时期间里,罗恩从礼堂消失不见了一段时间,是去找你了吧?哈利。”
赫敏看着罗恩的脸瞬间涨红,就知道自己猜的没错。
“哈利,你的眼光的确一向都很不错,这点我不得不承认。”赫敏忍不住皱起了眉,大方的承认了自己在恋爱上的失败,“我喜欢过罗恩,他是个很棒的男孩子。但是在感情方面又实在傻的可以。”赫敏叹了口气,“我们早就分手了,在邓布利多离世的那段时间。”
“我不知道……”
“你的确不知道。”赫敏耸了耸肩,“那段时间内你的情绪一直都处于比较低落的状态,所以我和罗恩都没有告诉你,再后来就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机会说出来。”赫敏的眼神有些忧伤,“罗恩为了朋友做了不少傻事——的确是很傻的事情。”然后赫敏迅速转回身,不让他们两个看见自己现在的表情,“这两天真让我觉得自己快被累死了,想赶快回到床上好好睡上一觉。我们快点走吧,已经很长时刻没有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里分别了。”
“对不起,赫敏。”罗恩跟在赫敏的身后,脸上也带着些许难过的模样。哈利把自己的手伸了过去,拉起罗恩的手,无声的安抚着他。
赫敏在听到罗恩说出抱歉的话,沉默了片刻,重新整理了自己的情绪,才开口:“我是有些生你的气。”语气一转,有些抓狂的继续说道,“也不知道哈利是怎么忍受得了你的各种坏毛病,冲动且莽撞,自以为是,做事不经大脑,傻的一塌糊涂,感情又特别迟钝。”
听到赫敏对自己的这些评价,让罗恩有些怀疑自己,向赫敏确认道:“我真的有这么多坏毛病吗?”
“是的没错。可你不仅有这些坏毛病,还有各种坏习惯。别人送给哈利的礼品你会未经同意就拆包装,如果是食物就直接吃掉。我可还记得你曾经直接吃了罗米达送给哈利混有迷情剂的巧克力坩埚的事情,真是太‘可笑’了。你还爱睡懒觉,只要有时间就和哈利腻在一起,吵架期间还要我当传话筒等等,真是够了。”
“我真的有这么糟糕吗?”罗恩在哈利耳边低声问道。
“当然没有,你很好。”哈利拉住罗恩的手稍稍用力,“是我认识的最好的人之一。”
“罗恩就是这么被你宠出的这么多坏习惯。”赫敏回过头,就看到他们在自己背后手牵着手的样子,有些恼怒盯着哈利,接着翻了个白眼,“别在我面前牵手,我看着有些碍眼。”
“赫敏,别这样。”罗恩真诚的对着赫敏说道,“你是我……”
“别给我乱发什么好人卡。”
“嗯?”哈利愣了片刻,顺着罗恩的话继续真诚的说道,“你是我认识的同龄人当中,最聪明的女巫。”
“哦,那可真要谢谢你的夸奖。”赫敏冷冷的笑了笑,“能得到杀死伏地魔的大英雄的夸奖,还有什么是能比这个更值得骄傲的事情吗?”
“赫敏,拜托你可以不要这么说话吗?听着有些不舒服,就像……”
“让你听着不舒服可真是对不起了。”赫敏突然停了下来,用力跺了跺脚,“我越想越觉得生气,真的。”
“她怎么了?”罗恩有些看不懂赫敏现在的情况,“她抓狂的样子有些像哭泣的桃金娘。”
哈利没有说什么话,握着罗恩的手加重了些许力道。他懂得赫敏此时的感受——在罗恩和她交往的期间,他只能作为旁观者,也会出现这样抓狂的情绪。他拉着罗恩一路沉默的跟着赫敏走向塔楼,胖夫人的画像居然还在。走进画像的时候,罗恩松开了握着哈利的手。
胖妇人正在练习唱着什么歌曲,瞥见有人走来,暂时中断了自己的歌声,说道:“口令。”
“呃,我们好像不知道今年的口令。”罗恩尴尬看着画像中的胖妇人说道,“我之前忘记问金妮了。”
“哦~是你们三个,让我仔细瞧瞧,哈利波特、罗纳德韦斯莱和赫敏格兰杰。真是好久不见。”胖夫人认出了他们,“我知道你杀死了那个人,这真是一次伟大的胜利。我和我的朋友们都很兴奋,为此我正准备为此再多练一首歌,来庆祝这次胜利。你真是了不起,哈利。”
“谢谢。呃……夫人,请问我们可以进去吗?”哈利开口问道,“我们战斗了一整晚,现在都很疲惫,想回寝室睡一觉。”
“请便。当然了,只有这一次机会。下次可就需要口令了。”
胖夫人的画像放过他们通行。
“再回到这里真是有些不可思议。”罗恩的步伐有些凌乱,“这里还是这样,你看。”
“的确有些不可思议。”赫敏用手抹了抹眼泪,“好像昨天我们还聚在这里学习、聊天。”
“赫敏,你还好吗?”哈利问道。
“对不起,我有些太激动了,之前说的一些话希望你们别放在心上。你们能在一起,也真是不容易。”赫敏擦干自己的眼泪,“真希望我们能有机会把最后一年的课程补完。”
“我想学校应该先需要一段时间进行一次修缮。你知道的,学校很多地方被毁坏得太严重了。”
罗恩看着哈利,笑着开口说道:“如果由哈利去求麦格教授,或许她能同意我们在修缮完成之后重新入学。”有些打趣哈利的意味。
“嗯,我会去试试的。”
赫敏看着自己眼前的好友,向前走了几步,将哈利和罗恩一起揽住。他们三个亲密的抱成一团,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在他们的心底油然而生。
“能遇到你们,真好。”
“赫敏,你不介意的话,可以住到我家里来的。”罗恩真诚的说道,“金妮和妈妈一定会很欢迎你。”
“我会考虑的。”赫敏并没有立即给出自己的答复,“谢谢你,罗恩。”


03
哈利和罗恩回到原本的寝室,自己的四柱床安静的摆放在原处,上面纤尘不染。可以看出即便这一学年他们在外冒险,也有人在专门为他们收拾床铺。

他们脱去布满灰尘的外袍,一同挤在哈利的床上,已经很久没有同床而眠了。哈利在被褥下抱住罗恩,罗恩没有拒绝,他也在哈利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用胳膊揽住哈利。他们紧密的挨在一起。罗恩一头红发的脑袋与他靠的极近,即便是没有眼镜也能看清楚的距离。他终于可以毫无顾忌的亲吻罗恩的唇,但是他没有这么做,他更想先告诉罗恩一些隐瞒了赫敏的事情。
“在禁林里我用复活石看到了我的父母,还有小天狼星和莱姆斯。”
“这些你之前告诉了我和赫敏。”
“我对赫敏隐藏了一些事情。”哈利用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拂过罗恩的红发,“面对他们四人,我坦白的告诉了他们我爱你。”他感觉到罗恩听到这句话后瑟缩了一下,“别紧张,我告诉他们这些,只是希望能得到他们的肯定。”
“你居然告诉了他们。”罗恩有些不安的扭动着身体。
“别乱动,别在挑战我的忍耐力了。”哈利按住了罗恩。罗恩听出来了哈利话里的意思,身体僵硬是躺着不在做多余的动作。哈利觉得有些好笑,重新将罗恩抱住,“也没必要这么僵,我现在很累了。”
“他们怎么说?”
“我的父母已经认可了这份感情,这真是太好了。”哈利轻轻的拍了拍罗恩的背,语气十分的轻快,“你不知道,小天狼星居然早在几年前就看出来了。”
“嗯?哈利,你那么早就喜欢上我了吗?”
“闭嘴。”
“好吧,我真是没想到。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
“你呢?”哈利不想回答罗恩的问题,“你又是什么时候对我的感情起了变化?”
“我也不知道。”罗恩努力回想着,“大概和金妮一样。我真是有些对不起金妮,可是我也没有大方到能把你让给金妮的程度。”
“我应该感到庆幸。”哈利将下颌抵在罗恩的头顶,他喜欢这个姿势,“我们先好好睡一觉,可以放下心来睡到自然醒。”
“哈利,我也喜欢你。”
“昨天晚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的是你爱我。”
“这是一个意思。”
“好吧。”哈利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以后有的是时间。”
当他从沉睡中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哈利看着怀里的罗恩,回想起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一切。这都不是梦,他还活着,心脏依旧在他的胸腔里有力的跳动着。
“哈利,你终于睡醒了吗?”纳威合上书,走到了他的床边,“你们已经在一起了?”
哈利轻轻的从罗恩的脑袋下抽出手臂,因长时间被罗恩压在头下有些发麻。支撑着自己坐起身,看着纳威说道:“是的,我想应该是昨天晚上开始的吧。”
“昨天晚上?”纳威有些诧异,“我还以为你们两个早就坦白了。”
“什么?”哈利惊讶的问道,“你怎么会这么想?”
“很明显的。我和西莫讨论过你们之间的关系,就算是朋友,你们两个也太依赖对方了。昨天晚上罗恩和赫敏的确是够忙的,他们一边要安慰韦斯莱夫人,一边还要包扎伤员。”纳威笑了出来,有些骄傲的对哈利说道,“我杀死了那条蛇。”
“你很勇敢,纳威。”
“谢谢。”纳威听到哈利直白的赞扬,有些害羞的握起双手,“麦格教授说,如果你们愿意,等学校修缮完毕之后随时欢迎你们从新入学。韦斯莱夫人在礼堂里没有找到你和罗恩,也让我带话给你们,她先带着金妮先回到了陋居,也希望你们能赶回去。”
“韦斯莱夫人还好吗?”
“有些糟糕,但总体看上去还好。”纳威回答道,“失去了弗雷德令她伤心不已。可是,乔治看起来更加的糟糕,你知道,他总是和弗雷德形影不离。”
哈利不再说话,胜利的喜悦感已经从心底里逐渐消散,随之而来的是朋友离去的悲伤。
“麦格教授临时准许大家使用壁炉直接离开学校。如果你想洗澡的话,级长浴室还是可以正常使用的。小精灵们也已经回到了厨房,把那里收拾整洁。韦斯莱夫人离开前让我给你们带话,她很希望你们能回到家中一起吃饭的。”
“纳威,那你怎么还没有回家?”
“我希望可以在学校里帮助草药课的教授重新培养新的草药,顺便多学一些知识。已经获得了奶奶和麦格教授的同意,这真是太棒了,不是吗?”
“恭喜。”
“之前我在礼堂吃饭的时候也碰到了赫敏,她和我一样,选择留校。”
“哦。那她说些什么了吗?”
“她让你不必在意,她说她祝福你们。”接着,纳威问道,“你们打算先吃些东西再走吗?”
“我想先回到家里。”罗恩已经醒了过来,不知道他听到了哈利和纳威之间说的多少对话。
“那好,我们先回去你家。”哈利下了床,捡起地上的外袍穿好,“现在就走。”
“哈利,我有些难过。”跟在哈利身后的罗恩,面对着壁炉不安的扯着自己的外袍。
哈利转过身,抱住了罗恩,吻了吻罗恩的唇,他觉得自己有些上瘾。“以前都是你一直陪着我。现在应该换成我了,我也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以后或许还会吵架,或许你会生气到‘离家出走’,我一定会等你回来,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如果你迷路了,邓布利多的熄灯器也会指引着你找到我。”哈利在罗恩耳边低声的说道,“弗雷德死在了我们面前,我也很难过。但我们还是应该振作起来,那些食死徒们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罗恩现在心里很复杂,和哈利心意相通的愉悦,失去弗雷德的痛苦,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金妮的迷惘,对未来不确定的恐惧。
“我不知道改如何面对金妮。她那么喜欢你。”罗恩用力的回抱住哈利,“我能看出来,你也曾那么喜欢她。”
“罗恩,你不要想那么多事情,回到家以后先吃饱肚子。”哈利安慰的拍了拍罗恩的背,“我会像金妮解释清楚,最重要的是你要做到自己说过的话。”
“什么话?”
哈利无奈的说道:“千万不要因为觉得对不起金妮而放弃。”


-tbc-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