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52回复:1

[汤鲁][授权转载]Weasley is our King(汤鲁,BY并不机智的少年)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2-02 00:15
转自lofter 已授权

Weasley is our King


 


 


那团火是生命之光。


 


 


《哈利·波特与火焰杯》拍摄


1.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刚蒙蒙亮。


这不意味着他起得早而是今天刚好又是一个阴天。伦敦的天总是灰蒙蒙的,时刻准备着从飘着的雾气中撒下零星的雨滴。


费尔顿窝在沙发上听着走廊逐渐热闹起来的声音,保持着这个姿势并没有动。


“老天,谁看到Tom了?”他听到化妆师在叫着他的名字,但他不打算回应。


“可能在休息室,我去看看。”


这正好。费尔顿无声的露出一个微笑。


“托马斯?等下就是你的戏份了,你要和丹要提前再对一遍动作。托马斯?你睡着了?”


“eh……Rups……我很困……”冰蓝色的眼睛半眯着,他假装有气无力的样子仰起头看着眼前晃动的红发,像团小小的火苗照的他整颗心暖洋洋的。


“等你能控制脸上的笑容的时候再来偷懒吧。”鲁伯特笑着调侃道,“不然我就说出去,然后你就必须单独承受化妆师小姐的怒气了。”


“好吧。”妥协的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着那团火焰向门外晃去,“记得给我留点早餐,鲁伯特。”


“OK。”


今天似乎也不错。


费尔顿慢吞吞的穿着长袍走向等待多时的化妆师。


-------------


托马斯:费尔顿教名


 


2.


“老天,你真的只给我留“点”早餐啊!”费尔顿对着手里小小的三明治有些夸张的对鲁伯特说着,语气中半真半假的掺着些不满,“要知道我才刚刚和丹打了一架啊!”


“你只是挥挥魔杖,而我却要做一些更高难度的。”丹尼尔抱着自己的餐盘坐在他对面吃着,他的早餐很明显比费尔顿的多。


“但这一点也不公平。”费尔顿郁闷地吃着三明治。


“得了吧,你再赖床导演连一个面包都不会给你。”鲁伯特耸耸肩,从旁边的座位上拿来另一份早餐——因为被他挡住所以费尔顿并没看到,“所幸我说服了他,这才是你的早餐。”


“哦,Rups,你真是一个可爱的家伙!”


“……”端着盘子刚走过来准备坐下的艾玛现在端着盘子又走了。


 


3.


“说实话,如果不是和你认识那么久,我很怀疑你是为了让鲁伯特叫你起床。”等待拍摄的间歇,丹尼尔抱着肩膀对站在他对面玩着魔杖的费尔顿慢慢说着,一天的拍摄多少让他有些累。


“我还以为你早知道了。”费尔顿耸耸肩,对这位友人的反射弧报以同情的一笑,“事实上当我第二次这么做的时候艾玛就猜到了,而在第五次的时候几乎所有认识的人都知道了。”


“……告诉我,还有谁不知道。”丹尼尔顿时感到一阵无力。


“别担心,丹,你的反射弧还不是最长的。”费尔顿的目光盯着不远处和马修谈论着什么的鲁伯特,“总有人反应比你慢得多。”


 


4.


“我现在真的要被你迷住了,Rups。”费尔顿站在鲁伯特身后,伸手拍了拍他有些长的头发,“要不是演戏我也想染这个颜色试试看。”


“真的?要知道天然的姜红色的头发才是最漂亮的,这你羡慕不来。”鲁伯特冲镜子里的费尔顿挤了挤眼睛,咧开嘴冲他笑了笑,然后低头重新整理着他的衣服。


“我承认,哈哈哈,这个颜色太适合你了。”费尔顿跟着笑了几声,接着把手从鲁伯特头上拿开,掌心还残留着发丝的触感,就像被火轻微的灼烧。“我现在要去大厅了,待会见。”


“待会见。”


费尔顿迈着轻快的步子从离开休息室向大厅走去,这场舞会他的戏份并不是不多,这就意味着在拍摄期间他有更多时间去看着鲁伯特。


长头发打着卷还穿着复古袍子的韦斯莱不会被马尔福喜欢,但是费尔顿却喜欢这么穿着的格林特。


 


5.


鲁伯特在片场人缘真的特别好,以至于费尔顿稍微没注意鲁伯特身边就会围着各种各样的人,认识的不认识的。他拿着台词本和对面的人对着很少的台词,排练着等下的镜头,虽然戏份很少但也要特别认真才行。


他看到在大厅的那侧有不少人在和鲁伯特开着关于复古长袍的笑话,包括同样很复古的丹尼尔。费尔顿也想加入他们,但是鲁伯特下场戏不是和他,这就意味着他要和丹尼尔对词而自己插不进去话。


“万人迷韦斯莱。”费尔顿有些自嘲的笑笑,转头对舞伴说,“他可真迷人不是吗?”


“如果你是说鲁伯特的话,我想是的。”舞伴挑了挑眉发出赞同的语句,“不过你似乎不太开心。”


“不,我很开心。”费尔顿收回看向那边的视线,重新拉起舞伴的手,“Rups就是那种认识的越久越会喜欢的类型。我们认识的太久,我早就认识到了他的魅力,显然别人没有。现在这让我很开心。”


“我敢打赌有一半的人想法和你一样。”舞伴默默的翻了个白眼,“现在让我们暂时放开这个话题好好排练吧。”


“好的,女士。”


 


 


《猩球崛起》首映会第二天


6.


费尔顿从梦中醒来的时候鲁伯特正在他旁边睡的特别香。


别误会,他们什么都没发生,只是在外面出席活动被安排住在一起。


不过这其中有没有费尔顿努力的成分就不知道了。


他从地上捡起鲁伯特昨天穿的衣服,拿在手里慢慢展开,眼睛盯着上面“I ? Tom Felton ”,有一种诡异的满足感从心底升起。


也许自己应该弄一件差不多的穿着……袖长的手指从上面挑起一根红色的头发,攥在手心,费尔顿想着那件衣服应该是什么颜色写着什么字。


 


7.


就像费尔顿说的那样,他迷恋鲁伯特很多年了。


不是爱情,也并非友情,两者兼备但却更深,那种状态就像中了一个强大的魔咒,看着那双眼睛整个世界都仿佛不存在了一般,心里想的念的都是他。


他经常开一些玩笑,甚至打出tupert的tag。他和鲁伯特打趣,和丹尼尔打趣,和其他人任何人打趣。那只是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而他们都清楚,所以没有人会在意,私下里笑笑就过去了。


但偏偏费尔顿在面对格林特时却带着那么几分认真。


他是认真的在假装自己说的不过是个玩笑。


而对方也的确相信了。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下)》拍摄中


8.


“你看上去似乎心情不太好。”艾玛坐在他旁边对他说着。“我猜应该不是为了最后一场戏而伤感。”


“的确。”费尔顿摸着自己手里的魔杖,并没有很坚决的回避艾玛接下来的问题。


“发生了什么?和女朋友吵架了?”


“没有,只是……”费尔顿停了一下,慢慢组织着语言,“艾玛,你认为……你会同时爱上两个人吗?”


“事实上,我不认为你对鲁伯特的感觉是爱。只是喜欢,单纯的喜欢。”艾玛一点也不惊讶的冲他耸了耸肩膀,“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如果我的反射弧像丹那么长连一点端倪都没看出来,这你才会吃惊吧?”


“呃……的确。”费尔顿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有那么明显?”


“不明显,尽管很有迷惑效果,但我可以说是和你们一起长大的,别低估一个‘麻瓜巫师’的观察力。”艾玛冲他笑笑,“除非是丹那种反射弧。”


“黑太多次了吧。”


“嗯?”


“没什么……”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拍摄中


9.


他要扮演的是德拉科·马尔福。


为此他将头发染成了铂金色,还上了不少的发蜡。造型师对他很满意,他自己也很满意,除了发蜡的味道。


他拿着台词本和那个扮演哈利的人对着戏,还有那个红头发。他们还不怎么熟悉彼此,所以稍微有些放不开,但是这种有些疏远的感觉却刚刚好。


费尔顿很努力的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台词本和动作上,而不是那个红头发夸张又特别到位的表情上。但是,说真的,还是颜艺比较好看。


红头发的扮演韦斯莱的鲁伯特发出特别到位的一声嗤笑,德拉科扭头去看他,再次被颜艺折服。


 


“抱歉,但是你的发蜡味道太重了,实在没忍住。”拍戏结束后那个红头发走过来这么和他解释道。


“没办法,头发总是固定不住,而且这个味道我自己也受不了。”费尔顿装作无奈的样子去摸自己的头发,然后又像是没有落手的地方只能收回去,表情特别遗憾。


“哈哈哈哈哈,那可真够呛。”他发出一连串富有感染力的笑声,“嘿,我开始有点喜欢你了,我还以为扮演德拉科的人会是个很刻薄的小少爷。”


“那还真叫你失望了,事实上我也是。”费尔顿挤了挤眼睛,和他一起笑出了声。


“罗恩来这边,等下你要和我还有艾玛……马尔福也在啊,高尔他们在找你。”丹尼尔后面的话略有些生硬,不过多半是因为害羞和怕生。刚刚开始拍摄还不算太久他记不住每个演员的名字只能用角色来代指。


“看来我要去‘敌对’的阵营了,罗恩。”


“拜托,在拍摄的时候可别那么叫我。”鲁伯特笑着拍了拍他,拉着有些晃神的丹尼尔走向等着他们的艾玛。


“罗恩!我想我也有点喜欢你了。”他冲着已经走出去一段距离的男孩喊道。


“知道啦。”


红头发的男孩回头向他摆摆手,然后没有再看向他。


 


10.


身为一个马尔福他应该讨厌红头发的韦斯莱,费尔顿反复告诉着自己。但就自身而言,他喜欢那个红色。


像一团安静燃烧的火焰,暖暖的讨人喜欢。


 


说不定德拉科也喜欢着罗恩,只不过碍于自尊和骄傲不敢开口。


费尔顿按照导演要求转头去看在课堂上迟到的两个人,这个想法突然就冒了出来。


所以德拉科才总盯着那三个人啊……有喜欢的也有讨厌的。


 


后来证明费尔顿其实猜对了,不过对象上出现了一点点的偏差。


 


《哈利·波特与火焰杯》拍摄中


11.


“鲁伯特,可以借用浴室吗?”费尔顿有些尴尬的站在鲁伯特面前,“我那个房间的浴室的抽水系统似乎是坏了,这么晚了不想再去打扰他们来修了。”


“可以,进来吧。”鲁伯特把他让进来,又补充了一句,“不方便的话就过来一起睡。”


“你真好啊Rups,那就这样吧。”费尔顿的耳尖有些发红,他瞄了他一眼发现对方已经窝回床上玩手机,失望的同时稍稍松了口气。


不错的夜袭理由。


 


但是这次夜袭他也没打算干什么。


洗完澡装作很累的样子背对着鲁伯特躺下,鲁伯特和他说了一会话便把灯关了准备睡觉。他能听到他的呼吸转向平缓,沉入梦想的标志。他小心翼翼的翻了个身,然后调整呼吸,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抱住了他。


“晚安。”


这是费尔顿对格林特所达到的最大的程度,而剩下的事情他勇气不足。


 


12.


这个早晨费尔顿醒的比较早。


他睁着眼睛看着旁边近在咫尺的脸,小心的让彼此的呼吸交缠。他的目光扫过单色的眉毛和稍长的睫毛,诡异的喜欢的感觉再次涌了上来。


他凑近了些,飞快的在那张淡红色的嘴唇上掠过,柔软的触感让人有些头晕。


然后他看到那长长的睫毛在轻微抖动,深藏在下面的绿宝石露了出来。


他听到鲁伯特在对他说话。


“嗨,早上好,托马斯。”


“早上好。”


“今天还是你赖床,这样睡过头的罪名就不会落到我头上了。”鲁伯特冲他笑笑,接着跳下床去浴室洗漱。


他在回避。费尔顿有些失落的想着,然后从床上爬起,胃里和心里都有些酸酸的。


 


现在


13.


费尔顿时不时的还会在开玩笑,说他至今仍旧迷恋着鲁伯特。


大家笑笑也依旧把这当成某种朋友间无伤大雅的玩笑。


费尔顿也努力说服自己这只不过是众多玩笑中的一个。


这样他就不会在笑的时候感到些许难过。


 


14.


那团火是生命之光。


费尔顿直到现在依旧这么认为着。


就像德拉科说的,“ Weasley is our King.”


Our, Tom Felton and Draco Malfoy.


 END

最新喜欢:

是米瓜瓜鸭是米瓜瓜鸭
qiandi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1#
发布于:2019-02-02 02:00
这篇文真棒~文笔好又贴近现实……
太喜欢啦~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