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色素顏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阅读:9660回复:62

[DM/RW][完结,转载譯文] 深潭(DM/RW, BY:another rowan, viu譯)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07-04-17 23:17
深潭

title: Deep Water
Author: another rowan
譯者:viu

我想我己經掉進深潭。
(魔戒)

我記起第一次,我真正看見你。

秋天漸逝,正當我步出校園,枯葉飄掠石礫小徑,碎裂在我的腳底。 越過枯黃的草地,步至森林的邊緣,到達平靜如鏡、蕩漾銀光的湖泊,然後,我聽見你哭泣。

你蹲在湖畔,衣領高至包裹你的頸,而眼眶泛紅含淚。你手執石塊,一片一片,將它們削漂水面──至少,你試圖這樣做,因為我記得,它們沉下,僅濺起一抹水花,被吞沒。

看見你在這裏,使我驚訝,我不習慣看見你。你是一道影子,一種虛無,一如無物。從你出生開始,就是次等貨。

但那天,我第一次看見你,而且發現你很美麗。

當你發現我接近,你實際上呸聲,表情帶有厭惡,然後爬起身,連忙抹乾臉孔。「誰給你權利來監視我,馬份?」

我對你溫柔地笑,深埋真正的感情,希望刺激你發怒。「世界並非圍繞你轉,衛斯理。」我的笑容更燦爛。「啊,但我相信你已經知道…」你瞇眼,我若無其事地聳肩。「我散步,然後發現你在這裏,可憐地哭──嗯,這是意外驚喜。」

你怒視,唇在抖,而眼看將快落淚。但你不會真的這樣做,不會在我面前,崩潰。我永遠不可能讓你哭。

你交疊雙手,我也一樣。你緊握拳頭踏前,我亦踏前。

正面相對,氣息相交。

我想,我打算吻你,我猜你都希望,但你卻推開我,下一秒鐘,我只知道我攤在地上,聽著你的跑步聲逐漸消失在秋天的黃昏。

* * * *

下一次他弄哭你,是你來找我。那時是冬天,我再一次身處黑湖旁,抽一根又一根香煙(從母親手袋偷來,但我懷疑她已知道),去嘗試暖和身體。

我想,我聽見你前來,腳步踏碎脆雪的聲音。或者,是我在回憶上來回踱步,直至它被我擦的平滑光亮,自己不自覺加上你的靴子聲。我不能真切地憶起,這數天,我只記得一些重要的事…

就像你找我的事實,你出現,拍我的肩膊。

我提醒自己不要失去平衡,當我轉身時,「又哭。」我不經意地注意到,我的唇懸著香煙,手插口袋。「是他,是不是?」

你點頭,認同我的說話,你苦澀地說:「他甚至不知道我存在。」

「不,他知道。」我平靜地回應。「只不過不是你想要的方式,好友,就這么多。」

憤恨地搖頭。「天啊,我討厭你。」你說,「你知道該死的多。」你取走我口中的香煙,就像哀悼者採摘送葬的玫瑰。「所以我猜,你一定知道我來的原因。」

「我知道。」

我貼上你的唇。我記得我嘗到純真。

之後,你告訴我你嘗到煙灰。

* * * * *

就這樣開始,一口氣,一個吻。

剩下來的漫長冬天,我卻不能碰你。你忽視我,在走廊上遇見我時,你越過我,然後轉入大廳。一個怨恨的眼神,一句挖苦的評語也沒有──但這些,卻全是我希望從你身上得到的。

不,你太忙於他,你最珍貴的男孩。愛了他七年,你仍然在愛。你假裝我不存在,因為,你太忙於凝視某人雙眼,而那人甚至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太忙於試著忘記,你找我時,眼睫披上薄霜,嘴唇含有慾望。

但我沒有忘記。

冬天過去,雪塊融化,河流潺潺不息,既響又光又充滿力量。

而你再次找我,我知道你會。

* * * *

我清楚記得那春天,嫩草很容易被壓爛,留下汁液在光祼的雙腿和手臂,沾上剛剝去冬天大衣的雪白銅體。我愛只看著你,修長的四肢,和與我等同的身高,皮膚白晢,沒有曬黑,和頭髮紅如朝霞。愛看著你,又看著你,直至你臉紅,急躁地罵我,而有時你也會笑…這些回憶很好。

我們尋找隱密地方,而在活米村上的山,我們發現了一條小溪。漫長的下午會在那裏游泳度過。衣物堆散落在河畔,而藍天蓋頂。水花四濺,你的手環抱我的腰,你的唇貼在我的頸,我閉上眼,然後抱著你。

我想我們可能快樂過。是的,我肯定我們曾經快樂過。

但不長,不會長。因為對於你,快樂意味內疚,而內疚代表等待──數日或數星期,直至你答應再見我。

但我一直等,你一直是操控的人。完全不怕我會喪失興趣,說不定我會永遠地等待,就為了再碰你一次。我想你也知道了。

* * * *

我是深邃的黑潭,你用來淹沒你的悲傷;你是明亮的清池,我藉以洗淨我的罪孽。

但你只會來找我,出於你愛他,卻得不到他。你找我,因為我和他完全相反。

我多恨他。因為他可以輕易讓你哭,而我永遠沒有這個能力。因為你太想要他,所以這傷害你。因為就算我是唯一一個人,看見真正的你,你仍然想要他多過我。

每一次我們在一起,他都會在我們之間。有時你甚至喊錯名字,而我會順服你額前的頭髮,伏耳傾聽你的心跳,然後假裝沒有發現,儘管如此,我們都知道事實。

就算不是他的名字,也會是「馬份」。馬份,永遠不會是跩哥。我喚你的名字,為何你不也一樣做?

我恨你,我愛你。

* * * * *

要完結了,每一件我觸碰過的事物,總有一天,都會化為灰煙。

但要這樣完結嗎?

一切沒有答案。現在是秋天的黃昏,我正站在黑湖畔,衣領翻起,貝帽低垂。淡色的香菸懸垂於唇間,語問蒼風。

你走了,被湖水帶走,活下來的男孩繼續活著,要感謝你,就算如此,我也再不能恨他。我所能想到的就是你,冰冷蒼白地躺臥在湖底的石牀,蒼涼,寂寥,完完全全死亡。

你不會為我而做…

但你知道我會為你而做嗎?

噢,是的,我會。我正在做。

就這最後一根香煙,榮恩,然後我會在那方見你。

──end──

最新喜欢:

likeRonnylikeRo... kl2323kl2323 蔚蓝碧空蔚蓝碧空
mr.huo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 社区居民
1#
发布于:2007-04-17 23:26
居然是悲文........我不要啊~(好任性的人)

谢谢水大拿来的译文~虽然是悲文,但很喜欢跩哥对荣恩的死心塌地~
sirupy
六年级学生
六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2#
发布于:2007-04-17 23:32
水大!!! 抱住!!!~~

我一直很喜欢这篇的~~  真高兴可以搬来~~~  

“就這最後一根香煙,榮恩,然後我會在那方見你。” 最喜欢这最后一句
喵喵怪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3#
发布于:2007-04-18 21:18
情深深水深深,在下忍不住想打人.....怎么又是悲文??
眼泪汪汪...抓狂ING ....
水大,看见你实在是太太太........好了......
phpwind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4#
发布于:2007-07-18 00:24
喔...好癡情的DRACO.....
最後一句真是太感傷了
jack01452
一年级学生
一年级学生
5#
发布于:2007-07-22 22:13
DRACO的冷酷,让人更加觉得他内心这种无法言语的悲伤
无论RON的回答如何,我还是真诚的希望D和R能在一起
场场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6#
发布于:2007-07-22 22:19
我果然不适合看悲文.......
leopardo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7#
发布于:2007-07-23 00:23
Re:[完结] 深潭(DR, 译文)
痴情的Draco  
悲伤的故事啊
喜欢最后一句
lidifish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8#
发布于:2007-07-23 01:35
像诗一样的悲文,
RON都是最后承担者,突然有点恨哈利
loveinsky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9#
发布于:2007-07-24 18:19
很有意思的一篇文!
讓人看完後會再想想內容!
不到倒是沒想到跩哥的內心這麼柔!
恩~就是柔!!還蠻喜歡的!!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