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色素顏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阅读:2778回复:23

[汤鲁][完结,转载译文] One to One(真人同人/湯魯, BY:Jax Acayde, viu譯)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07-04-18 00:09
One to One
by Jax Acayde
譯者:viu


每個人都笑魯柏,笑魯柏如何沉醉在自己的世界,他為別人不認為好笑的事而笑,他留意到別人不察覺的事,當人們打算弄透他在看什麼時,他就會咧嘴笑,或眼帶笑意地看著。他很引人注目──在一次酒會,他提起吉他,坐下,然後嘗試彈出和音,期間沒有任何人指導,最後,咚出類似的曲調的音階。

湯坐在座位觀察,他的WKD BLUE啤酒擱在唇前,看見魯柏皺眉專注,不察覺周遭的人。每一個人都坐下聆聽,聽見音調逐漸成形,但,他們大部份都在盯著魯柏的手指,望著手指隨意地在指板上舞動,湯則望他的臉,這並不是第一次。

每次他陪魯柏,他都會同時陪丹和艾瑪,他們就像包裹一樣分不開。這並不是問題,但這表示,湯永遠沒有機會了解他們,如他想要的,單對單的方式。雖然他陪伴丹的時間比較多,但仍然不足夠。

魯柏現在很高,雖然湯仍然比較高,但看上去,他們兩人沒有差別。經過一年時間,湯感到內裏在移動、轉變,就像有東西控制不了。他知道這是什麼,但不想承認,懼怕接受它。它煩擾著他,在他內裏,在他的下體,只要當某人接近。他思忖,一次又一次,但他的想法總會歸到原點,而且,似乎,沒有任何辦法去停止他的感覺。

魯柏很有吸引力,基於他自己不知道。他似乎認為,那些女孩子的注目眼光,由於那些電影。只要湯踏上紅地毯,聽到叫喊,聽到他的名字從十二個不同方向同時響起,湯感覺到醉人的衝擊。只要有人笑他的網站點擊率,或留言板上的留言,如何地多,他就會感到全身興奮。

魯柏沒有自己的網站,而當他到達首映會,腳踏運動鞋,雙手從容地插在褲袋,在紅地毯上慢步,他就像在逛街,而不是出現在無數鎂光燈之下。

湯明白,他看魯柏的次數超乎異常。他的潛意識違背他的意志,他的視線常定在某個男孩身上,有時,湯擔心其他人會發現──天啊,例如魯柏發現,然後問他。但他就是忍不住。

然後,有一日,他看上去,發現魯柏回望。

他們很快轉移視線,數分鐘後,視線又再交疊,儘管魯柏笑的有點不穩,湯也不能回笑,羞窘僵住了他──他有不應有的想法,而且想再望真那個表情。

* * * * * * * * * *

「停!」

湯抓起替換的衣服,只想趕快換掉那沉重又悶熱的霍格華茲長袍。

他經過攝影棚,步向更衣室。他沒有想過敲5號更衣室的門,前三天他都用這格更衣室。他沒有預料到會發現魯柏在裏面,正脫下襯衣。湯愣住,他的腦飛快地記錄了魯柏露出的胸膛,手臂,和那平坦白晢的腹部。魯柏將襯衫掉在地上,然後發出驚訝的「噢」,當他留意到湯在看。

「不好意思,朋友,不知道有人在裏面。」湯快速地回答,希望地板會張開,將他整個吞下。

魯柏聳肩。「沒所謂。只是剛換。」

湯想轉身,但魯柏的聲音停止他。

「沒問題,你也可以一起用。」

湯轉回,嘗試保持平靜。他聳肩「好啊。」,然後踏進,考慮讓房門打開,但發現不可以,因為會有人經過。關上房門,房門戌上的聲音,對湯來說就像惡魔的魔音,他將袋放到附近的椅上,然後開始鬆開袍上的鈕扣。

「穿這些很熱,是不是?」魯柏問。

「對,我討厭它們,但至少,阿方索在夏天,肯讓我們穿襯衣。」

「對。」

湯脫下長袍,保持背對魯柏。他輕易地解開領帶,但當解開白色襯衣的鈕時,他發現,他的手指不正常地抖顫。他努力想解開頭兩顆鈕扣,但只能沮喪地吐口氣,突然,一隻手搭上他的膊頭,將他轉身。

魯柏咧嘴笑,「讓我來。」

說的這麼輕易,湯點頭,讓兩手垂下。魯柏靈巧地解開一顆一顆的鈕扣,手指輕柔地撫過湯的胸膛,向下,移至腹部。他凝望著魯柏的臉,留意任何一絲──跡象,卻發現不到任何不正常的的地方。實際上,魯柏仍然冷靜自若,就像平時那樣。令人不解,但湯感覺到,他的身體回應每一下如意外般的觸碰,天啊,既輕又癢,魯柏的手指冰涼地貼在他灼熱的皮膚。

「這裏。」魯柏說,放開湯的襯衣。

「謝謝。」湯低聲說,立刻後悔──他聽起來這麼饑渴,這太荒謬了。

令他驚訝,魯柏不但沒有退開,反而在他面前,開始鬆解自己的牛仔褲。湯困難地吞了口唾液,選擇究竟要轉身更衣,還是做其他事。嗯,魯柏像一點都不擔心,湯決定後,將襯衣褪過肩膀,落至手臂,最後,讓它滑落至地上,圍繞在他的腳邊。

湯舔潤唇瓣,凝視魯柏的身軀,在白晢的肌膚上,肋骨輕微突起,當手摸索牛仔褲拉鏈,前臂的肌肉收緊張開。湯開始拉開自己的褲鏈,而魯柏望著他。

「你知不知道,火炎盃會在我生日時上映?」

湯停下,「咦?」

「對。」魯柏搖頭,朗笑,將牛仔褲褪至大腿。「很奇怪,是不是?」

湯亦褪下他的,脫掉後,嘗試不看──嗯,任何地方。當他站直,魯柏眼神平靜地看他。然後魯柏踏前,他們的距離瞬間縮短,湯差點不自覺地後退。他控制自己的身體去合作,但感到興奮在每一分鐘漫延,到底他媽的什麼回事?

時間不斷流逝,湯想,究竟他們可以維持不動多久。魯柏似乎更加貼緊,他淺藍色的眼瞳,眉間的皺折,紅髮慵懶地垂在額前,像發出怪異的訊息。

湯察覺到,他正在一寸一寸地向前,驅策他挑戰這個新處境。根本了解,魯柏會隨便說些藉口,然後離開,但他沒有。他伸出手,輕柔地將手滑向湯的臀部。

「可以嗎?」魯柏小聲地問,氣息拂過湯的嘴唇。

湯慢慢點頭,直至他們兩唇相觸。

在這個緊張時刻,他們沒有移動。湯閉上眼,沉默地咒罵自己的魯莽,但魯柏卻輕歎,然後他的舌頭滑向湯的下唇。之後,吻更加深入──如果這可以稱得上是吻的話,但湯仍希望他沒有判斷錯誤。

當魯柏張開嘴,就像山洪暴發,湯摟抱他的肩膊,將他拉近,他們舌尖雙遇的一刻,湯品嘗到他。吻,持續,短時間過後,湯感覺到魯柏身軀的貼近,擴張收縮的胸部,和堅硬的下體。他抱得更緊,輕輕地磨蹭魯柏的舌頭,直至他知道,他要分開呼吸。

太快了。

但他們沒有停止,只有變得更加迫切,因為──無論它是什麼──最後都發生了。感覺很好,湯聽到一聲呻吟,亦感受到──震盪轉至他的胸口,然後魯柏後退。湯想問他有沒有事,但魯柏的頭沉下,吻他的下顎,然後漫漫向下移。當魯柏的唇濕潤地貼上他的頸項,然後大力吸吮,湯扭動,側首,更坦露自己。他收緊環抱魯柏腰間的手,嘗試催促他向前,但魯柏緊繃,退後。

「等。」他輕聲道,一手向下,推開湯的手臂,另一手撥開額前的紅髮。「讓我試一些其他的。」停頓一下。「可以嗎?」

你說笑嗎,湯差不多要這樣說了,你看不見我想要你?但他不能,他不敢,所以他點頭。

魯柏的眼閃過一絲興奮,他再次傾向湯的頸,這時,他的手覆上湯的胸膛,他修長白晢的手指,掃過湯的乳頭,再向下,落到肋骨的處。戰栗,如浪般,一次又一次衝突湯全身,但這仍不及另一種感覺,當魯柏的手突然落下,手指伸到他的底褲內。他弓身,不確定有沒有呻吟出來,或只是想而已。

魯柏輕咬湯的鎖骨──感覺很奇怪,但很不錯,然後他的舌滑過湯的胸膛,留下一段冰涼的濕意在他的皮膚。只是這樣想,已經令湯為之屏息。他伸手向後,手指緊抓化妝桌邊緣,保持平衡。他唯一可以想到的,就是求你,求你啊,求你碰我,不要再用嘴這樣做,幹,碰我那裏…

魯柏的手指在湯的腹部上蠕動,拉扯底褲的褲頭,就像在玩。湯沮喪地呻吟,臀微微向上擺動。

魯柏的唇何時遊到這麼下的?湯張開眼睛,向下望,看見一頭柔軟的紅髮,和魯柏的唇一樣,同樣帶癢,雙唇下移,在他的肚臍留下濕吻。很接近,但未到。媽的!魯柏跪下,同時拉下湯的底褲,他的下顎碰上湯的陰莖。

「哎呀,對不起。」

湯喘息──魯柏的嘴!就在那裏!他冒險地向上擺動了一下臀部,他很需要那遍肌膚,很想感受到那遍皮膚磨蹭他的下體。但魯柏退開,開始脫掉自己的底褲,他的陰莖硬而泛紅。天啊,湯緊咬唇等待,等待被觸摸,快,快啊。

「啊…你可不可以…只要…」

魯柏傾身向前,吐出一口氣,灼熱的氣息拂掃湯的陰莖,溶掉他接下來想說的話。

「幹…」湯弓身,當他感覺到自己進入魯柏的嘴裏,滑過唇舌,進入更熱,更濕的熱源,他的腦一片暈眩。「嗯嗯…」

他想,魯柏可能明白他在說什麼,因為他沉下,更加包裹湯的下體,嘴唇收緊,然後抽回,吸吮,將湯的高潮危險地拉近。湯聽到身下的桌腳發出嗄吱聲,他正在抽動,盡量溫柔地幹魯柏的嘴──這樣行嗎?他咒罵,然後魯柏的手放在他身上,固定他的臀部,喉嚨轉出低吟,震至湯的陰莖,令他完全鬆懈。湯用力地向前擠,魯柏固定他的手,完全阻止不了他更想深入的渴求,伴隨一聲嘶啞的叫喊,他在忘我中射出,仍然繼續向前衝刺,直至魯柏退後,留下既冷又暈眩的他。

試徒調整呼吸卻失敗,湯模糊地憶起,剛才一定糟透了,媽的,他沒有想過在魯柏的口中這樣高潮。但天啊,他的舌頭做那件事…

「很對不起。」湯低聲道,感到冷汗流過他的頸和背脊。

魯柏看著地板,手背抹擦嘴唇。湯感到房間像剎那間縮小,他就快神經衰弱──他是不是搞糟了所有事?

慢慢地,魯柏站直。湯發現他仍然堅硬,很想伸出手,渴望補償他,但魯柏讓嘴上的手垂下,抬首看著湯,然後微笑。

「沒想過會變成這樣。」他說,令湯驚喜,他倚向他,雙手環抱湯的腰。「有點奇怪…但不壞,只是怪怪的。」他在湯的唇上印上一吻,然後拉後,他的臀部向前推。湯鬆一口氣,他完全沒有發現,他一直屏息以待,他也認同,舔潤一下唇瓣,這確實有點奇怪。

他伸出手,撫摸魯柏的陰莖,讓它困在他們身體之間,魯柏不由自主地向他擠去。

「啊,你想不想我──?」雖然他以前沒有想過,但他願意回報剛才的事──只要令魯柏感受到剛才他一半的感覺。

魯柏垂下眼簾。「如果你想。」他再一次向前擠去,他的陰莖灼熱地在湯臀上遊移。

不用花太多時間,湯決定了,至少試一下。他環視四周,終於找到落腳點。「或者,你可以躺在地毯上,或其他地方。」

魯柏點頭,向後退開,坐到地上。他取了他們散落的長袍,將它們卷成枕頭,魯柏躺在上面,發出一聲緊張的歎息。湯跟隨,感到一股期待,一點擔憂,和重新燃起的慾望,看到魯柏為他張開,皮膚閃著汗水,沒有任何衣物,只有無瑕白晢的肌膚,和那窄臀中,令人印象深刻的陰莖。

「你在看什麼?」魯柏問。

「噢。」湯快速地迎上魯柏的視線。「對不起,沒什麼。」他爬向前,突然間,他不知道應如何開始,他試驗性地舔魯柏的胸膛,然後側首,品嘗魯柏頸上帶有咸味的肌膚。魯柏抽一口氣,將湯拉上,覆蓋他的身體,他的臀部向上擺動。

「快點。」他在湯的耳畔呻吟。

「要嗎?」

「嗯,要,我不認為我還可以等,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

「噢。」湯的手滑落魯柏的身軀,手指環住他的陰莖。

「啊…幹…」魯柏蠕動。「噢,幹…做點事。」他的頭後仰在長袍堆成的枕頭,;劇烈地抽了口氣,湯向下移,他的手仍然環住魯柏陰莖的底部,沒有多想,他就含下莖頭,一寸寸沉下。他沒有想過這感覺有多怪異,只專心不讓牙齒阻擾。魯柏喉嚨發出如鼓勵的聲音,他伸向下,手指卷弄湯那汗濕的頭髮。

「噢,天啊…」

有點荒謬,湯很想說,這感覺太對了,但不應該這樣。他閉上眼,固定魯柏的腎部,然後開始移動,用力舔,嘗試製造數分鐘前,他經歷過的奇妙感覺。很快的,魯柏在咒罵,推入湯的嘴裏,儘管湯不知道自己做對了沒有,但好像成功了。

魯柏的手指突然拉扯他的頭髮,他全身緊繃,然後,湯感到他在他的舌上和喉頭高潮,他忍住,試著不要嗆咳,但天啊,這簡直一團糟,但亦他媽的令人抗奮。那抽動,舌上的硬熱,流落他下顎的熱源,醉人的氣息。他抽回,用手抹乾口和臉,然後仰望。

魯柏沒有動,他的胸膛急劇地起伏,雙目緊閉。湯爬上前,躺到他的身邊,他們的肩膀輕貼。這味道很奇怪,不是太好,但沒有壞到他不想再去嘗試。他聽著魯柏的呼吸,讓自己的呼吸跟上相同的節奏。

「那麼──」一段時間後,他說,「你喜歡男人。」

「不,不完全是。」魯柏回答,然後大笑。

湯側身,差不多同一時間,魯柏亦側身,然後他慵懶地在湯的唇上一吻。

「有沒有鎖門?」魯柏問,向後拉開。

「沒有。」

「或者,我們應該去鎖門。」

「好啊,你去。」

「你是最後一個進來的。」

「事實上,我們應該穿衣服。」湯坐起,他發現,他們在這裏已經很久。肯定會有人找他們,他不想被人看到他們這個樣子。

魯柏抱怨,但還是起身,在一堆霍格華茲戲服裏,開始搜尋自己的衣服,

當他們穿戴好,臉上還帶點汙濕和紅潮,湯走到魯柏面前,用力地吻他,想到如果有一段時間,他們不能再做,他至少也有點補償。

「好啦。」他說,然後分開。「走吧。」

之後他們離開了。

最新喜欢:

tobeytobey whtiewhwhtiew...
mr.huo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 社区居民
1#
发布于:2007-04-18 13:14
就这样的程度。。。。。。还以为会。。。。。。

不过仍让人脸红心加速啊啊~

 
逍遥百朝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2#
发布于:2007-04-18 17:24
哈哈,这篇以前有看过.
厉害..RON好冷静地说...
TOM倒有些紧张
hanasaki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3#
发布于:2007-06-24 18:38
嗷嗷~鲁就是这个样子啊~性格方面~~~~~
8过鲁还是有自己的网站地~

汤鲁……俺是第一次见~但darco/ron不是~~
魔月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 社区居民
4#
发布于:2007-06-24 21:30
禁区的新成员?呵呵
hanasaki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5#
发布于:2007-06-25 13:44
嗷~俺原来一直以为这里是放一些不要的文的,原来是高H区阿~怎么没发现呢~~
场场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6#
发布于:2007-07-24 01:14
而终于来了禁区~~~~~
TOM怎么这么紧张....
好8...我无法将鲁鲁和RON这两个人分开来想...
hanasaki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7#
发布于:2007-08-04 23:53
啊啊~我现在宁愿我无法把他俩分开来想啊~我现在已经不敢直视鲁的图了……
住在湖底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8#
发布于:2007-08-07 22:18
差点以为鲁是攻,汤是受了
loveinsky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9#
发布于:2007-08-22 17:39
感覺...好像這一切都是魯伯策劃的耶...
心機有這麼重嗎??
不過...覺得湯的反應有點好笑!!
很可愛耶~~
viu大的文都翻譯很好~~呵呵~~我喜歡!!
不過...viu大有在論壇嗎?
還是都託水大用呢??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