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色素顏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阅读:32461回复:148

[连载][連載原創] 心火 序-19 (HP/RW, DM/RW, BY:水色素顏)2019/11/02更新1ˋ43樓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07-05-07 14:54
對許多人來說,榮恩.衛斯理,不過是六個年輕衛斯理中的一個,但對哈利.波特而言,却是世界的全部…
 
 
Prologue
 
 
麥米納娃靜靜地看著眼前的喪禮,她梳著髮髻的嚴整黑髮仍舊一絲不亂,但冷靜的面容卻在一夜之間蒼老了不少。
 
這是她的錯,她從來不知道會是這樣的結局。
 
她沒注意到,身為他們的學院導師,她卻沒有注意到。不,說不定她早就發現了,卻刻意不點破,特別是在他們四年級那年,在三巫鬥法大賽裡,在少年還沒明白自己的心意之前,火盃就已經告訴他們了,那來自古老魔法家族的紅髮男孩注定是少年此生唯一不捨的珍藏。那一年,他們才十五歲。不,或許在更早以前,在初次相遇時,他們的眼中就只有彼此了。
 
太早,還太早了,她這樣告訴自己,他們還太小,還沒來得及認識其他的人,還沒來得及和更多的異性交往。總有一天,生命的真愛會出現,到時,這段青澀的、甚至稱不上愛的感情,便會在記憶中消褪淡忘。只是,這樣的藉口連她自己都懷疑。
 
因為她比誰都清楚少年的執著。長久以來,她一直扮演著嚴師的角色,唯有對這無父無母的黑髮少年,她特別寬容些。當初,是她看著鄧不利多把當時尚在襁褓中的少年交到他麻瓜親戚的手中,是她挖掘出他玩魁地奇的天份,送他光輪兩千,也是她苦心勸導少年捨棄這段感情。
 
『波特先生、衛斯理先生,你們需要冷靜一下。』知道他們秘密的那一晚,她對他們這麼說。
 
他們還年輕,懂得什麼叫愛情?少年聽從她的話,乖乖地點了頭。命運乖舛的少年,僅管倔強,卻一向是個早熟懂事的孩子,他比那紅髮的男孩更懂得人情世故,知道這段感情會遭到世人怎樣的冷眼對待,也知道身為名人,他沒有一絲的隱私和犯錯的權利,更重要的是,那時時刻刻在黑暗中窺視的可怕勢力將會給戀人帶來生命的威脅。
 
但紅髮男孩,她忘了男孩那時說了什麼,她只記得她嚴厲地責罰了他。那個紅髮家族的么子,個性就如同他的髮色,彷彿要燃盡一切般的激烈而直率。他和少年不同,對她來說,這不過是六個年輕衛斯理中的一個,一個長相、成績和魁地奇可能都不如哥哥們來得優秀的小衛斯理,可是,這個衛斯理卻是少年的全部。
 
如果要這個擔負拯救世界使命的少年回答全世界和紅髮衛斯理只能擇一的問題,她相信,少年絕對寧可捨棄全世界,也不願失去小衛斯理,而小衛斯理也對少年有著相同的感情和信任。
 
現在回想起來,她對三巫咒法大賽中第二個考驗的前夕還記憶猶新。當時,聽完了考驗內容的小衛斯理,臉色一陣鐵青,她立刻挺身保護學生。
 
『衛斯理先生,如果你害怕,可以拒絕。』當然,不一定非要小衛斯理當做人質,應該有其他的通融方法。例如,用變形術,或變身水,無論如何,總有比把未成年巫師的生命放在深水底下更安全的方法。
 
『…可是,』儘管臉色蒼白,紅髮男孩還是逞強地微笑,『教授,哈利一定會救我的,對吧?』
 
那對霧綠色的瞳孔澄澈地望著她,一瞬間,她明白,那不是疑問,而是信任,他全心全意地相信他的好友,他的戀人。
 
只是最後這一次,他的戀人沒來得及救他。
 
『…這個世界變得怎樣,我都無所謂,』這是少年曾經告訴她的。『這個責任也太重大了,我無法承擔。我所知道的是,因為希望榮恩能一直幸福地笑著,我才會想要這個巫術世界繼續存在。』
 
她嘆氣了,人人都以為擊退了那個人的黑髮少年是英雄,是無所畏懼的強者。但事實正好相反,被少年保護的紅髮男孩才是支撐一切的力量,因為有他的存在,少年才有安歇棲身之處,因為唯有在男孩身旁,少年才擁有真正的快樂。
 
男孩死的那一天雨下得很大,史內卜用他一貫淡漠的語氣安慰她,『衛斯理先生的犧牲是必需的。』
 
犧牲——真的是必需的嗎?他們從沒考慮過少年的心情,少年不是為了拯救世界才奮不顧身,少年想的僅僅是要親手為戀人復仇,那失去了所愛的悲傷力量,竟強大得足以消滅魔王。
 
是的,魔王死了,世界被拯救了,這是少年失去紅髮男孩換來的代價,卻不是少年想要的。
 
「你不對他說最後一句話嗎?」她走近痛失戀人的少年身邊。
 
少年看著黑色的棺木上覆上薄薄的一層黃沙,衛斯理先生剛鏟下第一坏土,然後把鏟子交給長子,比爾接了過來,為么弟覆上第二層,接著是查理,然後是派西——,送走戀人的最後一個儀式,他卻沒有參與的權利,因為沒人知道,他們是如何的傾心相愛。
 
她再次凝望眼鏡下那對失去往日神采的綠色眼睛,彷彿聽見他在心頭大聲嘶吼,他想向全世界宣告,那紅髮男孩對他有多重要。因為儘管衛斯理全家上下沒有一個人苛責過少年,但就如同派西衛斯理所說的——
 
『如果沒有遇見你,榮恩也不會死!』
 
而那一對向來愛嘻鬧的雙胞胎則是默默地把早已失去溫度的弟弟從少年懷中搶接了過去。從那以後,少年沒有機會再碰戀人一下。
 
她知道,不是衛斯理家的錯,他們太沉浸在失去么子的傷痛中,沒人去想到過哈利、安慰哈利。失去好友的悲傷,畢竟不如他們失去家人的深刻,不是嗎?他們並不了解少年失去的不只是朋友,少年失去的是最重要的人,此生唯一的摯愛。那傷口正在少年的心頭慢慢擴大,如同黑洞般地一點一滴地侵襲他、吞沒他。
 
有好一會兒,少年都沒說話,她幾乎以為少年不會回答她了。
 
當她正想再說些什麼時,少年突然開了口,「該說的我都說了,還沒說的,我會親自對他說。」
 
他的語氣疏鬆平常,就像在討論天氣,但她竟深深顫抖了。那是什麼意思?她想問,卻問不出口。
 
「所以,麥教授,」少年的聲音深深幽幽,「我可以殺了跩哥.馬份嗎?」
 
「波特先生…」她感覺自己在發著抖,讓學生去殺了另一個學生,這不是她所能贊同的事,但是她能說什麼?
 
「是馬份害死了榮恩,所以,這次,我可以殺了他吧?」他又問了一次,「可以吧,教授?」
 
榮恩.衛斯理是他心頭燃燒的火燄,那火燒盡了,他的世界也不復光亮。
 
*~*~*~*~*~*~*~*~*~*~*~*~*~*~*
 
妙麗.格蘭傑藏匿在樹叢中,望著整場喪禮和友人的背影,淚水幾乎奪眶而出。「哈利——」
 
「別出去,麻種,」一隻蒼白的,如同屍體般冰冷的手抓住她。「除非,妳想被殺。波特現在已經把妳當成我的同夥了,他不會放過妳的。」
 
妙麗回過頭,看著那手的主人,一絡流金般髮絲跌落在額前,高傲的銀灰色瞳孔帶著一絲輕蔑,跩哥.馬份。
 
「你騙我!」她低聲嘶吼道。「你明明說,只要讓哈利去見佛地魔,事情就會不同的。」
 
跩哥冷漠如昔,「用一條生命換整個巫術世界,是很划算的事,這是妳說的不是嗎?」
 
「沒錯,但是——」
 
「但是,那條生命不可以是哈利.波特?」他揚起眉毛,「女人真自私,為了心愛的人,甚至不惜犧牲朋友。其實,妳一直都希望衛斯理死,這樣妳才能得到波特,對吧?」
 
「我…我沒有,」妙麗驚恐地後退了幾步,「是你說如果佛地魔發現不是哈利,就會放走榮恩的,而榮恩又那樣懇求我,我才會同意這件事的!榮恩太傻了,居然會相信你的謊話!」
 
「不,麻種,是妳自以為聰明,才會害死衛斯理的。」
 
「但是,你明明知道是榮恩用了變身水去見佛地魔,為什麼不說?當時只要你開口,那個人一定會放過榮恩的,你卻故意不說——」
 
「妳以為黑魔王那麼容易就會被騙嗎?」跩哥的聲音依舊冷得像冰,「從一開始,他想殺的就是衛斯理,不是波特。」儘管想起那對殘酷、如血般的紅眼還是令他一陣寒顫,不過,也是魔王成就了他的心願,他宣誓效忠時的唯一交換條件——
 
妙麗在震驚中看著他,「…那麼,那些全都是你的計謀囉?」她叫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因為,」有一抹淡淡的、瘋狂的笑意在他薄唇浮現,「我要那個下賤的衛斯理死在我的面前。」生命是何等的脆弱,就在他的懷中,男孩失去了溫暖氣息——他一直以為那紅髮是既灼熱又柔軟的,沒想到,落在他手中的髮絲,卻冷得像冰,尖銳得像針,狠狠地刺痛他。
 
「為什麼?你就那麼恨榮恩?恨到非殺了他不可嗎?」
 
「…」恨嗎?他不知道,但他知道一件事,只要想起衛斯理,他就痛苦不已,心口有如被撕裂一般,無法喘息,無法呼吸,唯有殺了衛斯理,他的苦悶才會減輕,才會消失。
 
「跩哥.馬份!」
 
「是衛斯理不好,」他緩緩地開口,「他老是擅自出現在我的腦海中…我的夢裡也全都是他,我沒辦法思考、沒辦法睡——」
 
「馬份,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妙麗抓住他的衣襟,不可能的,跩哥.馬份不可能是——,他一向都那麼討厭榮恩!
 
但跩哥僅僅掙開她的手,悠悠地轉向喪禮的方向,臉上的表情不知是哭是笑,是喜還是悲。「衛斯理,從此,你再也不會影響我了——」
 
妙麗張大了眼望著他,眼前跩哥那對淺灰的眼瞳中,擁有的是一切燃燒殆盡的冷漠灰暗。
 
她想起那紅髮,那燃燒的火,溫暖了他們每一個人,也燒痛了他們。妙麗雙手摀住了臉,跪倒在地上。只剩下黑暗的火燄在他們的心底熊熊地燃燒著——。
 
----------------------------------------------------------------------------------------------------
茲因為網路問題,已將文打散各樓:
 
Prologue     :      1 樓,
Chapter 1-3:      2 樓,
Chapter 4-5:      3 樓,
Chapter 6-8:    11 樓,
Chapter 9-12:  25 樓,
Chapter 13-17:31 樓。

Chapter 18:   109 樓。
Chapter 19(上):143 樓。
水色素顏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1#
发布于:2007-05-07 14:56
Chapter 1-Chapter 3
Chapter 1序曲


寒風呼嘯過林間深處,晃動的枝枒發出嗚咽般的聲音。夜很深、很沉,僅有一彎昏黃的新月清冷地懸掛在樹梢,映照著初冬積雪,將一縷銀白反射在少年淡金的髮上,暈染開一種奇異而美麗的冰金色。

「…跪下,發誓你將效忠於我。」黑暗中,一縷殘酷的紅閃動著光芒。
    
被眾人圍繞的少年發出一聲冷嗤,淺灰的眼眸傲慢而輕蔑。「馬份是不會輕易跪下的,除非你向我展示你的能力。」

「住嘴!小混蛋,」一個沉穩的聲音喝令,「你怎敢如此無禮?!」

「不,魯休斯,」第一個聲音發出一種蛇吟般高亢尖銳的嗤笑聲,「你的兒子很有膽量啊…說吧,年輕人,你要什麼?」

「…我父親說過,只要我宣誓效忠你,」擁有白金髮色的少年昂然道,「你就會為我完成我的心願。」

週遭響起了好些人的噴息聲,像是讚歎少年的大膽,不過更多的是惋惜和恐懼。畢竟,除了那個活下來的男孩和鄧不利多之外,沒有一個巫師膽敢頂撞他們的主人。

「哈哈…你教的好兒子啊,魯休斯,」那笑聲對他的無禮並不以為意,「孩子,你的心願是什麼?」

「…殺死榮恩.衛斯理。」少年堅定地說,「我要他死。」

他身後的魯休斯.馬份不以為然的冷哼了一聲。

「衛斯理?可以,你將會得到你想要的,」

黑魔王的聲音陰惻惻地響遍整座樹林,驚動一隻沉睡中的夜鴞,受到驚嚇的大鳥嚎叫著振翅飛起,驚動了更多的夜鴞,此起彼落,恐怖而悽慘的啼哭聲令人不寒而慄。

魔王獰笑。「…但記得你必須以同等價值的東西交換。」

「好。」少年背脊直挺,雙目緊闔,感覺到鳥群驚惶地飛掠過森林上空,將一大片黑暗灑落在他臉上——有如死神揮動鐮刀的倒影——那面無表情的俊美臉龐上有種丟棄了一切的冷漠。

他想起昨晚無意間瞥見的情景。

在霍格華茲無人的湖畔,像一把燃燒的火,栗紅的髮絲枕在黑髮少年的腿上,散成一種完美的形狀,熒熒地發著光。榮恩.衛斯理一面拿著一枚完整而深紅的山毛櫸葉在手中把玩,一面低語著,彷彿在對好友說些什麼。接著,他便驚訝地看見星月的銀色微光下,兩個身影慢慢相疊,哈利.波特低下頭,如烏鴉羽毛般光澤的頭髮落在另一個男孩酡紅了的雙頰上。許久,許久,當兩人的影子終於分開時,紅髮衛斯理輾然而笑,湖水般青綠的眼眸漾亮,剛被吻過的唇角有一抹甜蜜的笑意,一絲甜膩的溫柔。

而他就那樣呆呆的看著。榮恩.衛斯理的那個表情是他從來沒見過的——即使是在他每夜的夢裡,在他的想像裡也沒有。血色自他臉上消失,他無法形容那是什麼樣的感覺,但他胸口絞痛,胃也在不斷地翻騰,整個腦海裡只剩榮恩.衛斯理那個笑容,漫天鋪地地向他襲捲而來。他茫然退回到校舍,一個人在級長專屬的浴室裡,狼狽地靠在精緻華美的洗臉台旁吐了又吐,任水漬污濕了他乾淨筆挺的簇新長袍。

沒錯,榮恩.衛斯理必須死,只要衛斯理一死,他就不會再去想…
 



Chapter 2終戰


跨過腳下的污泥和屍體,黑髮青年循著階梯一層層往上走,他走得很慢、很慢,但每一步裡都有他的決心、他的憎恨,他甚至無暇抹去敵人濺在自己臉上的鮮血。

儘管四周瀰漫著一股令人作嘔的血腥味,身後的打鬥激烈依舊,他仍慢慢地走著,一步步逼近他的敵人,五年了,他苦苦追捕的人,就在眼前。

「你逃不了的。」終於步上最後一階,他冷酷地望著因腿傷而倒在王座上的年輕男人。

十一吋長的冬青木魔杖直指對方的咽喉,哈利碧玉般的眼眸在鏡片下閃出了凌厲殺意,從來不曾對任何人有過如此激烈的怨恨,即使銼骨揚灰,也不足以消除他滿腹的仇恨。

沒有抬頭,身為佛地魔的繼承人,縱使在落敗後,跩哥.馬份那被血污了的金髮遮掩去一大半的俊俏面孔淡漠依舊,沒有失落、懊悔,只有唇畔的血絲緩緩沁出。終於,已經到了最後——

「結束了,」彷彿回應跩哥心頭的想法般,哈利再次開口,冰冷地,「一切都落幕了。」

半歛的銀藍瞳孔閃過一朵輕慢的微笑。「沒錯…你想殺我嗎,波特?」決戰以來第一次,跩哥昂起下顎,凝望著哈利,他長久以來的死對頭。

「…我不會殺你的,馬份。」哈利從齒間迸出的每一個字都帶著寒意。「我要你接受催狂魔之吻,活得比死更悽慘。」

「催狂魔之吻?」跩哥抿開唇角。「你以為我會害怕?波特,你以為你贏了嗎?不,馬份是不會輕易認輸的,不像,」他頓了頓,「不像那個愚蠢的榮恩.衛斯理——」

喚著那名字,跩哥的尾音悠悠地飄盪,帶著一縷嘲諷,還有恨。他一直都恨那紅髮男孩,那個貧窮輕賤的衛斯理,總是粉碎他所有的自尊與驕傲——

聽到已逝好友的名字,哈利震動了一下。「閉嘴,馬份,你不配叫他的名字。」

「不配?」跩哥諷笑,「為什麼不配?波特,你知道我對佛地魔臣服的條件是什麼嗎?——是他,是衛斯理,」異樣的狂熱閃過那灰色眼眸,「我要榮恩.衛斯理死。而我,已實現了我的願望。」

不可以,哈利警告自己,別讓他激怒你。跩哥.馬份在想什麼,他很清楚。接受了佛地魔生命的馬份,唯有那個活下來的男孩才能真正地結束他的生命,所以,馬份想逼他殺他,藉以躲過催狂魔之吻。

「閉嘴。」他的聲音回到最初的冷靜。「閉嘴,馬份。你會為此付出代價的。」

「哈哈,什麼代價?催狂魔之吻嗎?波特,再告訴你一件更有趣的事,知道為什麼我不怕催狂魔嗎?——因為,我得到他了,」如劇毒般的話語吐出,蒼白的嘴角彎成一個冷笑。「我得到他了,那真是一種莫大的快樂啊…波特,要我告訴你他的滋味如何嗎?」

跩哥露出勝利的笑容,挑釁地望著哈利翠綠的眼眸。事到如今,他只想要哈利也嚐到和他一樣的痛楚,這個真正令他痛苦的罪魁禍首,當初,如果沒有波特在榮恩.衛斯理的身旁,事情就會不同!這一切全都是哈利.波特害的!

「…不可能的,」哈利鐵青著臉,舉起的魔杖在顫抖。「你胡說!」榮恩在冒充他去見佛地魔的那一天,便死在黑魔王的手底,怎麼可能——?

「我胡說?」看著哈利因憤怒而扭曲的面孔,跩哥得意地大笑,「你想看嗎?看榮恩.衛斯理如何投進我的懷抱——」

「住嘴,咄咄失!」哈利吼道,一道紅光自他手中的魔杖激射而出。

冷眼看著無力再逃的跩哥,哈利想著記憶中的紅髮,不,他不會殺馬份,卑劣的跩哥.馬份該在阿茲卡班裡腐爛發臭地度過餘生,在絕望孤獨中死去,這才是馬份該得的懲罰!

跩哥覺悟地閉上眼,但紅燦燦的光芒依然透過緊闔的眼簾,直侵腦海,肆無忌憚地宣染開來一整片殷色,像落日,像烈火,像那天躺在他懷中的絢爛豔紅,冰涼的,沒有一絲溫度,卻灼傷了他。

一個人影突地幻影現形,護住了跩哥。

被擊中的身影晃了晃,發出一聲低柔的痛呼。聽到那聲驚呼,跩哥霍地睜開了眼。

哈利則是一震。不止聲音,縱然銀製的面具遮掩了那人半邊的面孔,可是那纖長的手腳、飄揚的紅髮,還有水綠色的雙眸,他一輩子都不會錯認。

這個場面,自榮恩死後,哈利夢見過好多次。但榮恩總在霍格華茲的湖邊,總在湖邊那株山毛櫸樹下,任午後隱約流動的金色陽光穿過葉隙,將耀紅的髮絲染上一層朦朦朧朧的透明嫩綠,然後,榮恩會起身走向他,微笑的霧綠色眼眸閃爍著碧藍色的光點,像春天的湖水,波光瀲灩。

只是哈利從來沒想過,會在這樣的情況下做這樣的夢。

「榮…」望著那身影,哈利連聲音都在輕抖,「榮恩…」

榮恩沒理會他,逕自迴身向跩哥跪下。「格蘭傑小姐命令我回來保護閣下。」

驚覺自己腳邊跪下的紅髮正是剛剛映入眼中的緋紅,跩哥登時臉色一陣鐵青。

「滾開!」跩哥咆哮道。「誰准你回來!」他舉起未受傷的腳,往榮恩身上就是一踹。「給我滾!」

榮恩不躲不閃,乖乖承受了跩哥一腳,面具下的臉孔看不見任何表情。「是。」

「別走!」哈利叫道,伸手,「別走!」讓我再多看一眼,哪怕是夢都好…

「別碰他!」跩哥憤怒地吼道,「滾!衛斯理, 我命令你立刻離開…」

榮恩聽命地轉身。

但哈利的動作更快,他抓住榮恩。「榮恩,是我——讓我看你的臉…」

「放開我,咒咒——」榮恩低聲道,抗拒地舉起魔杖。

戀人重生的狂喜令哈利根本無視抵在自己喉頭的魔杖,他踏向前,顫抖著手摘下了對方臉上的面具。

在那雙水綠眼瞳中,他看不見自己的倒影,看不見昔日的情意,但…碰觸著眼前俊秀雅緻的面容,哈利輕柔地、無法置信地拂開那散落額前的紅髮,指尖滑過高挺的鼻樑,游移過雙頰上的雀斑,落在柔軟的櫻唇。他曾在夢中重逢過無數次的死去戀人,就在眼前。他能感受到那溫暖的肌膚,微熱的氣息,而不是一次次夢醒後,捕捉不到的幻影。

是的,這是榮恩,他的榮恩,哈利激動地將戀人擁入懷中。

剎時,被抱住的紅髮驚恐地想掙脫,可是,環在他腰際的手反而收得更緊,將他整個人囿在胸前。這擁抱如此熟悉、如此教人心醉,令他忘了抵抗,忘了離開,只抬頭愣愣望著哈利,這個帶著愛戀眼神,緊擁住自己的黑髮青年到底是誰,為什麼他有種感覺,彷彿忘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

感受到懷中掙扎的力道消失,哈利貼近,覆上自己泛白的唇瓣,輕吻,握住對方溫暖的掌心,緊扣。從手中傳來的溫度,令他熱淚盈眶。榮恩活著,他的榮恩還活著,他此生最重要的人,唯一不捨的珍藏…他再也不要放開手,即使失去一切,也要守住懷中這片緋紅火焰,永遠、永遠…

在哈利欣喜的擁抱和親吻中,榮恩迷惘的水綠色眼睛睜大了,倚靠在戀人的胸前,一幕幕既模糊又清晰的回憶湧上他的心頭。他迷惑地望著週遭的一切,受傷跌坐在地的跩哥.馬份、不遠處,食死人和正氣師的搏戰,紅色和綠色的焰光在空中交錯互擊,還有撲鼻的血腥味…這,是怎麼回事?

「哈…哈利?」他的聲音在輕顫。「出了什麼事?」

不可能,他明明命令格蘭傑利用記憶咒和蠻橫咒控制了衛斯理所有的思想和行動…,跩哥眼睜睜地看著那對戀人在他面前擁吻,就像那天夜裡他所見到的一樣,所有的想法只剩下一個念頭,再殺一次!只要衛斯理離他而去的一天,他就會再殺他一次!

無意識地,跩哥舉起了魔杖:「啊哇呾喀——」

一個驚叫聲隨之響起。「不!」
 



Chapter 3預感


「不!」

哈利在額上傷疤的劇痛中轉醒。驀地睜開眼睛,發現到自己仍躺在葛來分多的宿舍裡,他從床上坐起身來,大顆的汗珠自額上淌落,還好,只是一場夢。一場討厭的夢。

睡在隔壁床的紅髮翻了個身,茫然地伸手揉揉眼睛,「哈利?怎麼了?」

「沒什麼,榮恩,」他急忙說。「你繼續睡吧。」

他的樣子看來糟得很,榮恩下了床,躡著腳走向好友,在他身旁跪下,「…你又做了惡夢嗎?」他抬起藍綠色的瞳眸,關心的問。「什麼樣的夢?是關於——那個人的嗎?」他害怕地咽了咽口水。

哈利點頭又搖頭,正確來說,它是關於跩哥.馬份,他們史萊哲林的死對頭,正計畫殺死榮恩。這真是荒謬,雖然他們互相厭惡對方,但不管怎麼說,還不至於到這種不共戴天,非要拼個你死我活的地步吧?況且,鄧不利多也絕不會容忍這種事的。

「到底是怎麼回事?」榮恩皺起眉頭。

哈利搖搖頭,「沒有,也許是我想太多了。」雖然想不起那個夢的梗概,他卻記得那最荒唐的部份。不,不可能的,馬份家和衛斯理家向來不合,跩哥.馬份更是從一入學就對榮恩看不順眼,這樣的跩哥.馬份怎麼可能對榮恩那麼執著——?

「真的嗎?」

「傻瓜,你想,現在的我還會有瞞著你的秘密嗎?」哈利反問道。

榮恩那綴著雀斑的清秀面孔立刻泛起粉暈,哈利心頭一陣甜滋滋的。就在昨天,他向榮恩告白,而榮恩的回答已經讓他成為這世上最快樂的男孩。

「榮恩,」

「嗯?」

他伸手將好友拉近,輕輕將榮恩臉上一絲散落的豔紅髮絲拂到耳後,「我可以吻你嗎?」

榮恩的臉更紅了。「笨蛋。」他低語,「你昨晚吻我的時候,有先問過嗎?怎麼到了今天才想到要問?」

「那是說——?」哈利愣愣地問。

榮恩沒好氣地賞他一記白眼,眼底卻是甜膩極了,「想吻就吻,還需要問嗎?」

「榮恩…」他驚喜地捧起那張想望以久的面孔,低下了唇——

「呼——」鄰床的奈威突然發出一聲響亮的鼾聲,把正要接吻的兩人嚇了一跳。

方才的浪漫氣氛消失無蹤,榮恩忍不住笑了出來,哈利則慍怒地瞪了熟睡的奈威一眼。

「我們去湖邊吧。」榮恩低聲說。

哈利搖頭,昨天夜裡他們在湖畔時,榮恩便嚷著頭痛,入夜後又降了今年入冬以來的第一場初雪,他擔心今晚再出去,榮恩會著涼。

「外頭很冷,」他伸手把榮恩拉進自己的床舖裡,「我們這樣躺著聊天就好。」

熱呼呼的被窩和哈利的胸膛,一下包圍住自己,有說不上來的安心暖和,榮恩綻開一朵燦爛的微笑,蜷入哈利的懷中。

「榮恩,」哈利開口,那個夢不知怎麼回事,就是令他感到不安。「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答應我,千萬別靠近馬份。」

「馬份?」榮恩的聲音裡帶著些許睡意。「跩哥.馬份嗎?我為什麼要靠近他?我又不是閒著沒事做。」

「…」說得也是,哈利不禁為自己的杞人憂天感到好笑,誰不知道,整個霍格華茲裡,最討厭馬份的,就數榮恩了,而馬份也看不慣同樣擁有古老巫術血統卻偏好麻瓜的衛斯理家族,特別是榮恩,他們一向冰火不容。

「說到這個,」榮恩突然笑開了,「哈利,你知道為什麼今天馬份沒來上魔藥課嗎?」

哈利搖了搖頭。

「多比告訴我,他昨晚在級長專屬的浴室裡大吐特吐,整整一夜呢,」榮恩開心地說,「想想看,吃壞肚子的馬份耶,真可惜沒親眼看到。」

「…難怪一早我就看見馬份的父親來接他回家。」哈利沈思地說。

「什麼?」榮恩訝異地抬起眼來,「他病得那麼嚴重嗎?」他一直以為龐芮夫人的魔藥和治療符咒是無所不治的,沒想到居然也有失效的一天。

「嗯,大概吧…」哈利不太肯定地回答。

「太好了,」榮恩疲倦地打了個哈欠,「這樣的話,起碼有好幾天不用看見那張討厭的白鼬臉了。」

「是啊…」哈利點點頭,心裡卻有種不祥的預感。

比起榮恩的毫無心機,哈利總覺得跩哥.馬份沒出現在課堂上這件事反而令人感到憂心,特別是今天早上魯休斯.馬份看見他時,那種雜夾著憎惡的眼神,還有跩哥.馬份臨走前那過分蒼白的表情,他真的沒法形容。不過,說不定就是跩哥.馬份那個神情,才會害他做了這樣的惡夢吧。

哈利深深嘆口氣,但願這惡夢只是他胡思亂想。他低頭,想要再說些什麼,卻發現榮恩已經熟睡了。

輕輕吻上懷中那如同天使般純真的睡顏,哈利心裡頭是滿滿的幸福。
水色素顏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2#
发布于:2007-05-07 14:59
Chapter 4-Chapter 5
Chapter 4孤單


第二天早晨,當跩哥.馬份和往常一樣,被克拉和高爾簇擁著出現在史萊哲林的餐桌上時,榮恩前一晚的好心情完全不見了。

他坐在哈利身邊,一邊嘆氣,一邊用手上的叉子使力插起一塊燻肉。

「我還以為好不容易能有幾天安靜的日子可以過呢——」榮恩低聲抱怨著。

哈利笑笑,他也以為馬份這一回家,起碼會等到下星期一才回來。不過,再怎麼說,讓跩哥.馬份的事破壞這麼一個美好的早晨,也未免太傻了。

「榮恩,今天中午過後就沒課了,下午我們一起練習魁地奇吧?」哈利問。他總是知道如何讓榮恩重新開心起來。

「真的嗎?」榮恩露出笑容,水綠的眼睛閃閃發亮,「好啊,我們來練習上次說過的那個防守法。」

「又是魁地奇,」一旁的妙麗不識趣地插嘴,「說真的,哈利、榮恩,你們不覺得應該好好利用時間複習一下符咒學嗎?我們都已經七年級了,也該為將來打算——」

榮恩聳聳肩,一面在妙麗背後扮了個鬼臉,惹得哈利忍不住想笑。

「還有,榮恩,你偶爾也該盡盡級長的責任,」妙麗還沒停止她的說教,「麥教授叫各學院的級長到辦公室領就業面談通知單,你藥草學下課後,別忘記叫阿尼.麥米蘭去找麥教授。」

「知道了。」榮恩答道,看著妙麗起身,「妳要去哪裡?」

「去處理學會的事,有一個忙著打魁地奇又兼葛來分多隊長的男學生主席,我當然只好自己處理所有的文件了。」說著,妙麗斜睨了哈利一眼。

哈利只好歉疚地笑笑。他當然知道同時兼任女學生主席和級長的妙麗,有多麼辛苦。

「更何況,我還有S.P.E.W.的事要忙。」妙麗補上一句。

聽到這個妙麗一手創建的家庭小精靈福利促進協會,兩個男孩同時畏縮起身子,深怕又要聽到一長串關於家庭小精靈應該如何爭取自身利益的演講。

「都三年了,她還沒放棄啊。」望著妙麗離開大廳的背影,榮恩唉聲嘆氣。

「算了,」哈利笑了笑,他知道要向來擇善固執的妙麗放棄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快吃吧,我們還要趕著去上課呢。」

「嗯。」

藥草學下課後,在回校舍的途中,榮恩發現自己忘了東西,還得去找赫夫帕夫的級長阿尼。

「最好快點,看起來好像要下雪了,」哈利抬頭看看陰霾的天空。

「沒關係,哈利,你別等我,」榮恩揮著手跑開,「等會在餐廳見。」

哈利停下來,看著耀眼的紅髮消失在一整排的溫室中,還來不及開口,眼角卻發現到另一個方向,阿尼.麥米蘭和幾個赫夫帕夫三年級的學生正朝著獵場走。

哈利趕忙追了上去,好幫榮恩轉告今早妙麗叮嚀的事。

*~*~*~*~*~*~*~*

找到了。榮恩趴在地上,努力地伸長手去探剛剛上課時不小心滾到篷架下的羽毛筆。試了好次,等撿起筆,他這才懊惱地發現,這枝跟了他六年的幸運筆已經折斷了。

「你在做什麼?又在撿垃圾來用嗎?」一個冰冷的聲音在他背後響起。

榮恩吃了一驚,筆管中的墨水順勢噴了出來,他連忙伸手抹去臉上的墨跡。

「馬份,」他轉過身,忿忿地瞪著跩哥。「我做什麼不關你的事吧?」

骯髒的衛斯理…跩哥皺眉看著榮恩沾滿泥土的長袍和鼻尖上一個藍色的墨點,心裡閃過一陣厭惡,這傢伙一定要把自己弄得這麼髒嗎?明明是純血種,卻老是和麻種,還有哈利.波特那爛疤頭在一起…。想到哈利,前天夜裡瞥見的情景再次鮮明地躍入腦海,跩哥胸口又是一陣不舒服。

發現跩哥不說話,榮恩也不理會他,逕自走向溫室出口。

「下雪了。」望著不斷從天而降的皚皚白雪,榮恩輕呼了一聲。

雪下得很大,看來一時三刻還停不了,榮恩嘆氣,回頭望望還佇立在原地的跩哥,這是代表他和跩哥.馬份一起被困在溫室中了嗎?

「比起雨,我喜歡雪。」凝望著窗外的雪,跩哥走到他身旁,莫名其妙地冒出一句。

榮恩愣了愣,「我也是,」不知為什麼,此時的跩哥.馬份看來有些落寞,榮恩突然覺得,或許馬份並沒有想像中那麼討厭,「因為我討厭雨聲,每次下雨時,除了雨聲,什麼都聽不見,感覺好像全世界只剩我一個人,所以我會很害怕,怕自己一個人被留下來,有時…還會擔心得哭出來呢。」他轉頭,向跩哥露出一個羞赧的笑容。

不是討厭雨,而是討厭雨聲…,榮恩.衛斯理居然和他一樣?跩哥一怔,想起小時候,父母經常外出,把他一個人孤獨地留在馬份大宅時,他特別害怕聽到雨聲,那淅瀝雨聲交疊成的帷幕總把他和外界隔離,找不到人可以說話,可以傾聽,彷彿全世界都將他遺忘一般的孤單寂寞…

「…不過現在我已經不會怕了,」驚覺自己對馬份說了無聊的話,榮恩趕忙補充道,以免馬份下次拿這話題來嘲笑他,「可能是被訓練出來的吧,因為每次只要我一哭,就會被弗雷他們嘲笑,這大概是有許多兄弟的唯一好處吧。」

跩哥被榮恩的聲音拉回了現實,他望著榮恩臉上有個不同於前夜的笑容,但同樣幸福無邪。跩哥猛然一震,不,他怎麼可能和衛斯理一樣?…榮恩.衛斯理是在家人呵護中無憂無慮長大的吧?總是被包圍、被疼愛,一點都不知道自己的存在對身為馬份家繼承人的他而言,是多麼殘酷而傲慢。每次看著同樣來自古老家族的榮恩.衛斯理,對本身所擁有的純血統是那麼不介意,那麼不在乎時,他就會想起自己身上背負了多少驕傲與禁錮。他總是被迫抹滅自我去作任何事,只求維護家族的榮譽,那,甚至包括發誓效忠魔王,還有——,他不自覺怨恨地握緊了拳頭,婚姻。

其實,掐住近在眼前的白細頸項,根本不需要魔王的力量,此刻他就可以讓榮恩.衛斯理死在他的手下,讓那紅髮再也不會笑,不會閃耀…但是,如果衛斯理願意留在他身邊的話,或許,或許——跩哥不自覺伸出手想碰觸那在昏暗天色中依然沁出著火焰光芒一樣的紅髮。

「榮恩!」哈利的聲音陡地響起。

撐著雨傘的黑髮少年站在雪中,正一臉警戒地望向榮恩身邊的跩哥.馬份。

「哈利,」榮恩歡欣地喊了一聲,朝哈利奔去,絲毫沒有察覺跩哥看見哈利時臉上扭曲的表情。

哈利懷疑地望了跩哥一眼,這才轉身和榮恩一起離去。

哈利那充滿防備的眼神令跩哥驚醒過來,望著自己停在半空中的手,剛才他想做什麼呢?撫摸衛斯理那頭骯髒下流的紅髮?還是殺死他,把自己送進阿茲卡班?

跩哥弄不清楚自己此刻想要什麼,但有種感覺,就像那討厭的雨聲總是擾亂他的心緒一樣,彷彿有什麼原本沉澱在心底的東西,因為哈利的出現而被攪動、被崩裂,漸漸變得混濁醜惡了…



Chapter 5標記


「好冷喔。」榮恩偎進雨傘下哈利展開的斗蓬裡,朝著戀人展開一個微笑。「哈利,你怎麼來了?」

「我剛在獵場看到阿尼,已經把妙麗說的事轉告他了,所以想告訴你一聲。」哈利伸手將榮恩拉近一點,細心地為他擦去鼻尖上的墨跡,「正好下雪,就順道向海格借了雨傘來接你。」

「謝謝,」榮恩皺皺被哈利揉得發紅的鼻子,微笑。

「剛剛——和馬份在溫室裡做什麼?」

「沒有啊,」聽見哈利的聲音有些不悅,榮恩忍不住悄悄吐了吐舌頭,對喔,他差點就忘記昨天才答應過哈利,決不接近馬份的,「只是聊天而已。」

「聊天?」哈利憤怒地哼了一聲,他還不知道跩哥.馬份肯捨得紆尊降貴來找榮恩說話,方才馬份看見他時的神色,簡直就像見到害蟲一樣。

雖然哈利早已習慣馬份對自己的憎惡,不過,今天的馬份似乎又有點兒不同,好像夾雜著一種——怨恨?還有,那冷得令人發抖的視線——哈利突然想起昨天魯休斯.馬份的眼神,榮恩告訴過他,馬份家一向是『那個人』的支持者,莫非,跩哥.馬份也已經向黑魔王宣誓效忠?

「對啊。」榮恩聳聳肩,雖說是和馬份聊天,但總覺得好像都是他一個人在說話。

「你們聊了些什麼?」哈利悶聲問。

「沒什麼,一些小事而已,」榮恩搖頭,「不過,哈利,我覺得他似乎沒想像中那麼壞…怎麼了,哈利?」沒聽見哈利的回應,他抬眼望了望鏡片下那對碧眸。

哈利沒說話,他深知榮恩最大的優點就是單純,只要有人對他好,連馬份那樣的傢伙他都會相信的…哈利暗暗嘆口氣,其實,關於跩哥.馬份效忠佛地魔的事也只是他自己的猜測而已,並沒有實質的證據,而且,要是他說出那個夢,說不定榮恩還會笑他疑神疑鬼呢。

「榮恩,你的手好冷,」牽起榮恩的手,哈利擠出一抹笑容,「我們趕快回去吧,我去幫你預留午餐,你先好好洗個熱水澡,免得感冒了。」

「好啊。」想到跩哥.馬份不再那麼惹人厭,而哈利又在自己身邊,榮恩高興地咯咯輕笑,「現在級長浴室裡一定沒人,我正好可以舒舒服服地泡個澡。」

級長浴室?聽見榮恩提起,哈利驀然想起四年級三巫鬥法大賽時所發生的事,或許,在那裡會有他想知道的答案也不一定。

「榮恩,今天先別用級長浴室,好嗎?」

「為什麼?」

「嗯,我有點事情想去級長浴室——」

「耶?」榮恩詫異地望著他,「可是,哈利,你不是從來不用級長的浴室嗎?」

哈利嘆口氣,沒錯,雖然學生主席也和級長們同樣有使用專屬浴室的權利,不過自從他為了破解第二項任務的提示——金蛋的秘密,偷偷潛進過級長浴室後,他就知道愛哭鬼麥朵除了三樓的女生廁所外,也經常在那裡出沒,所以他總是盡量避免到級長專屬的浴室,免得又遇到麥朵。

不過,他現在卻很希望麥朵正在級長浴室徘徊。

「麥朵?妳在嗎?」哈利走進級長浴室,朝空中叫道。

「哈囉,哈利,好久不見,」愛哭鬼麥朵從黃金色的水龍頭中冒出,「來洗澡嗎?」

哈利尷尬地笑了笑。

「我有些事想問妳。」

「喔,可憐的麥朵被哈利.波特遺忘了幾百年,」麥朵尖刻地說,「要不是他有事情想問麥朵,否則到他畢業前,麥朵都見不到他呢。反正我一點都不重要,沒有人記得可憐的麥朵,當初…」

「不是的,麥朵,我絕對沒有忘記妳,」聽見麥朵開始抽噎,哈利急忙道歉,「只是,這件事很重要——拜託,麥朵,聽我說。」

「那你以後還會不會來我的廁所?」止住哭泣,麥朵推了推臉上的眼鏡。

「那個…麥朵,妳知道,我真的,不能去女生廁所,」哈利壓低聲音,他實在很怕再和麥朵繼續糾纏下去,「拜託,麥朵,幫我一個忙就好,回答我的問題。」

「什麼問題?」

「妳以前不是說…妳曾經在這裡偷——呃,看過級長洗澡?」

「我可不是偷窺狂。」麥朵那厚重鏡片下閃出了一道狡獪的光芒。

「當然,妳當然不是,」為了得到答案,哈利連違心話都說出口了,「我只是想問——妳有沒有看過…跩哥.馬份的…?」他發現很難把問題完整地表達出來。

幸好,麥朵似乎不介意,她吃吃地笑著,「那個狂妄的白金髮男孩嗎?當然看過囉,他是級長中最漂亮的一個。對了,還有那個叫榮恩,老是跟你在一起的男孩,雖然他以前對我很不禮貌,不過,他的身材倒很不錯,不但腿長腰細,皮膚又白晰,屁股的形狀更是…」

「謝了,麥朵。」哈利連忙打斷她,他可不想從麥朵口中知道關於榮恩裸體的評語,光想到昨晚榮恩在他懷中睡衣半敞、肩骨微露的模樣,就夠他,嗯,血脈賁張,好幾夜睡不著覺了。只是哈利萬萬沒想到,麥朵居然也在級長浴室裡偷窺榮恩洗澡,這下,不管榮恩說什麼,他一定要警告榮恩再也不准來這裡洗澡了!

「能不能告訴我,妳最近一次看見馬份是什麼時候?」

「他嗎?今天早上,跩哥.馬份一向都是早上來的。」

「那…他身上有沒有——黑骷髏或者任何的標記?」

「黑骷髏?」麥朵聳聳肩,「沒有,他身上一點傷痕也沒有,也沒有什麼標記。」

「也許是妳沒有看清楚——」

「我看得很清楚!」麥朵厲聲道,「你要是不相信我,根本不用來問我,反正沒人肯相信我——」她嚎哭著躲進了其中一個水龍頭。

「麥朵!」

馬份身上沒有食死人的標記。哈利發現自己鬆了口氣,或許真的是他想太多了,即使是跩哥.馬份,也不一定會效忠佛地魔吧。

---------------------------------------------------------------------------------------
茲因為網路問題,已將文打散各樓:

Prologue     :      1 樓,
Chapter 1-3:      2 樓,
Chapter 4-5:      3 樓,
Chapter 6-8:    11 樓,
Chapter 9-12:  25 樓,
Chapter 13-17:31 樓。
hanasaki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3#
发布于:2007-05-12 09:53
啊啊~~这篇完成度好高啊~大人真是勤奋~也就一口气完结了吧~[某只被一口气pia飞]
啊啊,女人的嫉妒心还真是可怕呢~~赫敏啊……恐怖。俺们的小R那么纯真可爱啊……
sirupy
六年级学生
六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4#
发布于:2007-05-13 14:34
话说我的记忆力在衰退....这个最后一章? MS是更新了??!!~~~
threelion
一年级学生
一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5#
发布于:2007-06-18 00:47
Re:[连载]心火 序-16(HP/RW、DM/RW、原创)
超爱这篇的
很打动人心...
荣恩好可爱
hanasaki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6#
发布于:2007-06-19 18:16
对阿对阿~所以说……水大啊……赶快更新吧!不然俺就不禁要想是不是真的只有牙疼了才能更新了。怎么办呢?
水色素顏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7#
发布于:2007-06-19 23:01
呃...............各位千萬不要再想牙疼的事了,
記得上次有人才提個起頭而已,
我就大病了好幾天....................
喵喵怪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8#
发布于:2007-06-19 23:36
再不..........花子,小火,我们一起祈祷............
mr.huo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 社区居民
9#
发布于:2007-06-20 11:45
水大.......那请您快更新吧~~我们...我们....等得好苦啊~~(言语哽咽)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