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zizhong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阅读:4044回复:17

[多CP向]16楼复更[连载译文]冲突之源( BW/RW, RW/HP )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0-05-24 13:46
Strife from the Furthest Prime
标题:冲突之源
作者:thrihyrne
配对:Bill/Ron, Ron/Harry
原文地址:http://archive.skyehawke.com/story.php?no=14773&chapter=1&font=&size=
摘要: 标题名字引用自英国16世纪诗歌the wind blows其中一句。Ron与 Bill在天启之时侥幸生还,硝烟过后,他们躲在陋居里。哈利意料之外的出现,让不安的气氛充斥着大气。
警告: 兄弟乱伦、精神失常
级别:M
英文字数:10677
翻译:钱多多
授权状态:以获原文作者授权
中文字数:约两万字

枝干沙沙的响着,就像被恶意的撕扯,而树木发出呻吟。奇怪的声响惊动了Ron,他走了出来探个究竟,想查看这怪异的声音是否真的是风吹过灌木丛所产生的。他打了个冷战,嘴巴紧闭着,深怕牙齿也随着身体抖动。他拿出了香烟,用指缝夹着,点燃。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盯着火光。火光随着他的呼吸,一明一暗有规律地闪动,他发呆地望着火星,直到它没入指缝。

最值得讽刺的是,当他发现吸烟的乐趣时,他所熟知的世界却在火光中毁灭了。他的人生、他的天真烂漫、还有对未来的憧憬——在那场由麻瓜们引发的浩劫里,与英国一起消失了。就在哈利与伏地魔决一死战的前几天,麻瓜们决定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于是联合起来打倒黑魔王。麻瓜的生物武器有效的摧毁了黑魔王与他的仆众,还有英国三分之二的巫师人口。

刘海阻碍了他的视线,他随意地把头发别在了耳朵后。在长满杂草的草坪对面,灌木丛依旧被风所吹打着,发出沙沙的响声。他扔掉了香烟,接着把它踩灭,抬起头。繁星布满了整个夜空,显得人类是如此的渺小,Ron忧郁的想着。Bill曾经用极端的方法纠正了他自虐的倾向。而Bill那琥珀色眼瞳里折射出来的怒火是Ron永远也不会忘掉的景象,他把母亲最锋利的小刀塞到Ron的手上,催促他割脉;又或者在他面前排放好一排毒药,要他喝掉;但是Ron却没有这么做。当Bill生气时,脸上的伤疤在苍白皮肤的衬托下异常的显眼,这样的景象让Ron难受到连身上纵横交错的疤痕也疼痛起来。这几个月,Ron努力让自己保持乐观,虽然自己也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好吧,他承认,这是为了Bill,对于失去了所有东西的Bill来说,这是仅存的安慰。

风刮着他的脸,把他拉回了现实。隔着厚重的夹克与大衣,他伸出手抚平手臂上刚起的鸡皮疙瘩。地平线上的云被染成了玫瑰色,看起来是那么的诡异,他朝远方看了最后一眼,迈出沉重步伐,往陋居走去。他还有一个不速之客需要解决,并且还要说服自己,这个世界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死人复活。他把手放在门上,解除门上复杂的守护魔法,接着走了进去。

* * * * *

“你觉得唤醒哈利是个好主意吗?”

Ron躺在了盛满热水的浴缸里,考虑着。

“说实话,一直让他沉睡并不是一个好主意,但他醒来后像第一个晚上那样发狂的话,房子肯定禁不住。我知道你在房子里施放了保护魔法,我也从来怀疑过你的能力,但是哈利的魔力实在太可怕了。”

Bill点头,把玩着垂落在肩膀上扎着头发的皮带。“恩,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可以在房间里施放抑制魔法,希望把他所带来的破坏降到最低。我们应该找个机会与他谈谈。他不能一直都这样……”

“他绝对是疯掉了,”Ron说道。他拿起肥皂往身上涂,直到泡沫布满他的手臂。“我们根本不知道弄醒他的后会怎么样。”他清洗掉腋下的泡沫,然后涂后背。

“让我来吧。”

“谢谢。”Ron把肥皂递给了他的哥哥,靠向Bill,而Bill把泡沫涂满了双手,接着轻轻的触摸他,从脖子一直到脊椎末端。对于Ron来说,为彼此洗澡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尽管以前,他肯定会觉得恶心。

他用水冲掉了泡沫,然后让Ron自己涂肥皂。Bill坐回椅子上,注视着Ron,而Ron用沾满了泡沫的海绵涂抹身体,从大腿内侧一直到阴茎、屁股。动作一点也不色情,至少还没有到那程度,但Ron在Bill那炽热充满占有欲的视线下,身子突然一热。Bill的视线老让他觉得窒息,让他害怕。有时,Ron鼓起勇气与Bill对视,但从Bill眼里,他看到的是那只野兽;他有时候会产生错觉,觉得他们既不是兄弟也不是情人,而是狩猎者与猎物。不过现在,Bill的眼里没有捕猎者的敏锐,只有亲人的关怀,眼珠随着 Ron的海绵移动着。这让人觉得很舒服,很安心,唤醒了他埋藏于心底多年的记忆——这样的Bill就像那个他小时候所拥有的大哥。

“我想我变得迂腐了。”Ron忧郁的说道。Bill微笑,在挂衣架上扯下了毛巾,而Ron拔掉了塞子。

“厨房里见。”Bill说道, 而Ron从浴缸里出来,站在地板上,Bill把手上那条深红色的浴巾递了给他。这条浴巾是多年前Bill从埃及带来回来的,Ron很喜欢,因为浴巾上那异国的情调与醉人的香味总让他想起一家子出国旅行的事情,

“好。”

在Bill的注视下擦身体,Ron显得有点扭捏。当Ron擦干身体,Bill便离开,远处传来他下楼的脚步声。几乎每个晚上,他们都会一起喝一两杯苏格兰酒,这是他们在遭遇劫难后所养成的习惯之一。他们是生活在陋居里最后的两个卫斯理。而卫斯理的血脉将在最年长的卫斯理还有最少的弟弟手里终结。他们现在分享一切,就字面上的意思,包括身体。Ron穿上了爸爸的法兰绒睡衣,站在镜子面前拨弄着那头乱发,手指轻轻摸上左脸颊上的长伤疤,沿着伤疤描绘着。看着伤疤,他想起了帮哈利洗澡的情景,血染红了整个浴缸,有些伤口还没有愈合,在渗着血。而Bill的魔法最终让它们合在一起。

“你这样子实在太难看了。”他对自己说,对镜中的留着疤痕的自己做了一个鬼脸。他抚平了浓密的眉毛,却又再次想起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巫师的救世主,现在疯掉了,迷失了自己。“希望我们弄醒哈利后,他不会毁掉房子。”他喃喃自语,然后走去厨房。

Bill坐在桌子旁,手里握着杯子,沉思着。Ron发现自己的位置上放置了空酒杯与威士忌。Ron为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灌了两口后,却依旧没有坐下来。烈酒灼烧着喉咙,慢慢地,他喜欢上了这样的感觉,他舔了舔嘴唇,品尝着残留在嘴里的酒香。

“我想上床躺着。”他打破了沉默,耳朵里听到的是老屋子发出的怪声、雨声,而两者完美的融成了一体。

Bill抬起了头,担忧着。“你不舒服?”说完,他喝光了酒杯里的酒,然后再倒了半杯。

“我没事。只是想看看书。学点有用的东西。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他在找借口。他最近不断的在重看Abstrusology里那相同的几个章节,想让自己变得有用点。他知道那几张的内容非常有用,可是却老是掌握不了,这让他很泄气。他想成为一个好学生。Bill偶尔会教他一些破咒的技巧,而Ron想了解运作原理,好让自己知道到底在干什么。他们外出寻找食物还有探索,混乱与危险依旧充斥城镇,他们总是遇到爆破咒或咒术道具。Bill觉得他们应该抓紧每一个机会学习,而Ron开始的时候很排斥。直到有一次燃烧咒击中了他,差点要了他的命,而伤口严重到甚至Bill那拿手的治疗咒也不能完全消除他腿上众多伤疤。

其实Ron现在想做的,是捧着酒杯走上楼,接着喝掉它,在Bill上来前,让它迅速的发挥效力。他想让Bill那双灵巧的双手还有舌头在他的皮肤上游走,抚摸着、舔弄着他,给予他温暖。就这么一次,Ron想放纵自己。在经历了糟糕的一切后,他想被人眷恋、被人爱着,让他有理由支撑下去。而Bill,那个他一直依赖着的人,那个他一直崇拜着的人,那个让他沉溺迷恋的人,这样的Bill便是他活着的理由。世界上已经没有人会告诉他贪恋或回应哥哥的触摸是错误的,没有人会告诉他与自己的哥哥分享彼此的身体是羞耻的、是有罪的。但就算现在有人这么告诉他,Ron会叫他滚蛋,还会朝着他们施展致命的咒术。

Bill端详着他,直到Ron回过神。“我很快会上来,”他承诺,就像看穿了Ron。他温柔的笑着,脸上的伤疤随着笑容拧到了一块。

“好。”

Ron知道,他不需要再说什么。他往杯子里盛满酒,把酒瓶放在Bill前面。他上楼,走到旧卧室想吸口烟。鲜紫色的墙壁上贴满了Cannons队的海报,所有人都不喜欢,除了自己与哈利,这些海报能让Ron冷静下来,就算冷风从微微打开的窗台夹缝溜了进来,但只要看着这些海报,Ron便觉得全身暖暖的。他坐在窗沿,腿上合拢,把烟灰缸放在了膝盖上。手里握着酒杯。Ron的思绪着在各个房间里漫游,哪些门是锁上了,而没关上的门是否施了魔法。刚开始,他们分房睡觉,但这没有维持很长的时间。痛苦的记忆让人窒息,逼使Ron投入哥哥的怀里寻找慰藉,最后上床了。他们只在Bill的床上呆了一晚,Bill喜欢朴实的墙壁,而Ron呆在这房间里老是觉得焦虑不安。所以,他们搬进了Percy的房间,那间唯一没有浓烈色彩、没有回忆之类的房子。到时间了,他灭掉了烟,关上了窗户。他匆忙用魔法点燃了手提灯,然后去二楼。

他喝掉了酒,在被单里找到书,当开始阅读的时候,Bill便进来了。当听到Bill脱衣服所传来的沙沙声,Ron的下腹部慢慢的燃烧起来,他在盼望着。他们并不是为了肉欲。大部分时间,他们在一起是为了寻求慰藉与臂弯,这主要是取决于Ron的需要。而今天,他想要更多的东西。Bill灭掉了灯,然后点燃了蜡烛,Ron知道Bill察觉到他的需要,大概是嗅到了他的欲望。Fenrir的袭击让Bill变成了狼人,所以Bill的嗅觉就像犬类那么灵敏。也就是说,Ron不可能在Bill的面前隐瞒事情。

[    hide=50]Bill上了床,而Ron合上了他的书,书落在床头柜上发出了一声闷响。他转身,渴望着Bill修长的手指与炽热的嘴唇。六年级的时候,Ron便发现自己喜欢男人,但他从没有肖想过Bill或者其他的兄弟。好吧,在他们因为寂寞而走在一起前,有时候他会偷偷打量着Bill那修长而健美的身体。

“过来。”Bill说,声音沙哑却富有磁性。

当Bill的手伸进Ron的睡裤握着他的阴茎时,Ron迅速变硬。Ron舔着Bill的嘴唇,手在Bill身上滑动着,揉捏着Bill那瘦削光裸着的屁股。Bill抚摸着他的阴茎,快感充斥着Ron的皮肤纹理。

“就是这样,”Ron说,嘴巴抵着Bill三天没刮胡须的下巴上。

“那就好。”

Ron贴着满是胡茬子的皮肤微笑,扯下自己的睡裤,同时拉着Bill让他压向自己。而Bill对他顽皮一笑,用自己阴茎抵着Ron的,摩擦着,使Ron呻吟。过去,Bill用自己的阴茎猛烈的撞击Ron,当Ron看到Bill那火焰般红艳的刘海在他的脸上飘扬时,Ron便会射精。而现在,Ron却另有计划,他想品尝Bill阴茎的味道,想让那跳动的睾丸抵着自己的盆骨。他深深地吻着Bill,舌头滑进Bill的口腔。在Bill的嘴里尝到的是苏格兰酒,带着辛辣的味道。

“我想吮吸你,”Ron拉开了距离,喘了口气,然后说道。

“你一直知道我不会拒绝你。”Bill说,手指轻轻的抚上Ron的脸颊。

Ron的注意力从自己脉动的阴茎上临时转移到他哥哥的脸和胸膛上。他脸上的伤痕很深,凹凸不平的比岩石更加粗糙。而Bill的体格与Ron差不多,虽然Ron比他高,但肩膀却比Ron更宽,锁骨比Ron更突出。除了这些外,Bill全身散发着成熟的魅力还有让人安心的气息,而这些就算Ron长大了,也还是缺乏。在距离褐色乳头不远的正上方,Bill的胸膛上有一道新月形的胎记,与Ron不同的,Bill没有浓密的胸毛,只有几簇红色的毛发点缀着。

“你在烦恼?”Bill关心的问道,低头看着他。

Ron摇了摇头。他翻动身体,把Bill压在了身下,然后顺着那诱人的褐色体毛,沿着小腹一直往下亲吻。从Bill的体毛里,他能嗅到浓重的麝香味,而Ron突然发现,对于与自己的兄弟睡在一起的事情,他根本就没有抱有一丝的疑虑。他与自己的亲哥哥做爱,互相操着对方,但是他从没有怀疑过这有什么不对。卫斯理家的兄弟情谊已经变成了他们的历史,被其他的东西所取代。赤裸着与Bill拥抱,彼此分享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秘密,对于Ron来说这就是家。他其他的爱人——他过去的那些男友,在现在看来就像是虚构的,只会偶尔在他的梦中出现。

除了哈利。

把前任最好朋友兼情人的事情从脑子驱除出去,Ron吮吸着面前脉动着的阴茎。赞美与亵渎的话语从Bill的嘴里溢出。Ron时而舔弄,时而吮吸,有时把阴茎整个吞进嘴里,或者用舌头舔着顶端分泌出的液体。他捧着、揉捏着Bill的睾丸,直到自己的阴茎急需照顾。Ron舔了舔手掌,上下套弄着自己的阴茎,而Bill快要到达顶点,Ron停了下来,继续吮吸Bill。当Bill泣不成声时,Ron知道时机到了。他吮吸了最后一次,然后放开,而Bill发出抗议的低吼。

“射吧。”Ron恳求,靠向Bill,握着Bill的阴茎抵着自己的腹部。

Bill喘着气。Bill的双脚抖动着,在Ron的手里释放,而Ron的小腹上布满了珍珠般的白色液体。Ron用手指沾了点,放进嘴里,而手指在颤抖。Bill一边看着Ron把手指舔干净,一边露出了满足的笑容。Ron急切的想解放;他的阴茎胀痛着,快到达高潮的边缘。Ron把Bill的精液往掌心一抹,然后握紧阴茎,粗鲁的上下套弄,很快地便释放了。
[/hide]
Ron慢慢的睁开眼睛,全身无力。他满足的趴着,手从阴茎上挪开。现在他唯一需要的是一个清洁咒,然后贴着Bill的身体满足的睡觉。突然,就像预知到某些事情不对劲,Ron的毛发全竖起。而Bill眼睛睁得大大的,证实了Ron的猜测,有人站在了他背后。他的心跳的很快。Ron强逼自己转头。

哈利靠着门口,侧着头,脸上带着做梦的表情。

“我很想你,Ron。你还是老样子,这样地美丽——”他说,声音沙哑而模糊。“我……”

咔嚓一声,哈利昏倒在地上。

* * * * *

“你与Bill在一起了?”头抵着Ron的肩膀,哈利含糊地问道。

"恩——"Ron扶着他,手不断地扫着哈利的脊背。

“你们是兄弟,”哈利任性地说道。“这不正常。”

Ron翻了个白眼。他用力的抓着哈利,让他更加靠近自己,而哈利那温暖而有规律的呼吸全落在了他的脖子上。“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正常的?”

Bill下楼,喝了杯茶后便回卧室,腾出空间让他们两个独处。Ron让哈利挨着自己,轻轻扫着他的背,他花了半小时才让哈利冷静下来。Ron觉得他们回到了过去——他像母亲那样安慰着哈利。嗅着哈利的头发,Ron惊讶的发现,就如往常一样,哈利唤醒了他的保护欲。伴随着哈利的出现,Ron感觉到自己身上某些不合时宜的情感也苏醒了。但现在他唯一该做的是让哈利冷静下来,于是他拥抱着哈利,两人躺了下来,而毯子覆盖在两人身上。

“我们迟点再谈这个,”Ron轻轻的说道,手停留在哈利的肋骨上,抚慰般地上下扫着。“但我想先知道,你之前到底去哪里了,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哈利把头埋在Ron的肩膀上,点了点头。“我不是太记得了。当我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在走路,知道自己必须来这里,找到你。”

突然的,Ron感觉自己背叛了Bill,这让他良心不安。Bill一直保护着他,就像他的救世主。但是哈利却突然出现,并且需要他,而当哈利那几乎赤裸的身体贴近他的时候,Ron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起了反应。他过去一直爱着哈利,尽管战争之初两人的激烈争执使他们之间出现了一条深深的裂痕,Ron依旧敢肯定,过去的情感绝不会被抹杀。哈利用他疯狂的眼睛看着这个世界,那无理性的想法随时让他发狂用魔法毁灭世界,其实,他觉得“哈利死了”会比较好,至少让哈利的那饱受折腾的身心得以安息。但尽管全身覆盖着伤痕,尽管脑子有点不清醒,哈利却活了下来。虽然这已经不是原来的哈利,但是Ron脑子里所想的全是亲吻着哈利、与他做爱,直到把原来的哈利带回身边。

而Ron知道,Bill绝对不会高兴。即使如此,他的身体却不受抑制的兴奋起来;每当他与哈利接触,皮肤便会发热。而哈利有意无意也受到影响,阴茎半勃起,抵在了Ron的大腿上。

“哦,哈利,”Ron喃喃自语。“我想我不能陪你了。不是我不想陪你,因为……”他的声音随着哈利不紧不慢地摩擦着自己的身体而消失。

“因为你在意我。”哈利说道,亲吻着Ron的颈项。他温柔地允吸着Ron的敏感点,而Ron不禁懊恼地叹了口气。

哈利挣脱出Ron的怀抱,而    Ron不情愿的放开了他。微暗的灯光从哈利的眼睛折射出来,把瞳仁染黑,只留下了边缘部分的绿意,Ron像被催眠一样,凝视着。而哈利太阳穴上有规律的上下颤动吸引了Ron的注意,让他不禁回想起寻找死亡圣器之初他们所立的血盟。那时两人立誓所说的话像照片般一幕一个细节在他的脑子里回放。麻瓜间通过歃血为盟成为兄弟的方式让Ron着迷。他选择了这种血盟的方式,让自己与哈利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如亲兄弟般联系在一起。

“我为了你才来这里,Ron.”哈利用Ron从未听过的庄重而真诚的语调说道。“我活了下来,是为了能与你在一起。”

Ron怀疑地看着他,猜疑与希望像被洪水搞混一起,濒临爆发。伴随希望而涌现出的喜悦与过去遭到背叛而受到的伤害,这两种矛盾的感情,在他的脑袋里盘旋,互相较量着,让他迷惑,让他不能思考。“你根本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你受了重伤,脑袋也不够清醒。”他说,努力厘清思绪。

“我没事。”哈利坚持道。“我现在需要的是控制好自己的魔法。你知道,我完全有能力这么做。”

“我相信你可以,”Ron有点生气,但还是安抚哈利。“你应该还记得尽管你与我结成血盟,但是最后的8个月里,我们之间没有说过一句话。你就像用尽所有方法去让自己变得无情。我觉得,唯有你死掉了,我才能够原谅你。”

“我当时太生气,失去了理智。”哈利咆哮。烛光开始摇曳不定,墙上被倒挂着的相框开始颤动,最后掉在了地上。

“哈利,”Ron警惕的说道。“冷静下来,老兄。假如陋居倒塌了,我们就失去了庇护场所。说实话,它居然能支持下来,我有点惊讶。”

房子里的充斥的魔法能量逐渐减退,Ron舒了一口气。“谢谢。”

哈利满足的点了点头。“我很高兴Bill在我不在的时候照顾你。但你是属于我的。从一开始就是,你根本不能否认。并且,天啊,你应该意识到,Bill是你的哥哥。”

Ron终于克制不住自己的脾气,自卫般地反驳。“是,他是我的哥哥,那又怎么样?!他比你更爱我,”他对着哈利厉声说道,为了更加有气势,他坐了起来。哈利没有害怕,只是有点惊讶。“我们在大灾难中幸存下来。而你不在!赫敏也不在了。父亲,母亲,差不多整个凤凰社也不在了,我用了很多天才找到他们的尸体。大部分人都死掉了,包括该死的食死徒。我想死,想结束这一切。但是Bill不让我这么做。他永远也不会放弃我。他没有抛弃我。”

最后的一句话结束了Ron激烈的演说,但紧张的气氛依旧在空气中徘徊。而这便是问题的根源,早在麻瓜引发大灾难前,在他最需要哈利的关头,哈利却残忍地离他而去。

“你离开了我。“Ron的声音从牙缝里挤了出来。

没有一丝的颤抖,哈利伸出手,爱抚着Ron的嘴唇。

“我回来了。”

* * * * *

Ron紧紧攥着身上的皮衣,抵御风寒。离他不远处的陋屋在寒风的吹袭下,也如他那样微微的颤抖。而站在他右边的Bill却站得笔直。尽管地处荒芜,他们三人还是徒步搜索了位于鹪鹩大桥河谷外的巫师村落寻找食物。因为不知道麻瓜们所释放的病毒威力与散布速度到底有多大有多快,所以Bill与Ron很谨慎,一直没使用换影移形或者直接飞行进行探索。而Harry也赞成他们的做法。

在他的右边是Harry,像是在嘀咕着什么,Ron转头,“怎么了?”他问道,嘴唇裂开了,传来了疼痛。他舔了舔裂开的地方,味蕾立刻布满了铁锈味。

“我藏在了大英图书馆,”Harry调整了音调。“地下室的书堆里,这样的话,我就不需要消耗力量来隐藏自己。在那里藏了一段时间,直到我不能忍受那里的味道,我便走了出来开始寻找食物。最后,我离开了伦敦。”

他把手搭在了Ron的手臂上,这让Ron觉得很别扭。他能感受到Bill在妒忌着,几乎能听到Bill低沉的吼声,于是他拨开了Harry的手。为了安抚Harry,他那带着手套的手使劲的捏了捏Harry的,然后才放开。这个动作让Harry木然的表情有所松动。

“我很高兴你活了下来,并且来找我。”Ron说道。语调很平淡,但是他希望Harry能从话语中感受到自己的喜悦。Harry的到达、Harry的表白、与Harry的重聚,让Ron陷入了两难。他越是挣扎,越是拒绝不了哈利,而同时他觉得自己离Bill越来越远。

“Harry,我想在你身上做些测试。”Bill说道,红色的刘海落在了他脸上的疤痕上。“还有其他的检查。我们不想一点的小醋意,便让你失去了控制,让陋屋倒塌,你说是吧?”一边朝着房子走去,Bill一边讽刺的说道。

“Bill,”Ron警告。

“不要担心,他说的没错。随他吧。” Harry轻轻的说道。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但Ron观察他的双眼,他能看到愤怒.“我们都是成年人。你们都觉得我精神失常。假如我能让证明自己是清醒的,也许我们就能面对现实,不再选择逃避。”

话语就像是说给Bill听的,但是Ron知道,Harry针对的是自己。对于Ron来说,夹在这两个人之间,他已经很疲惫。Ron很懊恼,不想再夹在这两人之间。

“那好吧。”Ron抱怨。他示意他们向前走,三个男人呆在门前,显得很挤。“梅林在上,随便你们了,我什么也不管了。你们再这样吵下去的话,我们都得死。我去抽支烟,你们先进去吧。”

Harry跟着Bill进了房子。门大力的关上,弄到窗户抖动着。Ron不禁的叹了一口气。

“就某个意义上来说,我们都疯掉了。”他自言自语,在口袋里四处翻找香烟。点燃,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味深入肺部,然后呼出。日照西斜,他抬头,挂在树干上的夕阳把整片天空染得通红。他就站在这里,看着夕阳,烟徐徐上升,模糊了他的视线,让他觉得很无助。要活下去,就要团结;三个人搜索食物与生活必需品比两个人效率更高更安全。Harry勇敢、聪明;他的第六感让他们一下子找到了两个星期的食物分量。尽管Harry很有用,但是他精神不稳,有时候胡言乱语,这让Bill与Ron很担心。而其他时候他却很正常。而今天话题的是夜骐到底能背多重的东西,能不能背得动六岁那年他在Dursley家后院所找到的长满青苔的有裂痕的长型大理石。

以前,当他们的关系越来越亲密时,而Ron为Harry的命运感到愤慨。Harry整个童年都在麻瓜的虐待下长大,Harry在巫师世界里受尽奚落与嘲笑,更不要说黑魔王不断地袭击Harry,一想到此,Ron就更加生气。命运对于Harry来说,是那么的残忍,那么的不公平,这让Ron生气。Harry除了额上的闪电状疤痕,身上、手背上布满了已治愈的伤疤。长期遭受营养不良,Harry身材瘦小。死亡如影随影地跟着Harry,就像嫌Harry作为孤儿的命运并不够悲惨似的。那时候,他们相拥着躺在Ron的床上相互安慰,但几个星期后,Harry却残忍的抛弃了Ron。而现在,Harry的记忆出现了错乱:他不断地向Ron解释,告诉Ron,他现在做的每一样东西都是为了Ron。Ron有点不知所措,他只能保持沉默。Harry看起来就像在退化,又或者说恢复到那个涉世不深、有点羞涩的Harry。Harry就像矛盾的化身。夜空中繁星闪闪,Ron突然醒悟过来Harry与Bill独处一室。一想到Harry会受伤,Ron便焦虑起来。

房子里突然传来Bill的声音,让Ron吓了一跳。他扔掉抽了一半的香烟,踩灭它,然后冲进去。伴随着Bill的喊叫声,印入眼帘的场景是那么的荒谬,让早做了心理准备的Ron也不禁的吓了一跳。

“停下来,Harry!让它停下来!”

大雨从天花板倾泻而下,窗帘也随着雨点落在了地上——他的厨房在下雨。

“房子在哭,它很伤心。” Harry天真的解释道。

Bill的魔杖坚定地指着Harry。“统统石化!除去武器!”Bill大声嚷出咒语,但是咒语撞上了Harry的加护咒,被弹开了。本能地,Ron向前挪动,拨开被雨水打湿的头发,他小心翼翼的靠近Harry。

“Harry,我们都淋湿了。”他说,张开手臂展示已经湿透的大衣,并且观察的Harry反应,看看他是否允许自己继续靠近。

Harry走向他,伸出手手紧紧的扣住Ron的腰间。他的头抵着Ron的肩膀,低喃着,“房子里充斥着绝望。”说完,他便晕倒了。突然而来的体重让Ron也跌在了地上,Ron不小心扭到了脚,不禁地大叫了一声

房子里的雨停掉了。除了偶尔几滴水珠从桌子旁的凳子滴落在地板的小水坑上所发出声音外,房子里显得静悄悄的。Harry的身体压着他受伤的脚,他推开Harry,把腿解放出来。

Bill的眼睛折射出危险的光芒,吓了Ron一跳,然后他意识到还有两天便是月圆之夜。

“他必须离开。”
hanasaki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1#
发布于:2010-05-24 22:41
我...我...我看完之后才瞄到了ron/harry啊啊 不过h大好。
话说这个应不应该放到禁区去?如此火辣?
hellodds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2#
发布于:2010-05-24 23:52
哈利还真会挑时间醒。。。他怎么样了?这是END????????
草蕪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3#
发布于:2010-05-30 21:25
草威望不夠呀!不能看~
不曉得是不是以前看過的,
話說草已經好久沒看英文同人了,
可以告知出處嗎?感謝!感謝!
靛蓝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4#
发布于:2010-06-01 13:24
哈利疯掉了啊~~但是看标题哈利还是有恢复的可能的啊~~
发现英译的文都好现实的说~~感觉很好啊~~
bsz
bsz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5#
发布于:2010-06-02 08:55
好久没来坛子了,前一阵子一直上不来。赶快过来补新帖子!
草蕪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6#
发布于:2010-06-02 22:20
草很喜歡bill,在ron所有的兄弟中最喜歡的就是bill了!
但草最愛的果然還是哈榮呀!
qqbbrwo
一年级学生
一年级学生
7#
发布于:2010-06-06 20:23
沉迷于酒精和XXOO的ron
超级M的感觉=W=
好压抑的风格
我好爱=W=
lanm代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8#
发布于:2010-06-08 07:58
阿…荣哈的话只要没有爱趣 我还是可以脑补的 …比尔我已经对不上脸了…但是只要是兄弟就有无限爱 继续等更新
heroine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9#
发布于:2010-06-11 13:15
很久没来了,新的文章呀,只是结束了吗?怎么也不像呀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