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akitof
六年级学生
六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阅读:7311回复:44

[all/RW][完結原創] Dreaming (DM/RW,HP/RW, BY:sanaakitof)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1-01-15 19:45
寫在前面:

這篇是單篇文章,和之前的作品沒有關係XD





Dreaming

當跩哥睜開眼睛,最先看見的,就是紅髮衛斯理在他的臂彎裡,對他微笑。

他能看見對方那些可愛的小雀斑,不平均地分散在臉頰上,還有鼻頭,而裸露的肩頭有著奶油色肌膚,被窗戶外的陽光灑落而產生一層淡淡的光暈。

因為這樣,他才注意到這是他的房間,他們一起躺在馬份莊園大床鋪,而不是霍格華茲裡屬於史萊哲林的地牢。

跩哥稍稍地收緊了手,讓對方靠自己更近一些,紅色的髮絲撓得他有點癢,但是他不討厭這樣的感覺,因為那赤燄般的頭髮間有著青草的香味,足以在吸入鼻腔後充滿他的肺。
他喜歡這個味道,他將自己的鼻子埋了進去,於紅色髮絲間嗅了嗅,這樣的行為讓懷裡的男孩咯咯笑了起來,輕聲笑罵了一句白痴。

他有些不服氣地揉起那團紅色頭髮,又惹的衛斯理幾聲嘟嚷,然後他的手掌向下滑,來到了對方光滑的背部,他們彼此都沒有穿衣服,他可以很清楚地感受那個誘人的身體線條。

跩哥輕輕地在榮恩的額上烙下一個吻,他的手更自然地向下撫摸,接著碰觸到了結實卻有彈性的小屁股,他悄悄地捏了一把,讓榮恩發出怪叫,他感到相當的愉快,再繼續向下探索,是柔嫩的大腿,他在那裡稍作停留。

屬於紅髮的淡金色睫毛眨眼動作而跟著動了動,上面沾了點水珠,還有可笑的眼屎,跩哥嘲笑對方這一點,而榮恩則嘟起了嘴,向他抱怨。

他終於忍住了笑意,他的手指撫過那柔軟的金色睫毛上,輕輕地撫去了上面的垢物,榮恩直直地看著他,瞳仁裡是他的倒影,他可以清楚意看見自己接近白色的金髮被映在上面,然後他靠近,他想親吻那淡紅色的唇。

但是他醒了。

跩哥再次睜開眼,他看到自己仍然躺在史萊哲林的寢室裡,被綠色帳子所蓋著的四柱床,而他們房間裡沒有窗戶。

他看見同寢室的克拉和高爾都還在睡,而他已經沒有任何再睡回去的念頭了。
跩哥坐起身,他有些悵然地看著自己的手,在剛才的夢裡擁抱著紅髮衛斯理的臂彎,彷彿紅髮已經是他的人,屬於他的榮恩‧衛斯理。

上課時跩哥表現得漫不經心,他還忍不住去回憶那個甜美的夢境,衛斯理就裸著身和自己如此靠近,他只差那麼一點就能吻到那微厥的嘴。

他沒撐著頭,而是雙手交覆在課桌上,他的課本有大半邊被他的袖口給蓋住,但是那不重要。

因為紅頭髮的衛斯理就坐在他前面。

他看見波特低聲在紅髮耳邊說話,紅髮輕輕地顫抖著肩膀,發出了細細的笑聲,然後也悄悄的回話。

跩哥無法得知他們的談話內容,他不知道為何那兩個人可以在上課時間說笑,他只覺得他被干擾了,他甚至聽不清楚麥教授在說什麼,那細碎的耳語已經掩蓋住了高亢的女聲,而黑髮與紅髮的存在早已遠遠地大於寫滿了字的黑板。

他感到憤怒,他幾乎想當著所有人的面前分開那兩個人,告訴那個該死的疤頭,紅髮是他的所有物,他和紅髮一起醒來,他也只差點就能親吻紅髮,在他的夢中。

可是跩哥卻沒有這樣做,他只能看著那兩個人快樂地調笑著,偶爾傳來格蘭傑的警告,要他們別妨礙她專心聽課,可是那兩個人才安靜一會兒,依然故我地說著他們的小秘密。

兩個男人,永遠有說不完的話,麥教授嚴苛的課程仍然不減他們的興致,而似乎除了跩哥以外沒有人在意這點。

那是當然的,因為上個月底,全霍格華茲都知道了哈利‧波特正在與榮恩‧衛斯理交往。

一切的始末是來自於克利維那個愚蠢的波特崇拜者,在沒有經過房間主人的允許下,擅自跑到波特他們的房間,看見了兩個男孩在床上擁吻的畫面。
而克利維歡欣地拍下一張照片作紀念,接著謠言就傳開了,並且很迅速地被證實,因為波特毫不誨言自己與衛斯理的感情發展。

跩哥對此只有冷冷的哼聲,他覺得波特太過正直了些,沒有任何的辯駁,反而大咧咧地承認,並侃侃而談了更多。
那時後衛斯理的臉比頭髮還紅,並且用圍巾將自己整張臉給包住,除了可笑還是可笑。

但是跩哥卻因此失眠了整整兩個星期。

他不知道為什麼,只要一想到波特幸福地摟著衛斯理的肩,儘管衛斯理比波特高了整整一顆頭,波特卻絲毫不覺有任何突兀之處,並且笑得相當滿足,他就想撕碎那張裝腔作勢的嘴臉,令人噁心作嘔的聖人波特。

他忍不住猜測那兩個人做的事情,他們可能牽手,可能接吻,可能互訴愛意,可能做更多。

然後他就得這般心煩意亂地到天明。

跩哥痛恨起這該死的一切,他一點也不想去在意這些,可是他仍然相當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像是個刺,牢牢地嵌進他的心裡,或更像顆毒瘤,隨著時間而逐日腫大。

直到那個咒語的出現。

潘西‧帕金森不是個漂亮的女孩,黑色頭髮,黑色眼珠,但是她總是關心他,跩哥很明白潘西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在看自己,卻從來沒有給予她一個正面的回應。

潘西雖然不知道跩哥失眠的原因,卻替他在圖書館的禁書區內找到一個神奇的咒語,那是一種能夠讓人安定心神、並且有個好夢的咒語。

只試了一次,跩哥就發現自己已經不能沒有這個神奇的咒語了。

他在每晚睡前對自己施咒,簡簡單單幾個句子,可以換得一夜好眠,他不會再為任何事心煩,而同時他也能擁有一個美夢。

美得能將所有不愉快給通通遮蔽住的夢。

自從用了這個咒語,他總能夠在夢裡渡過一個好時光,他與波特同樣幸福,甚至比那更好,因為這些是他真正想要的。

夢裡的紅髮永遠是看著他,並且對他笑得燦爛。

跩哥曾經夢到紅髮與自己在野餐,他們坐在一顆樹蔭下,面向著黑湖,他們在綠色草皮上鋪了一塊大大的布。
起先還為了要用誰帶來的布而小小的鬧了個脾氣,他帶的是上好的絲質布,上面還有精緻的繡工,但衛斯理卻堅持使用那條經過多次縫補的爛粗布,他們爭論,最後還是由他勉強讓步,他們把那塊粗布整齊地擺好,後來跩哥發現這塊布並沒有他想像中的糟糕。

因為布上有著與衛斯理身上相同的味道。

他們的餐籃裡放著許多三明治,還有各式各樣的小蛋糕,皆是出自於家庭小精靈的手藝,最頂極的美味。
籃子裡頭當然也有飲料,是衛斯理喜歡喝的南瓜汁,他替對方斟滿一個玻璃杯,他們在一片湖光前乾杯。

衛斯理又笑了起來,跩哥看見紅髮的眼睛裡閃爍著,茵茵的眸子比湖面上的水光更加耀眼,就連豔陽也要相形失色。

接著跩哥取起了一塊三明治,他咬下,然後他看見紅髮卻先向小蛋糕們下手,上面的巧克力與奶油沾得滿嘴都是。
這樣的衛斯理可愛極了,他忍不住想靠近,替對方舔去那些。

但是他又醒了。

跩哥很難形容這種感覺,他希望夢的效力能夠再持久一些,至少讓他嘗到巧克力的甜苦味。

這讓他在魔藥學時也失常了,他不小心加錯了一味料,他的藥劑算是毀了。
但是一向偏愛他的石內卜並沒有出言責備,只是冷淡的瞧了他一眼,吩咐他借用剎比的鍋子。

之所以在他最拿手的課堂上恍神,有一大半的錯,是因為他看著另一面桌子的紅髮,在切碎材料時有些笨拙的模樣,引來石內卜的嘲諷。

波特輕聲安慰著衛斯理,並笑著說他們差不多時,紅髮笑了。

而石內卜因為這個原因,扣了葛萊分多整整二十分,理由是上課時間談情說愛,目無尊長,並且另外扣了格蘭傑五分,因為她替他們把剩下的工作給做完了。

跩哥幾乎想大聲拍手叫好,他總是喜歡看石內卜懲罰那群人,他相當同意石內卜的觀點,課堂並不是用來談戀愛的。

然而他唯一能做的只是對著剎比的大鍋發呆,或是從這裡偷偷瞅著紅髮的臉,正氣嘟嘟的對波特咕噥著石內卜的偏心。

那天晚上,跩哥所夢見的,是紅髮靠在他的肩上,他們挽著手並行在冬天的斜角巷裡。

由於身高接近,所以動作顯得有些怪異,但是他一點也不覺得這有什麼不恰當的,他穿著厚厚的皮革,而衛斯理的衣服相對而言有些單薄,因此他把手又握得更緊些,就算隔了手套,他也能感受到來自掌心的溫度。

衛斯理的臉頰泛著些紅暈,或許是因為天氣寒冷的關係。在空中飄著的細雪,有一小片落在了紅髮的鼻尖上,他注意到了,然後伸出另一隻手,替對方擦掉,衛斯理縮了縮脖子,他不禁勾起一抹微笑。

接著衛斯理打了個噴涕,只好可憐兮兮的吸吸鼻子,他輕聲問對方是不是很冷,沒想到紅髮卻搖搖頭,說想吃冰淇淋。
他皺眉,他不希望紅髮感冒,所以他搖頭拒絕,而衛斯理就像個幼稚的孩子,吵著要繞去冰淇淋店一趟,他總是拗不過他,他們只好向伏德秋先生買了兩個,一人一隻。

就算雪越下越大,衛斯理對於吃冰的興致有增無減,他伸出小巧的舌頭試探性地舔了舔,才開始大口大口的吃著。
跩哥只是咬了一小口自己的冰淇淋,是草莓口味的,很甜,他忽然有點好奇衛斯理手上的香草味道如何,因此他拉過對方的手,在對方的冰上也咬了一小口,也好甜。

衛斯理笑了笑,說不如他們換著吃,所以他把自己的遞給了對方,而接過另一個。

雪花緩緩地落在跩哥幾乎沒動幾口的冰淇淋上,看起來很像被灑了一層糖粉,但至少不會再那麼甜了。

然後他注意到吃完冰後的衛斯理在發抖,他有些好笑的想著對方活該,卻又忍不住解開自己的皮大衣,將紅髮整個人攬進懷裡,把衣服的另一半罩在對方身上。

衛斯理紅了臉,悄聲地對他道謝,他裝模作樣地挑了個眉,然後在心裡暗暗竊喜。

雖然垂耳毛帽蓋住了衛斯理大部份的頭髮,但是他還能夠見到幾屢藏不住的髮絲,沾了點雪花,他想替對方撥去,但是他又不想放開抱著對方的手臂。

就在他思索著該怎麼做時,衛斯理長了雀斑的臉向他靠近,他認為自己將能得到一個吻。

他又再度從夢中醒來。

無比的充實感與空虛感,兩種完全矛盾的情緒在他的心裡交戰著,他滿足於夢中與紅髮的相依偎,卻同時失落於睜眼後一切不復存在。

當跩哥在交誼廳中寫作業時,潘西走近了他,笑著稱讚他近日氣色看起來好上不少,他只是淡淡的回應自從使用過那個咒語後,他總是睡得很安穩。
然而潘西對於他仍在使用咒語表現得相當驚訝,她把自己的手覆在跩哥握筆的手上,跩哥想叫她把手拿開,因為她的手心是冰冷的。

潘西苦著一張臉,她以為自從跩哥治好失眠問題後就沒再用過了,當然她是錯的,跩哥現在睡前都會替自己下一個咒。接著她對他說,這個咒語之所以會被擺放在禁書之中,就是由於會讓使用者產生依賴性,並且開始對現實生活漠不關心,最後沉溺在夢裡。

跩哥只是不以為然的聳了聳肩,他很清楚自己的底線在哪裡,他不認為自己會將真實與非真實的事物給搞混。

而潘西看上去仍是不安的,她唯一能做的就只是奉勸跩哥以後少用一些,跩哥開始覺得她煩人了。

入夜後跩哥躺在床上,他今晚沒再使用咒語,因為他實際上知道潘西說的是正確的,這些夢太美好,會讓人上癮。

可悲的是跩哥同時發現,他就像是個中了邪的人,他早已成癮,沒有下咒,他幾乎忘了如何閉上眼,只要意識還清醒著,他的思緒就會飄到遙遠的葛來芬多塔上,他無法不去臆想紅髮現在在做什麼,已經睡著了,或是跟波特無視於其他室友,自私地在床上放聲做愛。

最後他只能拿起放在床頭櫃的魔杖,對自己念了一串咒語,再輕聲道晚安。

跩哥和榮恩在天文塔上散步,夏秋的夜空之中有許多小星星。

紅髮興奮地指著某一個方位,問他那是什麼星座,他高傲地回答,那是英仙座,在希臘傳說中柏耳修斯殺死了美杜莎,並且把海中的鯨怪變成了石頭。紅髮的嘴張得大大的,露出一副不可致信的眼神,還好強地說他在胡扯。

跩哥反過來嘲弄紅髮上課時打瞌睡,沒把辛尼區的話聽進耳裡,紅髮則大聲怪叫著,說自己是被瞌睡蟲給盯上了。

就在他們一不注意的時候,璀璨的流星劃破了夜空,接著數以千計的流星紛紛而過,流星雨就在他們眼前,如此的壯觀。

衛斯理瞪大了眼,他高興地又叫又跳,像個長不大的孩子。

跩哥輕笑出聲,因為他覺得衛斯理的眼睛裡,那些閃閃發光的小星星,比夜空還要更加絢爛。

他握住了對方的手,把紅髮拉到自己胸前,他們面對面。

跩哥雙手扶在衛斯理的肩上,他將自己的頭靠了過去,忍不住就要親吻他。

他醒了過來。

如同往常那般,夢總是親吻前戛然而止,他還是無法親吻到衛斯理淡紅色的雙唇。

他是如此的渴望能夠碰觸那裡。

下午的時候,跩哥經過中庭,他發現衛斯理就坐在那兒,踢著地上的石頭,有一會兒沒一會兒的發呆,而波特不在一起。

他有些好奇的走了過去,他想問問紅髮在幹什麼,究竟這樣有什麼好玩的。

然而紅髮看到跩哥的出現,便繃緊了神經般,皺著眉,似乎連他的臉都不想看見,這讓他感到相當不是滋味。

所以他像以往那樣挑釁對方,先是嘲諷他的衣服破舊,再是批評他家貧窮,而後說起了那個謠言。
跩哥取笑衛斯理滿臉的雀斑,並且對那頭紅髮嗤之以鼻,然後指出波特的品位極其差勁,放著全校的美女不要,偏偏選擇了最下等的爛貨,也許是因為波特自知沒有異性緣,才會就近挑了一個沒人要的。

衛斯理的臉色愈來愈糟糕,他忍不住愈說愈起勁,他開始就著紅髮的一切事物挑剔著,包括那過短的袍子、髒兮兮的皮鞋、沾著污泥的襪子、皺成一團的褲子、露出來的下擺、印著飲料痕跡的毛衣、發黃的襯杉領口、打歪的黃紅領帶。

紅髮生氣地向他撲來,他們扭打成一團。紅髮在他的臉上揍了一拳又一拳,口腔裡充斥著的是鮮血的味道,他彷彿因此而有了活著的實感。

最後是麥教授的出現才讓他們兩個人分開,公正不阿的女教授罰了衛斯理兩個星期的勞動服務,而波特也在此時出現,握住紅髮的手,柔聲地安慰著。

而波特把頭轉向跩哥,接著他毫不意外地收到了一個惡狠狠的白眼,他只是勾起唇冷冷笑了,他的嘴角破了,正滲出一滴滴的血液,嘗起來相當甜膩。

跩哥那晚也作夢了,他和榮恩一起坐在霍格華茲的某個小山坡上,看著夕陽下山。

紅髮是沮喪的,因為他和波特吵了架。但是沒關係,跩哥摟著他的肩,輕輕拍著,對他說出一大串理論,波特只是個假好人、偽君子,從來不可能真正替紅髮掏心挖肺,不像他。

衛斯理笑了,紅澄色的夕陽餘暉在那裡留了個陰影,和紅髮相輝映,非常漂亮。

然後衛斯理對跩哥道出驚人事實,那就是對衛斯理而言,波特只是個朋友,從來沒有更多,是波特自己胡亂解讀,擅自誤會,把有情錯當成愛情,所以才會造成他們的決裂。

他的手移到紅髮的背部,溫柔地順了順,他說他知道,因為波特就是個自以為是的人,甚至可笑的認為自己能拯救全世界。

衛斯理並沒有回應跩哥的這句話,只是忽然低著頭,對他說,自己的心裡一直以來都有留了個位置給他。

跩哥感到很高興,但是他仍要故作鎮定地說他早就知道了,惹的對方鼓起鰓幫,指責他老是耍人,把他人騙得團團轉。

他忍不住哈哈大笑,紅髮向他撲來,他被壓在草地上,而衛斯理就在他身上。

背著夕日的紅髮透更加豔麗,紅得更紅,在風中輕輕的被吹起幾屢片絲,他有些迷濛地看著對方在晚霞下被染得更鮮明的紅髮,他伸出一手摸了摸對方的頭,像是火一般的色彩,卻不像火那樣燙人。

接著是個連貫性的動作,他趁衛斯理一個不注意,反過來將衛斯理壓在地上,而跩哥則在上位。

跩哥的偷襲非常成功,衛斯理顯然還沒意會到發生什麼,只是呆呆地眨了眨眼,染上了和髮絲同樣色彩的眸子,看起來明亮動人。

他向對方的唇靠近。

他醒了過來。

跩哥迷戀前一刻在夢境裡的美好,他沒有馬上下床,只是怔怔地望著床的一隅發呆,去回想他們說過的話、做過的事。

他開始覺得睡覺是一種很棒的享受,因為他知道自己會得到一個美夢。

他逐漸搞不清楚哪個才是真實。

有一天他在走廊上,看見波特和衛斯理靠在一起,他們的手朝著對方拍來拍去,像是在玩某種遊戲。

他覺得很蠢,他哼笑,那樣既無聊又不成熟,他一點也不羨慕。

可是他卻忍不住一直盯著他們看,那樣的行為沒有半點樂趣可言,他不懂為什麼那兩個人能玩得那麼起勁。

最後波特認輸了,他高舉雙手表示投降,而衛斯理看上去有些得意,他們一齊笑了起來。

波特將衛斯理的手拉了過來,仔細檢查著,衛斯理則嘟嚷著說他才不會因此受傷,但波特卻表示剛才的確刮到了對方的手,要確定沒問題後才能放開。

跩哥倚在柱子上,看著那,他覺得自己能做得比波特更好。

波特看完右手後又拉起對方的左手,手心翻過來變成手背,似乎沒有傷口,便惡意地在衛斯理的手上落下一吻,溫情而寵愛。

衛斯理紅著臉大叫,叫波特不要在公開場合裡做那些丟臉的事,並抽回了手,波特只是無所謂地聳聳肩,說既然全校都已經知道他們的關係,他就覺得沒什麼好在乎的了。

跩哥抖了抖唇,他低聲咒罵著波特這個陰險的小人,然後甩袖離開。

場景轉換,現在的他和紅髮一起坐在三根掃帚裡,他們點了兩杯奶油啤酒。

衛斯理首先喝了一口,奶油泡泡在他的嘴上沾了一圈,他覺得很可笑,便笑出了聲,而紅髮不甘心地認為跩哥並不能做得更好,因此他也喝了一口,嘴角上也沾了許多泡沫。

兩個人對視一眼,一起放聲大笑。

他們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有關於未來的夢,衛斯理說他曾經想過找個女孩結婚,可能是格蘭傑,但無論如何這些並不重要,因為紅髮已經打消了這個念頭。

跩哥也同樣說著自己的路,他說他的父母可能會要求他娶個純種女孩,但是他寧願放棄家族榮耀,接著定睛看著衛斯理。

衛斯理疑惑地問,為什麼;他也同樣反問,你又是為什麼。

紅髮男孩唰一個紅了臉,跟他說,因為和他在一起,才是真正所想追尋的未來。

跩哥本想惡意地撒個小謊,說自己並不想與紅頭髮的共渡一生,但是他沒那麼做,他只是點了點頭,柔聲說道,他們想著同樣的事情。

他們或許該計劃生個孩子,帶去奧利凡德先生的店裡挑個魔杖,目送孩子去霍格華茲上學,不知道會被分到有勇氣的葛來芬多,還是高貴的史萊哲林。

最後他們同時笑了出來,因為他們是兩個男人,不可能會有小孩。

跩哥放下了啤酒杯,一手握住紅髮的左手,相當溫暖,另一手掏出了預先藏好的絨布盒子,他打開盒子,裡面是枚戒指,他把戒指取了出來,套在紅髮的無名指上。

衛斯理看起來是詫異的,而他是愉快的。

他沒問紅髮願不願意,因為他已經從他們的未來藍圖裡知道了答案。

紅髮有些抱歉地說,自己沒有任何準備,沒辦法回送點什麼。但是他不在意,他也不認為貧窮的紅髮能買什麼昂貴的東西給他,對他而言,只要有紅髮的承諾便已經足夠。

他們的頭靠得愈來愈近,他們無視酒吧裡的其他客人,他們接吻。

接著跩哥睜開眼,看見的是再熟悉不過的四柱大床。

他有些茫然地坐起身,他不認為那是一場夢,因為對方的手是炙熱的,而戒指是冰涼的,這些觸覺都忠實地呈現在腦海裡,它們是存在的。

他開始認為醒著的時間才是夢境,他們坐在大堂裡吃飯,衛斯理跟波特坐在葛來芬多的長桌上,而他在史萊哲林這裡,安安靜靜的咬著食物。

潘西憂心地說她覺得他睡得太多了,只要一下課就衝回寢室睡覺,就連魁地奇比賽也不再像以往熱情,她甚至發現他在上課時偷偷打瞌睡。

他沒回話,他只是注視著對面,衛斯理的嘴角沾了些醬汁,波特親暱地用手指擦過,並且塞到自己的嘴裡吃掉。
衛斯理因為這個動作而紅了臉,連耳根也是紅的。和他們同寢室的婓尼干抱怨了一句,說他已經受夠了,而隆巴頓只是愣愣地瞧著他們,沒有作聲。

格蘭傑有些無奈地問那二人,能不能別在公眾場合裡做這些,太有礙觀瞻了。波特只是衝著格蘭傑笑了笑,似乎並不打算把這個忠告聽進去。

而衛斯理只是低下頭,小聲地說了句話,似乎是道歉,跩哥不知道,他聽不清楚,他只能用口形來辨認。

也許是波特覺得這樣的衛斯理很有趣,便主動地從餐桌上取了塊布丁,要求餵食紅髮。
紅髮先是愣了一下,便堅定的否決,他嚷著丟臉,不願意。

然而波特才不管這些,他拿著小湯匙,在甜點上挖了一小口,硬是伸到紅髮的面前,紅髮緊閉著嘴,波特乾脆朝紅髮的唇上戳了戳,才讓對方鬆開口,勉為其難地吞了下去。

跩哥看著這個情景,他覺得他還在夢裡。

這些食物一點味道都沒有,太過不真實了,為什麼他嚐不出來濃湯的牛奶味,他無法分辨布丁是不是甜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看著那裡,他在想他何時能夠醒來,回到屬於他的現實。

跩哥匡噹一聲地放下刀叉,用餐巾擦了擦嘴,便站起身,無視於潘西的吃驚表情,也沒多看一眼仍在吃飯的克拉和高爾,他一個人往史萊哲林交誼廳走去,對著空白的石牆說出了通關密語,然後走進那個冰冷的地牢之中。

他連衣服也沒有換,他僅僅是扯下領帶,丟在房間的一角,鞋子亂倒在某處,便急忙忙地蓋上了棉被,對自己悄聲念個咒語,他知道他很快就會清醒。

當他回過神來,他正和衛斯理手牽著手,他們漫步在星空大道之下,欣賞著馬份莊園的花。

他的姆指撫上了衛斯理的無名指,那裡還套著他送給對方的戒指,他的父母終於認同他們之間的感情,並且承諾他當他們都完成霍格華茲的學業後,就替他們舉辦一場轟轟動動的婚禮,將會讓所有來參觀的貴賓們畢生難忘的奢華。

衛斯理對他笑,他也回以一個笑容,他們之間甚至不用言語,也能彼此交流。他抬起了紅髮的手,溫柔地搓揉著戒指,並且看著自己的手,上面也有一個同樣款式的戴在上面。

然後他們接吻。

星空之中冒出了許多壯麗的煙火,在替他們祝福,因為他們將會廝守一輩子。

他們之間的愛情飄渺虛幻,經歷過很多不同的階段,但是跩哥知道,紅髮將會在每個早晨和他一起醒來,會在每個閒暇的午後去野餐,會在每個冬夜漫步在斜角巷,會在每個夏季一起看流星雨,會在每個夕陽下談情說愛,會在每個假期去活米村的三隻掃帚光顧,並且從此在馬份莊園共渡每一天。

這才是他的現實。



END
Branch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1#
发布于:2011-01-15 21:18
笑,拿到一個沙發~

話說真的很喜歡大人這篇........
一下糖果一下棒子的感覺不只虐到DRACO,
還虐到小的。

DRACO的愛情很真實,現實很殘酷,
無可否認那是很懦夫的行為,
可是只少DRACO承認過。

人一輩子的愛情,有時候在乎的就是那個懦弱的承認。
hellodds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2#
发布于:2011-01-15 22:14
Draco爱上的是Ron还是爱情????
小鱼789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3#
发布于:2011-01-15 22:54
觉得这样的D好可怜,只能在梦中实现和R在一起
tyki0925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4#
发布于:2011-01-15 23:18
看完後覺得好難過~幾乎要為Draco哭泣
因為故事最終只留下了虛幻的愛情
那根本不是真實的...
但是或許那對於Draco來說是幸福,
他將夢境當作現實,在那裏他擁有了Ron
可以不用在意任何人和他們的身分...
juice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5#
发布于:2011-01-16 02:20
好厉害阿~楼大每篇作品都很好看~崇拜~
不过这篇似乎是悲文么?我觉的小d好惨的阿……心痛不已……他会无止境的睡下去么?之前还能突然醒来,说明他还有点理性,可惜后来看到心爱的人和别人打情骂俏,受到太大刺激了吧,就开始完全沉溺到梦中逃避现实了……所以一路看下来,只觉得好惨:、(
另,文章构思让我想到盗梦里的桥段呢~
梓喵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 社区居民
6#
发布于:2011-01-16 09:07
写的好虐啊~~但是很喜欢。。大人的文写的又快又好!!这里的D太可怜了。。看着心酸。。最后他也没勇敢的去夺R
malarkey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7#
发布于:2011-01-16 14:51
不要啊,小D最后还是沉溺于梦境里了,而小R也没有知道他的感情啊......
看上一个单篇虽然比较清水了好歹两个人是在一起的啊......
不过不得不说这篇写得很经典,同时还是希望看到正篇的发展啊啊~~~
要不为了调剂一下,至少下个单篇也要是甜文啊啊~~
candypp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8#
发布于:2011-01-18 00:04
太虐了……被一段得不到的爱情折磨的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东扶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9#
发布于:2011-01-18 01:22
好虐好虐。。。。
我爱你,与你无关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