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karfo
六年级学生
六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阅读:265回复:2

[完结原创]狂躁病与抑郁症(FW/GW,BY:karkarfo)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0-07-12 16:12

“种马”,乔治在弗雷德耳边轻声说道。

“婊子”,弗雷德一点没压低音量地说出口。





cp韦斯莱双子(弗乔)
r18,大概算是甜??的??
字数7k+


写在前面的废话:
我其实是真的很想要写一篇德罗发到Ronny's home的,在这里白看文看了很多年,一直很想要做点稍微有用的事儿hahhahah。但是感觉德罗一直写不好,结果摸出了一篇弗乔。先是发在了lofter,后来想想没准在这儿发出来也会有人喜欢。如果真的有人喜欢那也算是稍微为一直向我投喂的大家干了点啥。
在这儿看文看了九年了hahha,账号都换了一个(原来的那个注册的时候年纪太小,取的id太中二实在不好意思继续用了),真的很喜欢这里很喜欢大家!!!我一定努力争取哪天写一篇真的罗恩受<3。


---





正文

“你这次最好能成功”,弗雷德抱着自己的手臂斜着眼睛看乔治,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我想我快失去耐心了,乔吉。”

“嘿!是谁连着三次轰出烤蛋来的?”乔治挑着眉毛坏笑起来。

弗雷德烦透了魔法史,在课上都快把哈欠打出一连串花样来。他的脚尖不耐烦的点着地,根据秒数打着拍子数乔治的头发。并在他终于耐不住性子的时候抽掉乔治的笔记本拉着他溜出教室来研究从鹅卵石里孵出小鳄鱼的把戏。

这比他们想的难,双胞胎已经炸毁了一连串的鹅卵石,空地上也弥漫着一股煎蛋的香味。

“弗雷德,你就看好了吧,看看真正的巫师是怎样操控魔杖的。”乔治像弗雷德眨眨眼睛,晃动起手腕说出一小串魔咒。

那块灰白相间的鹅卵石在原地旋转起来,摩擦着地面扬起小小一片灰尘,然后“咔嗒”一声裂成两瓣。

里面什么都没有。没有鳄鱼,也没有三只眼一条腿的怪物,就是一块普普通通裂成两瓣的实心石头。

乔治挑起眉毛,转头看着弗雷德耸了耸肩。而对方也回以他一样的表情。

“去他妈的鹅卵石鳄鱼。不如我们回宿舍去,给李准备一个甜蜜的惊喜?”

“不错!最“甜蜜”的那种,我是说,我们好久没让李感受来自我们俩的温情了。”

双胞胎咧起嘴大笑起来。他们脑子飞速转动着,坏主意一个一个冒起泡来。其实他们才不在乎鹅软石怎样鳄鱼怎样,都只是些消磨时光的玩意儿罢了。

弗雷德率先迈开步子,嘴上也一刻不停的开始讲新的戏弄他们可怜室友的法子。他总是双胞胎里更耐不住性子的那个。

乔治大笑着回应弗雷德,并乘弗雷德转过身去的时候迅速的把刚被自己炸开的鹅卵石揣进口袋里。隔着他裤子的布料,乔治还能感受到那两瓣碎石头互相贴在一起的形状和爆炸残留下的余温。

他赶忙迈开脚步往前跟上去,揽着弗雷德的肩膀笑后者的主意没有新意,问他是不是上个世纪穿越来的巫师。






“乔吉,我想根据传统礼仪,你至少该在你的好哥哥亲吻你该死的胸口时看着他,而不是去关注你床头那两瓣傻气的石头。”弗雷德抓着乔治的脸,并凑上去把舌头贴上他的脸,在乔治的右脸颊上舔出一条长长的唾液痕迹。

乔治笑起来推开弗雷德,一边伸手下去摸他哥哥的性器一边不急不缓的开口:“我想根据传统礼仪,你的这家伙不该在面对你兄弟时这么没有礼貌的站起来。”

“我可不觉得你介意他的没礼貌。”弗雷德的性器在乔治手里变的更加硬了:“我今天就该把那两块傻石头扔出窗外去。小乔吉,我以为我几乎每天都在这儿干你的屁股,你就不会再需要两块小石头来扮演我们俩玩过家家游戏了。”

弗雷德拔下乔治的裤子把它褪到对方的脚踝处,然后看着乔治自己扒拉着脚把裤子彻底脱下来扔到床脚。他又继续说下去:“还是你更希望我把扮演‘弗雷德’的石头塞进你屁股里,嗯?”

“你不觉得这样挺性感的么?‘弗雷德’和‘乔治’在看你和我做爱。”乔治把腿搁上弗雷德的肩膀,用右脚勾着后者的脖子往自己的方向压。

乔治没有要对弗雷德隐瞒他那两块小石头的秘密。事实上他一开始确实不准备告诉弗雷德,毕竟就连他自己也觉得把两瓣碎石头当作他们兄弟俩的化身揣在口袋里这件事真是挺娘炮的。但是他甚至没熬过当晚就全盘放弃,大方干脆的把石头掏出来搁在床头上。毕竟弗雷德和他太像了,他们就像两条寄生虫,总有办法钻进对方的脑子里去一探究竟。就像乔治总是知道弗雷德所有的坏点子恶作剧一样,弗雷德也总是有办法知道他脑子里那些乱糟糟的没有逻辑的想法。

而现在他的好哥哥正咬着他大腿内侧的肉,一边打着飞机一边看乔治自己扩张。他们之间的几乎每次性爱都是乔治起的头,他似乎在这方面更加有需求。但是当乔治把自己的腿翘起来搁上对方肩膀之后,弗雷德就变成那个更加急躁的家伙。性欲高涨的弗雷德的动作总是变得粗鲁野蛮,他有的时候甚至不愿意等乔治完全适应了就急不可耐的想要捅进去。所以乔治总是自己做扩张,说实话他甚至有点享受看弗雷德一脸急躁的样子等他。

“躁狂病疯子”,乔治想,他不可抑制的舔了下自己的下嘴唇,觉得自己也随着弗雷德变得急躁难耐了:“该死的疯子,真他妈的该死的性感。”

弗雷德好像知道乔治在想什么一样,一把握住乔治的手腕牵着他的手从他后穴里抽出来,然后把自己的龟头顶上对方已经变得柔软的穴口用力捅进去。

乔治想,他甚至完全不在乎弗雷德知道他那两瓣小石头的秘密。毕竟他的兄弟总是有精力关注所有的新鲜事儿。他总是急躁的要去接触更有趣的玩意儿,新的想法也像是坩埚里的泡一样咕噜咕噜的冒个不停,估计不出多长时间就会把乔治的小石头们抛在脑后了。

“梅林的胡子!乔吉我有跟你说过你的屁股有多美好么?我是说,它真是太完美了。”弗雷德一边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一边伸出右手去捏乔治的臀肉,引的乔治发出一声惊呼。

“有!你几乎每次都非得该死的告诉我这个。弗雷德你他妈就不能在这个时候闭上你那聒噪的嘴么!”

“但是这太奇妙了不是么。我们几乎一摸一样,但你莫名其妙的长了个完美的屁股!老实说,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从小背着我偷吃了什么新鲜玩意儿。”

乔治忍无可忍,全身涨红着把一只脚直接踏上他哥哥的脸。

弗雷德笑起来,终于如乔治所愿闭上了嘴。他侧过脸去咬乔治的脚背,然后是脚踝,又顺着上去咬上他的小腿肚。他坏笑着摁上他的牙,在那块肉上留下一个不算太深的牙印。弗雷德手上的动作也重了起来,他的手指狠狠地捏上乔治的腰侧。

乔治几乎痛的要掉下眼泪来,但他的快感也随着水涨船高,他甚至恨不得弗雷德的动作更加重一点儿。他想他跟弗雷德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躁狂的疯子和爱受虐的变态,就像那两块石头的裂缝一样,能完美的的吻合在一块儿。

弗雷德把身体压下来,和乔治的身体贴在一起。乔治被弗雷德抽插的快感里渐渐觉得自己的神智涣散开来。他透过对方肩膀上方的空隙寻找他床头的那两瓣小石头。

乔治想着弗雷德会不会知道哪一瓣是他哪一瓣是自己。乔治几乎是从一开始就决定了那瓣更加饱满更加大块的是弗雷德,而向内凹进去明显更小一些的是自己。






他们俩的这十几年人生里,都不知道听了多少人把他们形容成对方的复制品。“但不是这样的”,乔治想。他和弗雷德本来该是一块完整的鹅卵石,但是因为什么原因裂开成了两瓣。虽然质地成分大概是一样的,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一样。

弗雷德明显从那次分裂他们俩的爆炸里比他获得的更多。他就像一杯快满出来的水,几乎要承受不住自己体内的旺盛的情感。所以弗雷德总是更加激动更有魅力,也更加情绪化。他总是情感高涨,也总是等不急要去做下一件更有趣的事。

而乔治则被他的兄弟夺走了一部分的自己,成为一瓣更小形状更有缺陷的碎鹅卵石。他觉得这不大公平。他有时也颇为自己跟弗雷德相比更胜一筹的理性和体贴自鸣得意,但多数时候他更觉得自己对于弗雷德来说过于平静了。这让他感到无助难过,觉得自己像是时刻缺失了什么,一定要紧紧抓住弗雷德不放手和他贴合在一起才会觉得餍足圆满。

其实乔治并不那么喜欢代表自己的那瓣石头,他觉得那瓣石头向内凹进去的断面几乎是自己残缺情感的具象化,时刻提醒着他自己是多么不满足。但或许是两瓣石头吻合着贴在一块的样子太美好了,让他无法不把它们放在自己的床头。






最近似乎有太多人看上了他的石头。

乔治看着不远处被学妹单独叫到一旁说话的弗雷德,忍不住咬紧了后槽牙。乔治靠着墙壁数离圣诞放假的日子,想着还有没几天他们就该回到陋居再也不用看弗雷德到处放电。

弗雷德一向比乔治更有女人缘。就像现在,他明明从来没见过眼前的学妹,但还是有办法兴奋的说些俏皮话惹的女生捂着脸笑起来。

“精力过剩的种马!”乔治在心里骂着他的兄弟。

他在脑海里设想起新的魔法把戏,并想象着把这些把戏试验在弗雷德和他的追求者身上。女孩子一定尖叫着跳起来,涨红着她好看的脸蛋像一匹惊慌失措的小马驹。乔治没有边际的幻想着,独自一个人咯咯的坏笑起来。

弗雷德跟女生说了再见,轻快向乔治走过来。他一只手直接勾过乔治的脖子跟他并排向前走,另一只手则偷偷把一封情书滑进乔治的口袋:“照例,你帮我收着。”

乔治用手肘轻怼了下弗雷德的腹部,他咧开嘴笑起来:“行啊兄弟!又是这么漂亮的姑娘!给自己喷了什么迷情香水吧你,也不带上我。”

弗雷德也大笑起来,两排白牙都能清清楚楚的看到。

乔治看着他,愣了一小会儿又凑上弗雷德耳朵轻声说:“李等会儿有占卜课,我们回寝室吧,我保准把你那根迷倒好些少女的大家伙舔的比钢管还硬。”

乔治拉开和弗雷德的距离,坏笑着看他。弗雷德的脖子一下子就红透了,他用明显更加兴奋的眼睛看着乔治,立马转了弯朝格兰芬多的寝室走去。

乔治也跟上他的脚步。他一路笑着哼着歌,一副双胞胎干了坏事之后普遍会有的愉快模样。甚至在路遇罗恩和哈利时还没忘记给他可怜的弟弟施个小咒让他在同学面前像芭蕾舞者一样踮起脚原地旋转三周。弗雷德大笑着拍他的肩膀,称赞他的魔咒选择很有品味。

但乔治心里空落落的,心情低沉的要死。他觉得那种该死的空虚感占满了他的整个身体,明明他的另一半石头就站在他的身边陪他大笑。

乔治想,他可能只是急切的需要弗雷德把他的那根玩意儿塞进自己身体里填满他。那种感觉就像是弗雷德把多出来的那一部分他还给了乔治,而平衡大概以这种变态的行径得以重建。






每一年圣诞的陋居都是这么拥挤。

“好像沙丁鱼一样挤在一块儿”,弗雷德耸起他的肩膀模仿起被迫拥挤在一起的鱼。乔治夸张的大笑起来,跃上弗雷德的床和他并肩坐在一起。

弗雷德看看乔治挑挑他右边的眉毛:“你知道我怪谁吗?”

乔治也学他的模样挑起眉毛说话:“罗恩小宝贝!他长得可太快了!”

“看来是时候该让他变回我们可爱的‘小’弟弟了。”弗雷德一只手勾住乔治的腰拉着他向后躺倒在他的被子上。他们肩膀贴着肩膀算计着最适合用在罗恩身上的变小魔咒。

“有一年我们骗他后院的草丛里能找到仙子,可怜的小罗恩晒了太多太阳,雀斑密到重重叠叠的地步,要是能把他变回那个时候就好了。噢,梅林的袜子!他是怎么长得这么大个的!”乔治用手指使出小魔咒,在空中用淡淡的荧光画出一个丑丑的儿童罗恩的简笔画。

“真可惜,他没那么好糊弄了!乔吉,恐怕我们丢了个很好的玩具。”弗雷德想了想,又笑起来说:“不过再大也够傻的,给他下咒真是再简单不过了!昨天不才骗他吃了那颗肥舌太妃糖么!”

乔吉也想起来罗恩被舌头堵着嘴巴,合不上嘴又使命咒骂他们的样子,忍不住大笑出声。他们俩同时蹦起来,争先恐后的冲出房间,要去给可怜的小罗恩“圣诞惊喜”。






“弗雷德乔治!快把你们弟弟变回来!现在!立刻!”

莫丽在餐桌前大吼着教训她最不省心的两个儿子。罗恩则蹦跶着他变小的两条腿生气的发火。他变小后的声音也像小孩子一样又尖又细,起不到任何威慑力倒是显得格外搞笑。

弗雷德率先憋不住爆炸般地大笑出声。乔治一听到弗雷德笑也忍不住笑出来。莫丽的手打在他们俩的额头上,但双胞胎依旧停不下嘲笑他们弟弟的动作。弗雷德拉住乔治的手在陋屋里七拐八拐地跑,逃离他们暴怒的妈妈。

“妈妈承认吧!你也很想念小罗恩不是么?噢!看看他!多可爱啊!”弗雷德在楼梯拐角处探出头来跟她的妈妈眨眨眼睛。

“一个小时后他就会变回去了!妈妈你应该珍惜这段时光。”乔治也扒拉着弗雷德的肩膀对莫丽说。

弗雷德和乔治溜回他们的房间,一起滚在地板上抱着肚子大笑到打滚。楼下依旧鸡飞狗跳,他们透过地板上的木头听见金妮的笑声和妈妈一边尝试解咒一边抱怨双胞胎。

乔治本来听得专心致志,突然他感觉到弗雷德的手掌贴上了他的胸口。

弗雷德摩挲着他毛衣中央的那个大大的G,他手上的动作越来越重,后来干脆直接紧紧地贴上去不动了。

“乔吉,你有没有想过G像是什么?”

“啊?像什么?像个圈?”

弗雷德用另一只手撑住自己的下巴,胳膊肘搁在床沿上。他故作正经地板起脸来:“像你漂亮的屁股,乔吉,它和你简直一摸一样。明明是个可以封闭起来的圈,却永远主动对我打开大门,真是好客的屁股。”

乔治瞪大了眼睛,他没法相信弗雷德竟然对妈妈给他们织的毛衣发表这样浪荡的评价。但不久他就笑着抬高下巴,突然一把抓住弗雷德的毛衣。

乔治的左手狠狠的拽起那个F下面那一条笔直的竖线,右手在弗雷德的肩膀上摩挲着慢慢移动。“嘿,兄弟!我真高兴你这么欣赏我的优点。但你要是再提我的屁股一次,我就让F永远失去他下面挂着的这根钢棍。”

弗雷德勾起他右边的嘴角笑起来,伸过头去在乔治的嘴角边留下一个很重的吻。他用牙齿咬住乔治的一小块嘴唇在上面不算温柔地摩擦几下。他总是喜欢干些在极端边缘徘徊的事儿,好像下一秒就会像只野兽一样撕开乔治的皮肤。但他没有,他松开了乔治,一脸愉悦地看着他。

乔治的右手抓上他左手拽起来的那块毛衣布料。那块毛衣被拽在一起,那一束布料往前笔直竖着。乔治用右手轻握住在上面做着前后动作,不停地撸动着它,把F的那一竖当作弗雷德的肉棒来仔细伺候。

他们的眼睛直直地看进对方瞳孔里,余光里都是乔治飞快动作的手。气温似乎在稳步上升,乔治觉得自己衣服下都开始变得汗津津的。弗雷德喘出的气喷在他的鼻梁上,也是温热的。

弗雷德用手指撩开乔治的毛衣下摆,探进去摸乔治侧腰上的皮肤。他用手指夹住一小块皮肤往上拎起,让乔治发出很轻的一声痛呼。

乔治喜欢极了在陋居做爱。弗雷德似乎总是喜欢在危险边缘行走,故意用比平时更大力更粗鲁的动作对付他,逼的乔治使劲咬紧牙关不能出声。乔治喜欢极了那种痛感,有一种报复自己的愉悦心情。

“弗雷德!乔治!你们完了!!!”罗恩的怒吼突然随着上楼的脚步声出现,打断了双胞胎的变态小游戏。

嗙的一声他撞开了门,怒火让罗恩的脸通红通红的。已经长得很高大的男孩站在门框处指责着双胞胎,他明显在莫丽的帮助下恢复正常了。

弗雷德和乔治互看对方一眼,一起挑起眉毛耸耸肩。

“嘿,小罗恩,你该给自己找点兴趣爱好了。”

“或者找个女朋友什么的。不过是罗恩的话确实有点棘手。”

“整日找借口闯进你哥哥们的卧室来找他们玩的小可怜。”

“虽然我们也很可怜你…”

乔治的半句话还没讲完,罗恩就低吼一声生气的跑出去了。

弗雷德立马咯咯的笑起来,把额头靠在他弟弟的肩膀上。

乔治偏过头去看他的书桌,那上面有数不清的魔药药剂,胡乱的堆在一起。还有两瓣小石头和被乔治夹在书里的一封情书。他也说不清楚他为什么非得把这些东西带回来。

“看来我们得晚上才能继续了。”弗雷德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描着乔治毛衣上的G。

乔治看着弗雷德胸前还有些皱皱的毛衣,觉得轻快不少。

“种马”,乔治在弗雷德耳边轻声说道。

“婊子”,弗雷德一点没压低音量地说出口。






弗雷德已经睡了,他在乔治身体里大干了一场,做完的时候两个人都瘫倒在床上连根手指都不愿意提起来。

乔治打保票他比弗雷德还累些,但是他在床上躺着怎样也睡不着。

他总是失眠,在很多个夜晚静静地等待着摸不着规律的睡意降临,听着身边的人传来安稳平和的呼吸声。

乔治有些恼火地翻了个身,长久的注视着弗雷德那张和他一摸一样的脸。

“他总是有办法更加性感一点”,他想。

乔治忍不住起身,蹑手蹑脚地走到桌子前坐下。他跟弗雷德大战一场后就没动过,自然也没再穿上衣服。

他赤身裸体地坐在桌子前面发呆,只觉得下半身凉飕飕的。果然圣诞节的气温不允许他这样胡来。而那两小瓣石头傻乎乎地立在桌子上看他,像是在批判他的多愁善感。

乔治悄悄地把那张情书从书里抽出来。他的手指在空中转了一个圈,施展魔咒把信封巧妙地打开。一张带着女孩香味的纸就这样轻柔地掉落在桌子上。

乔治阅读起来,一边瘪着嘴在心里嘲笑小女生的傻气和天真,一边摸索着自己胸腔里空荡荡的酸涩感。他把指间摁上第一行上 “Dear Fred” 的 “F”,然后施展了一个小咒语让墨水从纸上印到自己指尖的皮肤上。

乔治看看手指上那个倒过来的F,又看看那两块拥抱在一起的小石头。他把自己的右半张脸贴在老旧的桌子上,眼睛继续在小石头和F上流转不停。

乔治觉得那个漂亮的手写体F被拖长了的下摆就像是一把剑,也像是坚硬火热的性器。它捅在乔治的皮肤上,像是在用冰冷的剑刃杀害他,剑抽离了他的身体留下冰凉凉的触感。也像是色情的性器捅在他的身体里,火热热的,还不忘留下粘稠的精液。

乔治突然想起麻瓜研究课上学的地质知识。麻瓜说所有的小石头都是地表下的大石头分裂出来的,就连沙子也是。无论是被打磨的无比圆润的鹅卵石还是棱角分明的普通石头,都是一样的。

“我们也曾经属于所有人”,乔治想。

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但里面装满沉重的情绪。乔治幻想着他和弗雷德作为一块大石头从山坡上滚下来,渐渐的裂开,和一块块分裂开的碎石说再见。渐渐的只剩下他们的家人,最后只有他和弗雷德。

然后两个不知好歹的小混蛋跑过来,在他们身上试验孵小鳄鱼的傻逼魔咒。咔嗒一声他们就碎了。

或许他和弗雷德也不是非要彼此才行,他们从来就不只属于彼此。没准弗雷德更想找一块和他一样饱满的大块的碎石一起拥抱。比如一个自信漂亮的姑娘。一个能跟弗雷德一起情感高涨着追求新鲜玩意儿的姑娘,或许跟他们俩的方式不同,但绝对比他这个非要把双胞胎哥哥的肉棒塞在屁股里才有安全感的变态好些。

“躁狂症需要躁狂症”,乔治好笑的想,但心里却越发难过起来。

乔治用两个手指拎起石头“弗雷德”,把他转了半圈放下。它看上去像是转过身去逃离了石头“乔治”的拥抱。

“你这个可怜的家伙”,乔治勾着嘴角笑起来,轻轻地对那块断面凹进去的更小的石头说道。

乔治又这样坐了好一会儿,直到他实在受不了冬天的寒意,抖抖索索的爬上他自己的那张床,并在混混沌沌的暖意里缓缓睡去。






“乔吉!起来啦!”

乔治神智涣散地醒过来,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他在哪儿。但是弗雷德的双手已经抓住了他的肩膀,前后激烈地晃动起来,颇有对方不起来就要把他脑浆晃出去的气势。

“我知道啦,我起来了!梅林的袜子!”

乔治不情不愿地坐起来穿衣服,他瞪着弗雷德想:“该死的躁狂病。”

弗雷德早就穿戴整齐,连嘴里都飘来牙膏的清香。他无视乔治瞪着他的目光,轻哼着小曲走出房间:“我可不保证给你留多少块煎饼哦。”

乔治迅速的穿好衣服。他刚下床正要往外走的时候,眼睛看到了桌上的小石块。

那两块被乔治分开的小石块,现在贴和在一起,他们裂开的断面几乎完美的重合着,像是两个紧紧拥抱着的小人。

乔治忍不住想伸出手去触摸它们。他没法抑制自己满溢出来的兴奋。他还残留着形状F的墨水的手指摩挲在“弗雷德”小石头上,一下又一下的。乔治把那块小石头举起来,他想他是想要亲吻它的。

然后他看见了里面漏出来的文字,歪歪扭扭的写在那块石头的断面上,丑的别具风格。

“G的种马”

乔治觉得自己一定是一副嘴角裂到耳根的傻逼样。他甚至没法抑制自己笑出声来。很久以来他第一次这么真心的快乐起来。

“该死的躁狂症疯子”,他想,“真该让他停止监视我的脑子。”

乔治把小石头放回去,愉悦的小跳着走出房门。他的小石头们紧紧地抱在一起。



end

1#
发布于:2021-03-07 23:51
感谢太太在论坛产粮~文笔好棒!
期待太太的罗恩受文~
saae31502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2#
发布于:2021-03-12 11:09
青澀的時光、青澀的戀情與青澀的戀人,酸酸甜甜的曖昧最讓人欲罷不能。
同期待太太的新文~~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