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4075回复:38

[完结][完结原创]爱后余生(DM/RW,BY:尼诺)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0-09-17 20:13
01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还能再见到他。

这场雪来得很是突然,纷纷扬扬地把整座城市覆盖成了雪白的仙境。灰黑色的屋顶褪了色,只余下一个小小的尖顶还保留着几分原来的模样。被大城市温和的气候惯养得足够娇气的树是承受不住这般调皮的天气的,枝干与叶片上的雪加厚些许,就讨饶似的向下弯,簌簌地抖落个不停。

走在我身边的麻瓜从这样的树下经过时,“幸运”地被那些白色的精灵选中。它们毫不迟疑地越过羊绒围巾,朝着被包裹在下面的温暖的皮肤奔去。

“啊啾!”麻瓜响亮地打了一个喷嚏,缩紧着脖子,嘴里骂骂咧咧地吐出几句不怎么文雅的话来。

我的眉头不受控制地皱了起来。如果不是他手上那座远低于市场价的庄园,我根本不屑于跟这样的人有任何的交集。可我需要在伦敦有一处落脚的地方,方便我们与麻瓜之间越来越紧密的商业交易。这样的想法一在脑中呈现,我就多少还能牵扯起一个勉强的笑来。

“就到这里吧。”我礼貌地开口。

“哦,好的。马尔福先生。”麻瓜揉了揉他那大得出奇的红通通的鼻子,“从今天开始,您就可以住进您心爱的庄园了。”

我仰了仰下巴,无意接他的话。

麻瓜早就习惯了我这种傲慢的态度,看得出来,他对此很不满,可他努力地压制着这种情绪不让它展现在脸上。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是逗弄着一条憎恨着你却又不得不冲你摇尾乞怜的小狗,同情与鄙夷在我体内诡异地融合成了一股和谐的满足感。

我的目光追随着麻瓜离开的身影,恶劣地想象着他的身后已经长出了一条耷拉着的毛茸茸的尾巴。可就在那人走到广场中央的天使雕塑旁,我的视线凝固了。

我看见了他,那个在这几年里几乎每夜都会出现在我梦境中的人。

他还是那么瘦,脸却有了一些变化,褪去了少年的青涩稚嫩,开始呈现出青年人的轮廓线条。他穿着一条浅灰色的大衣,围着同色系的围巾,头上戴着一顶白色的毛线帽,细软的红色发丝从帽底溜出,和帽子上垂下来的两个绒球一起,服帖地趴伏在肩上。他就这么安静地坐在雕塑旁边,仿佛整座城市空无一人,神情专注地用画笔在面前的画板上涂抹着什么。

我完了。我想着,我会再一次坠入对方如海一般澄澈的眼眸中无法自拔。

我与那人之间的距离并不远,我却花了好长时间才走到他面前。

“……罗恩。”我的嗓子有些干涩,发出来的声音与平时的很不一样。

但他一定在第一时刻就听了出来。画笔因为他手的抖动而不再稳定,沾着鲜红色颜料的笔尖在画布上划出了长长的一条线,像是底端那漫山遍野的天竺葵开始肆无忌惮地朝着天空蔓延开去。

他在发抖,虽然细微到几乎无法察觉。

我的心开始抽痛起来,我最见不得他这受伤脆弱的模样,过去是,现在也是。我忍不住把手从大衣口袋中伸出,想要像从前那样,将人搂进怀中。

可他没有给我机会。

“哗啦!”画架被推倒在地,带动着各种颜色的颜料翻洒开来,五颜六色地浇在洁白的雪地上,混乱作一团,就如同我跟他之间纠葛不清的感情。

我被地上的杂乱夺取了几秒的注意力,等我回过神来,人已经跑离了很远。我暗骂一声,全然忘记了刚才还因为这种粗俗的话语鄙视了一个麻瓜,迈开腿向前追去。

我比他灵活,速度比他快,这就是过去我可以成为一个找球手而他只能是守门员的原因。借着这个优势,我很快就追上了他,然后不顾他的挣扎,把人硬扯进旁边的一条暗巷中。

“你跑什么?”我大吼着,把他困在一堵墙上。

他低着头一言不发。刘海遮住了大半张脸,只有一个小小的、尖尖的下巴呈现在我视线里。

可就是这一点点的肌肤,都让我悸动起来,身体燥热地如同一个不经世事的毛头小子。可我控制住了,我们之间有太长时间没见,我不想因为自己毛毛躁躁的行为吓到对方。

我伸出手,轻轻地捏住他的下巴。他没有挣脱开,不知道是接受了我,还是放弃了抵抗。

“罗恩。”我低下了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滴眼泪沾湿了我放在他脸上的那根手指,让我意识到自己是问了一个多愚蠢的问题。

那场战争改写了太多人的人生。他的家人在战争中无一存活,最好的朋友在与黑魔王的决斗中选择了与对方同归于尽。就连我的家族,都在战后用了好长的时间才勉强找回过去的几成辉煌,何况他这样孤零零的一个人呢?

“我一直在找你。”我的眼睛变得湿润。真该死,我讨厌每次看见他伤心难过就忍不住也跟着想哭的懦弱性子。

我抬头眨了眨眼睛,把水汽眨走了一些,然后把他的脑袋往自己的肩膀上按,另一只手不客气地搂住他的腰。我又能拥抱住他,这样亲密,像是我们之间从来没有分离过一样。

我们就站在无人的小巷中安静地拥抱着,直到我肩膀上不再有新的液体渗透进衣服中。

我放开了他,双手捧起他的脸,低下头,怜惜地在他的眼睛、鼻子、脸颊处啄吻着。他静静地接受着,却在我即将覆盖上双唇的时候,撇开了脸。

我扑了个空,心里却一点气也没有。

我笑着摸了摸他的脸,然后牵过他的手,朝着巷口走去。

他乖乖地跟在后面,被我带着走。但在走出巷口的那一刻,停住了脚步,不肯再向前挪动一步。

“你要带我去哪里?”他终于开口说了话,嗓子哑哑的。

我被问住了。对啊,我能带他去哪里呢?他还能回我们原来的世界吗?就算在那里我能护他周全,可他真的还能面对那个满是伤痕的故地吗?

被我握在手心的手出现了挣脱的迹象,我警觉地加大了力气捏紧。

“放开我,德拉科。”他连生气的声音都是哑哑的,丝毫没有当初在学校里跟我吵架的那份活力。

“不放!”我仗着比他声音大,开始蛮不讲理,“我必须带你走!”

“凭什么?”他抬起头怒视着我,水蓝色的眼睛里终于有了一丝我熟悉的神采。

这个小小的发现让我一下子雀跃起来,我不管不顾地拉过他的手,放在嘴边印上一吻:“凭我爱你。”

TBC

 ————————————

因为突然想写第一人称了,所以我又叕开了个坑……完蛋了,我觉得我的坑是要填好久了-_-#,但我保证我一定会把所有开的坑都填完的,而且这篇就随手写写,不会太长,5章内应该可以完结掉。
1#
发布于:2020-09-18 01:46
好甜ww
德拉科把无家可归的罗尼带到你新买的庄园里金屋藏娇吧。
NEgogogo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2#
发布于:2020-09-19 04:31
甜甜的!适合受过战争创伤的人,你们俩赶紧的互相治愈吧!
3#
发布于:2020-09-25 07:25
02


然而我的厚脸皮和花言巧语并没能打动他。

他摇了摇头,还是把手从我手中抽了出去,一步一步慢慢踱回到广场中央的天使石雕旁,蹲下身子,细心地收拾起地上的狼藉。

我走过去,也跟着蹲下,装模作样地伸出手来帮忙。不过在他看来,我更像是捣乱。直到不知道第几次被我抢走手上的东西后,他终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目光不得不转向我:“你到底想干嘛?”

我梗着脖子,理直气壮:“跟我走!”

他索性这些画笔画具都不要了,站起身来就要离开。

我慌了。放在过去,他一定会跟我争执起来,而不是现在这样,放任我像个任性的孩子这般无理取闹。我怀揣着画具,毫不介意它们把我身上那条高档的羊绒大衣沾染成一副拙劣的抽象画,小跑着跟上他。

“就算你不愿意跟我走。”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可怜兮兮的,“至少让我知道你住在哪里,你三年前无端消失了一次,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第二次!”

他突然停了下来,害得我一个不注意,差点撞上他的背。

“哎呀!”我夸张地叫道。

他看着我表演,眼睛像一汪清泉,却装盛着我读不出的情绪。

“跟我来吧。”他扭过头,轻飘飘地扔下了这句话。

我喜出望外地跟了上去。

我向来讨厌伦敦这些多到不行的横七竖八的巷子,认为它们就是这座城市最大的败笔。但我今天发现,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我一直没有找到可以牵着手穿行在其间的人。

我小心翼翼地从袖中伸出手,假装不经意地让我们的手指勾绕在一起。

他没有移开。我用眼角的余光观察了他的侧脸,然后大胆地重新把那只手握了起来。就在我暗戳戳地想要近一步十指相扣时,他开口了:“德拉科,如果你再做些小动作,我就把你从这里扔出去。”

我用咳嗽掩饰了自己的尴尬,收敛了起了动作。

他带着我在一条又一条的小巷中穿梭了许久,最后停在了一幢老旧的,有着灰青色砖墙的建筑前。他掏出钥匙,打开了那扇在我看来老古董一样的门。我们顺着幽暗狭窄的楼梯走到了二楼。又推开一扇小木门,我看见了房间里的摆设。

屋里干净整洁,就是东西少得吓人。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和一个立在窗边的画架。

罗恩走到了一处看样子可以勉强被称作厨房的角落,拿过了一只透明的玻璃杯,“叮”地一声摆在了我面前的桌上:“喝吧。谢谢你帮我拿这些东西回来,喝完就请你离开。”

他从我手上取走了画具,一声不吭地把它们一件件摆放在了画架边,只留一个背影给我。

我生气了。

三年前他不告而别,莫名地就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任凭我一次次在找寻中失望,又在失望中继续寻找。现在我们好不容易重逢,他却表现得如同我是一个陌生人。几年的感情原来在他眼里都是可以轻易丢弃的吗?

我没有去碰那个杯子,更不会听他的话乖乖离开。我走到他身后,用手钳住他的一只胳膊,想要把人提起来质问。可当我一触碰到他,我就察觉出了不对。

他抖得很厉害,手甚至都不能把那一支支的画笔摆正。

“罗恩!”我掰过他的身子,强迫着他面对我,“你怎么了?”

他身体抖动如筛子。一张脸惨白惨白,半点血色都没有,牙齿紧紧地咬合在一起,像是在极力压抑着什么。

我扶住他,心里乱成一团:“我是不是又惹你生气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他垂着眼,齿间吐出一句话来:“走,快离开……”

我一个劲地点着头,刚想说把他扶到床上躺下就乖乖滚蛋,就感觉到手撑着的身体一软,随后一个脑袋抵在了我的肩上。

他晕了过去。

我用一种很可笑的姿势维持着两个人不倒下,眼睛溜溜地扫了一圈屋子,在看到床上那单薄的被褥后,终于下定了决定:他醒来后闹也好恨也罢,总之我不可能让他生病的时候还住在这种糟糕的环境里。

我弯下腰,手伸进他的膝弯处,一个用力,将人打横抱起。

我皱着眉头掂了掂怀中的人。真不知道这几年他是怎么照顾自己的,这样的重量根本就不是一个成年男人该有的。我边想着边抱着人走出了屋子,用脚勾住门关上后,施了一个幻影移形。

……

那个麻瓜虽然看上去蠢笨,但事情的确办得很让人满意。这座庄园果然如他所说的那样,我随时随地都能搬进来住。门口的花园树篱参齐,一池迷你可爱的小喷泉藏匿在粉白色的大马士革玫瑰丛中若隐若现。他甚至还弄来了两只跟我家花园中饲养着的相差无几的白孔雀,悠悠然然地在花墙前散着步。

潘西总说我爱显摆。我现在认为她说得是对的,我确实喜欢所有华而不实的东西。

屋里的具体摆设我尚且不知,因为我一进门就忙着冲向二楼的卧室。只能说根据卧室的布置来看,其他地方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我格外小心地把怀中的人放在了绵软的床褥上,伸出手揉开了他小小的眉结。然后就跟个情窦初开的男生似的,坐在床沿上,安静地欣赏着我失而复得的爱人。

我的小狮子,我葡萄一样水灵的情人。

我满足地叹息着,低下头,在他的唇上偷了一吻。

……

我手忙脚乱地在厨房里忙碌着。

在打碎第五个白色瓷盘后,我绝望了。我站在一地的碎片前,思考着要不要跑去麻瓜的餐馆里买一点食物回来。灶炉上的锅子发出尖锐的响声,把我从沉思中拉了回来。我忙用魔杖灭了火,然后毛毛躁躁地就去掀锅盖。

“嗷!”灼热烫得我不由地发出了一声怪叫。

“当啷!”圆圆的锅盖掉落在地上,骨碌碌地打着转,最后在一双脚前停了下来。

“你在做什么?”本该躺在床上的病人此刻正站在我面前轻声地问我。

我偷偷地瞅了一眼锅里颜色怪异的奶油汤,尴尬地不知道回答些什么好。我打着哈哈,试图用别的话题掩盖过去:“感觉不舒服吗?我找了一个麻瓜的医生,他说你没什么大碍。”

他没回答,而是拾起了地上的锅盖,走到了我身边,犹豫着要不要把锅里的一团黑暗料理遮住。

“我想着,你醒了大概会想喝点热热的汤。”我把头发抓得乱七八糟,“可是,我好像不太会做……”

“嗯。”他闷闷地应了一声。

“什么?”

他垂着眼,睫毛扑闪扑闪的,在脸上形成了一小块阴影。我痴迷地看着,差点没听清他说的那句:“我想喝点热汤。”

我笑了。搀着人走到桌边坐下,又兴高采烈地跑回厨房盛出了汤。

我手撑着下巴,看着他一口一口地喝完了碗里的东西,很识趣地保持着沉默,生怕又说出什么糟糕的话打破这难得的平和。

过去潘西告诉我,她心中的幸福是在清晨的阳光中看着爱人细细品味着自己亲手做的食物。那时的我对此嗤之以鼻,觉得她矫情到不行。但现在我真觉得潘西就是个预言家,她怎么能在这么久之前就预测到我此时此刻的心境?真该给我们的帕金森小姐颁个奖!

“味道……还好吗?”看见他放下了勺子,我忙不迭地问。

他抿了抿嘴,小幅度地点点头。

“那以后我每天都给你做!”我想我应该给自己施个魔法变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出来,这样他就可以通过我摆动的幅度知道因为这份肯定我有多开心。

“德拉科。”就在我动手收拾东西的时候,他开口了,“我马上就会走,以后也不会再来了。”

我猛地站起身来,巨大的动静带着椅子翻倒在地。我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他又一次决定要从我身边逃离?

我长长地吸了口气:“罗恩,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你三年前选择离开,可是我们从来没有正式分手过。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你都是我德拉科·马尔福的男朋友。过去是,现在是,以后也一样是!今天我既然找到了你,就不可能会放任你再一次从我身边消失!我会和你在一起,我要和你在一起,你别想甩开我!”

他仰着头看向我,眼角红红的,像是一只受尽了委屈的兔子。

我把手撑在他坐着的椅子的椅背上,不管不顾地弯下身子去亲吻他。

他没有拒绝,乖巧地承接了我的吻。

我轻轻地吸吮着思慕已久的唇瓣,描摹着上面的每一条纹路。我的手指顺着他的脖子,滑进了浓密的头发中,固定住后脑勺,以便舌尖在撬开牙齿时,他没有机会逃离。

我的舌头在温暖的口腔内游移着,纠缠着他的一起共舞。

我的爱人是奶油味的。我被幸福击昏的大脑晕晕乎乎地想着。
TBC
————————
这篇主要用来练码字速度,情节基本不过脑子,大家就随便看看吧。
4#
发布于:2020-09-25 08:12
好奇小罗尼三年里遭遇过什么,好心疼
不过这一章好甜蜜,德拉科要好好待罗尼,要幸福呀。
relationship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5#
发布于:2020-09-25 17:40
哈哈哈,恭喜帕金森小姐获得年度最佳预言奖
6#
发布于:2020-10-16 09:03
03

一整个上午,我都坐在书桌后面傻笑。直到潘西忍无可忍地把一张揉成圆团的牛皮纸扔了过来:“德拉科,你能不能把嘴巴闭上?”

我收敛起表情,从椅背上坐直了身体,低下头,开始查看摆在面前的一小摞文件。

潘西偷偷摸了过来,恰好站在了桌子与窗户中间,隔绝掉了照射在我桌面上的一小方阳光。我掀起眼皮,不满地看向她。

这点警告自然吓不到她。

潘西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发生了什么?你从伦敦回来后,就傻笑到现在。”

我装模作样地在牛皮纸上写了几个字,最终还是压抑不住自己内心想跟别人分享喜悦的冲动。我挥了挥手,示意她靠近一些。

潘西很顺从地把耳朵凑了过来。

“我找到他了。”我的声线有点抖,我在极力控制自己想要尖叫的渴望。

“他?谁?”潘西一脸的茫然。

我没有回答,只是双眼含笑地看着她。

潘西歪着头想了一会儿,突然伸手捂住了嘴巴:“是他吗?德拉科,你找到他了?”

我垂下眼,用左手揉搓着羽毛笔的尾羽,点了点头。

“梅林。”我听见潘西在一旁喃喃自语,然后感受到胳膊上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

我皱着眉头望过去,见潘西涂着黑色甲油的指甲已经嵌进了我白色的衬衫中,若再用力一些,我都觉得它们能直接刺透我的皮肤。

“德拉科。”潘西的脸莫名地变得惨白,“你不能再去找他了,你这样做,会伤害到他的。我虽然并不喜欢他,可是,可是……”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一把拂开她的手,“我从来都不会伤害他。”

“对,你不会,可是有人……”潘西用尖锐的声音冲我喊着,却在书房的门被人推开后,如同一只被扼住了脖子的母鸡,顿时失了声。

我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见我父亲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

我感觉到站在一旁的潘西瑟缩一下。我刚想问她是不是火炉的火太小了让她觉得冷,就听见她跟父亲匆忙地打了声招呼,随即拎起放在沙发上的小皮包,从我们的身边落荒而逃。

父亲稳稳地站在原地,潘西的离开没有在他的表情上留下一丝波澜,仿佛这间屋子里从头到尾都只有我们两个人。

“爸爸。”我从椅子上站起身,面向他打了个招呼。

“嗯。”父亲慢慢地踱了过来,拿过放在桌上的那些文件,漫不经心地翻了几页,又放了回去。

“都还习惯吗?”他问的是跟麻瓜们的生意往来。

“还不错。”我抽出一张纸,把上面画着的一张表格指给他看,“这一部分,我们在麻瓜那边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如果按照现在的规划推行下去,最晚到明年的年末,就可以达成预定的目标了。”

“嗯。”父亲淡淡地应道,似是对我说的话没有丝毫的兴趣。

我早就习惯了这类的反应,如同我早就习惯了父亲跟一座无底的深渊一样,人永远触摸不了他内心深处的想法与秘密。我时常讶异于父亲的多变,同时惊叹他总是能在最合适的时机站在最正确的位置。潘西曾偷偷告诉我,外面的人鄙夷地称他为“墙头草”,可我否认了这种说法。

父亲能每次都走在正确的路上,背后根本就没有多复杂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谁也不爱,谁也不支持,他的眼里有的只有利益,和“马尔福”这个姓氏。

所以,他可以在伏地魔得势的时候肆意地虐杀麻瓜,也可以在伏地魔消失后跟麻瓜们坐在生意桌上谈笑风生。

小时候,我天真地问母亲:爸爸他爱我吗?

记得当时母亲听到这句话后愣了好久,才摸着我的头说:傻瓜,他当然爱你。

现如今,在经历过许多事后,我才慢慢读懂了她藏在眼底,没有说出的后半句话:爱你这个他唯一的,冠以“马尔福”姓氏的,完美的继承人。

可假如有一天,我不完美了呢?

我从不敢去细想这样的假设,那是我永远没有胆量去触及的黑暗。

在父亲面前,我只能是一个懦弱的胆小鬼。

“去换件衣服。”父亲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回忆。

我抬起头,问出了心里的疑问:“要见什么人吗?”

“嗯。是格林格拉斯,他想见你一面,顺便一起吃个饭。”

我了然地点点头。格林格拉斯是跟马尔福一样,一个古老的巫师纯血统家族。虽说那场战争后,已经越来越少的人去关注这一点,但有些商业上的往来,依旧只会发生在纯血统家族之间。

“快一点,我在门口等你。”父亲扔下这句话,转身从房间里走了出去,手杖敲击地面发出的声音,在偌大的空间里久久回荡着。

我飞速地整理了桌上的东西,然后跑上楼,从衣柜中拿出了一套深黑色的燕尾服,套上后只觉得浑身都不舒服。梅林,真不知道这群老古董什么时候才能放下高高在上的姿态,认真了解一下我们年轻人的喜好。

准备妥当后,我走下楼,跟已经站在门边等候着的父亲与母亲会和。

晚宴选在了一家偏僻的巫师餐厅。我走进大厅,一眼便望见了坐在窗边的格林格拉斯,稀奇的是,我居然还在他身旁看见了一个年轻的女人。

父母走到了格林格拉斯身前,微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我也学着样子尊重地喊了一声。

“卢修斯!”格林格拉斯叼着烟斗,大笑着从座位上站起,给了父亲一个夸张的拥抱,然后把视线落在我身上,“德拉科,太久没见了,我上一次见你,你还只有这么点高呢。”

格林格拉斯在自己的肩膀处用手比了比。这个动作差点没令我笑出声来。真是满口胡话的老家伙,明明一年前我们还一同参加过魔法部举办的一场宴席。

格林格拉斯又拉着父亲的说絮絮叨叨地说了许多,一直到餐厅的侍者走上来询问是否可以上餐时,才恍然大悟的地请我们三个干站了许久的人入座:“快,快坐下!”

他正准备在原座位上坐下,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又把屁股抬了起来:“德拉科,你坐这里。我得好好地跟你的父亲说说话。”

他腾出了那年轻女人旁边的座位,把我硬推了过去。我不好多表示些什么,只得坐下。距离拉近,我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女人居然是阿斯托里亚。

我惊喜地冲着这位学妹打了声招呼,而她也怯生生地回应了我。为了避免尴尬,我又问了几个问题,都得到了她一一的回答。

格林格拉斯似乎很满意我们这样的互动,“吧哒吧哒”地抽着嘴里的烟斗。而父亲,虽是一贯没什么表情地坐在一边,眼里却有了一丝平日里所没有的满意之色。

我脑海中突然闪现过了一个猜测,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可以很笃定那个猜测是对的。

我不动声色地朝着外面挪了一寸,离阿斯托里亚稍远了一些。

格林格拉斯是个酒鬼,所以理所当然的,作为这个餐桌上唯一一个男性的后辈,我被灌醉了。离开餐厅时,我觉得脚下的整片大地都是摇晃着的。我晕乎乎地在餐厅的前门边稳住身体,然后听见父亲空灵的话从遥远处传来:“德拉科,我你妈妈还有些事要跟格林格拉斯商量,你先送阿斯托里亚回去吧。”

我点点头,识趣地没问为什么不用幻影移形,而是绅士地朝着阿斯托里亚摆了个请的姿势。

阿斯托里亚手拎着她的小皮包,跟着我走进了夜色中。

我虚浮地走着,整条小巷中全是我零碎的脚步声。一股寒风砸在了我的正脸,引得我的胃一阵翻江倒海,我手撑着墙,佝偻着背,朝着地上干呕着。

阿斯托里亚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我身旁,关心地询问我有没有事。

我摆摆手,然后扯开一个笑脸:“没事,唔,只是,我怕是送不了你回去了。”

“没事。”她体贴地说,“我可以自己回去。”

“那可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我装出惋惜的口吻,“我看着你离开吧。”

阿斯托里亚还想说点什么,可被我直直的目光推了回去,她掏出小包中的魔杖,施了一个咒语,“啪”得消失在了空荡荡的小巷中。

我终于可以松懈下来,背靠着墙,头也后仰着抵在上面,大口地吸着冰冷的空气。我知道这时候我应该回家去,可我的内心却说着它想见一个人,立刻,马上,一分一秒都不想耽搁地要见到他。

罗恩,你是我抵御这个世界全部的勇气。

我自言自语地说着话,失笑着吐出一口酒气,也拿出了魔杖,跟着施了一个幻影移形。

……

我“哐哐哐”地砸着门,几乎忘了这已经是深夜了。

右上方的窗户里一盏灯亮了起来,一个肥硕的男人推开窗户,冲我骂骂咧咧地喊了一句:“你这个混账东西在干什么?”

我抬起头,嘴巴夸张地咧到了最大,对他做了一个鬼脸,醉醺醺地喊了回去:“在喊我爱人呢!”

男人在看明白我的状态后,不再愿意跟一个酒鬼多纠缠什么,“砰”地关上了窗户。与此同时,左边的另一扇窗户却应声而开了,一个乱蓬蓬的红色脑袋从里面探了出来。脑袋的主人一瞧见是我,立刻又缩了回去。随后,一连串的下楼声从门后传了出来。

“咔嚓”,门开了。

我一个没注意,整个人向前倒去。罗恩慌乱地扶住了我,然后被我一身的酒气熏得撇过脸去。

“你怎么了?”他努力地想让我站正。

我却趁着酒疯,跟条八爪鱼似的,手脚并用地缠住了他,嘴里答非所问地说着:“我好想你,宝贝,你想我吗?”

他在原地跟我好是一阵斗争,最后终于明白我已经半长在他身上这个事实,放弃地把我的胳膊环上了他的脖子,半扶半拖地带我上了楼。

我被推倒在床上,飞快地翻了个身,把脸埋在身下的被子中,感受着上面熟悉的气味。

三年了,我又能感受到这熟悉的,令人心动的气息,这是梅林给我的嘉奖。

罗恩一条腿半跪在床沿,把我翻了回来。一条温暖的毛巾在我的脸上擦拭着。他什么都没问,没问我为什么会醉成这样,也没问我为什么会在这样的一个时间出现在这里。只是安安静静地替我擦拭着,一如从前在学校那样,包容着我所有的情绪和委屈。

我情不自禁地抬起手,握住他拿着毛巾的手,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

他停下了动作,任由我握着。昏黄的灯光在他身上勾勒出了一道金色的轮廓。

酒精给了我莫大的勇气,让我的手不停地向上移动着,扣住了他的脖颈向下压,头跟着向上仰,直到我微张的嘴含住了那柔软的唇瓣。

我轻轻地吸吮着,感受着唇间的甜蜜。气息越来越重,我任性地决定不再压抑自己的欲望,另一只手搂住他的腰,随即一个翻身,把人压在了我的身下。

我双手撑在他的脸两侧,低下头,从额头开始,虔诚地落下一个又一个的吻。我一下一下地用牙齿轻咬着他的下巴,感受着他因为情动而仰起头,将白皙的脖子送到猎捕者的嘴边,任由对方在上面留下一连串鲜红的吻痕。

“唔,德拉科。”他颤抖着喊我的名字。

“嗯?”我的舌头从他的嘴角滑了进去,如一条活鱼,在温暖湿润的口腔中游动着,手上也不安分,开始一颗颗地解开他睡衣上的纽扣。

我像拆开一件渴望已久的礼物,一点点地褪去他的衣裤。就着头上黄色的顶灯,我看见那本该无瑕的肌肤上却有着星星点点的,红色的疤痕。我怜惜地用手一寸寸地抚摸,身下的他像只羔羊一样颤栗起来。我握住他的脚踝,架到了自己的肩膀上,侧首从腿腹一直亲吻到膝盖。

许是这举动在他眼中太过于刺激,他承受不住地用胳膊遮盖住眼睛,嘴里不住地发出哼吟。

我突然有点想使坏,整个人覆盖住他,将他的胳膊移开。“为什么不看着我?”我含住他的耳垂,轻声地问。

他无助地摇晃着脑袋,浓密的睫毛沾上了泪水,如一只在雨夜受了伤的蝴蝶,摊展着双翅,静静地栖息在花间。我用手指揩掉他眼角流下的泪水,重新吻上他的唇瓣。

“别怕。”一直吻到他快缺氧,我才松开了他的唇,“会像过去那样舒服,相信我,宝贝,我不会伤害,永远永远都不会伤害你。”

我一句又一句的情话终于让他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也慢慢找回了过去水乳交融的感觉。他闭着眼,满脸通红,胳膊搂住我的脖子,像只撒娇的小狮子,一下一下地在我的颈间蹭着。

我被他这模样折磨地满头大汗,情绪越发高涨,喘息也越发地粗重起来。

“宝贝。”我摆正了姿势,“你知不知道,你在床上的样子有多勾人?”

“嗯?”他听闻,睁开了双眼,雾蒙蒙的眸子朝着我望来,里面全是信任与迷离。

这个眼神让我脑海中的那根弦彻底地断裂,我一个用力,低头堵住了他的唇,在他的闷哼声中,挺进了他的身体。

我的脑海中炸开了一朵朵的烟花,那坠落下来的花火灼烧了我的身体,让我的灵魂得以在一片绚丽的光芒中起舞。我紧紧搂抱住我的爱人,在他的耳边低语着我内心最深也最真的情话:“你是世间我唯一不愿意放手的。”

TBC
————————————
惯例感谢小可爱们的阅读和暖心留言,啾咪啾咪~
7#
发布于:2020-10-16 15:31
沙发~一大早就吃到肉~真好~太太辛苦啦~
虐吧虐吧~虐虐更健康~
8#
发布于:2020-10-16 20:48
改了一下名字,之前那个是乱取的(虽然这个好像也不咋滴)。嗯,就酱!
Lumine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9#
发布于:2020-10-17 09:12
!!!好香,我太爱这种感觉了呜呜呜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