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67回复:0

[多CP向][完结转载]旅行系列(HP/RW,RW/HG,BY夏雨雪宜)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0-12-30 17:06
转自LOFTER 已授权
https://baisumuzhe.lofter.com/post/481445_f7c80f9
哈金 罗赫已婚背景

01
旅行系列-旅行计划(罗恩篇)
BE30题(错过一世)

时间轴为伏地魔彻底死掉的19年后的夏天。
-----------------------------------------------------------

盛夏炎炎,罗恩计划申请一段假期陪着赫敏和孩子们去度假旅行。自从和赫敏结婚之后,他们总是为了生活而在各自工作岗位上忙碌着。虽然他们彼此之间每天都进行着面对面交谈之类的日程,可罗恩总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反而不如曾经一起在霍格沃茨上学时亲密。

罗恩很少在工作期间走神,这次心里始终无法安定下来,进入工作状态。他还有一份报告要在下班前交给上司,同时提出休假的申请。他已经在办公室门外来回踱步数十圈,始终没有想好要怎么组织语言。成为优秀的傲罗是罗恩现阶段的目标,或在赫敏和哈利的帮助下,或是自己独自应付,他总是十分出色的完成任务。

罗恩再一次在门前站定,伸出手犹豫着要不要直接敲门时,办公室的门毫无预兆的从里面打开,罗恩硬生生的稳住脚才没有向后跳开。

“我还在想你究竟要等到什么时间才会把报告送过来。”哈利看着罗恩受到惊吓的表情,伸出拍了拍他的胳膊,“进来。”

罗恩深呼吸了几下,走进办公室顺手把门关上。与黑巫师对峙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紧张,不过就是请个假。罗恩将报告放在了桌子上,说道:“报告早就完成了,绝对没有问题。只是……嗯……还有一件事情……”

哈利见到罗恩支支吾吾的样子,并没有直接翻看报告,他看着罗恩问道:“是什么事情?我能帮上你什么忙吗?”

“我想……申请一段时间的假期。”

“原来是这件事。今天一早我就已经收到了赫敏的来信,放心吧,假期申请给你通过。”哈利看着罗恩有些局促的样子,笑了出来,“她知道你更喜欢工作,不一定能有勇气提出申请。关于旅行的事情,赫敏也在信里邀请了我们一家人,可是很遗憾,金妮抽不出时间,莉莉现在离不开金妮的身边,詹姆也要进行自己的魔法研究,我们无法和你一起去旅行了。不过,阿不思对此很感兴趣,如果你不嫌麻烦的话,可以带着他一起吗?我会支付阿不思所需的费用。”

“不用,舅舅带着外甥去旅行,也不算什么大事。”罗恩摇了摇头,看着哈利的依然充满活力的绿色眼睛,“我今晚就去把阿不思接回家吧?况且我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金妮了。”

哈利看看现在属于自己的手表,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站起身将挂在一旁的衣服穿好,说道:“我们一起走吧,需要给赫敏发去一个口信说你今天会晚些回家吗?”

“不用了,孩子们会陪着她吃晚饭的。”罗恩跟在哈利身边,一如曾经无数次穿梭在霍格沃茨学校的走廊一般。那时候的他们,亲密无间。

现在,虽然罗恩和哈利还是无话不谈的好友,可在一起的时候,沉默的时间越来越多。越变老,罗恩觉得自己与哈利之间的距离越远。暮然回首,彼此之间的心里的距离已经无法跨越。罗恩不自觉的渐渐放慢了脚步,看着哈利的背影渐行渐远。

哈利是他见过最勇敢的人,罗恩在心底认定,并且没有其他的之一。独自面对神秘人的时候,哈利也不曾退后,独当一面。现在他又是罗恩的上司,虽然哈利在他面前的时候没有什么领导的架子,他们依旧一起谈论麻瓜世界的事情,一起讨论如何与黑巫师战斗,一起组队玩魁地奇球。哈利和罗恩总是毫无自觉的组成一队,一个找球手一个守门员,这就意味着对手必输无疑。

哈利转过身,看着罗恩停在自己身后几步的距离,他不知道罗恩的思绪又飘到了哪里,在原地发着愣。哈利有些无奈的走回几步,停在罗恩面前,问道:“在想什么?你这爱发呆的习惯还没有改过来吗?”

罗恩原本是没有发呆的习惯,是从他和赫敏有了第二个孩子罗丝之后开始的,同伴们都打趣罗恩因为喜得爱女造成的不定时呆愣的习惯,罗恩也欣然接受这个说法。况且在工作中,他依旧反应迅速,并没有影响工作,也就从没重点在意。如果罗恩能多注意一些,就会轻易的发现,他总是和哈利单独相处的时候才会经常的魂游天际。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又走神了。大概是想到明天能够顺利的去旅行,有些兴奋吧。”罗恩回过神看着哈利无奈的眼神,下意识的揉了揉自己的红发,“你是怎么发现我又发呆了?”

“在你跟不上我脚步的时候,我就发现了。”

“我们为什么不用幻影显形?而是徒步走回你家?”

“我们偶尔也需要多走走路。况且我想先去对角巷买些送给罗丝和雨果的礼物。你要去玩笑商店吗?”

“的确应该去看看乔治了,未来一段时间是不能再去帮他搭手了。”罗恩耸了耸肩,语气十分的轻松,“在霍格沃茨开学前的那段时间,他大概会忙的不得了,只有他一个人看店也是够累的。”

哈利清楚的知道罗恩和他的家人,是怎样从失去弗雷德的悲伤中走出的。因为那段时间他接受了罗恩的邀请,一直住在罗恩的小屋里。虽然痛苦,却十分的难忘。乔治是他们当中最悲伤的,那段时间里他出奇的乖巧,没有恶作剧,也没有开玩笑,像是失去了自己的灵魂一般经常在角落里呆坐着。那段时间哈利也经常做着一些噩梦,在梦里与伏地魔的最终之战一遍遍回放着。被惊醒的哈利除了依靠药物,只有紧紧的握着罗恩温热的手,才能继续安睡。

可是现在,哈利和罗恩虽然肩并肩的走着,却像被盔甲护身的无形坚壁隔开在两边,谁都无法越过这堵看不见的墙。即便只要他微微伸手,就能拉住罗恩的手。他们曾经在霍格沃茨的各个角落谈天说地,吐槽着不喜欢的教授和斯莱特林的死对头,或者是进行魔法练习。

“罗恩,你还害怕蜘蛛吗?”哈利突然开口问道。

“我的天,都过去那么久了,你怎么还记得?”

“我以为你已经克服了。上次你见到蜘蛛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惊慌的模样。”

“在孩子面前自然要表现的英勇无畏嘛,也幸好有你即使清理了那些东西。”

然后他们又是长时间的沉默。哈利给雨果买的是可以变幻的墨镜,为罗丝买了一个玩笑商店出售的侏儒团。乔治对于哈利的光顾显得有些惊喜,毕竟哈利已经很少在对角巷进行购物了。

罗恩在玩笑商店和乔治并没有聊很久,只是简单的交谈了几句,就露出了不满的模样。在乔治的面前,罗恩还是会在不经意间露出韦斯莱家小儿子的别扭本性。已经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罗恩和哈利决定使用幻影显形直接回到哈利的家里。

金妮已经准备好了晚饭,就在等着哈利和罗恩。在哈利的家里挂着一个和曾经在陋居里一样的钟。指针除了哈利·波特一家人外,还有罗恩。今天代表哈利的指针一直与代表罗恩的指针在一起,所以金妮猜测晚上罗恩会来接走阿不思。

韦斯莱家的每个男士对金妮都是十分的关爱,所以当她嫁给哈利那天,每个男士都放下了手上的工作,给她和哈利送来了最好的祝福。她始终忘不了自己最小的哥哥在她的婚礼现场泪奔的场景,他高兴得过头了。

罗恩吃完晚饭并没有在哈利的家里过多的停留,带着阿不思使用飞路粉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家中。赫敏正在厨房收拾餐具,罗丝和雨果乖乖的坐在一旁看着书,阿不思从壁橱里出来,就带着哈利给他们买的小礼物跑到了他们身边,玩成了一片。罗恩则是无言的走到赫敏身后,将她紧紧的抱在了怀里,并没有说出任何的解释。赫敏擦了擦手,转过身回抱着罗恩,她也什么都没有问罗恩。赫敏十分的了解罗恩,比罗恩想象的还要更了解他,因此她从来不会问一些得不到答案的问题。

“一会儿就让孩子们早点睡觉,明天还要早起去机场。”赫敏温柔的在罗恩耳边说道,“我已经把我们所有人的机票都预订好了,我们一起以麻瓜的方式度假好不好?”

“都按你说的做吧,我不反对。”

“酒店我预订了两间,你和雨果、阿不思一间房,我和罗丝一间。旅行的行程我也都计划好了,教堂、博物馆、海滩还有一些比较有名的建筑。”

“你一直都是我们之中头脑最好的。”罗恩放开了赫敏,“我带着雨果和阿不思先准备睡觉了,得盯着他们睡熟了才行。男孩子们凑在一起,真不知道他们要胡闹到什么时间才肯睡觉。晚安,赫敏。”

“哦,晚安。那今夜我们就先适应一下旅行的住宿方式如何?我和罗丝一起睡,明早我会叫你们早起的。”

“谢谢。”

罗恩一只手拉着一个孩子回到卧室,让雨果和阿不思各自换好睡衣的同时,他也已经在地上铺好了一床被褥。

“旅行期间也是我们住在一个房间。”罗恩看着两个孩子疑惑的表情,解释着,“今天就开始适应生活。你们快闭上眼睛睡觉,明天一早可就要被叫醒。”

“可是舅舅你在这看着我,我睡不着。”阿不思用他绿色的眼睛真诚的看着罗恩,这让罗恩有些招架不住,“可以陪我们再多玩一会儿吗?”

阿不思的眼睛长得像极了哈利,恍然间罗恩想起他第一次遇到哈利的时候,那时的他们和阿不思的年纪差不多,是最无忧无虑的年纪。

“好吧,我教你下巫师棋怎么样?”罗恩看着阿不思的眼睛问道。他也曾在这样的年纪教着哈利下棋。

“我听爸爸说过,他说你下棋特别的厉害,是真的吗?”

罗恩想起了曾经他和哈利、赫敏在霍格沃茨下着麦格教授布置的巫师棋的经历,语气间带着骄傲说道:“是真的……我在你这个年纪和哈利在霍格沃茨下过一盘最刺激的巫师棋。当然是我们比对手厉害。”

雨果也凑了过来,带着些许崇拜的模样看着罗恩说道:“我也听妈妈说过,那次比试爸爸做的是骑士。”

“没错。我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做英勇的骑士。”

“可是我不太想下棋。爸爸经常在家里和詹姆一起下巫师棋,现在詹姆比爸爸厉害多了。詹姆总能在棋盘上大杀四方,可爸爸还是喜欢找詹姆下棋。”阿不思从床上下来,走到了罗恩的身旁坐下,伸手碰了碰他的红色头发,“为什么你们都有着一头红发呢?”

“大概是我爸爸的遗传基因太强大的原因吧。”罗恩伸出手,揉乱了自己儿子的头发,“连雨果也是这样,这才像是我的儿子。”

“够了,爸爸你不要这么幼稚。”雨果不满的拍开罗恩的手,“头发都被你揉乱了。”

阿不思收回手杵着自己的下巴,看着雨果说道:“我爸爸就从来不会这么做,他只喜欢触摸妈妈的头发。”

“嗯?”罗恩听到阿不思的话,也伸手把他的头发揉乱成一团,“这儿还有我呢,你是喜欢这样吗?下次见到哈利的时候,我就把你的愿望转告给他的。”

然而阿不思只是静静的看着罗恩,不发一言。坐在另一边的雨果看着罗恩的举动,忍不住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爸爸,哪有你这样的大人?我和罗丝很早就想提醒你了,在这些方面你总是很孩子气。”

罗恩听着雨果的话,收回揉乱阿不思头发的手,疑惑的看着雨果问道:“我真的很孩子气?可我是因为喜欢你们,才会这么做的。”转过头看着阿不思的眼睛,真诚的问道,“阿不思,你也这么想吗?”

“我不知道。”阿不思摇了摇头,“不如你去问问我爸爸?你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在家里,爸爸和妈妈经常会聊起你。”

“还是算了。”罗恩心里蓦然有些失落,视线从阿不思与哈利相似的绿色双眸上移开,垂下眼皮,“时间不早了,你们俩回到床上,快些睡觉吧。”

在这天的晚上,罗恩又一次梦到了曾经在霍格沃茨的生活——和哈利一起并肩穿梭在每条走廊上,和哈利一起骑着飞天扫帚在霍格沃茨的上空飞行,和哈利一起在霍格莫德村的酒吧喝着黄油啤酒……起初梦里的一切都让他觉得轻松,直到金妮和赫敏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罗恩猛然惊醒。

他睁开眼睛看着漆黑的天花板,知道自己又将再一次无法入睡,干脆直接放任自己的思绪,重新回顾一遍记忆。无论是什么样的记忆,都只能正视它的存在。不断的回顾记忆的同时,罗恩总能有新的感悟,从而更加坚强的确信当下的生活。这是他从乔治身上学到的。

罗恩知道,当他看着亚瑟将金妮的手交到哈利的手中那一刻起,他的爱情就彻底的死了。罗恩完全了解哈利身上全部的优秀品质,知道哈利是值得让金妮托付终身的人,更何况他们是那么的相爱。

金妮的婚礼之后,罗恩就再也没有哭过一次,因为没有什么痛苦能比自己亲手把自己灵魂的一部分撕扯抛弃更痛。罗恩曾看着自己掌心的生命线想,如果他死了,他的灵魂至少有一半的重量,是关于哈利·波特的,他最好的朋友,他深爱着却不能深爱的人。

罗恩喜欢看阿不思的眼睛,不仅是因为这双眼睛与哈利的眼睛极为相似,更是因为这双眼睛看不到自己的感情。他可以透过阿不思的双眼,看到曾经无数次的回忆,也能提醒自己不能触碰的线。

他不知道是像乔治这样,和弗雷德心意相通生离死别比较痛苦;还是像自己这样,和哈利朝夕相处可望不及比较痛苦。

罗恩又始终觉得自己是比较幸运的那一个,至少他还可以随时的见到哈利。可以看到哈利和金妮在一起,幸福的扶养三个孩子,金妮总能十分细心的照顾好家里的每一个人。

况且罗恩知道赫敏也是自己真心爱着的人,她是他们三个一起成长过程的参与者,她也清楚的知道他们在一起共同经历的事情。罗恩和她相依相扶,还有一双听话的儿女,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罗恩记起自己曾听哈利说,在生死一线的时候,哈利去到了类似于国王十字站台的地方看到了已故的邓布利多在那里,并且和邓布利多交谈了许久。如果人在死后灵魂真的能去这么一个地方,罗恩希望自己也能在那里等到哈利,然后坦白自己的心意。如果没有这样的地方,他也不会强求,就让这个秘密随他一起死去。

第二天一早,赫敏看着罗恩顶着的两个硕大的黑眼圈,和孩子们一起笑着调侃,谁都没有深入的追问。因为按照计划,他们再过一刻钟就应该出发,去度享受旅行的乐趣。


02
旅行系列-旅行归来(赫敏篇)
BE30题(生离死别)
--------------------------------------------------------------------------

清晨,赫敏睁开眼睛从床上起身,伸了个懒腰,看了看垂在胸前的头发,发现又生出了几根白发。站起身,找到自己的魔杖,和往常一样念了句咒语,把白发染上了颜色。

“你醒了?”罗恩出现在了门口,看着赫敏一早就的拿着魔杖,立即猜出了原因。他笑着走到了赫敏身边,吻了吻她的脸颊,说道,“每次都这么做不嫌麻烦吗?”

“不觉得。”

“好吧,随你高兴。我已经把早饭准备好了,等你一起。”

这时一只猫头鹰从开着的窗子飞了进来,等下一份报纸在罗恩的脚边,他撑着腿有些费力的弯下腰捡起报纸,吐槽到:“真是只笨蛋猫头鹰,比小猪还要蠢。”然后走出了卧室,回到餐厅开始翻看今天送来的《预言家日报》。

小猪是罗恩的第一只猫头鹰,小天狼星送给他的,那只猫头鹰真是活力十足。身材又十分的袖珍,只有网球一般的大小。很久之前死了,罗恩为此伤心了很长一段时间。

当下获取新闻资讯的方式不仅仅局限于每天出版的日报,可是罗恩反而养成了看报纸的习惯,偶尔还会向赫敏吐槽报道写的糟糕。

赫敏换好衣服,将自己打理整齐后走到餐厅的时候,罗恩正对着一整版的新闻发呆。赫敏走过去,把报纸从罗恩手里抽出,这版报纸上只刊登了一个报道,关于魔法部魔法执行司司长正式退休和新司长上任的消息,配图选的是一张老司长年轻时候的照片。

报道内容把关于老司长的人生经历和大事件洋洋洒洒的写满了整版,新司长只在结尾处留了个名字。整篇报道与曾经让人厌恶的记者丽塔·斯基特的风格如出一辙,好在报道里写的事件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哈利也从岗位上退了下来?”赫敏看完后将报纸放在一边,“他总算可以放松放松生活了。”

罗恩比哈利退休的早了很多,闲下来的他每天早上都会为赫敏准备好早餐。用罗恩的话说,赫敏在他们都没退休之前还要每天为他们做好早餐,现在他退休之后自然应该接替赫敏,让赫敏多休息休息。吃完早餐之后,罗恩也会学着收拾餐具,然后陪着赫敏一起去图书馆查找她写作所需要的资料。

赫敏很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她还记得罗恩退休后第一次为他们做的早餐,说实话味道特别……奇怪。后来通过赫敏的多次问题指点,罗恩一次次的改进,味道总算正常了,然后一直持续到现在。

“罗恩,回过神来。”赫敏用手拍了拍罗恩已经生出皱纹的脸颊,“怎么?想到什么了?”

罗恩看着赫敏,下意识的挠了挠头发,他任由着自己的红发褪去往日的颜色,看着赫敏,“为什么我们不一起看着彼此的头发褪色呢?这样不更有老夫老妻的感觉吗?”

“除了头发,我们还可以数对方皱纹。”赫敏指着自己的额头,“在这里就可以看出我们是老夫老妻了。”

罗恩耸了耸肩,拿起一片面包,说道:“你总有理,在霍格沃茨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的。”

“我们不说这个了。罗恩,你打算给哈利写封信吗?”

“写信太麻烦了,不如直接去他家做客?”

赫敏听了罗恩的建议摇了摇头,说道:“哈利才刚退休,我们就先别去打扰他们了。”

“好吧。”罗恩点了点头,像是想到了什么对赫敏灿烂的笑了出口,“赫敏,我们俩一起去滑雪吧。前两天听你提到过,这个项目好像很好玩的样子。”

“可是你的腿能受得了吗?”赫敏担忧的看着罗恩。

“没问题。”罗恩表现出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这次由我来计划行程吧,不过你得教我怎么像麻瓜一样订票和房间。”

罗恩一旦认准的事情,就很难让他最初改变,赫敏在听到罗恩一再的保证绝不逞强之后,点了点头答应了罗恩的旅行计划。

罗恩的腿受过伤,之后就开始畏寒怕冷,偶尔还会不听使唤。在他在退休之前,找到了一名黑巫师,在与对方决斗时被对方用不可饶恕的咒语击中。同一时间,对方也被缴械,逮捕。

当赫敏接到哈利送给她关于罗恩的腿受了伤的消息之后,立即赶去了医院。哈利正坐在罗恩的病床边,盯着罗恩已经被包扎好了的伤腿,脸上满是愧疚的神色。赫敏走了过去,哈利听到她的脚步声之后,抬起头望着她,连连道歉。赫敏十分的了解哈利和罗恩,所以从哈利的眼神里看到的除了自责之外,还有藏着心疼,藏的可真隐秘。赫敏别过了头,她不想深入的探究任何人不愿意分享的秘密。

罗恩在康复了之后就提前办理了退休手续,一方面因为年纪快到了,他不想再让赫敏过于担心,况且,他的腿的确落下了问题。

赫敏看着罗恩坐在她身边,认真的从书里查找着关于麻瓜滑雪的相关信息,写进他的滑雪旅行的计划里。她已经很久没看到罗恩这么认真的对待看书这件事情,为了他们的旅行计划。到了图书馆闭馆的时间,罗恩已经写满了整整三张羊皮纸的内容,比他曾经对待作业的态度好太多。

“我写了很多东西,你看看,这样计划可以吗?”罗恩献宝似的将他写下的东西放在了赫敏面前,期待的看着她。

赫敏在罗恩满是期待的目光下接过罗恩递过来的羊皮纸,看完后说道:“还不错。”

“是吧?”罗恩洋洋得意的把羊皮纸从赫敏的手里抽回,“我考虑了一天,我们还是用幻影移形过去吧,方便省钱还很快。”

“如果你想像麻瓜一样的玩这个项目,就要购买麻瓜使用的装备。”

“嗯,好像是这样的。麻瓜的东西你终究比我熟悉,那我们明早去古灵阁兑换一些麻瓜的钱,下午去目的地买装备,后天一早就能体验到滑雪的乐趣了。”罗恩兴致勃勃的走进厨房,“你晚上想吃什么?我来做饭吧。不过你如果说出来的是我不会做的食物,那就没有办法了。”

“好吧,保险起见,还是做你最擅长的东西吧。”赫敏看着罗恩用挥舞魔杖操纵厨具的模样,并没有阻止他的兴致。罗恩想让赫敏答应他的什么事情时,偶尔会用积极承担做饭的方式“讨好”赫敏,“我在衣柜里找些棉衣,你的腿尤其要注意保暖。”

“赫敏,明天我们去邮局找几只猫头鹰,给孩子们都送个消息吧。”罗恩的声音从厨房传出,“让他们羡慕羡慕我们悠闲的随时都可以去旅行。”

“知道了。”

赫敏在收拾行李的时候,一本厚厚的相册从衣柜的角落里掉了出来。这些厚棉衣罗恩几乎没有穿过,如果不是这次的计划是去滑雪,她也不会翻动这些衣服。这本相册赫敏从来没有见过,应该是属于罗恩的。她翻开了相册,一页一页的浏览,里面粘贴着的相片是他们,罗恩、赫敏和哈利,从一年级到结婚前的相片。有几张相片可以肯定是罗恩和哈利在麻瓜世界的合照,背景应该是在某个教堂,或者是某个小镇上,罗恩从来没有提到过他和哈利曾经还去过麻瓜世界旅行的事情。相册的最后,是他和赫敏的结婚照,照片里他们笑得都很幸福。

她合上了相册,拿着它走进自己的书房,将它重新摆放进自己书柜的最上面一排,那一排是她为了摆放相册专门留出来的地方。罗恩在婚后很喜欢带着她和孩子们拍照,并且专门制作了一本又一本相册分别慎重的命名。她曾经向罗恩问过这么做的原因,罗恩却是困惑的看着赫敏,问她为什么要这么问。赫敏知道罗恩虽然看起来性格大大咧咧的,实际上在很多方面都十分的细致。

虽然他们在婚后的生活里也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争论不休,但罗恩不会在争吵中说出令赫敏伤心的话。他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十分的体贴赫敏。

罗恩选择属于法国的阿尔卑斯山Deux Alps作为这次滑雪目的地,用着他们的方式来到了这里,就能看到山体上厚厚覆盖着的积雪。

“很壮观,是不是?”罗恩帮赫敏带高护目镜之后,才为自己把护目镜带上,“这里应该没有问题,你看那边有不少人在滑雪。”

罗恩在山脚下一处平缓的雪地上努力的学着让身体与滑雪板和滑雪杖的配合动作,可由于始终无法掌握方法而无法前行。赫敏看着罗恩各种奇怪的摔倒的姿势强忍着笑意,肩膀一抖一抖的。

然而意外来的总是特别的突然,强大的气流冲向了他们,转过头看向气流冲过来的方向,可以看到山坡上的大量积雪向他们所在的地方崩泻而来,没有地方可以躲避,甚至没有足够的时间使用幻影移形。赫敏感觉有一股力道击中了她,她不可控制的被这股力道向一边击飞,远远的摔出积雪堆积的范围。等她努力的从积雪上爬起的时候,原本他和罗恩所在的地方,积雪推挤出一个高高的椎体。

灾难发生的太过于突然,赫敏站起身看着面前高高的雪堆大脑出现了短暂的空白。回过神意识到这是什么的时候,她又跌坐回雪地上,浑身不可控制的发起抖来,其他逃过劫难的人们和她一样的惊慌。她想把手套脱下,可是颤抖的手始终不能将手套顺利褪下。

“冷静,冷静下来。罗恩不会出事的。”赫敏对自己一遍又一遍的暗示着,用尽办法脱下手套,伸进自己装着魔杖的口袋。可是她将魔杖抽出时才发现,她的魔杖在之前她摔在地上的时候,被雪橇折成了两段。

赫敏绝望的看着魔杖断裂的痕迹,恶狠狠的将它装进口袋,爬起身朝着雪堆跑去。半路上被一个人拦了下来,赫敏挣扎着,却始终无法挣脱对方的阻拦。

“冷静点,赫敏。”

赫敏听到对方准确叫着她的名字,抬起头,看着阻拦自己的人。居然是哈利。他的身上只穿着一件显旧的毛衣,是韦斯莱夫人曾经送给他的圣诞礼物。她停止了挣扎,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紧紧的抓住他身上的毛衣,“快救救他,他被压在了下面。”

哈利看着赫敏绝望的表情,痛苦的别过头看向雪堆,“对不起,我做不到。魔法不是万能的。”

“魔法不是万能的……”赫敏重复的说了一遍,松开手眼球一黑晕了过去。

等到赫敏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只有她一个人躺在预订旅店的房间里,坐起身慢慢回想起昏倒前发生的事情。迅速的穿好衣服,拿起一件给罗恩带着备用的棉袄冲出旅店。此时距雪崩已经过去了半天时间,堆积区已经被拉了警戒线,麻瓜们在进行着搜救工作。

她看见了哈利依旧只穿着一件毛衣也被隔离在了警戒线以外,走了过去,将手上的棉袄给哈利披在身上。

“我在书上看到过关于雪崩的灾难与救援。”赫敏的声音里有明显的哭腔,“被积雪掩埋这么久的人,生还的几率微乎其微。罗恩的位置刚巧是在堆积区……”之后的话,赫敏实在说不下去。

哈利伸出手臂,将泣不成声的赫敏揽在怀里。赫敏说的内容他也已经听其他的麻瓜议论过了,只是心里不想承认罢了。现在赫敏又在他耳边这么说起可能的后果,让他不得不正视问题。他揽着赫敏重新回到旅馆的房间里,给她倒上一杯热水。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赫敏终于平复下来,握着水杯看着对面一直低着头的哈利疑惑的问道,“你不应该在家吗?”

“我今天从邓布利多的熄灯器听到了你喊罗恩的声音。这件事很突然,我觉得跟随蓝色的光点过来看看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罗恩把熄灯器送给你了。”赫敏喝了一口热水,感觉自己的眼泪又被热水蒸腾了出来,“你一定是随身携带着,不然怎么能这么及时的来到这里。”

“嗯。”

“你快点回去吧,不然金妮也会担心的。”

“我已经写信给她了。”

“罗恩对我下了驱逐咒。”

“罗恩一直都很聪明。”哈利的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克制的说道,“他会没事的。”

“你不用安慰我了,哈利。”赫敏将水杯放下,水杯接触桌面发出的声音显得异常响亮,“我知道很多你们以为我不知道的事情。”

哈利终于抬起头疑惑的看向赫敏,然而赫敏却没有再多说任何一句话。她在床上躺下,背对着哈利。

赫敏知道,罗恩是真心爱着她的,他们在一起幸福的度过了大半生,他努力的守护着家庭,保护着所有的家庭成员。他们一起把孩子抚养长大,一起看着彼此慢慢的让皱纹爬上面颊。即便是灾难发生的一刹那,罗恩还是在想着的还是如何让她脱险。可赫敏也知道,罗恩同样或者是更加深刻的爱着哈利。即便他们两个从来没有讨论过这个事情。罗恩会带着他们拍照,大概也是因为最初每年他都会和哈利照合影。赫敏猜想着。

不过,婚后的罗恩也在为着赫敏做出了许多的改变,她一直看着他越来越成熟。

赫敏躺在床上,始终无法入睡。雪崩发生的经过在她的脑海里一遍一遍的循环。

“如果我坚定的不同意罗恩的旅行计划,就好了。”

“这已经成为了既定的事实,不会因为任何如果而改变。”

赫敏听见哈利的回话,才发现自己把心里想的话说了我出来。

“罗恩很有可能因此而离开我们……”哈利的声音哽住,平复了片刻继续说道,“他是因为爱着你才会这样做出选择,即便是没有发生雪崩。如果发生的是其他任何可能的灾难,他也会最出同样结果的选择。”

赫敏知道哈利在安慰她,罗恩和哈利总会在他难过的时候陪在她的身边,从他们刚成为好友的时候开始。

“失去罗恩的时候,你也很痛苦吧。”

“嗯,痛苦极了。”

“现在有我陪你了,哈利。”

“还有他的兄弟姐妹们。”哈利站起了身,“对不起,我想出去走走。”

赫敏听见哈利把门关上的声音,现在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她安静的听着自己的呼吸声,感受着自己胸腔里的心脏用力的跳动着。这些都是罗恩最后留给她的,她会很好的珍惜。

第二天上午哈利才从外面回来,他在餐厅找到了赫敏,他看起憔悴极了,眼球上布满了红血丝。眼皮看起来也是又红又肿,即便是有意收拾过,也能看出明显哭过的痕迹。

“麻瓜们找到了罗恩的尸体。”哈利平静的对着努力下咽食物的赫敏说道,“罗恩是带着微笑的,脸上没有惊恐的表情。”

赫敏的眼泪瞬间就涌了出来,落在了面前的食物上。放下手里终于即使强迫自己,也无法下咽的面包。一瞬间,她使用魔法维持的黑
褐色发丝变回了白色。

“我们带他回家。”

“……”

许久之后,赫敏才开口说道:“好。”



03
旅行系列-最后的冒险旅行(哈利篇)[结局HE]

未来时间轴,哈利无疾而终之后。

题目来自《魔法石》的“对于头脑十分清醒的人来说,死亡不过是另一场伟大的冒险”

-----------------------------------------------------------

哈利仰面躺着,他觉得自己大概是躺在地上。和晚上入睡前身下铺着的柔软的触感不同,他确定是躺在某个平滑却坚硬的表面上。是一种浑身赤裸的状态。

早些时间,哈利就已经预计到自己将会再次来到这个地方。毕竟他的年纪实在是太老了,他已经活得够久了,久到现在只剩下他一个还站在原地。他送走了赫敏,也送走了比自己年纪小的金妮。看着她们都先自己一步进行了关于人生当中的最后一场旅行,最后一次伟大的冒险。

哈利睁开眼睛,意料之中的赤裸着身体处于白色的薄雾中,不冷不热,除了雾气只有他自己,空空荡荡的。有过一次相同的经验,哈利熟稔的用想法唤出衣服穿好,站起来的时候,才注意到自己的皮肤状态饱满而具有弹性。和当初遇到的邓布利多时原本的样貌不一样,他此时呈现的不再是衰老的姿态,而是依旧是年轻时候的模样。

哈利向静谧的四周望了望,四周依旧布满着白雾,与之前不同,这次没有玻璃屋顶和闪闪发亮的阳光。哈利疑惑的随意选定一个方向向前走去,白色的雾气随着哈利的动作向两边散开,给他留出一跳通道,供他自由的行走。

在这条路上并没有走很久,哈利看见自己的前方有一张凳子,和国王十字站台一样。这让哈利微微的放下心来,至少有一处是与之前见到的是相同的。向那条椅子慢慢走近,两侧的雾气散开些许,哈利可以清楚看到在凳子上坐着一个人,他带着高高的有些老旧的巫师帽,背影看起来并不大,像是霍格沃茨刚入学的孩子带着巫师帽等待分院的模样。朝着学生的方向走了许久,哈利发觉渐渐发觉自己始终无法走近那个不远处的孩子,仿佛他们之间的距离始终隔着这段距离,他向前走一步,那个孩子坐着的地方也远离了他一步的距离。就像是两枚磁铁的同极,始终相斥。

“不要逃避,叫出他的名字,勇敢的面对他。”从四面的雾气里传来一个声音,模模糊糊的声音,却让哈利本能的信任。不同于对邓布利多的声音,这个声音的主人大概是个年轻人。

哈利听见声音,向四面望去,浓郁的白雾让他看不透彻。“是谁?为什么要躲躲藏藏的?如果是引导为什么不出来?邓布利多教授已经走了吗?”

“是的,邓布利多教授已经离开这,开始了他的新旅程。现在这是属于你的冒险旅程,我在等你。”

“罗恩。”哈利对着雾气喊到,却再没有回应。哈利想了想继续说道:“那些事情我只告诉了你和赫敏,只有你和赫敏知道。我知道是你,你等我,我很快就去找你。”

哈利知道接下来不会再得到对方的任何回应,重新将关注点集中在不远处的凳子上,微微笑了出来。哈利已经知道是谁坐在那里了,“是哈利波特。”他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三步并两步走了过去,在那个孩子面前弯下身子,伸手将那个孩子头顶带着的高巫师帽帽沿向上提了提,果然是自己小时候的模样。这种和童年的自己面对面的感觉,实在有一种难以描述的奇妙感觉。

“你是谁?”对方抬起头看着哈利问道,“你从哪里来?”

哈利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道:“我可以在这里坐下休息吗?”

孩子露出了为难的神色,说道:“不好意思先生,我在等朋友,这是为他留下的。”

“我就坐一会儿,等你的朋友来了我就把座位让给他,可以吗?”

那孩子低头思忖片刻,点了点头,向双人凳的一边挪了挪,留出一段空位给哈利,说道:“好吧,你先坐。”

哈利微笑着坐在孩子模样的自己的旁边,才注意到他手里还拿着一本崭新的相册,他认出来这本相册的封面,是自己一直珍藏着的那本。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你在这等朋友,等多久了?”

“这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吧?”那孩子警戒的回答道。即便哈利问的只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他都拒绝回答。

自己被自己拒绝了。哈利有些无奈的看着坐在身边的孩子,这也正常。哈利把视线从孩子的相册上收回,他曾经也是只把自己的全部经历分享给最亲密的朋友。

总要聊些事情,哈利尝试着继续开口问道:“嗯,你是在等罗恩和赫敏吗?”

“我不认识他们。”小哈利抬起头,看向他,“他们是你的朋友吗?”

“嗯,是的。我们是彼此最好的朋友。”哈利顿了一顿,继续说道,“我再找他们,他们都比我先来到了这里。”

小哈利盯着哈利看了很久,说道:“你和他们分开很长时间了吗?我看得出来,你很思念他们。你可能要失望了,他们不会停留在这里很长时间。”小哈利从哈利的身上收回目光,翻开摆在腿上的相册,里面的照片是哈利并不熟悉的。小哈利指着其中一张照,有些骄傲地笑着对哈利说道,“你看,这也是好朋友。”

“可是我不认识他,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人。”

“你想不明白吗?大人们为什么喜欢回避呢?”小哈利说完这句话,在他们面前的白雾迅速退散开,一条铁轨从一边的远方缓缓的延伸过来,延伸至另一边的远方。小哈利又开口说道:“你只停留在原地的话,任何人都找不到,任何人都不会来这里。”

哈利急忙问道:“那我应该去哪里找他?”

一辆长长的,闪着温暖的黄色光晕的列车缓慢从远处开了过来。这辆列车在形式的过程中非常安静,给认一种莫名安详的感觉。

看着列车缓慢的驶近,哈利冷静了下来,开口问道:“坐上列车就可以找到他了吗?”

“你会找到新的朋友们。”小哈利合上了相册,站起身稍微向前走了两小步,“乘上这辆列车,继续你新的冒险吧。”

“我不想去。”哈利笑了出来,“这是我的选择。”

小哈利听到哈利的话,转过身疑惑的看着他,问道:“你是想一直留在这个地方吗?”

“是的。”哈利看着自己疑惑的表情,觉得这很有趣,“其实是你在犹豫。或者说,前一刻的我还在犹豫。可是现在,我已经作出了选择。”

“你不是一直很希望能有个父母陪伴着,关心着的生活吗?”小哈利微微皱起眉头,“坐上了这辆列车,就可以开始新的人生。”

“我现在依旧这么想。”哈利站起身,长椅消失在了白色的雾气间,他走到了小哈利身前蹲下,拥抱住了对方,“你是我渴望得到父母关爱的童年时期,你很很坦诚的说出了自己的渴求。我走了一生,慢慢变得不够坦率。”

“的确如此,你能看穿我,我却看不穿你。”

“因为我想起了曾经坦率的自己。”哈利松开小哈利的身躯,站起身后退两步,展开双臂。

对面的小哈利身形迅速拔高,然后衰老。他手中拿的相册封面颜色渐渐斑驳。

“你之前说在等朋友,所以等的就是我,对吗?”

对方终于露出了微笑,很安详的微笑,他开口说道:“是的,我是在这里等你。你现在已经做出了选择。”说罢,之前散开的白雾又重新聚拢了过来,遮挡住行进中的列车。

“我决定留在这里。”哈利对着虚幻的四周说道。片刻之后白雾全部散尽,周围的景象变得生动了起来,具体的场景,很难做出描述。

哈利看到远处的高地有人穿着滑雪服,踩着雪橇滑了过来。虽然对方带着防护设备看不清模样,但哈利知道那个是谁。哈利按捺着开始雀跃的心跳,等着他的到来。

“嘿,哈利,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罗恩。”

“你还好吗?”罗恩将护目镜推至头上,看着哈利,“你用的时间可真够久的。赫敏和金妮都比你速度更快的来到这里。”

“她们也来到这里了?”

罗恩疑惑的看着哈利,问道:“你不好奇这里是哪里吗?”然后又说道,“难道只有我刚来到这里问了这个问题?”

哈利看着罗恩,真诚的回答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都无所谓,因为我们都知道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说得好像我不知道似的。”罗恩有些不满意哈利的回答,“我就是因为想通了,才留在这里的。”

“我也会留在这里。”

“赫敏和金妮已经走了,你还要留在这里吗?”罗恩挥挥手,身上穿着的滑雪服变成了一件长袍,“这里没有时间的概念,也没有物质的概念。就像这样。但是这里也是有一套规则,我们都是在这个规则下存在。”

“很神奇。”哈利夸赞的看着罗恩,“你现在有空吗?我想请你带我四处走走看看,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

“没问题,使用飞天扫帚怎么样?在这里也一样,魔法可以随意使用。”

“我喜欢这里。”哈利跟在罗恩的身边,他们飞过一片草原,在草原的尽头有一个湖泊,湖水碧蓝,“你经常会过来看风景吗?”

“偶尔,想你们的时候就会飞过来。毕竟我来到这里,比你们早太多了。还没来得及给你准备退休礼物。”罗恩沉默了片刻,扭过头看着哈利问道,“你还想玩魁地奇球吗?这里也会有比赛,获胜方会奖励很多意想不到的东西。”

“这里居然也可以玩魁地奇球,这真的太棒了。那你还是守门员吗?”

“这次可没有人帮我,我自己选上的。”

“很棒。”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就是一个很棒的守门员。”

“罗恩,我有很多话想要说给你听。”

“那你说吧,我听着呢。”罗恩等了很久,并没有听见哈利真的对他说了什么话。不解的问道:“怎么不说话了?”

“我还是先问你几个问题,然后再决定要不要告诉你。”

“好吧。你随便问。”罗恩跟着哈利降低了飞翔高度,最终他们落在了湖边的草坪上,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现在你可以提问了吗?”

“你说邓布利多开始了他的新旅程,他是去天堂了吗?”

“不是,他没有去天堂。”罗恩整理了一下自己衣服,“原本邓布利多教授可以去往天堂的,他拒绝了,他想要重新开始一次人生旅程。我来到这里的时候,邓布利多教授还在。我觉得他是在等我,但是我始终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邓布利多教授大概还有事情想交给你去完成。”

罗恩听到哈利说的话,笑出了声音,说道:“也没准儿是邓布利多教授想让我接替他留在这里,给你带路也说不定。他一定提前就已经预料到你会在这里迷路。”

“这是迷路吗?”哈利有些疑惑,他并没有走迷宫,怎么会迷路。

“是迷路,每个人都只能靠自己走出来。”罗恩从外衣的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金妮已经离开这里了,离开之前,她写了些东西,托我给你。你想看吗?或许会影响到你接下来做的决定。”

“我想留在这里,刚见到你的时候就告诉你了。”哈利从罗恩手里拿过信封拆开,里面只有短短几行字,“你来这里太突然了,让我们都始料不及。”

“这能怨我吗?”

“这件事情,你的确很对不起我们。”哈利将金妮写给他的信重新放回信封,语气间多了些许些埋怨的情绪,“在我退休前的一段时间里,我和金妮做了很多计划,每个计划里都有你。结果你送了我一份‘豪礼’,让我做的那么多计划全部落空。”

罗恩听到哈利说的这些事情,嘟嘟囔囔说道:“那实在太对不起你了。”

“罗恩,我想留下来,是因为你在这里。”

“?”

“你又为什么会留在这里?等我吗?”

“……”

“我不可能去得了天堂,但是有你在这里,对我而言,就是天堂。”

“是的,哈利。我留在这里,是为了等你。”

“我最后的这次旅行,能在终点见到你,真的太美妙了。你住在这个地方的哪个角落?”

“离这里有段距离,可不近。如果你也想留下来,可是要做我的助手。”罗恩笑了出来,“在这个地方,我比你更有知名度。”

“好的先生。”

-END-

最新喜欢:

NoahNNoahN violaviola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