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akitof
七年级学生
七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阅读:10767回复:61

[连载][連載原創]2017.09.17更 Kiss with Weasel 7-10 (DM/RW,HP/RW, BY:sanaakitof)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1-11-13 10:20
2017.09.17更10在50樓
 
1-7地址 :
http://www.ronnylove.com/read.php?tid=981
  
Kiss with Weasel - (7) First One
 
 
 
 
跩哥並不是真的如同看起來那般悠閒。
 
他稍稍的調整了一下角度,找到了枕在潘西腿上的最佳位置。潘西輕笑兩聲,纖長的手指輕輕順了順他的前額的劉海,還挺舒服的。
 
這裡是史萊哲林六年級所聚集的車廂,他和潘西沒有到級長車廂或進行巡邏,履行級長的義務對他來說變得似乎不是那麼重要,他得把心思花再更值得的地方上。
 
在五年級快結束時發生了一點事,這可能永遠的改變了跩哥的人生,他知道,父親被送入阿茲卡班對整個馬份家族的意義。
 
那就是他成為了一名食死人。
 
身為黑魔王的下屬,他不能再像過去那樣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畢竟他已經宣誓效忠,比起從前的自由生活,他得把時間花在完成黑魔王指派給他的任務上。
 
這件事讓他的心情很難雀躍起來,並不是指他對於主人選中自己而感到不愉快,而是某種莫名的壓力,沉沉地壓在他的胸口,讓他感到煩悶。
 
所以他沒心情去玩什麼級長遊戲,他還寧願窩在這裡,享受潘西給他的服務,這會讓他好受許多。
 
在他這麼想的時候,衛斯理和格蘭傑走了過來,很顯然是來履行級長職責的。衛斯理依然是那副蠢樣子,微卷的紅髮以及雜亂的雀斑,淡紅色的唇瓣在其他史萊哲林發出譏笑聲時吐出了幾個髒話,臉頰也因此剎紅。
 
有人站了起來,不懷好意地推了衛斯理一把,這更惹得紅髮想要當場發飆,卻被格蘭傑即時攔下。
 
「榮恩,不要管他們,」格蘭傑皺著眉頭說,「他們總是這樣,這又沒什麼。」
 
「可是他剛才侮辱了妳和我,」衛斯理氣憤地說,「還有哈利!」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格蘭傑仍然抓著衛斯理的手臂,「我們去下一個車廂巡邏吧。」
 
「哼。」衛斯理發出個不滿的聲音,才緩緩轉過身,格蘭傑放開了他,他們一前一後地往車廂門口移動。
 
當衛斯理經過跩哥與潘西身邊時,露出了微微驚訝的表情,或許是因為他與潘西的姿勢有那麼些曖昧,也有可能只是沒想到他會蹺了級長的任務而選擇留在這裡,無論答案是什麼,衛斯理都給了他一個嫌惡的表情。
 
跩哥好笑地挑了個眉,衛斯理看上去有點不高興,皺起眉頭,藍湖色的眼珠子打量著他與潘西,最後拋下了一句:「像個嬰兒,真丟臉。」,便和格蘭傑一起離開了這裡。
 
跩哥微微瞇起眼,他看著衛斯理衛斯理離開的通道,現在又有幾個學生經過,他的感覺有些複雜。
 
他很清楚自己一直以來,都是用著什麼樣的心情,去看待那個髒兮兮的紅髮窮鬼。但是那個紅髮的對他卻不是這麼回事,因為衛斯理的眼裡永遠都只有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
 
跩哥比任何人都還要瞭解榮恩‧衛斯理的情感指向,畢竟他們除了認識多年之外,還廝混了一個學期,當他把精液射進對方體內時,他幾乎就能猜到衛斯理在高潮時想著的是那個討人厭的爛疤頭。
 
除此之外,他們在摩金夫人的店內不期而遇時,衛斯理也和波特在一塊,還有格蘭傑,跩哥在偕同母親離開時,還有意地撞了下紅髮男孩的肩膀,而他也記得當時波特的眼睛怒瞪著他,像是隨時會對他下咒──他認為波特對衛斯理的重視,甚至不亞於對方。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的父親被關進阿茲卡班,衛斯理也脫不了關係,因為那天晚上,波特帶著幾個人闖進了魔法部,其中當然有奇蹟男孩最忠實的跟班榮恩‧衛斯理。
 
這一切都是波特的錯,他的父親、家族的聲望,甚至是他想要的人……波特害他失去或者得不到太多,該死的『被選中的男孩』。
 
大概是察覺到他的不悅,潘西撫摸著他前額髮絲的手停下了動作,問道:「怎麼了嗎,跩哥?」
 
「沒什麼,」他敷衍的說,「妳可以繼續。」
 
得到了他的肯定,她又開始重新梳理他的頭髮,並且更加的輕柔。跩哥任由潘西做這些,事實上他很放心,因為全史萊哲林都知道潘西喜歡他,他完全不必擔心她會不利於他。
 
潘西的指尖光滑柔嫩,保養得相當好,並且每一下的觸碰都是溫柔的。然而跩哥卻無可克制地想起了剛才看起來有些生氣的衛斯理,以及對方因長期握掃帚所以粗糙的溫暖手指,在他們性愛時撫弄彼此身體的觸感……如果紅髮男孩也能像潘西這樣借出大腿,然後梳理他的頭髮的話……
 
不過他很快就認為這個畫面有點愚蠢,因為衛斯理肯定不會同意。比起紅髮替他做這些,跩哥更傾向於由他來撥弄對方那頭燦爛耀眼的紅髮。
 
但是他隨及就想到了那個爛疤頭,如果波特要求衛斯理幫這個忙,想必衛斯理絕對不會拒絕,用那雙曾經沾上跩哥精液的指頭,小心翼翼地替『被選中的男孩』整理起亂糟糟的醜陋黑髮……
 
他的手握成了個拳頭,這個構圖鮮明的想像讓他無可忍受。
 
沒過多久,剎比收到一封邀請函,來函者是新來的史拉轟教授,這勾起了跩哥的興致,但是剎比本人卻不怎麼在乎,即使如此,剎比還是接受了邀請,離開這個聚集大部份史萊哲林六年級的車廂,參加了午餐之約。
 
隨著火車的搖晃,這一天來到了黃昏,期間除了吃飯之外,跩哥幾乎都是枕在潘西的腿上渡過的,但是他沒有睡著,令人煩擾的事太多,實在不容易讓他緊繃的神經放鬆。
 
剎比在日落時分才回到車廂,本來跩哥還在盤算著他的計劃,沒有把精力放在那裡,直到剎比發出了聲音。
 
「這玩意兒怎麼搞的?」剎比大聲咒罵,跩哥才因此發現車廂的門似乎卡住了,剎比不斷地用力,卻一個重心不穩跌坐到高爾的腿上,高爾顯然被驚嚇到了,隨及回過神來怒瞪著剎比。
 
沒有人注意到這之間發生了什麼,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在剎比與高爾身上,但是跩哥看見了,那裡有一隻鞋子露了出來,在成功卡住門之後,踩著椅墊,迅速地翻到了行李架上。
 
他不確定自己有沒有看錯,但是他很快就弄懂了這是怎麼一回事,沒有人會玩隱形的小把戲──除了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
 
跩哥想起了三年級到活米村的時候,他只不過是和衛斯理說幾句話罷了,那個多事又自以為是的波特便用隱形的方式,來找他的麻煩。
 
他不著痕跡地哼了一聲,高爾將門關上後把剎比推開,使得剎比被摔到了椅子上。跩哥躺回潘西的腿上,漫不經心地問道:「剎比,結果史拉轟想幹什麼?」
 
「只是找關係好的人拍拍馬屁,不過他找到的人不多。」剎比仍然對高爾怒目而視。
 
「他還請了誰?」他隨口問道。
 
接著剎比數了幾個名字給他,例如麥拉、貝爾比、隆巴頓、波特和衛斯理的女孩。
 
「波特,寶貝波特,顯然他想看看『被選中的人,』」他故意用不屑的口吻,說得很大聲,他猜想行李架上的波特──如果波特真的在那上面──可能正在聽他們的話,然後他繼續問道:「但衛斯理家那個女的!她又有什麼特別的?」
 
「很多男生喜歡她呢,」潘西雖然是對著剎比說,卻把視線放在跩哥身上,這是在試探他,「你不是也覺得她很漂亮嗎?布雷司,而且我們都知道,你的標準還滿高的!」
 
「我才不會碰她那種背叛自己血統的小叛徒,管她長什麼樣。」剎比冷冷的回應潘西的話。
 
跩哥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著,並且時不時提起他的父親,顯然有些部份剎比並不認同。
 
事實上,關於金妮‧衛斯理的美貌,跩哥得承認她長得還挺漂亮的,但是更多時候,他寧願把自己的目光放在她最小的哥哥身上,儘管榮恩‧衛斯理的五官沒有妹妹來的柔和,不加修飾的紅髮也比不上妹妹梳理滑順的模樣,甚至是臉上的雀斑也比妹妹還要更明顯。
 
然而跩哥還是覺得,榮恩‧衛斯理在某些時候,是真的好看,讓他不禁在好幾個夜晚與昏黃的燈光下看得入迷。
 
火車駛出一團了霧區,他們的話題也扯到了別的部份。
 
「我媽要我完成學業,但就我個人的看法,我不認為這年頭那有什麼重要。」跩哥有幾分炫耀的意味,「我是說,黑魔王接手的時候,他會在乎誰通過多少普等巫測或超勞巫測嗎?」他稍稍拉高了音量:「──當然不會,一切都取快於為他做了什麼事,對他表現的忠貞程度如何。」
 
「你覺得你可以為他做什麼嗎?」剎比不以為然的問道:「你才十六歲,而且資格又不完備?」
 
「我剛說過,不是嗎?也許他不在乎我的資格。」跩哥想起自己現在的處境,這是事實,所以他又補充了一句:「……也許他要我做的工作不需要什麼資格。」
 
克拉和高爾被他的話給嚇傻了,潘西也是,投向他的目光裡除了崇拜以外,更多了幾分敬畏。
 
「我看見霍格華茲了,」跩哥好笑地指了指窗外,「我們得趕快換上袍子。」
 
然而在高爾取行李時,似乎撞到了什麼,他很肯定自己聽見了倒抽一口氣的聲音,這也讓他鎖定了波特的位置,現在他完全確定波特正在同一個空間裡窺視著他們。
 
在火車停止以後,高爾、克拉與剎比分別下了車,潘西在等他,但是跩哥只是叫她先離開。
 
他想來一個小小的惡作劇──他決定他要讓波特遠離這裡,徹底的,而最好的方法就是讓火車把波特載回倫敦。
 
「整整──石化!」他把魔杖指向波特所在的行李架,然後大聲喊出了咒語。
 
下一秒鐘,如他所預料的,波特從行李架上滾了下來,摔在他的腳邊,雙腿蜷曲,綠色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卻一句話也發不出來,而那張總能讓波特隱形的斗蓬被壓在對方身下,呈現出十分可笑的一個畫面。
 
「我就知道,我聽見高爾的皮箱打到你。」跩哥勾起了一抹嘲諷的笑容,「而且剎比回來的時候,我好像看見空中有什麼白色的東西閃過──」他的眼神移到了波特的鞋子上,「剎比回來的時候,我猜把門擋住的也是你吧?」
 
面對他的質問,波特沒有回答半個字,這是當然的,因為波特現在連張嘴說話的能力都沒有。
 
「你沒聽見什麼我會在意的情報,波特。但既然我逮著你了──」話還沒說完,跩哥便朝那張令他厭惡的臉上重重地踐踏下去,他感覺到自己踩斷了什麼東西,與之對應的,是波特的鼻孔開始流下了鮮血。
 
跩哥睨了眼波特身下的斗蓬,他忽然想到,既然對方總是依賴這張垃圾,那不如就讓它完成他的惡作劇。
 
「這是為我父親報仇。現在,我們看看──」他將斗蓬從波特身下抽出,接著蓋住了波特。
 
一個想法閃過了他的腦海,如果紅髮衛斯理發現波特沒有回到學校,那麼很可能會著急地發瘋,像隻雞那樣四處亂衝,說不定……說不定還會為此而流淚。
 
跩哥忽然無法控制自己的妒意,因為他知道衛斯理永遠不會為他著急,或是發瘋,這一切都是因為某個早在十六年前就該死掉的爛疤頭。
 
「我想,要等火車回到倫敦,他們才會發現你,」他冷冷的說道,「再見囉,波特──也許不見。」
 
他重重地踏在波特的所在位置,由於斗蓬的關係他看不見對方,但是腳下的感覺的確踩到了人體的某個部位,他揚起一抹陰沉的笑容,下了火車。
 
第一下是為了他的父親所踩,而這一下──是為了他自己,用以弔祭他對榮恩‧衛斯理所投注的感情。
 
 

 
 
然而事情並沒有照他的期待所發展,哈利‧波特最後還是留在了學校,雖然跩哥本來就不指望那個爛疤頭會真的就此消失,但是當衛斯理看見波特臉上的血跡,關心地問道:『天啊,你怎麼把臉搞成這樣?』時,還是令跩哥感到微微的芒刺梗在喉頭。
 
這個學期開始得很平凡,一切都還是那麼討人厭,除了跩哥身負黑魔王交待的任務之外,什麼也沒有改變。
 
在萬應室實驗並嘗試修復消失櫃的時候,跩哥總會想起幾個月前他與衛斯理的事,同樣是這個時間,地點可能是任何一個走廊,他擁抱著那個和自己差不多高度的男孩,然後親吻,最後做愛。
 
但是這些是建立在他還有心情行使級長權力的前提下。對現在的跩哥而言,身為級長最大的優勢,就是可以利用這個理由,讓他光明正大地在門禁時間過後還能在外頭遊蕩。
 
他結束了同樣一無所獲的這一次修復,離開了萬應室。克拉和高爾能給他的幫助很有限,畢竟他們不是級長,過了某個時間以後跩哥就得靠自己。
 
跩哥踩在五樓的走廊上,巨石堆砌的地板有些許碎沙,讓他在每個踏步時都發出了細細的聲響。
 
隨著每一個步伐,跩哥聽見了走廊另一端出現了同樣混著沙屑的腳步聲,他愣了一下,然後看見了迎面而來的榮恩‧衛斯理。
 
顯而易見的,衛斯理同樣沒有料想到會在這裡碰見他,紅髮男孩眨了眨眼,看上去有些驚喜,但隨及又皺起了眉頭,「嗯……馬份,你怎麼會在這裡?」
 
他的半根眉毛快速地挑了一下,「你是白痴嗎,衛斯理?」跩哥指了指自己衣服上別著的級長徽章,「別忘了,我也得做這無聊的工作。」
 
「我當然不會忘記!」紅髮因為他的這一句話,雙頰漲成了醬紅色。
 
他輕輕哼了一聲,「你當然不會忘記。」──尤其是在我們發生過那麼多事情之後。跩哥沒有將後面的那句話一併說出來,他相信自己不用再多說什麼,衛斯理也自然會想到同樣的事。
 
環繞在他們之間的氣氛有種說不出的微妙,要是還在六月多的時候,他可能會直接抓住紅髮的手,將對方推到牆邊,開始不顧一切的親吻對方──
 
事實上,他現在就幾乎這麼做了,跩哥靠了過去,他們的距離一下子就縮短許多。他用自己修長的手指一把抓住紅髮男孩的手腕,衛斯理的藍湖色眸子上映出了他的身影,他們現在是如此的接近。
 
但是跩哥沒有親吻對方,他微微瞇起眼睛,灰色的眼眸在對方身上打量,紅髮顯然被盯得有些不自在,還縮了縮脖子。
 
「你是不是有話想說,衛斯理?」他看著對方的眼睛,終於找出了他們之間氣氛古怪的問題癥結。
 
紅髮的眉間仍然緊皺著,啞啞地張口,卻又閉了起來,好像還沒有完全下定決心將話說出來。
 
他靜靜地望著對方,稍稍收緊了握在對方腕上的手。跩哥有時候是那麼地希望,自己能將這個紅頭髮的次等貨永遠圈在他身邊,但是他總是很快就意識到這是個既荒謬又可笑的想法,即使他是真的對榮恩‧衛斯理抱有某些情愫,但是對方終究是個骯髒的衛斯理,一個無法回應他的感情的衛斯理。
 
「呃……你和帕金森那頭母牛是怎麼回事?」衛斯理問出這句話的時候表情有些古怪,「我不知道你們在交往?」
 
「你很介意?」跩哥得說此刻他的心情是有些雀躍的,他甚至不曾想過自己會從對方那裡得到這樣的問題。
 
「沒有,」衛斯理聳了個肩,「這與我無關。」
 
跩哥把對方拉近自己,他們的額頭相貼,對方的瀏海壓在自己的前額上,還能感覺到有些偏高的體溫淡淡地傳遞了過來。
 
事實上他能夠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單純地享受這平靜的一刻,可是跩哥一向不是甘願被蒙騙的人,雖然嚴格上說來這比較接近自欺,然而更多時候,他選擇把話說出口,嘲諷和譏笑他人,比較符合他的風格。
 
所以他輕輕的嘆了口氣,「說吧。」
 
「說什麼?」衛斯理反問他。
 
「我不認為你會為了質問我與潘西的關係而主動來找我。」他又說,而且不給對方打斷他的機會:「我知道你在找我,在你看見我的時候,你那蠢表情就已經說明了一切。」
 
「我才沒有──該死,有時候我真痛恨你這種個性。」衛斯理不滿的嘟噥了聲,「你能不能就別那麼敏銳?」
 
他挑眉,「我可不是麥米蘭那個白痴。」
 
「噢……別再提他了。」衛斯理不高興的說。
 
跩哥拉開了他們兩個人之間的距離,他的額頭不再靠著對方的,但是他們仍然靠得很近。儘管在昏暗的燈光下,紅髮男孩的頭髮還是那般耀眼,而淡金色的睫毛同樣地令人很難將目光移開,它們正隨著主人眨眼煽了煽,以及那些細小又毫無章法的小雀斑,點綴著主人的微微發紅的雙頰。
 
「反正一定跟波特有關。」跩哥說得很慢,然後觀察對方的反應。
 
他對於自己了解紅髮男孩的程度比想像中的還要更多,而感到有點鬱悶,因為他總是能猜中對方的想法。
 
看吧,那對藍湖色的眼瞳明顯的動搖了,這比對方質問他與別的女孩時的表情更加真切,剛才那只不過是個有禮貌的開場白,接下來的才是紅髮真正想說的話。
 
「說吧。」他又重覆了一次。
 
「嗯……」衛斯理發出了一個音節,回望著他的湖色眼眸,在開口的時候,泛起了陣陣漣漪,「呃,嗯……好的,嗯……」
 
跩哥沒有說話,很顯然紅髮男孩需要點時間組織句子。
 
「他們分手了。」衛斯理用力吸了口氣,然後快速連貫地把話給說完了。
 
他還不能馬上跟上,衛斯理指的是──喔,是的,波特和那個雷文克勞的搜捕手,他們被人看見一起去活米村玩,而且衛斯理曾經告訴過他,波特與她有一個濕濕的吻,所以才有了他與紅髮接下來的關係。
 
也許是因為說出了第一句,接下來就變得容易許多。衛斯理的臉頰紅撲撲的,看上去有些興奮,「其實這個消息我在上學期末就知道了,就是你被阿尼變成蛞蝓的那天……」也許是因為跩哥的這一下狠瞪,對方才不至於把話題扯得太遠,「呃,總之,我問哈利和她之間怎麼樣了,然後知道她開始和別人約會──」
 
他只是靜靜的聽著對方的話,一如昏黃燈光所產生的深色陰影籠罩了他。
 
「雖然聽起來很可笑,但事實上我本來想第一個告訴你,」衛斯理的嘴邊揚起了一抹笑容,「可是那天你在行李架上爬行,而且大家都在,所以我拖到現在才跟你說。」
 
這真的是件很可笑的事,跩哥一點也不在乎波特和誰在一起,或是和誰分手,比起這個,他寧願聽衛斯理向他抱怨那個疤頭又和哪個女人去約會,至少還能讓他比較提起興趣。
 
他猜想衛斯理之所以跟自己報告這些,不是出於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性愛關係,而是因為自己是唯一了解衛斯理暗戀波特的人。
 
想想還挺諷刺的,跩哥冷冷的在心底嘲笑自己的愚蠢,衛斯理總是痛恨他說破了事實,但是卻也是因為這個緣故,衛斯理只能找他談論有關於波特的事。
 
他冷哼一聲,某種破壞性的衝動充滿了他,他只想要毀掉這些該死的事
 
「好的,衛斯理,」跩哥聽見了自己的聲音,不帶感情的迴蕩在這裡,「我想這個對你而言,是個好消息,不是嗎?」
 
「什麼?」紅髮男孩抬起臉,有些莫名其妙地看著他,但是跩哥並不打算吞下接下來他想說的話。
 
「噢,別裝蒜了,衛斯理。」他勾起唇角,沒有什麼溫度的笑著,「你大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和你最心愛的波特在一起,你所期望的,對吧?」
 
那張灑著小雀斑的雙頰唰地全紅了,藍湖色的眼眸露出了不可致信,「你瘋了嗎!我怎麼可能──」
 
「得了吧,鼬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射精的那一刻想的都是他。」他尖刻地諷刺著,而對方的表情愈來愈糟糕了。
 
「不!哈利只當我是朋友,」衛斯理堅決的說:「而我是他最好的兄弟!」
 
「兄弟?哈,別替自己找藉口了,廢物。」跩哥嘲弄的笑了出來,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不是真的想笑,「你只不過在害怕。」
 
衛斯理微微瞇起了睛,「你說,我在害怕?」
 
「你怕他會因為無法回應你的感情而疏遠你,噢我相信他會的,」跩哥仍然維持著那個不屑的笑容,「而你──衛斯理,你只是一個無法接受現實的可憐懦夫!」
 
下一秒,紅髮男孩揪住了他的領子,用力的拉扯著他,「閉嘴──該死的!你根本什麼都不懂!」
 
「我可不這麼想,」儘管他現在的模樣有些狼狽,卻還是特意地表現出自己的高傲,跩哥又發出了一個鼻哼,「我確信我說對了。」
 
紅髮男孩這一次什麼話都沒說了,只是重重地揮出了拳頭,打在他的臉頰上。跩哥跌了個踉蹌,靠倒在粗糙的石牆上,他嚐到了腥臭的鏽鐵味道,瀰漫在口腔之中,擴散開來。他伸手摸向自己的唇角,發現有些濕潤,這才發現到他的嘴邊已經破皮了。
 
但是對方沒有就此消氣,衛斯理再一次的抓上了他的領子,把他壓制在牆上,而語氣顫抖著:「事情才不是你說的那樣……」
 
他不難注意到紅髮男孩的淡金色睫毛正隨著主人的情緒而微微震顫,在長了點點雀斑的雙頰上留下了陰影,這樣的景像他比任何人都來得還要熟悉……跩哥的手越過了對方揪著他領子的臂,而是撫上了紅髮男孩的臉。
 
紅髮八成沒有想到他會在這樣的情況下碰觸自己,原先緊抓著領口的手因驚訝而稍稍放鬆了力道,跩哥順勢捧著對方的臉,拉近自己,接著吻上那雙淡紅色的唇瓣。
 
這是一個有著鏽味與苦澀的吻,起先衛斯理有些抗拒他,但是跩哥不喜歡對方這樣,要知道對方的心裡從來沒有他,然而他們卻交換過無數個吻,他熟悉對方帶有淡淡甜味的氣息,總會讓他產生美好的錯覺,就好像衛斯理真的喜歡他一樣──
 
他悉心啃咬著對方柔軟有彈性的唇瓣,稍微地加重了力道,紅髮因此皺了起眉頭,卻也沒有推開他,他將舌頭探入其中,碰觸、攪弄對方的舌尖,唾液在他們的舌面上交融合一,口腔裡的血液讓親吻帶有甜甜的味道。
 
紅髮抓著他的手已經完全鬆開來了,並且移動到跩哥的肩膀,搭了上去,更像是一個支撐的施力點。
 
跩哥也不局限在捧著對方而已,他改為捧住對方的後腦,紅色的髮絲撓得他手心有點癢,不過他同時卻也享受這樣的感覺。
 
這個親吻似乎持續了很久,卻又只像一個瞬間,跩哥終於放開了對方,他們一起喘氣調整氣息,衛斯理看著他的目光有些不悅,卻又揉合了些悲傷。
 
那種原先圍繞著他們的微妙氣氛消失了,在昏黃的燈光下中,似乎一且都已經回歸往常了。
 
「……你知道,我所有的東西都是二手的,」紅髮忽然開口,望著他的眼神裡除了憤怒與難過之外,還多了幾分平靜,「就像你嘲笑的那樣,二手的袍子、二手的鞋子、甚至還用過二手的魔杖。」
 
這一次跩哥沒有開口嘲弄,而是選擇讓對方把話說完。
 
「可是,唯有哈利不一樣。」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有那麼一剎那,他以為紅髮會就此流淚,但事實上,紅髮的表情更像是陳述一件永恆不變的真理,「他閃閃發光,不是任何那些哥哥們用剩的東西,他是全新的──」那雙藍湖色的眼睛將跩哥的身影映在裡頭,白金色的頭髮與輪廓都如此的清晰,「──屬於我的第一個朋友。」
 
昏黃的燈光可能真的有些太暗了,就像是他胃部的那一小角,某種沉墊墊的感覺淤積在那裡,不斷的向下墜落,摔進了無底的深淵,讓他覺得難以忍受。
 
對跩哥而言,比起波特的羅曼史,他寧願聽這些垃圾──榮恩‧衛斯理有多麼愛戀別人,就像是個無形的重物,壓在他的胸口上,逼得他無法呼吸,可是跩哥真的比較想聽到這些幾乎讓他窒息的語句,因為這是榮恩‧衛斯理沒辦法對跩哥‧馬份以外的人說出口的秘密。
 
恍惚之間,他再一次捧住了紅髮男孩的臉,交換了另一個親吻。跩哥在心底暗笑自己的狼狽,對方根本沒意識到他的情感,甚至不把他當一回事。
 
跩哥‧馬份也是第一個──第一個如此想要榮恩‧衛斯理到如此程度的男人,只是榮恩‧衛斯理不知道罷了。
 
 
 
 
======================================
 
 
 
Kiss with Weasel - (8) Be Disclosed
 
 
 
 
 
榮恩聞到了某種他所聞過最好聞的味道,就從他們眼前的金色大釜傳了過來。
 
他很難去形容這個香味,並且直覺地想到了葛來分多寢室裡的淡淡柚木香氣,混著巧克力蛙的甜味,還有淡淡的薄荷清香。
 
於是榮恩深深地吸了口氣,讓這些味道填滿他的胸腔,然後他注意到哈利轉過頭來,衝著他揚了個笑容,他想這是他最喜歡的一個景象之一,所以他也回報了一個懶洋洋的微笑。
 
這件事發生在赫瑞斯‧史拉轟給他們上的第一堂魔藥學裡,榮恩和哈利、妙麗以及阿尼共用同一張桌子,見面的時候,阿尼仍然故作姿態的向他們打了聲招呼,並且開始了他那套浮誇地論調,評論起今天的黑魔法防禦學。
 
無論如何,榮恩並沒有把太多的心思放在阿尼的自我吹捧上,因為他今天在黑魔法防禦學的表現可稱不上好,幸運的是,阿尼還來不及說更多之前,史拉轟便挺著他的肚子走進了教室。
 
對榮恩而言,這可能是最有趣的一堂魔藥學。畢竟過去五年來,他受到石內卜的責罵次與羞辱僅次於哈利和奈威,就連特別『擅長』爆破的西莫,還不及他,所以這天的課程體驗,的確是超出想像的好。
 
史拉轟教授的上課方式相當靈活,早在課堂開始之前,就已經準備好幾個大釜,裡面有各種不同的魔藥,放在那兒,讓學生們指認其中的差別。在回答問題的能力上,妙麗永遠都是所有學生之中最優秀的,榮恩百般無聊地聽著他的女性友人舉手發言,再一次重重地吸了口氣,擺在他們眼前的金色大釜所散發出來的味道實在是太好聞,讓他有種飄飄然的幸福感,於是他又忍不住多吸了兩口。
 
「這是意亂情症水。」當榮恩還在恍神狀態的時候,妙麗已經準確地說出了金色大釜裡裝的是什麼魔藥。
 
史拉轟看上去很滿意,肥胖的老男人用讚賞的眼神嘉許著她,妙麗揚起了一個愉快的笑容,想必她很高興,因為哈利曾經在教授面前提起過她是全校最優秀的學生。
 
但是榮恩卻覺得有些鬱悶,他知道自己這樣很差勁,因為她也是他的最好好朋友之一,如果換作是他,他同樣也會對其他人這麼說──妙麗‧格蘭傑在課業上的優秀的確無人能及,這是事實──然而讓榮恩失落的原因,卻是因為哈利。
 
他和妙麗一樣,都是哈利最好的朋友,可是哈利卻不會在其他人面前主動提起他……好吧,也許這只是小小的虛榮心在作祟,誰教他比誰都還要清楚,自己是個什麼樣的傢伙,既沒有多少錢,也不曾將課業放在生活重心,他像其他男孩一樣熱愛魁地奇,卻又對自己的球技並不是太有自信……
 
隨著思路的運作,榮恩將自己送進了一個低潮,史拉轟教授還在講解有關於意亂情症水的那些特徵,不過那些似乎都與他無關了。
 
倏地,他感覺到有股視線,正盯著他的臉瞧。榮恩抬起頭,注意到跩哥‧馬份已經停止了和諾特的閒聊──其實一進教室時,榮恩早就發現了對方的存在,只是他的注意力被那股味道轉移了開來,因此並沒有去仔細觀察對方剛才在做些什麼。
 
馬份正用一種很複雜的眼神定定地凝視著他,灰色微瞇的眸子就像是蛇的眼睛,榮恩幾乎要以為自己是隻被盯上的青蛙,他不自在地吞了口口水,別過臉,把視線集中到了哈利身上。哈利正在聽史拉轟教授的講課,當然,妙麗也是。
 
他忽然有那麼些好奇,假如真如妙麗剛才所言,意亂情症水的氣味會隨著每個人有所改變,那麼哈利都聞到了什麼樣的味道?還是某個黑髮女孩身上的香氣嗎?他知道哈利喜歡過她,可是他們分手了好一陣子……
 
接著他又想到了馬份,意亂情症水又帶給那個討人厭的史萊哲林怎樣的感受,於是他微微側過頭,用眼角的餘光瞄向史萊哲林們聚集的那張桌子,馬份沒有再看他了,而是轉身向諾特又說了些什麼,這樣的結果讓他感到異常的可惜,榮恩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有點像是吃了什麼極其糟糕的食物,連帶整天的心情都受到影響,該死的,他才不管那個討厭鬼在做什麼,最好也不要再盯著他瞧。
 
榮恩垂下眼,木桌上的紋路既深又醜,他無聊地朝邊邊略為凹下的部份摳了摳,些許的木屑進了他的指甲。
 
在那鍋金色大釜裡,他聞到的那些,比如說葛來分多寢室裡的柚木香,他知道為什麼,因為當他在寢室裡,總能意識到哈利的存在,儘管他們還有西莫、丁、奈威這些室友,可是榮恩在乎的,僅僅是他最好的朋友是不是做了惡夢,不管他睡得多沉多熟,只要哈利一有狀況,他永遠都會第一個醒來,安撫對方。
 
至於巧克力蛙,對他的而言有更多的回憶,這是他自小以來就最喜歡的點心,並不是巧克力蛙本身有多好美味,而是那些包在盒子裡的卡片,是他最豐富的收藏,當然,哈利也有在收集,而且是因為他極力推薦的緣故。
 
哈利過去對他真的很好,為了不掃自己的興,總是配合他的嗜好,另一個例子就是巫師棋,明明哈利從來沒贏過他,卻依然願意和他一下再下。然而自從三巫鬥法大賽結束後,哈利變了,榮恩察覺到升上五年級的哈利比以往更加的暴躁,多疑,一直延續到現在。
 
撇掉這些不談,最後一個問題,就是那薄荷清香,很顯然,這個味道不像是哈利身上會有的,反而讓榮恩直覺性地想起了那個和自己接吻做愛的金髮史萊哲林,沒錯,這是屬於跩哥‧馬份的氣息,可是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感受到薄荷香,這不合理。
 
硬要說的話,巧克力蛙似乎也和馬份有點關係,他差點忘記自己生日的時候,對方曾經給了他幾盒……不過這根本算不上什麼,因為馬份總是嫌棄他所喜愛的零食是廉價點心!
 
他覺得自己的腦袋脹脹的,有些混亂,還有那迷人的意亂情症水的香氣,讓他異常地恍惚,腦袋的運作也停滯不前。
 
那天下午的魔藥學,哈利表現得特別優秀,這有點奇怪,因為就榮恩所知,當石內卜還是他們的魔藥學教授時,哈利的成績並不比自己好上多少,但是唯獨今日,他最好的朋友贏得了一瓶福來福喜,如此的結果引起了妙麗的質疑。
 
在他們離開地窖時,榮恩拉著他最好的朋友的袖子,小聲地問道:「你怎麼辦到的?」
 
「運氣好,我想。」哈和說,鏡片後的綠色眸子轉了一圈,似乎有所顧忌。
 
他自然地順著哈利若有所指的視線看了過去,馬份就在那裡,而且盯著他們,灰色的眸子散發出冷冷的惡意,榮恩撇開目光,現在的他並不想和對方四目相接或其他什麼的,這會讓他意識到那個突兀的薄荷香。
 
說到薄荷香──榮恩想起了自己剛才在思考了很久的問題。
 
他定了定神,靠近哈利的耳朵,悄聲問道:「對了,哈利,說真的,我很好奇──」
 
「嗯?」哈利眨了眨眼,綠色的眼睛裡映著他的紅髮,「怎麼了,榮恩?」
 
「呃……」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後頸,「嗯,就是,關於那個意亂情症水……」
 
黑髮男孩挑了個眉,等待榮恩把剩下的話說完。
 
「好的,哈利,我想問的是,你在那裡,呃,我是指魔藥學上,」他吸了口氣,「你聞到了什麼味道?」
 
這次換哈利露出有些驚訝的表情,鏡片之後深邃的綠色眼睛眨了眨,「榮恩,你指的是……」
 
「噢,我只是隨口問問。」他忽然覺得有點尷尬,因而生硬地改口,並且補充了一句,「其實也沒有非要知道不可啦,你不想說的話。」榮恩這樣說罷,還看了看哈利一眼。
 
他們已經離地窖很遠很遠,但是那種腦袋裡昏沉得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攪拌的感覺依然存在,他們對胖女士的畫像說出了通關密語,然後爬進了交誼廳,在這期間,誰也沒有多說一句話。
 
「榮恩。」當他們選定交誼廳沙發良好的位置後,哈利先發話了:「有一件事情,嗯,我認為我應該告訴你。」
 
「什麼?」榮恩偏過頭,幾屢紅色劉海擋住了他的視線,有些礙事,所以想將它們撥開。
 
不過在他有所動作以前,哈利便早先一步這麼做了。榮恩愣了愣,因為他沒料到對方會這麼做。
 
然而哈利表現的很平淡,似乎只有他一個人為此感到驚訝。其實仔細想想這也沒有什麼值得吃驚的,他們是朋友,這些親密的小動作本來都是很普通的,只是因為現在的他在心態上有了微妙的轉變,所以才會嚇一跳。
 
哈利簡單地替他解決這個小小的困擾以後,便向後退了點,靠在沙發椅背上,溫和的模樣一如既往,「我想你還記得在普等巫測的時候,我們兩個人要酒喝的那一次。」
 
「當然。」他點點頭,「雖然我喝不到多少就醉了。」
 
「嗯,是啊。」對方的瞳仁閃過某種奇異的光茫,「事實上,我也是一樣。」
 
「這麼說,你也睡著了,在我之後?」榮恩問道:「不過,哈利,怎麼忽然提起了這個?」
 
「噢,因為你剛剛問到了意亂情症水。」他的朋友這樣告訴他。
 
「所以……你聞到了酒味?」榮恩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他還是不能理解哈利為什麼會忽然將兩件事扯在一起。
 
「不,該怎麼說呢……」黑髮男孩搔了搔那頭亂七八糟的頭髮,「我想我沒有聞到酒的味道,但是我……嗯……」
 
他疑問地皺起眉頭,「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黑髮男孩僅僅是搖搖頭,然後說了一句:「抱歉,榮恩。」
 
這下子他更加地困惑了,「為了什麼?」
 
「喔,其實那天……」對方抿了抿唇,榮恩看著自己最好的朋友的動作,覺得自己的舌頭也有些乾燥。
 
等待的時間顯得有些漫長,雖然實際上並沒有真的過了很久。榮恩感覺得出來哈利正在猶豫些什麼,要知道畢竟他可不是個有耐心的人,雖然有些急躁,但是他並沒有催促對方,或許說,他從來不會勉強他最好的朋友。
 
終於,對方似乎已經下了決定,才又納納地開口。
 
「榮恩,那天晚上,我吻了你。」哈利說,臉頰上也浮現了一層淺淺的紅色。
 
這句話的衝擊性遠遠比哈利替他做任何事還要來的更驚人,榮恩幾乎傻住了。他無法不猜想自己是不是做了什麼太過明顯的舉動,讓哈利察覺到自己的感情──
 
他的心臟噗通噗通地跳得好快,對方的答案遠遠超過了他的預期,哈利剛才說了些什麼?吻了他?為什麼他一點印象都沒有?
 
「噢,不過那時候,我們都醉了,」也許是看他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哈利又補充了一句,「何況,我們是朋友,這也沒什麼,不是嗎?」
 
無論接下來哈利說了什麼,他似乎都沒能馬上理解並且吸收,只是茫然的點點頭。榮恩沒有感覺這麼奇妙過,他覺得有點高興,理由自然不言而喻──哈利吻了他,儘管是在喝醉的情況下;不過同時也有股黯然,再怎麼說,他當時都已經醉得睡死了,可沒有半點關於與哈利親吻的記憶。
 
不知道那又會是什麼樣的感覺,是不是向哈利獻給張秋的吻一樣,濕濕的,或者是,像馬份對他做的那樣,有些霸道,幾乎令人窒息。
 
哈利的表情看上去有那麼些不確定,綠色的眸子透過鏡片直勾勾地瞧著他,「你生氣了?」
 
「完全不,」他的嘴角揚起了弧度,「至少你很清楚的告訴了我。」
 
「嗯。」哈利也回以一個笑容。
 
 

 
 
他們躲在陰影下接吻。
 
淡淡的薄荷香,屬於另一個人的氣息,但是他卻再熟悉也不過。榮恩回吻著對方,像他之前做過的那樣,輕輕啃咬著對方的唇瓣。
 
昏黃的燈光使得整個走廊多添了幾分陳舊與詭異,兩個人的影子被拉長在牆壁上,襯著白色的石磚就像是黑色的鬼魅。
 
終於,他們分開,從彼此口中延伸出的口水絲因為重量而輕易地斷了開來,滴落到地板。
 
「怎麼,衛斯理?」馬份在離開他以後皺起眉頭,「你有什麼話想說的嗎?」
 
「沒有啊。」榮恩眨眨眼睛,並且搖搖頭。
 
對方懷疑地挑了個眉,「好的,我得說,這幾天你表現得很奇怪,雖然你本來就是奇怪的。」
 
「嘿!我可沒有。」他發出一聲抱怨。
 
現在已經過了夜巡的時間,理論上身為級長的他們,也應該早就回到交誼廳才對,然而此刻他們卻還站在走廊的角落裡接吻。
 
事實上他們通常不會這樣做,畢竟誰都知道如果被飛七撞見,那會是個很糟糕的狀況,所以大部份的情形,他們會在夜巡時間結束前就做愛完畢。
 
可是今天的情況有點不太一樣,因為他到處都找不到討厭鬼馬份,明明他已經走遍了對方夜巡時偏好的路線,卻始終沒看到對方的身影。
 
好吧,誰教他們每一次接吻做愛都不會特別約定,往往只會是一個眼神,這儼然已經成為了他們之間的某種默契。
 
其實這一點也有些可笑,榮恩在心底這樣想著。要知道,他和馬份可是互相討厭對方,就算他們之間有著畸形的親密接觸,那也僅止於身體,兩個看不順眼的人,也能養成默契,還真有些諷刺。
 
因此當夜巡時間即將結束時,馬份緩緩地出現在這條走廊上時,他還真是相當的納悶,先不論他們之間的默契是否產生了分歧,更值得他思考的,是這條走廊沒有什麼特別的,頂多能通往萬應室,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其他足以吸引對方來到這兒的理由了。
 
榮恩悶悶地思考這些,卻又聞到了那股薄荷般的清香,淡淡地傳了過來。他不禁想起幾天前的魔藥學課──確實,這幾天下來,他還沒把有關意亂情症水的事完全拋諸腦後。
 
他仍然沒弄明白為什麼自己會聞到薄荷的味道,而且他還有個疑問,同樣在這幾日下來困擾著他。
 
榮恩凝視著馬份的臉,白金色的髮絲被梳理的十分整齊,灰色眸子裡清析地映著他的輪廓,「──馬份,關於意亂情症水,」他動了動唇,終究還是問出了口:「你聞到什麼?」
 
他看見對方漂亮的灰色眸子產生動搖,「……這與你無關。」
 
「當然,本來就與我無關。」他不高興的皺了個眉,「我只是有點……算了,我根本不該問的,當我什麼都沒說。」
 
對方戴著戒指的手指還停留在他的腰上,然後微微收緊了些。馬份的表情相當複雜,就像那天在地窖時直直地盯在自己身上的視線那般,「我不知道,大概是什麼甜味──那個大釜離我很遠,也許我什麼都沒聞到。」
 
「喔……」這個敷衍的回答幾乎澆熄了他的好奇心,所以榮恩無趣地應了一聲,把目光移到對方平整且乾淨的襯衫立領。
 
倏地,榮恩感覺到對方放在他腰間的手慢慢下滑,撫摸上他的臀部,隔著長褲輕輕搓揉。
 
「你呢──衛斯理,」馬份的聲音似乎帶有某種魔力,隨著撓著他耳朵的氣息一併搔弄他,「那你又是如何?」
 
「……葛來分多寢室的味道。」他動了動肩膀,簡略的回答道,「還有巧克力蛙。」
 
馬份碰觸他的手停下了動作,這突兀的停止使得榮恩疑惑的抬起眼,不解地望著對方。
 
只見那對灰色的眼睛正打量著他,瞳仁之中帶有他所無法理解的沉痛,「葛來分多寢室?」然而金髮史萊哲林的嘴角卻與此相反地勾了起來,一抹諷刺的笑容掛在那裡,「波特,是的,我也是這麼想,你在乎的永遠只是那個該死的爛疤頭。」
 
「我……這是理所當然的吧。」榮恩將幾乎脫口而出的薄荷清香也一併吞了下去,並且不服氣地瞪向對方,「哈利對我而言,一直都是特別的。」
 
「可悲的垃圾。」他聽見對方的鼻哼,那隻停下的手又開始了動作,拉扯他的褲腰。
 
很快地,他的長褲滑到了膝蓋,而臀部及大腿完全暴露在空氣之下,涼颼颼的。
[    hide=20]
「該死,你才是可恨的渾球。」榮恩低聲反駁,對方的手指熟悉地扳開了他的股瓣,狠狠的插進他的肛門,榮恩的雙手抓在對方的背上,並且用力拉扯對方質地良好的袍子。
 
對方的指節在他的身體裡攪弄,這種擴張無論經歷過再多次,對他來說還是難以言喻的怪異。並不是指他無法忍受這樣的行為,假如真的十分不適,榮恩也不可能允許這種事一再發生,只是身體被異物入侵的感覺,永遠是個奇妙的過程。
 
馬份的手指十分靈活,在他的甬道裡緩緩的畫了個圈,緊接著是第二根指頭的探入,較為突出的指節帶來了清楚的存在感。
 
它們同時在他的體內勾了起來,迫使他不得不發出淺淺的呻吟,榮恩抓在對方背部外袍的指頭隨著對方的動作也一併收緊。
 
儘管他並不想承認,但馬份確實十分清楚他的身體,甚至比他自己還要更瞭解,在他直腸裡的指頭碰觸到了他最為有感覺的位置,巧妙地刺激那裡,本來已經半勃起的性器又脹大幾分。
 
榮恩粗喘著氣,他的大腿碰在對方的褲頭上,然後知道可惡的馬份也和自己一樣性慾高漲,所以他索性收回一隻抓在對方背部上的手,向對方的褲頭探去,拉下拉鍊,撫摸對方的陰莖。
 
在耳邊的是馬份的鼻息,屬於另一個人呼吸聲是如此強烈,搔弄他的耳膜。早在他們做過這些很多次以後,榮恩已經不會為此緊張,相反的,對方的喘息帶給他某種安心,而且能將哈利的事完全拋到遙遠的地方。
 
當對方的指尖搔刮著他的腸壁時,他偶爾會感到好奇,馬份在和自己接吻,甚至是做愛的時候,都在想些什麼──為什麼馬份會想和他保持這種不尋常的關係,儘管他不想自己承認,可是高傲的金色史萊哲林的確從來都看不起他,取笑他的家境,或是嘲諷他對哈利的情感。
 
「衛斯理……」馬份呢喃他名字的同時,退出了手指。
 
榮恩已經準備好接下來會發生的事,這全都是他的意願,雖然一開始是出於對哈利與張秋之間的補償心態,但是演變成現在這樣,似乎更接近於某種難以改正的習慣。
 
他放開了對方的長袍,主動地轉過身,面對在昏黃光線之下陰冷的牆壁,雙手扶了上去。這樣的姿勢很好,他不用看見馬份的臉,而且也比較不會痛。
 
某個炙熱且堅硬的棒狀物體抵上了他,然後滑到了肛門,緩慢推入了前端。榮恩忍不住低低的呻吟,感受比手指還要更明顯的異物感。
 
對方的陰莖令他如此難受,身體下意識地繃緊,吸引了他所有的專注,榮恩深深吸了口氣,平穩自己的氣息,放鬆他的身體。他和馬份從五年級就這麼做了,所以他知道,當身體愈快適應對方的侵入,他們就能做得愈好。
 
馬份將手扶上他的臀部,開始第一階段的動作,榮恩體內的異物略為退出一些,卻在很短的時間內又完全插入,他在被填滿的當下悶哼了聲,對方的龜頭頂到了他的敏感點,接著前往更深入的地方。
 
內壁被摩擦帶來了異樣的快感,他知道這很奇怪,可是確實不賴。起因是哈利在睡夢時曾經將性器頂到了他的屁股,所以榮恩才會想嘗試,然而現在他卻很少在性愛過程中想起哈利,更多時候,他什麼都不想,純粹感受這種體驗。
 
對方的速度加快了些,陰囊拍打到了他的大腿內側,發出猥褻的撞擊音,某種火辣辣的痛楚伴隨這個節奏印上了他的屁股,他的臀部被馬份摑了一掌,使得他不得不叫喊出聲。
 
「哈……啊──」無意義的碎語自他口中吐出,他微微抬高自己,讓對方的動作能更加順利。
 
馬份親吻他的後頸,令他有些發癢,可是卻遠遠不及下半身的感受。
 
他以為他們將會一如既往的瘋狂肛交,然後射精,空白的腦袋什麼也沒有,純粹沉淪在痲痺式的性愛。
[/hide]
「榮恩──」然而,那再熟悉也不過的聲調,帶著震驚與憤怒呼喚他的名字,將他生硬地拖回了現實。
 
榮恩睜開眼睛,他看見哈利,站在走廊的另一端,鏡片底下瞪大的綠色眼睛不可致信的看著他。
 
「哈利……」他彷彿聽見了某種容器碎裂的聲響,「你怎麼會……」所有的感覺自胃部向外凝結,冰冷竄上了他的四肢,他的身體在很短的時間內發冷,除了他的肛門以外。
 
馬份停下了動作,身體被插入的部位重新感覺到異物鮮明的存在。
 
「──我有事想跟你談,卻發現你今天沒有像平常一樣,在夜巡結束前回來,」他注意到好友手上捏著劫盜地圖,「所以我乾脆下來找你──」哈利深邃的綠色眸子閃著榮恩從沒見過的情緒,「但是……這是怎麼一回事?」
 
「這與你無關,疤頭。」馬份說這句話的時候,將原本還插在他體內的陰莖抽了出來,讓他赤裸的臀部有一瞬間覺得寒冷。
 
「是你嗎,馬份──你威脅榮恩,對不對?」哈利走近了他們,瞳仁之中燃燒著強烈的火燄。
 
馬份挑了個眉,然後勾起了討人厭的笑容,「……你認為呢?」
 
「我認為,是的。」哈利已經站在他們面前,憤怒的表情是自從天狼星死掉以後,他就幾乎沒再見過的,「榮恩討厭你,馬份,你是個自私傲慢的變態。」
 
然而馬份僅僅是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波特,你說的沒錯,他的確討厭我,一直以來都是。」雙手環抱在胸前,「既然你堅持,就當成是這麼回事吧。」
 
「馬份……」榮恩睜大了眼睛,他不知道馬份為什麼會這樣告訴哈利。要知道這一切的發生,可完全不是這樣!
 
「我就知道,」比馬份矮上幾吋的哈利一把抓住對方的領子,「你這卑鄙的──」
 
「別隨便碰我,疤頭。」馬份扯回自己的領子,然後向後退了一步。
 
哈利失去了慣有的溫和表情,凶狠的瞪視著馬份。榮恩踏前小步,擋在兩人之間,「呃,哈利……」
 
「穿好你的衣服,榮恩。」黑髮男孩別過了臉,讓視線從他的身上移開,「我並不想看你現在的模樣。」
 
「哈利──」他哀求了一聲,「事情不是這樣的,馬份他在說謊。」
 
這句話讓對方驚愕地回過頭,綠色的眸子帶著強烈的抗拒,「你指什麼?」
 
榮恩吸了口氣,該死,這裡令他難以呼吸,「根本沒有人威脅我,哈利。」他搖了搖頭,「我……我和他是──見鬼!反正不是你以為的那樣!」
 
「愚蠢。」馬份砸了個舌,語氣充滿不屑。
 
對榮恩‧衛斯理來說,哈利‧波特是他最好的朋友,最重要的人,他不希望他們之間存在著謊言或誤會,那會讓他想起他們四年級的時候,因為一點小意外而差點結束的友誼。
 
然而哈利卻瞇起眼,彷彿他們是陌生人似地打量他,「……不是我以為的那樣?」
 
他點點頭,誠懇的看著他的朋友。
 
「──我明白了,」哈利冷漠的轉過身,「看來,我們沒有我想像的那麼熟悉彼此,榮恩。」
 
磕噹一聲,榮恩有那麼一剎那無法思考。
 
「哈利……」對方的身影愈來愈遠,他的喉嚨啞啞的叫著自己最熟悉的名字:「哈利──哈利!」
 
他想自己應該追出去,可是他的腳就像結凍了一般,使不上半點力。哈利將要離開他的恐懼讓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黑暗之中,某種溫熱的感覺湧上了他的眼眶和鼻腔,三巫鬥法大賽時的回憶在此時變得清晰無比。
 
也許他該用點力──但是他的關節卻使不上力,好像身體再也不聽他的指揮,只能停在原地,直到哈利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波特走了。」一雙手臂攔住了他的肩膀,將他整個人圈進懷裡。馬份從背後抱著他,鼻尖蹭了蹭他的側頸。
 
「……我知道。」他說,語氣有些顫抖。榮恩沒有想過,哈利居然會在他們之間劃了一條不曾存在過的界線。
 
「你真的是個白痴。」馬份的嘴唇貼上了他的耳垂,「繼續吧,如果你不想馬上面對他的話。」
 
接下來,他們再一次親吻彼此。
 
 
TBC
voice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1#
发布于:2011-11-13 16:53
oh.....大大,您终于回来了!!!!

嗷嗷嗷,罗恩现在,也是有些喜欢上德拉克的了吧?而德拉克,也终于是见了摆脱别扭承认感情的端倪..

突然觉得前途光明了起来。

可是,德拉克的任务,两人立场的对立。。呃,还有哈利。。。。哎
他会不会抢罗恩捏?(这是个好问题)

总之,看见这篇的更新终于让我从期中考的打击中恢复了过来
期待接下来大大的更新
题外话:大大也要记得never say no 噢,啊,我不是催文不是催文啦
Ronnie-深V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2#
发布于:2011-11-13 17:27
   
居然看到了更新的!!!!!!!!!!!!!!!!!!不好意思我得先抽个风先!!!!!!!!!!!!!!!!!!

真的是好温柔的D啊!“一雙手臂攔住了他的肩膀,將他整個人圈進懷裡。馬份從背後抱著他,鼻尖蹭了蹭他的側頸。”
终于到第六部了,R意外中毒的梗我真是相当钟意啊~当然,前提是一切还不被知晓的情况下~
sanaakitof,好强大!
Joe
Joe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3#
发布于:2011-11-16 07:36
嗷呜呜呜呜呜呜终于更了!!
别再虐温油的D了〒_〒
Ron就把薄荷味说出来吧……
蹲等后续><
喵喵怪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4#
发布于:2011-11-20 23:42
虐吧~ 尽情地虐吧~
(天音:你这个死变态!!!)
嗯,结局是好的就成,过程无所谓~
加油~
olivia7228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5#
发布于:2011-11-23 18:49
天阿我等這一篇等好久了^^
跩哥比我想像中的溫柔阿>////<將RON整個人圈進懷裡~~~~~
很期待他們新的發展


malarkey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6#
发布于:2011-11-30 10:14
神啊,等待终于还是值得的,我差点就以为我再没机会看到下文了……
哈利发现了也好——嗯,就是这样的感觉。
malarkey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7#
发布于:2012-01-13 14:24
逢年过节求福利啊大人~~~随便哪一篇连载请赐一点福利吧啊啊啊~~~想看关系被揭穿后Ron和Draco的进展啊!!!
Ronnie-深V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8#
发布于:2012-01-14 16:15
求新年礼物更新啊!!!!!!!!!!!!!!!
9#
发布于:2012-02-17 12:54
啊啊啊啊 求更新啊啊啊~~~~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