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水]好多年没来了……
haru 发表在破釜酒吧
手游出了不过没怎么玩今天很无聊重温了一下电影果然还是喜欢德罗啊…满脑子都在想这对最近突然想起红马的挂毯这篇原来存的txt找不到了就想起来这个论坛本来以为这个论坛都不在了…当时疯狂看德罗的时候大概是五六年前了吧那时候论坛我记得还是白白的没有这些装饰现在首页这个罗恩好可爱好怀念啊……那时候还写过同人文不过账号我都记不住了qvq只能重新注册一个了
[连载原创]Intertwine:缠绕(DM/RW,BY:#Nutricula#)
_Nutricula 发表在大厅
来论坛玩了!发文赚点分!本来是短篇预定但越写越多都不舍得删,于是决定当连载在论坛慢慢更新,完结再搬到LOFTER上去~暂时是论坛限定~因为我不常写连载,难保不会改动前文,改动了会加上编辑日期让大家参考。简单来说,Draco·Malfoy和Ron·Weasley灵魂互换了。「教授,我的胳膊痛得不行,需要有个人来帮我切切这些雏菊根——」罗恩一双蓝眼睛瞪得几乎要比家养小精灵的还大,看见德拉科嘴角隐忍的笑让他瞬间耳根一热。狂奔的水滴兽,世上竟然会有这么卑鄙的人!「韦斯莱,帮马尔福切根。」老蝙蝠给出判决。罗恩几乎要给德拉科来上一拳了,幸好他知道现在不行,至少不能在斯内普面前。不能让他有扣格兰芬多分的借口。怎么马尔福家的就不能生下来都是哑巴。罗恩粗暴地夺过德拉科面前的雏菊根和他那把小刀,把它想像成德拉科,而他正是那个行刑的人。那些奇形怪状的雏菊根块看得德拉科直皱眉头,他不假思索就告状,害罗恩得献出自己那堆切了一个世纪的根给他。「可怜,可怜。」德拉科撇着嘴,用悲悯的口吻说,但幸灾乐祸的笑意在他眼底闪烁着。「或许可以试试雕刻你的雏菊根,虽然我不肯定先被削开的是根还是你的手指。」「闭——嘴——」罗恩咬牙切齿地把音节挤出。「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装伤吗?」「哎哟。恐怕好久都不能好。」德拉科听完立刻抱着他的胳膊怪叫了起来,装模作样地喊道。「鼬鼠,替我把毛虫切成片。」「有病。」罗恩朝着哈利的方向暗暗骂了句,但他还是切起了毛虫。哈利瞥见马尔福顿时阴沉起的脸色,知道自己又被战火牵连了。「噢,我不否认。」德拉科显然指他的胳膊。「教授,我想我的无花果需要剥皮。」哈利没吭声,他迅速弄好无花果就扔回马尔福那。开始思考这是第几次被报复了,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德拉科跟他们之间的争执仿佛是模板生成的。几乎每次都是他们的死敌找架吵,侮辱他们三个人其中一个,赫敏或他阻止暴怒的罗恩冲出去,最后在一片混乱中被罚留堂或退场之类的。这两三年过去哈利察觉到的是,德拉科尤其煞费心思去攻击罗恩和他家,其热心程度让哈利怀疑他之后甚至会亲自写歌。至于对待哈利,则多少停留在花式改绰号的小学生欺凌手段,对比德思礼一家可谓小巫见大巫。*大多数时候*他只觉得马尔福又烦又无聊,不能让他闭嘴是哈利一大烦恼,但他很少因为马尔福有过度的反应。他可不值得。他把唉声叹气吞进肚子,心不在焉地调制他糟糕的解毒剂,现在明显斯内普的威胁更重要。就在希望不会被抽中试毒的祈祷中,下课铃响了。斯内普表示将成品上交下节课继续,并宣布下课。几乎是他话音刚落的同时,罗恩就开始噼里啪啦地把书本、墨水等等一股脑塞进书包,龙卷风似的把贴了名字的药放斯内普面前,涨红着脸冲出教室。他从德拉科旁边挤过大步流星往教室门跨去的,德拉科早就交了药,正背了一边书包阴着张苍白的脸。幸好地窖门还算宽敞,才不至于让整班目睹两人肩膀撞碎的惨案。显然在哈利为自己的性命担惊受怕而灵魂出窍的那么段时间里,他错过了一场战争。「真不知道这次马尔福又干什么了。」赫敏从另一张桌子那边对哈利不满地喊道。哈利耸耸肩。他正想叫赫敏一起去看看罗恩,却被两把重叠在一起的突兀尖叫声打断了。「噢,天。」赫敏惊恐地死死捂住嘴不让自己高声尖叫,他们好不容易挤开团团围在门口凑热闹的同学,迎来的却是倒在地下的两个人。罗恩和德拉科一左一右地瘫倒在地,书包里的东西掉了一地。哈利估计他们两个最后还是撞上了,而且比撞碎肩膀还坏一点:因为两人的眼皮都紧紧闭着——晕过去了。谁也无法判断到底发生了什么,不敢上前碰他们(有可能是恶咒什么的),纷纷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哈利可顾不上什么中不中咒的冲过去扶起罗恩,最好的朋友一动不动倒在地上让他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显然赫敏也一样,她的脸泛着不良好的青色。「嘿!晕过去了!咯咯咯咯。」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往笑声源头看去,在半空的皮皮鬼手里不知道攥着什么发光的笑个不停。但似乎不满他们太晚发现这是属于他做的好事,从德拉科和罗恩身边飞过好几圈发出嘲笑,哈利和赫敏的瞪视对他一点用都没有。最后皮皮鬼好像觉得这个恶作剧应该让所有人都体验一下,想也不想就把那个东西往人群中砸去。「皮皮鬼!」斯内普大声喝止皮皮鬼,然而只是让它的手抖了一下,使那个被扔出的东西砸在了一边的空地上,变成一缕绿烟。皮皮鬼一脸愤恨又不敢回嘴,但他看到倒在地上意识不明的两人,于是一路难听地大笑着迅速飘离了地窖。从斯内普阴沉的脸色来看他显然也是想让皮皮鬼永远滚出这个城堡的其中一人。「波特和格兰杰,送韦斯莱跟马尔福去校医院。」他转过身来分别向还跪在地上扶着罗恩的赫敏和哈利,不耐烦地指示道。斯莱特林那群人明明杵在一边却叫哈利负责带走马尔福,斯内普摆明是来恶心他的。如斯内普所愿,他和赫敏艰难地把两人送到校医院时累得快虚脱了,恨不得被皮皮鬼砸晕的是他自己。哈利和赫敏按照庞弗雷女士的指示把失去意识的两人放倒在相邻的床上(哈利字面意义上地让马尔福从自己的手臂上滚下去)。罗恩紧黏住的眼皮让哈利的心头隐隐浮起不祥的预感,加上斯内普一句不提皮皮鬼到底对他们干了什么,哈利跟赫敏都担心得要死,把两个人安顿好就准备小跑到正在忙活的庞弗雷女士面前。不过他们的步子还没正式迈出去就被身后可疑的声响叫停了。很可疑——非常可疑。一阵被褥被胡乱翻开的呼声,夹带其中变了调的低叫,从他们俩身后两张床同时传来。日后回想起这事,哈利发誓那时身为找球手的敏锐直觉*发动*了,一个强烈的念头让他别朝后看去,因为那将会是他非常不会想面对的残酷事实。「该死,马尔福!!」「韦斯莱——」然而当已经转过身去的赫敏举起颤抖的手扯着他的巫师袍要他看的时候,他也不得不扭过头去了。「你为什么用我的脸说话?!」「你为什么用我的脸说话?!」那是一个极其怪异的画面,怪胎的程度堪比斯内普要对哈利说:波特先生,你真棒!格兰芬多加五十分!哈利惊讶得张大了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在他们面前德拉科和罗恩虽然醒来了,还很有精力地能把自己半个身都支起来,但是那两根颤抖的食指所指的两张脸上却是明显不属于主人的滑稽表情。罗恩那张满是雀斑的脸上泛着红,两条眉毛没像往常那样扭在一起,反而扬得高高的,一只蓝眼此时眯着打量德拉科,嘴唇因惊讶和愤怒而扭曲;德拉科则在他和罗恩的异口同声后眉头纠结在一起,放大的灰色瞳仁写满惊愕,嘴巴张得像个「O」。他们就这样莫名地一声不吭瞪着对方,直到冷静下来的赫敏打破了僵局。「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们在说什么?罗恩?」她朝罗恩提问。「我也想知道——一出地窖就被皮皮鬼袭击,然后就??见鬼,我这是什么做作的声音。」哈利很难心平气和地摆出一幅好脸色,因为回话的是德拉科——用着他再熟悉不过的那个罗恩的语气,而氣得嘴角抽搐的羅恩正在瞪著德拉科。他现在不好说该派出什么情绪回这个话。赫敏显然没空像哈利一样纠结这种小事情,她的大脑已经飞快地运转起来,搜刮着那里头所有的书,正要找出解答。哈利艰难地透过她那把遮住大半张脸的蓬松卷发听到她在嘀咕着什么。「噢,不。这总不会是…」「马尔福?」她抬起头,各扫了眼德拉科和罗恩,又开口问。「干嘛?」罗恩用极不友善的口气敷衍回答道。德拉科看着他出声回答,薄唇又张成了滑稽的圆形。「罗恩?」她没接话,又问。「我在这呢!我不是回答了吗!」德拉科收回眼神,愤慨地看着赫敏。「如果你们不是撞成精神失常的话,我想你们可能是因为某种原因灵魂互换了…」哈利看出赫敏的结论下得有点犹豫,但他也不得不这么认为。因为从他转过头去那一刻起,就像看了一出罗恩与德拉科被施了夺魂咒只为演活对方的恶作剧,除了灵魂交换真想不出有什么好解释。只是这解释有点像麻瓜看的爱情剧桥段。「停,你们想想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赫敏抬起一只手对两个人使出「停」的手势。「哈利,你找面镜子给他们看看。我去找庞弗雷女士。」她转过头来吩咐哈利,哈利点点头,她就跑开了。记得上次好像看见休息室放着一块小镜子…哈利努力地回想了一下那面镜子的模样。「镜子飞来。」虽然镜子是拿到了,但他该坐哪里呢。哈利看着罗恩的脸,此时下巴抬得高高的正眼都不瞧他一眼,一想到这里面是德拉科的灵魂他就一身鸡皮疙瘩。最后还是给自己草草做个心理辅导后坐到了罗恩的床边。(尽管肉体是德拉科。)哈利叹了口气,老实说他不是很想碰德拉科的手,但他仍然把镜子塞到现在由罗恩控制的那双枯白的手里,之后小心翼翼地瞄着倒在镜子里那张脸的表情。镜子里那双灰眼睛眨得极其缓慢,慢慢溢满不敢置信,又再一次露出非常戏剧性的惊讶表情。不过这个表情却转眼被另一个奇怪的模样取代,哈利注意到灰眼异常专注地盯着镜子里的德拉科·马尔福,两瓣缺乏血色的唇抿起,不消几秒又微微张开,之后眼睛就渐渐失去焦点,脸上同时平白浮上两晕红色。「罗恩?你还好吧?」哈利担心地从好友手上拿开镜子。「波特,你是他保姆吗?」罗恩的声音从对面床刺来,让哈利基本确定刻薄是刻在灵魂里的,换了个人的声音也一样不中听。哈利把镜子伸到对面床扬了一下又收回来,但他保证德拉科直面真相了——因为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估计是在罗恩的身体里让他感到被侮辱。「我没事。」罗恩终于抬起头来,他飞快地说,眼神有点闪躲。「只是这到底…」哈利绞尽脑汁正想着该说些什么,庞弗雷夫人的出现解救了他。掌管医疗翼的校医急冲冲地跑到他们跟前,后面跟着赫敏。「抱歉孩子们,我看你们没有明显外伤就先去处理两个中毒的学生了。他们看起来像是被毒触手当成零食啃了一顿。」她脸上露出歉意,哈利跟罗恩都表示理解地摇了摇头。「那么,虽然现在两位先生都醒来了,但我认为最好还是检查一下。」「我们觉得他们两个…好像灵魂互换了。」赫敏有点难为地挤出这句话。哈利懂了,她刚刚那么犹豫现在又那么为难,因为这件事没办法在魔法界的书里找到答案,而在他们麻瓜世界眼中灵魂互换就是个鬼扯的爱情喜剧桥段。但庞弗雷女士似乎不觉得灵魂互换这个词是什么幼稚的青少年妄想单词,她脸色变了,越过赫敏,作出了跟她一样的反应,她问:马尔福?马尔福,举手。德拉科迟疑地举起那带有星点晒斑的修长手臂。她又对罗恩提了相应的问题。意料之内举起的是德拉科从长袍伸出的手臂。「你们必须现在被送进圣芒戈医院,这是一件十分严重的非法挪用违禁魔法道具事件。魔法部已经在很久之前将它列入黑名单命令销毁了,因为这个魔法道具非常不稳定,所以现在谁都不知道会有什么副作用发生在你们身上。」庞弗雷女士的眼射出精光,她严肃地说。「真不知道这怎么会在霍格沃茨发生,是你们干的吗?」「是皮皮鬼!」罗恩强烈地摇头。「皮皮鬼?他是怎么找到的。」庞弗雷女士轻声地问,像是在朝他们几个发问,又像是自言自语。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是在这偌大的城堡某个旮旯翻出来的。哈利默默地想。毕竟这里藏了什么都有可能。「无论如何,你们都必须现在被送往圣芒戈医院。」「不!!」罗恩跟德拉科异口同声地喊道,罗恩甚至挥起德拉科那只装病而包裹起来的手臂。「我不能错过魁地奇比赛!」他们又极其同步地说了一句。「天知道被送进去之后要被那群疯子研究多久,斯莱特林的魁地奇队不能没有我!」德拉科恶狠狠地放话,脑袋上的红发飞扬着。「看来有人误以为自己是个什么角色。」罗恩嗤地笑出声,低声嘲讽道。配上德拉科的脸看起来有了往常的效果,不一样的是这次从德拉科嘴里吐出的话让哈利心情大好。「庞弗雷女士,我不能错过格兰芬多的任何一次比赛——求求你了——」罗恩哀求道。(德拉科看见了几乎恨不得冲过去掐死罗恩好让他别再顶着自己的脸丢人。)「我们都愿意晚点再治疗——至少等魁地奇比赛都打完——」待续
haru
楼主:haru 发布于:09-18最后回复:haru 09-18破釜酒吧
_Nutricula
楼主:_Nutricula 发布于:09-18最后回复:yakiaoi 09-18大厅
evelynsinn
楼主:evelynsinn 发布于:09-18最后回复:evelynsinn 09-18破釜酒吧
南瓜布丁布丁
楼主:南瓜布丁布丁 发布于:09-17最后回复:南瓜布丁布丁 09-17古灵阁
evelynsinn
楼主:evelynsinn 发布于:09-17最后回复:葵落星塘 09-18大厅
白原
楼主:白原 发布于:09-17最后回复:我的课外书 09-18大厅
peggy3161997
楼主:peggy3161997 发布于:09-15最后回复:panda的小w 09-17密室
白原
楼主:白原 发布于:09-15最后回复:panda的小w 09-17大厅
peggy3161997
楼主:peggy3161997 发布于:09-15最后回复:qiqian0712 09-16大厅
蛀牙小工队
楼主:蛀牙小工队 发布于:09-15最后回复:lingyiyue94 09-17大厅
兰辞君
楼主:兰辞君 发布于:09-15最后回复:南瓜布丁布丁 09-17古灵阁
hhhhr
楼主:hhhhr 发布于:09-15最后回复:yakiaoi 09-17霍格莫德村
KY帅气冲天
楼主:KY帅气冲天 发布于:09-14最后回复:evelynsinn 09-17破釜酒吧
白原
楼主:白原 发布于:09-13最后回复:蜜汁名字好取 09-16大厅
蛀牙小工队
楼主:蛀牙小工队 发布于:09-13最后回复:蛀牙小工队 09-13傲罗指挥部
蛀牙小工队
楼主:蛀牙小工队 发布于:09-13最后回复:凌诺娅 09-18破釜酒吧
拉拉拉缇
楼主:拉拉拉缇 发布于:09-12最后回复:拉拉拉缇 09-13破釜酒吧
先沉稳
楼主:先沉稳 发布于:09-12最后回复:蛀牙小工队 09-12有求必应屋
白原
楼主:白原 发布于:09-12最后回复:玖零 09-17大厅
蛀牙小工队
楼主:蛀牙小工队 发布于:09-12最后回复:蛀牙小工队 09-12古灵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