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akitof
六年级学生
六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阅读:8330回复:51

[完结][連載原創] 2017.5.7更 Hogwarts gay club1-6 (DM/RW, BY:sanaakitof)5/4更新在第4頁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2-02-18 09:53
※2017年5月7日更新於47樓

寫在前面:
 
這篇文章獨立於原作劇情,虛構的學生社團,設定跩哥為男同志,哈利與金妮已經交往,並且有原作中登場次數較低的鷹、獾院角色之延伸描寫。
 
=========================

Hogwarts gay club - (1) Deflower
 
他們正在做愛,瘋狂又激烈的做愛。
 
對方全身的重量都壓在他身上,他的雙腿被折成一個很怪異的模樣,至少他不會沒事這樣折自己的腳,而對方那只套著史萊哲林學生象徵戒指的手,架在他的膝蓋內側,使得他的屁股無法不抬高,去迎合對方的進犯。
 
肛門幾乎被撕裂的痛楚,讓他不得不放聲尖叫,然而對方的龜頭技巧性地碰觸到他的前列腺,所有脫口而出的叫喚,都轉變為臣服於快感之下的陣陣呻吟。
 
汗液順著對方削尖的下巴滑落,滴到他的胸口,順著軀體的曲線滑落至腹部。對方的金髮在光線下,發出幾近珍珠般的色澤,讓他覺得目眩頭暈。
 
他的身體搖搖晃晃,整個人像要陷進床鋪,耳中所能聽見的,除了自己的聲音之外,還有對方熱切地呼喚著一遍又一遍的單字,衛斯理。
 
這是個故事,它有個開始,發生在更早之前。那是一個有著昏黃的燈光,與幾根故意吹熄的蠟燭,以及數種氣味組合而成的房間裡。
 
 

 
 
學校一直都有學生社團的存在,而且數量很多,只要幾個人聚在一塊,自然而然就會是個團體。最有名也最多人加入的,就屬多多石社團,而且不分學院,甚至能在庭院裡,看見雷文克勞和赫夫帕夫們蹲成一個圈,他們八成是在玩多多石遊戲。
 
霍格華茲一向鼓勵社團的存在,除了恩不理居擔任總督察時,曾明文嚴禁任何學生組織。撇去那段黑暗專制的時間不談,學校對社團的包容程度之高,就連教授都曾經帶領學生們組成集會,好比他們二年級的決鬥社。
 
無論如何,這只是校園生活的一部份,儘管榮恩‧衛斯理過去的五年來,從沒參加過除了決鬥社之外的其它社團,而且那一次的參加,還是在不得以的情況下。
 
可是這樣的情況卻被改變了。
 
他站在這裡,一個隱蔽的集會場所,昏黃的光線,吹熄的蠟燭和詭異的香味,很多的學生,清一色都是男人。
 
這是他第一次來到這裡,雖然榮恩不認為自己是個同性戀,因為他有仰慕的女生,而且他同樣熱愛看女人走路時會左右搖擺的屁股。
 
但是當文妲親吻他的時候,他從來沒這麼噁心過──所以他來了,不過只是來看看而已,他發誓這種詭異的組織自己是不會加入的。
 
彎進來的走道直立擺放兩個精緻高大的裝飾品,榮恩深入這間藏在古堡通道的小房間,空間並不算大,卻比他想像的還要能容納下更多的東西,在房間的正中央安置著一條長方形的桌子,上面的盤子裝了些甜點與水果,偏黃的燈光下顯得色澤鮮豔,除此之外,還有一張沙發也停在那兒。
 
隨著榮恩的每一個腳步,都有人在看他,有些人沒有中斷原本的交談,僅僅是用眼光快速的掃了他一眼,卻也有另一些人,索性停下手邊的動作,毫不迴避地對他投以好奇的目光。
 
被很多對眼睛注視的感覺並不全然是好的,他一直很希望自己能夠引人注目,但至少不該是在這種情況下,現在他只覺得不自在,微微的熱度自耳根擴展,榮恩開始認為自己下了錯誤的決定,他真的不該出現在這裡。
 
有人在談論他,他聽見了。順著聲源抬頭,榮恩看到雷文克勞的泰瑞‧布特,正和某個他不熟悉的赫夫帕夫竊竊私語,而且對方的視線毫無保留的在他身上打量,更使得他萌生退意。
 
他尷尬的轉過身,趁還能後悔的時候離開才是明智的選擇。他不是同性戀,根本沒理由來這裡做什麼鬼確認,也許文妲的吻只代表他還沒習慣和其他人親熱,並不能作為懷疑自己性向的依據。
 
是的,快點想起美麗的迷拉混血花兒‧戴樂古,與她吸引人的勻稱身材,或者是三根掃帚的羅梅塔夫人,和她婀娜的走路方式,他對她們都有過好感,那才是正確的。
 
就在榮恩極力說服自己的當下,一個傲慢、刻薄的聲音在此刻響起:「瞧瞧我們有什麼,鼬鼠,你忘了怎麼回葛來分多交誼廳嗎?」
 
不用回過頭,他就知道這是誰在說話,但是榮恩仍然還這麼做了,他回頭,並且帶著嫌惡的表情,翻了翻白眼:「這與你無關。」
 
金髮史萊哲林發出個鼻哼聲,鼻翼下方延伸的不屑線條替對方的薄唇增添幾分高傲,揚起下巴,露出挑釁的笑容:「這裡不歡迎你,衛斯理。你想被攆出去,還是留下被我們輪著幹?」
 
事實上,他相當詫異會在這裡看見對方,畢竟他從來不曉得討厭鬼跩哥‧馬份是個同性戀──也許不是,可是對方出現在這個房間裡,至少也能說明某些事情。
 
然而僅止於驚訝,榮恩不會讓自己在對方面前有半分弱勢,所以他挺起胸脯,不服氣地回答:「學生組織不該排斥任何有意願參加的人,這不是最基本的原則嗎?」
 
「喔?這麼說,你打算加入囉?」面對他的逞強應對,跩哥只是挑起半邊眉毛,揶揄地看著他。
 
真是個糟糕的陷阱,他不該輕易上當,更何況他又不是同性戀,這只能怪他不該先把『有意願』這個詞擺進句子裡。榮恩皺起眉頭,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對於榮恩的短暫沉默,金髮史萊哲林仍舊高高的揚著眉毛,「看來我們沒得談,所以你是不是該滾了?」
 
還是離開吧。榮恩的理智告訴他,既然他們不歡迎參觀,那麼根本不必要自討沒趣。
 
話到了嘴邊,他卻沒有乾脆地將自己的決定脫出口。馬份的灰色眼眸正在他的身上打轉,勾起的嘴角有著相當的輕蔑──榮恩討厭這樣的感覺,他猜想對方肯定以為自己會馬上離去,老實說他本來就有這個打算,只是現在卻不想這麼做了。
 
思考被別人料中的感覺並不太好,尤其對方還是他痛恨的傢伙,那個薄唇的弧度就像在嘲笑他是個笨蛋。現在他最想想看見的,是對方討厭的笑容,從那張自以為是的蠢臉上徹底消失。
 
「那好,我加入。」這只是一時賭氣,榮恩暗忖,他一點也不認為口頭上的加入會有什麼問題。除非他們要收額外的入會費。
 
跩哥顯然對他的回覆感到意外,金髮史萊哲林不再挑著眉毛,而是微微蹙起眉頭,「你知道自己剛才都講了些什麼嗎,衛斯理?」原本翹高的嘴角也歛下令榮恩反感的可惡笑容:「你說你要加入?」
 
「是啊。」成功扯去馬份得意的嘴臉,榮恩有大幾分成就感,他聳聳肩,覺得自己表現挺乾脆的。
 
「──就我所知,你可不是同性戀。」跩哥沉著聲,語氣冷漠,給了一個沒有半點商量餘地的肯定句。
 
「但是在到這裡之前,我也不曉得你是。」榮恩的手插在口袋裡,很高興自己在這場談話,由下風逆轉為上。
 
對方停頓了一會,瞇起眼,灰色的目光在他的身上游走,似乎在思考什麼。被如此露骨的瞅著,榮恩感到不太舒服,然後他發現,除了馬份之外,還有其他人在評估他,比方賈斯汀‧方列里、的布雷司‧剎比,以及打從榮恩走進來之後,視線就沒從他身上離開的泰瑞‧布特。
 
毫無前兆,跩哥哼笑了聲,笑意重新回到那張高傲的臉上,灰色的眼珠裡多了一絲不以為然:「好的,的確,誰知道你是不是每天和波特操來操去的呢。」
 
因為這句話,榮恩的臉上閃過一絲惱怒的熱度:「我和哈利不是那樣的關係!」
 
跩哥僅僅是訕訕一笑,對他替哈利的辯解並不當成一回事。金髮史萊哲林側過臉,越過肩頭看向沙發:「你只要記住三點,第一,這裡的東西可以自由使用,但是不能帶走。」
 
榮恩還處在不滿之中,所以並沒有任何表示。他雖然主動加入,可是連他也沒確定自己是不是有同性戀傾向,對方憑什麼用哈利與他純潔的友誼做為攻擊他的論點。
 
見榮恩不答腔,金髮史萊哲林也沒有表現出太大的反應,繼續說道:「第二,你能在這裡找你的伴,必要時後面那道牆有個廁所。」並且補充:「或者隨便什麼地方,不是每個人都對你們的表演有興趣,不要讓我看到就好。」
 
經對方的提醒,榮恩才注意到房間底部的那面牆並不是最末端,旁邊還有個較窄的通路,大概就是對方所指的廁所所在。
 
「第三,我們這裡不接受麻種,如果要帶人來,別搞錯對象。」語畢,跩哥回過頭,灰色的眼睛在他臉上打轉,「以你的智商,我想這已經是最好理解的了,別告訴我你聽不懂英語。」
 
對方的語句裡仍然透露對他的嘲諷,榮恩不喜歡這點。他掃視小房間一圈,這裡少說也有二十人,扣除今天可能沒出現的,那麼社團本身肯定還有更多。
 
忽然榮恩想起自己剛剛看到了誰,忍不住拋出了疑問,「等一下,你說這裡不歡迎那些……麻瓜家庭出身的巫師?」他避開『麻種』這帶有貶低的詞,過去他還曾因為對方用這個字眼稱呼他的女性友人,而吐了整天的蛞蝓。
 
跩哥馬上就意會到榮恩所指,頭一偏,看了眼站在角落的賈斯汀,又把目光重新回到他的身上:「如果你指的是方列里,我可以告訴你,他不是麻種,而是馬桶,」用一種像是在評論什麼髒東西似地加了一句:「任何人都可以隨便操他。」
 
原本以為這樣的侮辱會讓被評論者發怒,但是來自赫夫帕夫的賈斯汀只是微微笑了下,看著他的眼神帶有某種難以忽視的興趣,這是榮恩過去和對方一起上草藥學從沒見過的,他從來都不知道,那個大方談論自己差點就要就讀伊頓公學的男孩,居然也有這麼……不為人知的一面。
 
金髮史萊哲林說完這些之後,沒有再花什麼時間在他身上,而是逕自邁開腳步,坐到了正中央的沙發上,慵懶地看著這一切。
 
其他學生也不再盯著他瞧了,那些人繼續起原本正在做的事,談話,或是自桌上取一些點心吃,這裡變得有些吵雜。
 
一瞬間榮恩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好,他原本只是想來看一看的,卻因為賭氣而加入了社團,但具體而言,加入這裡並不代表真的要做些什麼。他晃了晃手,也許不出幾天,自己就會因為太噁心而體認到自己終究只可能喜歡上女孩子,屆時他也可以直接退出社團,這是最好的結果。
 
就在他想這些事情的同時,有人走近他的身邊,賈斯汀的眼珠子轉了一圈,細細地觀察他。
 
「嗨,榮恩。」對方露出一個熱情的笑容,和平常上課時所差無幾。
 
「呃,嗨,賈斯汀。」他有些尷尬,對方對他的好奇沒有半點保留,全都藉由視線表達出來。
 
賈斯汀點點頭,「我很驚訝會在這裡看到你,老實說,我一直以為你是直的。」
 
「直的?」榮恩困惑地問道:「什麼是『直的』?」
 
「你不知道?」賈斯汀笑了笑,「直的是指和女孩子約會的人,我們通常這麼稱呼他們。」
 
「噢。」他發出個音節,表示理解:「我想你的想法沒錯,我喜歡女孩子。」
 
說出這句話以後,心裡好像也比較踏實了點。雖然對自己的性向產生了些微的疑惑,但是大方向上,榮恩還是相信自己是個正常人。
 
這樣的回答卻換到對方一個挑眉,「但是你剛才不是這樣和馬份說的?」
 
「那不一樣,」面對賈斯汀倏地冷下來的臉色,榮恩替自己所說過的辯護,「我可沒說我是……」最後『同性戀』這個單字,被他給吞了下去,儘管在心裡跑過不下數次,卻還是沒有親自說出口。
 
「那你為什麼要加入?」賈斯汀緩和了神色,但是看著他的眼神已經失去了興致,轉變回同學與同學之間的禮貌交流。
 
這是個尖銳的好問題,他是一時賭氣才決定的,但是促使自己來這裡參觀的原因,卻是和文妲的那個吻所造成的,他要如何表達和女孩子接吻時的不舒服,驅使了他對這塊未知領域的好奇呢。
 
……我不知道。」最後榮恩只能這樣回覆對方,他低頭看向自己的鞋子,好像打算用視線把它燒出個洞。
 
賈斯汀靜靜地審視他,什麼話也沒講,榮恩甚至有種自己被撥的精光的錯覺。良久,對方才開口,語氣了然:「自我探索,是吧?別在意,每個人都有過這樣的階段。」
 
他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對方用的詞相當精準,過去榮恩從來不懷疑自己的傾向,然而對此開始有所疑慮之後,一切都變得很詭異,他依舊喜歡看女孩子們走路的模樣,卻對與她們親熱這回事,打從心底產生反感。
 
赫夫帕夫們總是友誼又善良的,或許把榮恩的反應當成默認,賈斯汀只是友善地拍拍他的肩膀,「你可以找到答案的,我衷心地祝福你──現在,如果你不介意……
 
身旁的男孩比了個手勢,榮恩眨眨眼,會意過來對方要離開,做點別的事情,或是去找別人,所以他回應了句:「去吧。」
 
賈斯汀向他點頭致意,然後從原本站的位子離開,晃到了正在說話的幾個學生之間。賈斯汀的加入,使得其中一個雷文克勞的學生停止交談,並且張開手臂,摟了下這個麻瓜出身的赫夫帕夫男孩。
 
被摟住的賈斯汀靠近那人的耳邊說了一些話,榮恩聽不到他們的內容,只見那位雷文克勞學生和原本的談話對象道別,手搭在賈斯汀的腰部,兩個人一起朝末端那堵牆邊的通道走去。
 
意識到那兩個人打算做些什麼,讓他感到有那麼點怪異,可想而知,他們可能會利用廁所做那些事,不自然的熱度很快就佔據他的雙頰,榮恩推想自己可能臉紅了。
 
他不自在地轉了轉眼珠,卻發現有一股視線直直衝著他。榮恩側頭,看到坐在沙發上的馬份,不知道這樣盯著他多久了。金髮史萊哲林注意到榮恩已經發現這一點,於是揚起嘴角,帶有嘲弄,然後用口型對他說了一句話。
 
『玩得開心──如果你能的話。』無聲地擺弄嘴唇,像是將他當成一個笑柄,這是榮恩在跩哥的唇語中所解讀到的。
 
當時馬份的表情,深刻地印在了他的腦海裡,無論怎麼樣都無法抹去。
 
而後榮恩的生活,幾乎與平日無異,加入同志社,並沒有多少改變。
 
首先,他只是掛名成員,因為自從上次的衝動性加入之後,他幾乎沒有再去過那個昏暗的小房間幾次;其次,這個社團並不是什麼龐大的組織,裡面的人也形成一種默契,不會有人指著他的背嚷嚷叫同性戀;最重要的,是他沒告訴任何人,自己加入了一個奇怪的社團,包括哈利或妙麗──不是他避口不談,而是他找不到機會說。
 
六年級的課業仍然多得嚇人,普等巫測的結束,不代表他們就能悠閒下來。妙麗總是往圖書館跑,她變得更加忙碌,而且似乎不太想搭理他。
 
哈利和他一起行動的時間也減少許多,箇中原因,是由於他最好的朋友正在和他的妹妹約會,有時候榮恩甚至能感受到金妮投以不滿的目光,像在抱怨他的存在太過多餘,噢梅林,他可是她的哥哥呢!
 
而文妲仍然在追求他,她喜歡在他不注意的時後抱住他,並且試圖親吻他的嘴。那感覺像是被一隻鰻魚給纏上,或者他自己也變成了另一條鰻魚,想逃都逃不開,不過他確實有在努力,用各種方法閃躲她的吻。
 
真要說起來,稍稍有所不同的,大概就是偶爾會人用曖昧的視線觀察他,那些人都是社團的成員。榮恩本來以為自己會排斥這個,詭異的是,完全沒有,頂多只是有些困擾。
 
最令他感到費解的,就是討厭鬼跩哥‧馬份。
 
他後來才知道,之所以當對方和他說話的時候,幾乎整個社團的人都在豎耳傾聽,主要就是因為,同志社正是以馬份為中心。
 
馬份是個同性戀,這是他從來沒聽說、也沒想過的事。即使真相是如此,對方卻仍然享受於潘西‧帕金森給予的每個服務,包括她的問候、她的禮物、甚至是她的大腿枕。
 
看吧,馬份現在愉快地看著帕金森替他鏟布丁的模樣,不知情的人還會以為他們早就成了一對──或許帕金森就是這麼想的,她大概也那些局外人沒有多大差別。
 
就像對他的視線有所感應,當帕金森將一大塊布丁放到對方面前時,金髮史萊哲林的眼睛忽然和他對上,灰色的眸子裡揚起一股戲謔,卻教人難以離開目光。
 
「榮恩,怎麼了?」坐在他身旁的哈利關切地問道:「你不吃了?」
 
聞言,他低下頭,想起自己盤子裡還有一些剩下的肉片,於是告訴他的好友:「沒有,我只是在想……噢該死!我咬到舌頭了。
 
句子還沒講完,就發生了一個小慘案,舌頭咬傷的難受讓他沒辦法繼續完成對話。
 
「專心點,榮恩。」坐在對面的妙麗挑了個眉,這是她對他實施冷漠政策以來,今天以來第一句主動對他說的話。
 
嘿。」他發出了個抗議的音節,要知道沒有人會想故意咬到自己。
 
疼痛還沒消失,而他的妹妹就先出現了,她走到他們身邊,確切來說,是他的好友身邊,露出甜美的笑容:「哈利。」
 
「金妮!」哈利放下手上的餐具,轉頭打招呼。
 
兩個人相視一笑,金妮才轉頭向他:「嗨,妙麗,榮恩。」
 
「嗨,金妮。」妙麗終於放松表情,對另一個女孩微笑。
 
榮恩的舌頭還沒有完全恢復,只能簡單的說個「嗨。」字。
 
不過金妮沒把時間繼續花在他身上,而是和哈利談起話來。這算什麼嘛,榮恩對自己妹妹顧此薄彼的行為相當不滿,但是卻也沒什麼可抱怨的。
 
在幾句對話後,哈利回過頭,告訴他和妙麗:「嗯……榮恩和妙麗,我和金妮先回交誼廳去了,等下見。
 
「等下見。」妙麗回應。
 
現在只剩下他和妙麗了,一瞬間整個氣氛變得相當尷尬。
 
「呃,妙麗……」舌頭似乎好多了,所以榮恩主動開口,但是他的女性友人卻沒有給他太多的時間,用餐巾紙擦了擦嘴,然後站起身。
 
「我也要去圖書館了。」妙麗平淡地講,同時拿起幾本書,「還有,如果你沒那個意思,最好乾脆的拒絕她,不然她很可憐。」
 
丟下這句話之後,她便轉身離開了,榮恩知道妙麗說的『她』指的正是文妲,這讓他鬱悶地想著,自己早就已經表現得夠明顯了,然而文妲卻以為他只是害羞。
 
在結束了晚餐以後,榮恩盤算著自己接下來能幹些什麼,他的朋友們都各自有他們的目標或追求,只有他還在渾渾噩噩的不知道該幹嘛,魁地奇不可能玩一輩子,巫師棋也是。
 
他想著這些沒什麼建樹的事情,悠悠慢慢地走出大廳,還不確定自己要不要直接回葛來分多交誼廳,那裡本應是他習慣待著的地方。學生們聊天的句子傳入他的耳裡,他壓根沒去仔細聆聽他們在說什麼。
 
就這麼一個走神,他整個人自手腕被拉扯,險些重心不穩。榮恩抬起頭,看見了金髮史萊正抓著他,而且揚著那令人火大的高傲笑容。
 
「要去哪啊,衛斯理?」對方的口氣總是這般討人厭。
 
「回交誼廳。」榮恩甩開對方的掌握,平板地說道:「怎麼,雪貂,我還不知道你這麼注意我。」
 
「少作夢了,鼬鼠,我對你毫不關心,」傲慢聲音就像從鼻腔裡發出的那般鄙夷:「怎麼,不去社團看看啊?你並不常來嘛。」
 
這讓他馬上想起了賈斯汀與那個雷文克勞學生,在簡單交談後便走進廁所,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兩個人身上的制服有些凌亂,與先前整齊的模樣大為不同,並且舉止親暱,不用多做解釋,事實擺明就在眼前。
 
榮恩的臉因為這個記憶而唰地臉紅了,「那又怎樣?」
 
「不怎麼樣。」跩哥的唇在鼻下拉出了不屑的線條:「我只是想告訴你,對男人沒興趣,還是早點滾蛋吧。」
 
令人痛恨的態度!榮恩可一點也不喜歡馬份的口氣,雖然他從來也沒有喜歡過對方的時候。「我不要。」他堅定的回覆。
 
金髮史萊哲林揚著眉毛,灰色的視線停在他的臉上,其中似乎在計劃些什麼,使得榮恩感到相當不自在。他嚥了口口水,與此同時,對方的唇角扯開了弧度,訕訕地說:「……我聽說,你還沒和男人搞過?」
 
「什麼?」榮恩驚叫一聲,這個問題來得莫名其妙。
 
「性交,跟男人。」跩哥仍然保持著笑容:「有誰替你開苞了嗎?」
 
許多的想法瞬間全在他的腦子亂竄,讓他的思緒都亂成一團。榮恩簡直不敢相信,對方居然丟了個如此直接的問題,「我……我還不確定我──噢該死,能別問這種噁心問題嗎?」
 
在他說出『噁心』的同時,金髮史萊哲林的眉毛也動了動。
 
「看來是沒有。」馬份語帶嘲諷地說:「或許你該試試。」
 
「什麼?」他又說了重覆的話,然而這一次,對方沒有再好心的補充說明,而是用手推他的肩膀,他不得不向後退了步,並且惹得他不滿地質問:「嘿,你幹嘛。」
 
金髮沒有給予正面回覆,僅僅是發出個鼻哼,那張討人厭的臉便靠了上來。
 
少了的反應時間,對方柔軟的薄唇壓到他的嘴上,並且不由分說地把舌頭探了進來,他瞪大眼睛,也許他該推開對方或者狠狠咬下什麼的,但是榮恩沒有這樣做。
 
他對文妲的吻感到噁心,卻在這一刻,覺得有些興奮。
 
所以他該不會真的是個同性戀吧?原本懷疑的事情正不斷擴大再擴大,令人開始感到害怕,卻也對未知的自己感到好奇。
 
討厭鬼馬份的呼吸正撲打在他的臉上,他們的鼻尖碰在一塊。對方的舌頭在他的口腔裡摩擦著,滑過他的牙齦,他的上顎,接著朝他的舌頭捲了過來。
 
這樣的行為同樣帶動了他,榮恩開始蠕動自己的,彼此舌頭互相纏繞,舌面抵著不屬於自己的另一個人,而且吞下了大量來自他人的唾液。
 
要知道這個吻遠比他和文妲所享有的還要更激烈,更深入,對象還是他厭之入骨的彈跳小雪貂,一切顯得既不可思議又難以理解。
 
鼻腔所吸進的全是對方的氣味,清冷,有點像是像薄荷,卻又還要更加好聞,絲毫沒有那般刺鼻的辛辣,他發覺自己意外地喜歡這個。
 
馬份終於離開他的唇,他們之間繫著一條透明的口水絲,隨著距離的拉開很快便斷裂了。
 
「讓人驚訝,衛斯理,我已經做好被你推開的準備了,但是你卻沒有……」金髮史萊哲林把手提到下巴,用姆指擦過嘴唇,那些沾附在唇瓣上的晶亮唾液也一同被抹去,「看來你的確有理由加入啊,我還以為你只是沒搞懂狀況呢。」
 
他同樣也把手提了起來,用四指摸摸自己的嘴,不打算回應對方的諷刺。剛才的體驗是前所未有的,他和自己最厭惡的人親嘴了。「……我們剛剛真的做了嗎?」
 
「什麼?」這一次換成對方說了。
 
「接吻。」榮恩眨眨眼,眼前的馬份還是馬份,沒有在經歷過一個吻後變得比較順眼,但也沒有更討人厭,它結束得這麼自然。
 
跩哥翻了個白眼,「那不然你認為這叫什麼?舌頭與舌頭的一場鬥毆?」
 
對方這般嘲弄的語氣令榮恩倏地雙頰發熱。「我只是……只是沒想到,你會忽然吻我,」他的手從嘴巴移動到後頸,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畢竟你對我的評價,似乎跟我對你的厭煩不分上下。」
 
又是個哼聲,「即使你是個骯髒的純血叛徒,也不會影響到我的興致,」跩哥的口吻充滿輕蔑:「事實上,我還想操你──你知道幫男人開苞很有趣嗎?」
 
榮恩縮了縮肩膀,「真是夠了。」便一把推開對方,跨起步伐,打算離開。
 
「怎麼,你害怕了,衛斯理?」對方在他的身後,仍舊是那不屑、彷彿從鼻腔裡發出來的聲音。
 
明顯的圈套,他才不會白痴到一腳踩進去,所以他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或許是因為榮恩的不語,身後的人又說道:「你難道就不想體驗看看,和男人做愛是怎麼樣的感覺?」
 
好吧,榮恩停下腳步,回過頭,面對馬份不懷好意的笑容,他知道對方的計謀至少得逞了一半,因為他的確有那麼些興趣。
 
「如何?」金髮史萊哲林正催促著他。
 
榮恩把視線停駐在對方的臉上,也許點頭答應是錯的,畢竟他連和女孩子上床的經驗都不曾有過,可是他很確信,他無法享受和文妲親吻的感覺,卻陶醉在前一刻與馬份的舌交裡。
 
那對微瞇的灰色眸子就好比真正的獵食者,等待獵物──這樣的認知讓榮恩忍不住吞了口口水,他可不認同自己的立場與獵物相等,可是卻無法停止這樣的想法。
 
最後榮恩做出了選擇,他緩慢地說:「……如果你能保證那很舒服的話。」




=====================






 
Hogwarts gay club - (2) Sexual orientation
 
 
 
 
 
 
 
他們把門關上,然後擁抱著彼此接吻。
 
榮恩從來不知道自己也會有如此渴求一個人的時候,馬份吻得他很舒服,而且完全挑起了他的性慾。他的下半身就像偶爾清晨會發生的那樣,變得又硬又腫,僅僅是隔著褲子抵在馬份的身上。
 
奇怪的是,馬份幾乎與他同樣亢奮,榮恩同樣感覺到在兩層布料之後,對方的性器也勃起了。他以為像是馬份這種在同志社如此活躍的人,大概從開始到結束,都會保持著鎮定與冷漠,也許嘴角還會勾著那抹令人火大的嘲弄;然而即使是經驗豐富的金髮史萊林,似乎也沒能控制慾火,對方和自己一樣,這讓榮恩有點驚訝。
 
不過現在的情況並不允許他在同一個點上思考太久,對方溼滑的舌頭不斷地挑逗他,順著他的牙齦磨擦,欺上了他的舌頭,原先舌尖的輕點轉為舌面的交纏,那股清冷的氣息佔據了鼻腔之中的所有位置,榮恩的呼吸完全被另一個人所充盈。
 
難以想像,這只是他與馬份的第二次親吻,卻像是他們已經這樣做過很多次,噢,是的,對馬份來說可能已經不下數十次了。榮恩胡亂地想著,自己的過去的接吻對象只有文妲,真是不公平,在數量上他完全的輸了。
 
馬份的動作顯得很嫻熟,榮恩甚至懷疑對方是不是光靠舌頭就能讓他人高潮,他發現自己的下身又脹了一分,那種急欲尋求解脫的感覺,將他推向某種從未曾體驗過的領域。
 
他們的唾液在舌尖發出了嘖嘖的響聲,除此之外,馬份原先還停在他腰際的手,已經順勢滑到他的臀部上,大力而緩慢地揉捏著,異常的興奮感找上了他,榮恩從來不曉得,被人這樣碰觸,會令他的心跳不斷加速。
 
「呼……哈……」在結束這個吻以後,他們依然貼得很近,並且一起微微喘息。金髮史萊哲林正挑著半邊眉頭看他,灰色的眼眸之中投映了他紅色的身影。
 
不自然的沉默讓他感到詭異,一些不該徘徊在他們之間的氣氛確實存在,榮恩還沒能調整好自己紊亂的呼吸,張開嘴巴還想說點話。
 
但是看來對方與他並沒有達成共識。跩哥輕輕地吻了他一口,不讓他破壞仍然存在的氣氛,他們的嘴唇短暫碰觸,啾的一聲,原本已經卡在喉嚨的話,就在這個淺吻之後,吞了回去。
 
跩哥分開了他們的唇,正細碎地親吻著其他地方,先是鼻頭,然後是臉頰,腮幫,耳垂,游走到他的脖子。有幾根自己的頭髮被對方撥開,榮恩的頸部被對方給吸吮,與此同時,還有一種癢呼呼的感覺,他不確定是對方的鼻息所造成,還是對方梳理整齊的金髮搔著自己頰骨的緣故。
 
這些在頸間的親吻持續向下,每一個都花上了一小段時間,最後來到他的鎖骨,馬份還趁機咬他,惹得他驚呼一陣。
 
在這樣的發展下,榮恩的背部壓上了一個很軟的東西,金髮史萊哲林將他推到床上──這裡居然還有床!它到底從哪來的?
 
榮恩胡亂地想到了這個問題,不過很快的,他的思緒馬上就被對方接下來的動作給打散,跩哥把他的衣襬往上捲,而後親吻他的乳頭,榮恩格外地丟臉,他不知道男人的胸部也能有感覺,對方帶給他的刺激前所未有,他的胸口還起了小小的疙瘩。
 
「你很享受,衛斯理……」跩哥的嗓音聽上去比平常還要沙啞,灰色的眸子裡亦有些迷戀的色彩,「之前從來沒人這樣對你做過?」
 
他搖搖頭,沒有說話,總覺得無論發出任何的聲音,都會讓他羞恥萬分。他是個男人,現在卻不像個男人,噢,他肯定哪裡出了錯。
 
慶幸的是,床上的馬份並沒有太多廢話,不知道是受到他的緊張所影響,還是有什麼其他的打算,但可以確定的是,金髮史萊哲林會給他更多的全新感受。
 
瞧,對方的手指揉捏著他的褲頭,這比自己動手還要更加有感覺,方才平復下來的呼吸又重新變得頻率不一,跩哥獎勵般地又親了下他的乳頭,接著扯下他的皮帶,解開褲頭,拉鍊的嘰嘰聲比平常還要刺耳,教人難以乎略。
 
對方將他的長褲與內褲一塊往下扯,當它們到達膝蓋時,榮恩也配合抬起腿,讓跩哥把褲子繼續褪至腳踝,然後完全脫掉。
 
臀部接觸到有點寒冷的空氣,底下的床鋪也是如此,可是床單很快就因為他的體溫而變得暖和,這之間不過是幾秒鐘。
 
這是榮恩第一次,讓別人觀賞自己的下體,即使是他最好的朋友哈利也不曾看過。淡紅色的半勃起呈現微抬的角度,尚未完全褪去的包皮使得他的性器有點滑稽,因為眼前的金髮衝著它吹了個口哨,榮恩又羞又惱地白了對方一眼。
 
「比我想像中的大一點。」跩哥以此揶揄他。
 
「噢,住口,」榮恩的臉頰就像在烤壁爐一樣熱烘烘的,「你的肯定更小!」
 
「你等一下就可以自己確認了。」對方發出哼笑,接著壓住榮恩兩邊膝蓋,把它們推向他。
 
榮恩的屁股因為跩哥的動作而被抬高,他的膝蓋彎在胸前,對方的手扳弄起他的股瓣,把它給分得更開。
 
他的肛門完全暴露在金髮的面前,而他的性器則在對方的手指碰觸到穴口時,微微顫抖了一下,新鮮與期待帶來了過多的刺激,馬份僅僅是以指腹滑過他的皺褶處,就讓他全身顫慄。
 
馬份的手指溫度偏低,其中一隻在穴口周邊畫圈,榮恩嚥了口口水,眨眨眼,看著對方的臉。灰色的視線與他的目光相接,金髮動了動眉毛,便將中指插進了他的肛門裡。
 
「啊──」榮恩驚叫一聲,馬上收回了聲音,他不想被看輕。
 
儘管他試著保持平靜,卻無法做到。這很不舒服,而且很奇怪,身體裡埋著不屬於自己的東西,生理上本能排斥這種異物感。
 
他確信自己的肛門在收縮,反而更加鮮明地感覺到異物的存在。跩哥的手指愈來愈深入,他還能透過腸壁發現對方的指節正節節推進,直到完全沒入,而史萊哲林套在無名指上的戒指抵在他的臀部上,冰冷地令他不太舒服。
 
身體好不容易漸漸適應這種詭異的情況,對方卻將第二根指頭給推了進來,榮恩悶哼一聲,他用手背壓在嘴巴上,卻在這過程中變成咬住自己的手指。
 
在體內的兩根指頭轉了轉,然後勾起前端,再打直,他不知道所謂的擴張是不是這樣,畢竟對他來說,身體上似乎沒有什麼顯著的變化,對方的手指仍然存在感強烈,只是已經不再會像第一根指頭剛進入時那樣難受了。
 
馬份同樣有著靈巧的手指。榮恩察覺到自己的思路也開始不正常,而且居然有點生氣,他們都是男人,還同年出生,為什麼他在這方面的程度遠遠不及眼前的傢伙?難道真如對方總是掛在嘴上的那些話一樣,自己比較卑劣嗎?
 
不過這股由然而生的憤怒還來不及延燒太久,突兀的空蕩淹沒了他,適才發現金髮史萊哲林已經把手指給退出。
 
榮恩疑惑地望著眼前的金髮,突如其來的空虛令他無所適從,這並不代表他是個變態還是什麼的,只是他還沒有跟上對方的思維。
 
他本來以為會在討厭鬼馬份的臉上看到嘲弄,像是歪腿對他過去的寵物鼠斑斑露出來的嘴臉那樣邪惡,畢竟他所面對的是個詭計多端的討厭鬼。可是榮恩錯了,他發現馬份沒有那抹惡意的微笑,甚至看起來有點緊張,對方也是認真地看待這件事。
 
或許是因為感受到榮恩的視線,馬份發出個鼻哼聲,別過臉,似乎像是在甩開某些情緒,榮恩無法確定。
 
接下來的事,就是金髮低下頭,解開自己的拉鍊,勃起的陰莖彈了出來,這使得他微微吃驚。
 
榮恩並不是第一次看到自己以外的下身,要知道他們家族可沒有大房子,洞穴屋上下只有一間浴室,偶爾在弗雷或喬治上廁所時闖入也不是什麼值得宣揚的事。但這卻是榮恩第一次看見自己以外的性器勃起,對方的尺寸比他想像中還要大一點。
 
被恥毛所覆的,是馬份的陰莖,晶亮的紅色海綿體上,包皮已經完全退下,顯然在這方面,馬份的生殖器官比自己的還要成熟,榮恩反看了自己包皮只退了一半的下身,竟有那麼點自卑。只能安慰自己,畢竟對方可是個專業同志,在這之前誰曉得他的對手已經和多少人睡過,別忘了同志社的核心人物是誰。
 
他吞了口口水,那根勃起的男性象徵令他有些畏縮,一想到方才擴張時的不適感,便開始後悔為什麼要將做愛的主導權交給馬份,如果這玩意真的捅了進來,那一定會難受到不行。
 
「專心點,衛斯理。」跩哥皺眉提醒道,並且龜頭壓在他的肛門上,強烈的緊張感令他開始有點恐懼了。
 
龜頭進入時是最難受的,榮恩抓著床單,試著讓自己不要去想它,但是相較於指頭而言,還要粗上許多的陰莖實在令人難以忽視。
 
「噢,梅林的鬍子──」他痛苦的喘了口氣。
 
在對方的性器完全進入自己身體的過程中,他所感受到的只有痛楚,被強硬撕扯開來的感覺一點也不好,直腸中明顯的異物存在甚至令人反胃,榮恩想著他肯定是瘋了才會懷疑自己的性向,即使對文妲的吻讓他排斥,也不代表他要忍受這種酷刑。
 
起先跩哥只是小小退出幾吋,而後再緩緩重新進入,一連串的動作稱不上溫柔,卻十分謹慎,榮恩的腸道感覺得出來所包裹的物件情況。
 
「放鬆點,你這白痴,」跩哥悶哼一聲,「你這樣夾,會讓我們都很痛。」
 
「抱歉,我是說……該死,這好難過!」他直覺式的道了個歉,卻又想起他們做愛前的對話:「你保證過會讓我很舒服的!」
 
「前提是你得讓我的進出順利,愚蠢的東西。」對方不太高興的說。
 
待他的身體終於適應這奇怪的一切之後,跩哥便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榮恩可以很清楚地感覺到肛門被磨擦時的異感,對方正透過陰莖在尋找某個位置,而他仍然很難受,對方埋在他體內的可不是什麼溫和好東西。
 
直到一個關鍵性的突破為止。
 
忽然,榮恩的身體就像竄過一股電流,他下意識發出一個呻吟,埋在體內的傢伙碰觸到那裡時,某種快感讓他瞬間渾身顫慄。
 
跩哥的嘴角揚起一抹得意的笑容,額角沁了層薄薄的汗水,幾絲金髮黏在那之上,而對方蒼白的雙頰上也浮出淺淺的粉紅色。
 
榮恩意識到,或許對金髮史萊哲林而言,這是場遊戲,而且剛剛取得了勝利,因為再下來,他就幾乎沒有任何能夠思考的空間,體內的炙熱肉塊又一次頂到了那裡,他再度感受到彷若電流的快感,伴隨著疼痛。
 
那真是奇妙的體驗,只要被碰觸到,就有種難以自拔的興奮,鋪天捲地而來,將他所有的意識都打散,異常的快感令他的四肢發軟,而肛門被摩擦得有些痛的感覺也完全被這種熱潮所淹沒。
 
榮恩僅僅是呻吟與喘息,隨著對方的節奏而有所變化,愈來愈快的進出令他快感加倍,對方是對的,這確實很舒服。
 
清脆的聲音響起,馬份拍了他的臀瓣一把,好像還說了些什麼,但是榮恩無暇去理會這些,第一次的強烈快感讓他連出口的語句都變成下流、不堪入耳的字眼,他至少說了十個以上的『操』。
 
有些過於愉悅的淚水自榮恩的眼眶流出,他眨眨眼,讓眼睫將它們掃去,對方又一次頂到了最有快感的位置,就像乘著掃帚要飛上天。
 
眼前與自己交合的傢伙金髮閃爍,榮恩看見汗水沿著跩哥高挺的鼻子滾落,在鼻尖處滑下,隱忍的神情讓他不禁迷濛地想著,原來討厭鬼馬份也能如此性感,然後那張總是吐不出好話的薄唇不再緊抿,而是微微張開,叫喚道……
 
 

 
 
他不敢相信他們發生了關係,混亂佔據了他的腦袋,榮恩慌忙的穿起衣服,盡其所能的快一點離開這裡才是對的。
 
幾乎是拔足狂奔,榮恩回到交誼廳。他粗喘著氣,胖女士在交誼廳外面碎念著他的粗魯,壁爐裡的木塊因火燄而斷裂,發出獨有的聲響。
 
待一切都冷靜下來,他覺得事情的發生是那麼不可思議又不能理喻。即使這一切是出於他自願,但是事後回想起來,卻令他羞愧萬分。
 
那天夜裡,身體怪異的感覺讓他難以入眠,榮恩很累了,但是肛門處卻像在發熱,甚至是整個腸道都不太舒服,他必須承認用屁股做愛比他想像中的還棒,其代價就是他居然難得失眠。
 
而除了這些,更多的是,那場性愛結束後,伴隨著一些奇奇怪怪的後遺症。
 
只要周圍的環境一安靜下來,馬份混雜著喘息的悅耳嗓音,就彷彿在他的耳邊重現,甚至就連上課,他也會想到他們第一次的性愛畫面。
 
比方說在隔天的課堂上,石內卜發現了自己的不專心,並且殘忍的扣了葛來分多五分,妙麗因此狠狠瞪著他,榮恩卻只注意到對桌的史萊哲林中央,馬份竊笑的可惡表情,除了討厭之外,還有點好看。
 
還有當哈利與金妮躲在角落卿卿我我的時候,榮恩好奇自己的好友是不是已經對他的妹妹下手──嘿,他可不允許,金妮還未成年!不過他很快就意識到,自己和馬份也都不是成年巫師,卻發生過那種難以啟齒的事,然後他就會想起對方微翹的薄唇,也曾經那樣狠狠的吻過自己。
 
文妲依然纏著他不放,她喜歡用她塗了水果口味唇膏的嘴唇靠近他,榮恩還是沒辦法直接拒絕她的好意,只能盡其所能的躲避她。看著她代表性感的豐唇,也能讓他記起馬份所帶來的回憶。
 
晚上的時候,他與他的室友們在寢室中央的火爐旁圍成一個圈,聊著當下最感興趣的話題。西莫揶揄哈利,問與金妮進展到什麼程度,榮恩同樣關心這個回答,而他最好的朋友僅僅是露出靦腆的一笑,表示他們只是偶爾親親嘴罷了。丁看起來有些沮喪,榮恩知道原因,他是個好傢伙,不過遺憾的是他更喜歡金妮現在的選擇。
 
不知道吃掉第幾包點心時,另一個話題又被開啟。
 
「我聽說,史萊哲林的米莉森‧布洛德,搞了一個拉拉派對。」西莫抓了一大把的柏蒂全口味豆,將它們送進口中後皺著臉,「噁──毛毛蟲口味。」
 
「是那個米莉森‧布洛德?」奈威同情地看著對方隨時要吐出來的模樣問道。
 
「呸呸,就是她,」表情仍然痛苦的西莫,正努力清理自己的口腔,「她是很強壯,不過沒想到居然是個蕾絲邊,噢,梅林,味道好重。」
 
「不過與其想像她和男人擁抱的畫面,把對象換成女人就容易多了。」話題的轉換成功把丁帶離消沉,男孩點點頭,「這樣一切都能說得通。」
 
「但是,她依然是個女生……」奈威眨了眨圓圓的眼睛。
 
坐在榮恩旁邊的哈利則是向對方提問:「你又是怎麼知道的?」
 
「從女生那邊聽來的,」西莫的臉稍微不那麼苦了:「聽說凱娣也有參加。」
 
「凱娣!」哈利與他同時驚呼一聲。
 
某種異樣感在榮恩心底流竄,他與凱娣只是魁地奇的隊友,並沒有太多深交,然而此刻卻有種莫名的親近感──他也說不上為什麼,畢竟男同志和女同志可以說是兩個不同的圈子,而且他甚至還不能完全肯定自己真的就是個同性戀。
 
「沒錯,是凱娣,」西莫繼續說道:「這也就不難解釋她和琳妮總是一起行動的原因。」
 
「也許她們只是朋友,」榮恩不確定地說:「就像我跟哈利、你和丁那樣──」
 
「但是我們之中,沒有人是同性戀。」丁聳聳肩,「根本上的不同。」
 
「老實說,我覺得同性戀很噁心,」當西莫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榮恩的心臟像是被什麼給扎了一下,「你們誰能想像兩個女生在旁邊親吻,或是兩個男生?」
 
「確實是有點詭異……」相較之下,奈威則是小心翼翼的選擇用詞:「不過,我覺得我們仍然應該尊重她們,這是她們的自由……
 
「拜託,奈威,」西莫翻了個白眼,「你該不會是同性戀吧!」
 
「我、我不是。」被對方這樣指稱,奈威慌忙的搖頭:「我只是覺得,即使是這樣,我們也不該在背後說她們的壞話──」
 
看見奈威有些滑稽的動作,丁哈哈大笑,哈利也是,寢室裡瀰漫著一種狀似平和的歡樂氣氛。
 
實際上卻不然,榮恩跟其他人一樣在笑,但是他完全也沒有想笑的心情,以至於連嘴角都勾得這麼勉強。
 
沒人喜歡同性戀,也不會有人想和同性戀作朋友。換作是過去的他,可能也會有一樣的想法。然而在發生了這些之後,他卻無法坦然面對他朋友們的話語。
 
這種感覺就像是自己背叛了他們,因為他走了一條不正確的路,雖然榮恩仍舊相信自己還是個普通人,畢竟只是和男人性交一次,可不能代表什麼。儘管那帶給他很棒的感覺,卻也沒人規定只有男同志才能刺激肛門來得到快感。
 
可是那兒就是有個疙瘩,在榮恩的心底滋生漫延。
 
他忽然覺得自己和朋友們格格不入──也許不是最近才開始的,比方更早之前,哈利與金妮交往後便不再長時間與自己行動,他就有這樣的體會了──只是這次發生的事,卻比以往讓他有更強烈的隔閡感。
 
榮恩慢慢察覺到了這件事的嚴重性,這是個分歧點,就像在打魁地奇一樣,敵對的追蹤手會把快浮投向三個框框的其中一個,但是他只可能選擇一個框框防守,所依賴的就是運動員最重要的直覺,現在他所面對的岔口,也是如此。
 
所以他又再一次繞過那些彎延的走廊,經過兩座直立大型的裝飾品,不自然的香味與故意吹熄的蠟燭。
 
霍格華茲同志社,可能會替他找到答案。
 
集會房間來來往往的學生不少,而且有些面孔是他初次到訪時沒見過的,榮恩這回的出現沒有引起什麼騷動,或者說,沒有人去特意看他,既然他已經宣示成為這裡的一員,就不再是不受歡迎的訪客。
 
他看到一對男學生,繞過那堵牆,往廁所的方向走去。
 
很多人在這裡尋找歡愛的對象,大體上只要不違反原則,幾乎可說是無所限制。有人在角落邊交談,舉止親密,卻沒有逾越的行為發生,真的有需要處理性慾的話,會像前一對情侶那樣去廁所完事。
 
「榮恩。」朝他打招呼的是賈斯汀,赫夫帕夫男孩的雙頰發紅,衣衫和頭髮都很凌亂,合理的推測,可能剛剛才從廁所出來,「我還以為不會在這裡看到你了。」
 
為了不要讓自己有太多聯想,榮恩盡量逼自己不要盯著對方的衣服瞧,「喔,嗨,我只是想……
 
「停,停,放輕鬆,」賈斯汀雙手舉起,「我可不是來問問題的,別太緊張。」
 
「抱歉,賈斯汀。」他垂下眼,事實上讓他支吾的元凶,並不是擔心賈斯汀提問,而是一想到對方不久前可能做過的,他不好意思正眼瞧這位赫夫帕夫男孩。
 
相較於榮恩的過度反應,賈斯汀則是聳了聳肩,「沒事,我只是聽我朋友說,幾天前你也來過一趟?我還以為他在騙我。」
 
「噢,是啊。」榮恩尷尬的點點頭。幾天前,他在晚餐結束後被馬份帶到這裡,不是去廁所,而是在那堵牆另一側的小房間,他們發生了性關係。
 
也許是榮恩過於不自在的態度,讓赫夫帕夫男孩察覺了什麼。賈斯汀揚起一個玩味的笑容問道:「看來你的自我探索已經有結果了?」
 
「什麼?」他不明所以地發出個疑惑的音節。
 
「我是指,榮恩,你已經和某個幸運男孩睡過了?」對方的笑容裡除了祝福,還有幾分興趣,「你的脖子上有吻痕,雖然已經快要消了,但是我看得出來。」
 
因為這番話,榮恩即刻把右手覆在自己的脖子上,其實他自己沒有特別注意,可是他記得馬份是如何在自己的頸間吸吮並稍作停留,可能事情就是這麼發生的。
 
羞赧找上了他,他能明顯感覺到自己的雙頰正在發熱。他不好意思地低下頭,一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這樣的反應讓賈斯汀笑出聲來,榮恩覺得自己更加丟臉了。
 
「令人驚訝,衛斯理。」傲慢的語氣自背後出現,榮恩在回過頭之前,就發現自己的臀部被拍了一把。跩哥就著他們的距離,故意與他的肩膀相撞,從他旁邊走過,「我以為你會夾著尾巴逃跑呢。」
 
「馬份!」或許是出於他們之間有過的關係,所以榮恩把對方的話想到另一方面,他的臉更燙了。
 
跩哥回以一個挑釁的笑容,朝正中央的沙發走去,對賈斯汀連看都不看一眼。那裡本來坐著史萊哲林的剎比,正在和雷文克勞的錢柏調情,直到跩哥站到了沙發前,那兩個人才撇撇嘴,挪出一個位置,讓跩哥坐下。
 
金髮翹起腿,調整出一個最為舒服的姿勢,手撐著頭部,好整以暇地環顧周遭一切。
 
「馬份很強勢,不是嗎?」來自麻瓜家庭的赫夫帕夫男孩說:「不管他做什麼,都要別人讓他。」
 
榮恩皺起眉頭,視線卻停在金髮史萊哲林的身上:「……他本來就很可惡。」
 
「哈哈,或許吧。」賈斯汀笑了兩聲,繼續說道:「如果不是他這種想要什麼、就非得要有什麼的個性,這個社團不會出現。」
 
榮恩接下來的話完全是為反對而反對:「那倒是,他的興趣大概是成立社團,別忘了他和他討人厭的馬份小組。」
 
賈斯汀又發出笑聲,這一次沒有反駁他。
 
稍久前進廁所的那對男學生從牆後繞出來,從他們臉部的潮紅與汗水的表情幾乎可以確定,榮恩的推想是對的,他們的確去廁所解決了生理需求。
 
這時候,一個疑惑浮上心頭,而現在正是發問的好時機,榮恩於是開口:「對了,賈斯汀。」
 
「嗯?」赫夫帕夫男孩回應。
 
「廁所的轉角彎進去的房間,是做什麼用的?」他回憶起兩天之前的晚上,馬份帶自己去的地方,便不禁好奇起來,因為他的第一次肛交可不是發生在廁所。
 
「喔,那個啊,」賈斯汀回答道:「那是用來存放資料的,一般的成員沒事通常不去那裡,反正也沒什麼東西。」
 
是啊,誰會猜到放資料的房間裡面會有一張床。榮恩嘲諷的想著,還真是個濫用特權的混帳。
 
沙發上的金髮史萊哲林看上去十分慵懶,好像對其他事物都提不起勁,然而卻毫無掩飾灰色眸子中的優越,像是在欣賞自己的成果;或是更像一個專制的君主,滿意地巡視屬於自己的帝國。
 
榮恩嚥了口口水,他的心跳莫名加速了起來,僅僅是凝視著馬份的臉,他就無可克制地想起彼此間發生的事。對方幾近珍珠色澤的金髮被汗水所濡濕,因情慾而變得沙啞的嗓音呼喚著他的姓氏,還有自己瘋狂的呻吟與喘息,全部都腥羶得要讓人崩潰。
 
就像與他有所感應一般,跩哥轉過了臉,灰色的視線直勾勾地盯住了他藍湖色的眼睛,他們的視線交會,而且誰也沒有別開臉。
 
時間就像靜止了一個世紀,卻又如同短短的瞬間,榮恩不知道在這時刻究竟產生了什麼變化,任憑身體直覺式地回想起當時的記憶,已經不痛的股間此刻卻有些發疼。
 
他真的是瘋了,討厭鬼馬份居然是這樣的性感。
 
金髮史萊哲林的唇角挑起一個弧度,戲謔地像是個捕食者在嘲諷它的獵物,那張優雅的薄唇微啟,用口型說道:『過來。』
 
不,他不應該是個同性戀,那不正常,其他人都會因此討厭他!與此同時,某種抗爭意識也隨之揚起,他為什麼要因為別人而抗拒這個?一個美好而甜蜜的邀請?
 
鞋子終究還是抬了起來,榮恩移動自己的腳步,每一步踏進都如同踩在懸崖邊那般巍巍顫顫,忽然間好像聽不清其他人聊天的聲音,他胡亂想著該死的馬份說不定替他下了某些卑鄙的魔法,所以他才會想要再了解、再深入更多。
 
當天晚上,他們發生了第二次的性愛關係,而且馬份很快就找到了他的點,短暫的痛苦的只佔了比例的一點點,大半的時間,榮恩享受於其中。

TBC
malarkey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1#
发布于:2012-02-18 10:20
早上一上来就看见S大出新连载了!!!激动~~~
看到人设现下意识去确定这CP到底哪个在前头,然后就放心了!
大人的文我会一直跟随着看的,再次——请您务必记得更新其他连载,好想看之后的发展啊无论是哪一篇都好~~~~
swan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2#
发布于:2012-02-18 17:07
罗尼酱,你竟然就这样把自己卖了……亲妈都救不了你啊(无力
小龙的诱拐很到位嘛,之前还信誓旦旦地说别让我看到什么的,几天而已看着看着不小心就上心了么?真是不小心,你不知道看一个人看太久会很糟糕的么←v←
挥小手绢,罗恩你慢走(喂喂喂……
juice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3#
发布于:2012-02-19 22:33
我贪得无厌的想说要看那后面没修改的部分啊~
希望不要让我等太久,那可是肉啊,大人放了个十分诱人的饵啊~
sanaakitof
六年级学生
六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4#
发布于:2012-02-24 07:21
TO:malarkey
謝謝大人如此支持我> <
呵呵,我喜歡DM/RW大於RW/DM來得多,無論如何DM跟其他人怎麼玩,只要是跟RW在一起,都會讓DM擺前面的 ( 喂 )
連載我會努力更新orz

TO:swan
但是Ronnie似乎沒有被賣掉的自覺,Draco看上去比拉文德希引他的多(X
Draco對Ron的勾引絕對是有預謀而來,接下來就能...呵呵....( 邪惡的笑
謝謝大人留言!非常開心:D

TO:juice
唉呀唉呀!謝謝大人捧場 ( 笑 )
肉馬上就上了,最喜歡寫肉了:P ( 住口 )
swan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5#
发布于:2012-02-24 13:43
兴奋→心疼→激动。
看到后面罗恩自白说自己与朋友的格格不入时很难不扬起一个苦笑。人这辈子其实也就这样,有时候走着走着不知为何就走入了一个岔路口,但所谓柳暗花明,谁又知道下一个路口等待我们的是什么呢。
就是不知道,德拉科到底在想什么(笑)。
诺伊拉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6#
发布于:2012-02-24 13:50
Draco把Ron觉醒了~大大的肉写的好让人血脉喷张~
Ronny其实内心超级少女吧,那种懵懵懂懂的样子好让人想捏~
好期待感情发展后续!超级棒!
malarkey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7#
发布于:2012-02-24 18:14
Ron正处于一个过渡阶段,一边回头一边试探,Draco就是在这种敏感时期找法子让Ron对这种新奇的经历欲罢不能,太损了……不过,干得好!
不过那个拉拉社团真出乎意料,只要别来啥Hermine和Luna是一对就行(其实是也无所谓R是小D的就行……)……
喵喵怪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8#
发布于:2012-02-25 00:01
ron ron天真得可爱哦~
果然是格莱分多呃~
经不起挑衅...
好吧,马尔福你知道该怎么办了吧~
向北遗忘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9#
发布于:2012-02-25 18:55
ron你这个天然呆,就这样被draco骗走了身体
话说draco还真是个影帝啊,装的那么淡定,你明明早就觊觎ron很久了好吗!!!!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