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ua
六年级学生
六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阅读:3010回复:17

[完结][完结转载]幻想三部曲 第一部 织梦者(D/R by 瑶渊)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4-08-30 19:56
呵呵,不要问我授权在哪里,室友玩贴吧多一点说不适应这里的发帖环境(其实我没有告诉她我连图都发不出来!)所以让我代发。如果不行,我就把她找来回复好了。
楼主可是硬生生把室友从哈德搬了过来写德罗,她表示写完三部曲就对德罗封笔了!好心塞,不过还是有三篇很不错的文章可以看的,顺便夸赞一下室友的小清新的文笔~相比而言突然就觉得自己重口的有点厉害,不管怎么说,还是很好的故事的!!!
BIua
六年级学生
六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1#
发布于:2014-08-30 19:57
织梦者

你活在这个世界上,而我活在这个梦境里。
你属于这个梦,而我,属于你。

壹.
德拉科最近总是做梦。
梦象征着脆弱,这是德拉科很久之前在父亲收藏的一本书中看到的说法,虽然他还远远未到必须坚强起来的年龄,但自从小时候一次半夜被噩梦惊醒并且连着几天没法入睡之后,教父就开始每天给他灌安眠药水了,药水的味道有点像杜松子酒,微微的酸醇却很好喝,只用两小口就能保证他舒舒服服睡到天亮。
这个习惯一直持续到长大,换句话说,德拉科本是从不会被梦境困扰的。可就在升到四年级后没几天,第一个梦就如蜿蜒生长的藤蔓一般缠上了他,在他身体里某个隐秘角落扎下了根,此后的每一个夜晚它都如期而至,无法摆脱。
教父配置的药水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德拉科觉得自己仿佛被诅咒了,可梦境的内容又让他无法开口求助,甚至找人倾诉都不可以,因为……太怪异了……那梦。
缠住德拉科的梦是无数的故事,有的很短暂,只一夜便能讲完,有的出奇漫长,他甚至用了一周的夜晚才做完那个冗长的梦。每个梦都有着不同的背景,不同的地点以及不同的情节,但却有着相同的人物和殊途同归的绝望结局,最令德拉科心悸的是,这些梦实在太过真实,真实到他每次从梦中惊醒,都会感觉现实才是梦里的世界。
当然这都不是德拉科对此缄口不提的原因,梦里还有着比这些更为荒诞的东西——永远存活在那些不同的故事里的相同的两个主角,一个是德拉科自己,而另一个……是格兰芬多的那个红头发男孩,他死敌的朋友,罗恩?韦斯莱。
第一次在梦里看到那个韦斯莱家的穷鬼的时候,德拉科几乎要尖叫着咒骂出来(实际上他的大脑已经那样做了),但他无法控制自己在梦里的身体,他眼睁睁看着自己走过去牵起那个红发男孩的手,看着红发男孩仰起头微笑,鬼使神差的,德拉科忽然觉得那笑容很好看,不同于他从小到大见到的蛇院贵族们彼此客套时伪装在不知几层面具下的假笑,傻傻的,有种纯粹的天真。
原来韦斯莱也会这么笑的,但他只会对着那个伟大的救世主笑,自己从来没见过,德拉科想着,竟然莫名的心烦意乱起来。

贰.
韦斯莱又在抄那个泥巴种的作业,他就不会自己写吗?
韦斯莱和波特今早的课迟到了,谁知道他们昨晚又干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韦斯莱被教父骂了……连这么简单的治疗疔疮的药水都调配不好的白痴。
韦斯莱笑的跟傻瓜一样……见鬼,他的眼里就只有波特和格兰杰!
德拉科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他开始抑制不住的去观察罗恩?韦斯莱的一举一动,就像那些为了满足好奇心而去偷窥家长秘密的幼稚孩童,小心翼翼却又如磕了药般上瘾。他上下课的时候不再跟着潘西与扎比尼一起走,因为他担心聪明如他们会看出自己的不对劲,他甚至不敢再去挑衅格兰芬多三人组(尽管这曾是之前的三年他最爱做的事),因为一旦对上罗恩韦斯莱那双蓝色的眼睛,他就会不由自主的陷入恍惚。
时间在继续,梦也在继续,一切都真实,一切又都虚幻。
梦里的德拉科曾是帝国养尊处优的王子,而罗恩是出身低贱的侍卫,他们相恋的事情意外的被人透露了出去,国王震怒。他密谋抛下皇位继承权与心上人逃走,罗恩却为了他的前程悄然离去,再无踪迹。
他们曾是两个大陆的王者,种族仇恨与资源争夺引发了无可避免的战争,众人皆知两人是实力相当的死敌,却无人知晓他们也是多年的恋人。最后一战时,罗恩在领域中卸下了所有的防护,而德拉科一剑刺穿了他的心脏。
他也曾是被训练安插在罗恩身边的钉子,看似偶然却计划好的相遇,彼此的相知相爱完美的就像童话里一般不真实。最后罗恩将真心都交给了他,一番缠绵之后,他笑着喂下了仍对未来心怀憧憬的罗恩一杯毒酒。
又或者他们只是两个普通的麻瓜,从小一起长大,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彼此错过。当遗憾都变成了感叹,他站在宾客人群里看罗恩挽着一袭白色婚纱的新婚妻子笑的灿烂,然后默默转身离开。
无论怎么样他们都不能在一起,开始时有多幸福结束时便有多痛苦,渐渐的德拉科从一个麻木的旁观者变成了故事的亲历者,他会因为那个红头发哭而悲伤,会因为他笑而开心,会无数次在尝试控制身体失败后声嘶力竭的大声喊着罗恩?韦斯莱的名字,无数次在故事的结尾体会到心痛到极致的滋味,无数次内心空落落的醒来,望着黑暗发呆无法再次睡去。
梦境与现实的交错缠绕下德拉科越来越沉默,也用了越来越多的时间出神。他开始觉得罗恩长得很漂亮,比从小到大见过的任何一个女孩子都还要吸引自己,他开始觉得罗恩抿嘴笑的时候就像黎明时初升的太阳,驱散了自己心里的一切阴霾,他开始觉得罗恩流泪的时候很让人心疼,说话的声音软软的很好听,甚至连抄作业时的神情都认真的可爱……
终于几乎整个斯莱特林都发现了德拉科的不正常,他们依然于他面前笑得谦和有礼,背地里却都在讨论马尔福家的小少爷是不是精神上出现了什么问题。斯内普也察觉了事态的严重性,他一脸严肃的叫了德拉科去谈话,询问自己的教子到底遭遇了什么才会变成这种样子,谈话的全程德拉科一直都安静的盯着斯内普,那个标志性的大鼻子以及那头油腻腻的黑发都在他眼里变成了浓重的氤氲在空中不肯消散的黑色烟雾,任他如何努力也辨别不出教父的面容。
然后他一言不发的走出了教父的办公室。

叁.
德拉科是在温室外发现独自一人的罗恩的,那个红头发男孩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和他的好友在一起,而是站在温室门外探头看里面那些茂盛生长的奇怪植物。午后的太阳暖洋洋照在罗恩身上,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在发光。
灿烂却柔和的光。
他犹豫了很久还是走上前去,做好了被对方发现后冷嘲热讽的准备,毕竟他暗地里关注了罗恩这么久,却从来没能和他单独的相处过。德拉科突然觉得有点好笑,原来的他就算是在半路上碰到都懒得正眼瞧一下不远处的这个人,现在却主动把自己摆在了如此卑微的位置。
罗恩听到身后的动静回头看了一眼,又面无表情的继续观察温室里的植物,仿佛根本没注意到他。德拉科皱了皱眉,索性直接走到了罗恩的身边,他比罗恩要高一些,垂下视线能正好看见身旁男孩柔顺的红头发。
“你很无聊吗?”罗恩开口问道,没有以前的针锋相对与冰火不容,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情绪。
德拉科下意识的抬高了下巴,“当然不。”
“那就陪陪我吧。”罗恩边说边走到台阶上坐了下来,靠着温室的墙壁抬头望向德拉科, 湛蓝的眸子与头顶天空重合,一样的深远与静默,无边无际。
德拉科有些失神,感觉自己似乎又站到了现实与梦境的临界点,不知道该前进还是后退。罗恩仔细盯了他片刻才垂下视线,抱膝直直看向前方,一字一句的说道:“德拉科,我好累啊。”
罗恩叫了他的名字,而非姓氏。
德拉科猛然瞪大眼睛,呼吸急促起来。
“我好累。
“我真的没有时间了,所以拜托了,德拉科,醒过来吧……”
仿佛隔着很遥远的距离传来的声音,在耳畔轻盈的盘旋,越仔细去听却又变得越飘渺低微,德拉科的意识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坐在霍格沃兹的大礼堂里吃着午餐,一旁的扎比尼略带担忧的看着他。
“我怎么了?”德拉科揉了揉太阳穴,随口问欲言又止的扎比尼。
“你从刚才就一直对着空气发呆,叫你也没反应,跟个木偶似的,你——”
“我一直在这里?你一直和我在一起?”德拉科打断了扎比尼的话。
“是啊,不然呢?”
短暂的几秒沉默,德拉科用视线搜寻着格兰芬多的方向,他很快就看到了救世主先生和万事通小姐,却没看见罗恩。
罗恩不在这里。

肆.
斯莱特林与格兰芬多的魁地奇友谊赛开始前几天,马库斯?弗林特就德拉科是否会以找球手的身份参加比赛这件事情再三向他进行了确认。现在的德拉科?马尔福的性格与以前截然不同,很多人都怀疑他对魁地奇这项运动已经不再抱有什么兴趣。
但德拉科显然需要一项运动来缓解自己被梦境折腾的焦虑不安的心情。
比赛开始那天他终于在球场发现了充当格兰芬多守门员的罗恩?韦斯莱,他的头发似乎更红了,在人群里分外醒目,藏在魁地奇队服下的身体显得格外瘦弱与苍白。自从那次亦真亦幻的温室相遇后他几乎就没再见过罗恩,准确的说是罗恩几乎就没再出现在过公众的视线里,他没再到大礼堂吃过饭,好像也不怎么去上课了。
比赛开始后德拉科一直都不在状态,身为找球手的他好像成了观众席上那些看客,骑在飞天扫帚上漠然的看着两个学院的队员们相互追逐,看着哈利满头大汗搜索那只狡猾的金色飞贼,隔着无数飞来飞去的人影,他远远望见了罗恩那双令人心安的蓝色眼睛。
他们彼此对视着,似乎度过了分外漫长的时间,德拉科忽然看到了向自己飞来的金色飞贼与被击向格兰芬多球门的鬼飞球,但无论是他自己还是罗恩都对此无动于衷,耳边依然是聒噪的解说以及下方刺耳的议论声,而就在鬼飞球破门那一刻,德拉科感觉罗恩仿佛笑了笑,然后松开双手身体后仰,从扫帚上笔直地坠落。
大脑在瞬间变成了一片空白,德拉科想也没想就操控扫帚飞速俯冲了下去,风刮过皮肤如同刀子般尖锐的疼。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快过,直到他在离地面还有十米左右的时候抓住了那个红发男孩的手,那种叫做理智的东西才渐渐回归了脑海。
他们还在向下掉落,德拉科似乎失去了对扫帚的控制能力,周围一片尖叫声,他索性松开扫帚,在空中紧紧拥住了罗恩。
罗恩的身体很温暖,德拉科想。

意识再度沉入黑暗。
他再度遗失了时间。


伍.
庞弗雷夫人的校医室里有种圣芒戈也有的刺鼻药水味,德拉科站在门口这样想着,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去过圣芒戈的,但他对这种味道印象颇深。
就像上次的情况一样,意识回归后德拉科发现自己完好无损的坐在斯莱特林的休息室里,所有人都告诉他他并没有参加那场魁地奇比赛,甚至连看都没去看。而罗恩是自己意外从飞天扫帚上摔下去的,在场的麦格教授及时用漂浮咒延缓了他跌落的速度,所以他伤得并不重,此时正躺在校医室里休息。
于是德拉科起身去了校医室,不过到了那里之后他并没有进去,只是站在门外静静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沉睡中的罗恩,周围的格兰芬多们用奇怪的目光打量这个据传好像精神出了点问题的斯莱特林小少爷,但德拉科对此熟视无睹,毫无反应。
几分钟后哈利走了出来,他站在德拉科的身边推了推眼镜,犹豫一会儿后才下定决心般说道:“马尔福,我……我想和你谈谈。”
德拉科没理他,依旧定定望着罗恩的方向。
“罗恩最近好像有点不对劲,你和罗恩……是不是有什么关系?我听斯莱特林的人议论说你最近也……”
仍然没有回应。
“我知道你关心罗恩,我们是他的朋友,肯定比你更——”哈利急急说着,却在德拉科突兀的转向他的视线下收了声,那双以前骄纵不可一世的浅灰色眸子,此时却死水般毫无波澜,如同橱窗上精致的人偶娃娃的眼睛,惊艳,但没有一点灵性。
哈利承认自己被吓到了。
德拉科安静的转身离开,他没有告诉哈利,就在刚才自己听到了罗恩的声音,那种回响在耳畔的呢喃细语,微弱却分外清晰。
“我坚持不下去了,抱歉……
德拉科,真的很抱歉……”

陆.
那天回到斯莱特林的地窖之后,德拉科就再也没有去上过课。
他开始使用比往日更多的安眠药水,令自己长时间陷入梦境里。除去越来越频繁的沉睡,他偶尔也会去格兰芬多的塔楼上看风景,站在那里几个小时不说一句话。他自动的忽略了身边一切多余的人,以至于后来除了还亲近的几个朋友,所有人的脸在他眼中都变成了一团团烟雾,再也不能分辨清楚。
父亲的信一封封送来,标注着昔日让德拉科骄傲的马尔福家的徽章。起初他还会拆开来看,之后便是随手仍在书桌上,再之后猫头鹰把信送来时,他当着扎比尼与潘西的面,面无表情的撕掉了那封有着华丽印戳的信。
而梦里的德拉科依旧有说有笑,和罗恩一起演绎着一段一段的悲欢离合,他只是把梦境当作现实,又把现实归结成了梦境。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持续了几天,在德拉科又一次从真正的梦里醒来的时候,他紧锁的宿舍门被人一下子踹开,父亲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外,身后是教父,他们的面色都阴沉而凝重。
“跟我回庄园。”卢修斯冷冰冰的命令道。
德拉科摇摇头,对着父亲露出温和的笑,“你没办法带走我,如果我不愿意的话。”
“你怎么知道我不能?”
“因为你本来就不存在。”
德拉科从床上下来,缓慢却不失优雅的取下衣架上的外套披在身上,“你们从来不曾存在,只有我和他是真实的……罗恩在哪里?我要去见他。”
回过头,门口的父亲和教父已经消失了踪迹,德拉科毫无风度的大笑出声,笑着笑着,眼泪却慢慢流了出来。
他走出了斯莱特林的休息室,沿着楼梯上到一楼,又顺着走廊进了大礼堂。现在正是吃晚餐的时间,礼堂里一片嘈杂,但德拉科走进去之后,所有人都变得安静了,所有的目光都投射到了他的身上。
隔着无数人的距离,一直沉默坐在餐桌旁的罗恩放下了手中的叉子,在哈利与赫敏惊讶的注视下站了起来。德拉科一步一步走到了罗恩面前,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环抱住他,低头吻上了他的唇。
顿时一片喧哗。
唇合唇分,德拉科闭上眼睛几秒又睁开,那些惊叫的声音已经全部消失,诺大的大礼堂中只剩下了他和罗恩两个人。罗恩在怀里抬起头静静注视他,湛蓝的眼睛中迅速涌上泪水,又被德拉科轻柔抹去。
“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才对。”德拉科低声喃喃着,“我在这个世界里已经活了太久了,让一切都结束吧,罗恩,让一切都结束吧。”
BIua
六年级学生
六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2#
发布于:2014-08-30 19:58
柒.
从前有一个女孩天生热爱幻想,她想象出各种神奇美妙的东西,每天都畅游在自己编织出的虚幻世界里。
后来她遇上了一个巫师,巫师虽然年轻却有着强大的魔法天赋,他使用魔法将女孩的幻想一一实现,并得意的告诉她:“看看吧,这世界上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情。”
女孩一点都没有因梦想成真而开心,她对自己说,我有着世界上最有创造力的头脑,我依靠想象创造出的东西都是那么神奇,如果它们能被人轻易变成现实,那我怎么能说自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幻想家?于是女孩绞尽脑汁不停地想出了一道又一道的难题,那些幻想一次比一次离谱,而巫师却用尽办法一一实现了它们。
直到最后女孩告诉巫师:“你真的很厉害,但你能创造出一个梦境的世界吗?这个世界要像我们生存的世界一样真实,如果我在这里陷入沉睡,我的灵魂依旧可以在那里保持自我,快乐的生活下去。如果你能实现我这个梦想,那我就承认你真的是无所不能了。”
巫师这次沉默了很久,聪慧如他很快就研究出了方法,但那方法的代价却要献出他的所有,包括生命。他毕竟是那样一个高傲的巫师,高傲到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承认,他一次次去实现女孩的梦想只是为了看到女孩那种气急败坏却又不甘示弱的表情,只是为了能近距离的和她接触聊天,只是因为他真的很喜欢她。
巫师终于决定将女孩最后的幻想变为现实,他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编织出了一个梦境的世界,正如女孩所说,如同她生存的世界一样真实,可以容纳下那些无处安放的灵魂。女孩满意的笑了,但她回身想去夸赞巫师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再也无法见到他。
这就是女孩和织梦者的故事。

捌.
德拉科在一条阴冷幽深的隧道中穿行了很久,久到几乎忘记了黑暗之外还有什么颜色,那些混乱且支离破碎的意识一直在困扰着他,他没办法让自己平静下来,没办法理清思绪,甚至没办法找寻出路。
就这样一直漫无目的前进下去,直到某天前方出现了微弱的银绿光芒——那种久违了的、斯莱特林的标志性色彩,理性,优雅,缄默。他顺着光芒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马尔福庄园二楼的卧室里,四周都是再熟悉不过的装饰,却空无一人。
太阳穴依旧在一阵一阵的刺痛,德拉科茫然的撑起身子,无意识触碰到身后已然过肩的长发,动作便瞬间僵在半空。仅存着的几分理智告诉他一切都不对劲,他的记忆仍然定格在哈利与伏地魔最终对决的那天晚上,定格在他为身边措不及防的罗恩挡下了某个食死徒射来的索命咒的那一瞬间,他应该早就死了,而不是在沉睡了不知多久后苏醒过来,再度回归这个世界。
没有人中了阿瓦达之后还能幸存,邓布利多是,他的父母也是,救世主倒的确缔造了奇迹,但谁让他是救世主呢?
大概是太久没有运动,德拉科发觉身体虚弱的厉害,他挣扎着下了床走到角落的穿衣镜前观察自己:苍白仿佛多年未见阳光的肤色,裸露在丝质睡衣外极度瘦削的手臂,凌乱披散在肩头的铂金色长发……他看上去就像书中提到的吸血鬼,终年瑟缩在阴冷古堡里,病态的迷恋着黑暗与死亡。
身后忽然传来空气爆炸的声音,德拉科回过头,发现一只突兀出现的家养小精灵正张大了嘴巴,满脸不可置信的瞪着他,“少爷……你,你醒了?”
德拉科僵硬的点了点头,本想问问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还未等开口那只小精灵就已经伴随着“少爷终于醒了”的欢呼声再度消失在了空气里。
真是种冒冒失失的生物。
一切瞬间又安静了下来,德拉科以前从没想过这么大的庄园也是可以这么安静的。画像,时钟,镜子……所有的魔法道具都像被施了咒语般毫无动静,唯有床头柜上一枚指尖大小的深红色水晶还在散发着微弱的光芒,淡淡的,却有种治愈人心的力量。
德拉科记得那枚水晶,马尔福家族传承了很久的东西,卢修斯在他十一岁的生日那天送给了他,此后他一直当做护身符放在胸前的口袋里。可如今水晶还这里,父亲却再也回不来了。德拉科注视了红水晶很久才收回目光,然后他尝试着使用了一个简单的无杖魔咒把卧室门上的金色拉环变成了一根拐杖,拄着它慢慢走下了楼。还好自己依旧记得怎么释放魔法,德拉科自嘲的想,他现在的状态真是糟透了。
哈利从马尔福大厅的壁炉中爬出来的时候,德拉科正懒洋洋倚在对面的沙发上看着他,金色长发散乱的披在身后,睡衣上有很多褶皱,最前面的纽扣也没有系好,露出了他苍白几乎透明的胸膛。哈利从未见过这样不修边幅的德拉科,以前他总是很注意自己的仪表,把自己打扮的几近完美,毫无瑕疵。
“你居然用了飞路网,看起来真狼狈啊。”
哈利耸了耸肩,“没办法,罗恩禁止了在这里使用幻影移形和幻影显形,不过平时也没几个人会过来,他几乎把这个庄园封闭了。”
“罗恩?”德拉科皱起眉头,“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沉睡了三年。”哈利走过去坐在了另一边的沙发上,“那时我们本以为你肯定死了,但罗恩发现你还有呼吸,虽然很微弱。我们把你送去了圣芒戈,可医生也无能为力,因为这种例子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他叹了口气,“你身上的那块红水晶是件很神奇的魔法道具,它存住了你的灵魂,所以你才没有在第一时间死去。那个水晶像是一个微型阵法,它需要有人用魔力来支撑它的运作,否则就会渐渐失去力量,你的灵魂也会渐渐流逝。可你的父母都已经去世了,我们不知道该如何操作它,赫敏研究了很久,试过很多种办法……最后我们还是放弃了,当然,这个‘我们’并不包括罗恩。”
德拉科看上去很惊讶,“连赫敏都研究不出来的东西,罗恩能做到?”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哈利困惑的扫了扫脑袋,“他把你从圣芒戈带回了这里,然后就把整个庄园都封闭了,只是偶尔才会来见见我们,比如我和赫敏的婚礼什么的……其他时候都是依靠家养小精灵来传递消息或者采购必需品。赫敏简直不能相信罗恩能把你的生命延续三年,甚至现在你居然还醒过来了……他从来没有告诉我们他是怎么成功的。”
“罗恩在哪里?”
哈利忧伤的摇了摇头,“不知道,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一周前,他来找我,告诉我你可能快醒了让我注意着你,然后他就失踪了……就连韦斯莱一家都不清楚他去了哪儿。”
德拉科忽然觉得自己的头很痛很痛,先前醒来时被他强行压下去的那些支离破碎的记忆片段又开始在脑海中翻涌起来,一点一点的串联在一起。哈利似乎还在说些什么,但他一句也听不见了,那些不知道是虚幻还是真实的场景几乎要把他吞没。德拉科感觉自己好像走在午后霍格沃兹安静的走廊里,暖洋洋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投映在地面上一片斑驳的纹路,忽然身后有人拍了他一下,他回过头,便看见了一双含满笑意的温柔的蓝色眼睛……
“你没事吧?”哈利的呼唤声把德拉科拽回现实,他使劲揉着太阳穴,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比起三年前来说成熟了不少的救世主,“我很好,就是有点累了。”
哈利识趣的站了起来,“那我就先回去工作了,如果你有事的话可以通过家养小精灵联系我。”他转身向壁炉走去,几步之后忽然停了下来,背对着德拉科犹豫的说道:“还有,如果你见到了罗恩,请告诉他……我们都很想他。”
背后只有沉默。

玖.
德拉科穿过死气沉沉的走廊,经过一个个仍然华贵却毫无生命气息的房间,来到了卢修斯的书房。他已经很久没进入过这里了,这么多年过去,书房中父亲的气息早已消失得彻底,家养小精灵把每一个角落都打扫的干干净净,看不出任何有人停留过的痕迹。
但他知道罗恩一定来过这个地方。
慢慢走到书架前,德拉科伸出手,顺着每一本书的书脊摸索下去,十,五十,一百……最后他的指尖停留在一本厚重的,有着烫金花纹的书上。那上面有罗恩残存的气味,温暖的,挥之不去的。他闭上眼,自己的手仿佛在另一个时空与罗恩的手交织,缠绕,重叠。
那是一本讲述马尔福祖先的经历与故事的书,德拉科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他小心翻动着泛黄的书页,阅读着那段早已被历史埋葬的时光,那时还没有什么纯血混血的矛盾,那时他们家族还只是小有名气,那时并没有只生一个孩子作为继承人的规定,那时他们家出了个堪称天才的年轻巫师,却爱上了一个麻瓜少女。
看着看着,有泪水从德拉科的眼角滑落下来。

拾..
时间倒流回三年前的那个夜晚。
“我们当然愿意帮助你。”马尔福家族的先人们都聚集在了庄园中最大的那幅画像里,阿布拉克萨斯站在最前面,“但是穷极整个庄园的力量布置并支撑一个阵法实在是很困难,这个方法从来没有人尝试过,而且那个制造出梦境世界的马尔福所生活的年代太过久远,我们根本没有他或者他亲属们的画像,也没法向他们请教,所以你很有可能会失败。”
面对着画像的是一个瘦弱的红头发男孩,他蓝色的眼睛毫不退缩的盯着马尔福家族的前前家主,“可如果不尝试的话,德拉科会死。”
“就算你尝试了他也可能会死!”一个穿着上个世纪宫廷贵妇礼服,金色卷发盘在头顶,高傲如同白天鹅的年轻女人说道:“就算阵法被建立起来了又怎么样?我们残存的生命力微乎其微,最后还是需要你用自己的生命与精神力来支持,而你又能够支撑几年?”
阿布拉克萨斯赞同的点了点头,“我们都是已经死了的人了,再死一次也没什么。虽然我很讨厌你们韦斯莱家,但我不得不承认,年轻人,你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你可以活得很精彩。可如果你选择这么做的话,要是德拉科最后能醒过来,作为阵眼的你就会彻底消失,而要是德拉科没能醒过来,你还是会因为耗尽生命力而死亡。按常识来说这个阵法一旦开启就无法再停止了,你可能会死,你可能根本救不活德拉科,就是这样你还打算继续吗?”
罗恩低下头去,他说话的声音低如耳语,却是异常平静,“我欠他一条命,如果我最后救不了他,那我们就一起去死好了。”

拾壹.
德拉科失踪了。
哈利知道这个消息已是几天之后,马尔福家的家养小精灵一直未曾联系他,而赫敏却急于见到德拉科,于是在某个周末的下午他们通过飞路网来到了马尔福庄园。庄园中空无一人,诺大的客厅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正对着壁炉的桌子上放着一封信,显然是留给他们的。
赫敏走过去将信拆开,抽出信纸看了一眼,然后转身望着哈利。
“怎么了?“哈利问道。
“德拉科说要你帮忙把这个庄园捐给魔法部。“赫敏紧紧攥着信,表情说不出是高兴还是悲伤,”他和罗恩离开了,以后也再也不会回来,让我们不要再找他们。“
哈利愣愣的盯着赫敏手中的那封信,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觉得自己心里空落落的,非常……非常难受。

太阳快要落山了,傍晚的天空被染上了血一般的颜色,德拉科倚在窗边,那枚红水晶被做成了吊坠,此时正挂在他的脖子上。
德拉科是个很聪明的人,尽管在霍格沃兹的时候他总是考不过赫敏,但在黑魔法的研究方面他自信比赫敏厉害许多。那夜看完了那个故事,明白了罗恩究竟做了什么事情之后,德拉科立刻推断出来罗恩还并没有真正死亡,作为阵眼存在的红水晶一定会像三年前那样再度保存住罗恩的灵魂。但与三年前不同的是,罗恩的身体已经在他醒来的那一瞬间伴随阵法的分崩离析而消失了,就算再给德拉科一个庄园的力量他也不可能复活自己的爱人,梅林都不可能做到。
德拉科不是梅林,所以他决定选择其他的办法,在书房中研究了两天两夜之后,他寻找到了一种能与魔法器物建立起契约的魔法阵。那是个很久远的黑魔法,是令人谈之色变的魂器制作魔法的雏形,建立契约后巫师本人的一部分灵魂将会进入到没有生命的魔法道具之中,彻底控制它,并与本体产生精神上的联系。与魂器不同的是,契约者并不能就此分裂为两个不同的灵魂,获得两次生命,而且由于阵法缔结过程消耗巨大,巫师完成契约后至少会失去一半甚至更多的寿命。
完全是个鸡肋,对吗?所以那个黑魔法师在创造出来它后不久就将它打入了冷宫,直到几百年后,德拉科在那本破旧的羊皮书上发现了它。
红水晶中原本就封印了一个梦境的世界,而阵法的作用只是维持它的运作,操控阵法的人并不能左右梦境,因此在德拉科沉睡的三年中,他的梦其实一直是他自己最深处思想的折射。罗恩没有办法出现在梦境中与他交流,但他的精神力量会在某种程度上影响梦境里那个“罗恩“的行动,这就是德拉科在梦中听到罗恩对自己说的那些话,以及罗恩最后确定德拉科将会醒过来的原因。德拉科在梦境里活了三年,而罗恩则在外面守了他三年,身为阵法的维持者,他基本上不能走出马尔福庄园,于是三年的大多数时间里,罗恩都是坐在床边盯着沉睡中的德拉科发呆,一遍遍回想他们的过去,乞求着他能从梦中苏醒。
德拉科用几十年的生命交换了那个契约,于是他成为了红水晶中梦境世界的掌控者,成为了真正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创造梦境的人,当他睡着的时候,他的灵魂也会进入水晶之中,去经历他所创造出来的那些故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的确救了罗恩,生命共享后罗恩的生命将与德拉科同长,他以灵魂的形态永远活在梦境之中,直到德拉科死去的时候,红水晶碎裂,他才会彻底消失。
梦境中的罗恩不会拥有梦境之外的记忆,不过没关系,他们的故事将会从头开始。德拉科为罗恩创造了一个与现实一模一样的世界,从此之后的每个夜晚,他们都会在梦里相遇。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秋季午后。
十一岁的德拉科穿过火车上的人群,推开了那个他永远不会忘记的车厢的门,额头上有着闪电疤痕的救世主惊讶的看着他。哦,对的,他们之前在对角巷见过呀。
“你好,我叫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
哈利身边那个红发男孩轻轻咳了一声,德拉科将视线转向他,那头耀眼的红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在这个梦境世界里,一切都是虚幻的,即便他们望上去如此逼真。但德拉科知道,只有他自己与眼前的这个男孩才是真实的存在。
十一岁的罗恩韦斯莱。
他轻轻的笑了笑,向红发男孩伸出手去,“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一切都不必着急,他们还有几十年可以相守,他们的时光还那么漫长。

FIN
BIua
六年级学生
六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3#
发布于:2014-08-30 19:59
剩下的两部,她告诉我九月底能搞定,反正,我会逼着她写的!
SBLERAY
六年级学生
六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4#
发布于:2014-08-31 15:23
太太的回归!!!!!!!
xiaohundao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5#
发布于:2014-09-01 18:25
真棒!喜欢!
海螺5664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6#
发布于:2014-09-01 22:10
喜欢喜欢喜欢
晨光夕影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7#
发布于:2014-09-01 22:43
一口气看完,写的太棒了
水色素顏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8#
发布于:2014-09-03 14:06
趁著中午休息偷偷上來回覆:P,
這真是個浪漫唯美的故事,
特別喜歡DRACO在書房裡追尋RON足跡的那一段,

[慢慢走到书架前,德拉科伸出手,顺着每一本书的书脊摸索下去,十,五十,一百……最后他的指尖停留在一本厚重的,有着烫金花纹的书上。那上面有罗恩残存的气味,温暖的,挥之不去的。他闭上眼,自己的手仿佛在另一个时空与罗恩的手交织,缠绕,重叠。]

一整個就是電影場景啊,短短幾行文字,
眼前彷彿就DRACO和RON的身影在虛幻的時空交疊,
沒有太多濃烈的感情,卻淡雅得叫人憂傷,
而DR只能在夢中相會的結局。
也讓人忍不住為這樣的美麗與哀愁掬一把同情淚。
(對,我承認我哭了~~~~>_<~~~~~)

也很喜歡作者在DRACO的夢境裡偷渡了好多故事大綱,
感覺每一段都可以獨立成一篇DR文,
我特別想看DR兩人是敵對國的王者,相戀卻不得已相對抗的故事,
畢竟,同人文的誤導讓很多人覺得RON莽撞、愚笨,
其實在原作裡,RON既然是優秀的巫師棋棋手,
表示RON一定冷靜、擅長戰略,
(有些時候RON比妙麗還要鎮定,如魔鬼網那段,也是他直指真相才順利化解),
加上幽默,功課也不見得比哈利差(哈利是所謂的專才或偏才),
而DRACO則是被同人美化太過的二世祖,
(瞧他的口頭禪,我爸說、我要告訴我爸……),
所以真要說起來,DRACO的成績、實力恐怕都不見得比RON強,
至少,兩人應該是不相伯仲的。

至於,DRACO化身間諜,讓RON服下毒酒的段落,
我之前也有過類似的構想,可惜不敢輕易開坑,
不知道作者有沒有打算將這些故事編入後續的二部曲?
讓人相當引頸期盼>_<!!!!!!

最後比較遺憾的是,作者沒有交代DR兩個人相愛的過程,
DRACO夢境中一廂情願的愛情是如何變成兩情相悅的死生相許,
希望後續兩部曲可以多著墨這一部分,
否則就容易流於劇情交代,而少了兩人的心境變化,
特別是RON的部分,並沒有提到RON對DRACO傾心過程,
就會讓人不解,即使是DRACO捨命救了RON,
RON為何也願意以生命交換DRACO的清醒?

另外,BIua大室友的文筆真的很優美浪漫,
真的三部曲寫完就不再寫DR了嗎?
拜託BIua大想想辦法,把室友推入DR坑吧,
好想繼續看這樣的DR好文呢!!!!!
BIua
六年级学生
六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9#
发布于:2014-09-03 16:16
水色素顏:趁著中午休息偷偷上來回覆:P,
這真是個浪漫唯美的故事,
特別喜歡DRACO在書房裡追尋RON足跡的那一段,

[慢慢走到书架前,德拉科伸出手,顺着每一本书的书脊摸索下去,十,五十,一百……最后他的指尖停留在一本厚重的,有着烫金花纹的书上。...
回到原帖
她是哈德党,所以可能写相爱过程会比较放不开呢~至于会不会再写~我尽量吧~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