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百朝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阅读:10257回复:54

[多CP向][完结原创] 残酷 (HP/DW,DW/RW,BY:刀刀杀)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07-04-17 22:32
丽莎·博登拿着把斧子
把她爸爸打了四十下
然后她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
就给他妈妈来了四十一下

那个早晨荣恩很迟才去上学,还在为昨晚哈利的单独行动生闷气。这个情况在他们升上四年级后出现得特别多以至于荣恩担心他的老朋友打算像丢垃圾一样把自己从生活中踢走。
天气多么暖和!多么晴朗!哈利那张床上被褥平整得好像昨晚他没在这儿睡过,猫头鹰孤零零地在笼子里咕咕直叫。
“别吵啦,小家伙!不用这么着急。会带你去找哈利的。”
哈利这阵子总忘东西,荣恩很容易从他虽然低垂却燃烧着隐蔽火花的眼睛里,从他那肌肉绷紧的脸上,从他紧闭上的嘴唇上发现,哈利不太像大家认为的那么温和。男孩优柔寡断的脸常常被什么东西吸引,浮现出钻石般冷漠热切的光芒。
荣恩气喘喘地跑进斯内普教授的教室,左手拎着猫头鹰的笼子,右边的胳膊夹着书本,口袋里探出老鼠斑斑蜷成一团的小鼻尖。
教室里一片乱哄哄,外面都听得见,荣恩被不知哪里伸出来的脚绊了一下,课本撒了一地,幸好没把笼子丢出去,海薇乱扑着翅膀又是一阵咕咕叫。
“给你。”荣恩先把笼子还给哈利,注意到哈利的黑袍子有些脏乱,那些皱痕好像是被人恶意地揉搓过,头发乱得好像强风吹散,他脸色发白,眼睛显得比平时大,有一些烦躁不安的情绪在里面蕴酿。
“谢谢。”只是接过笼子这样简单的动作让哈利整个肩膀抽动了一下,那是被袍子遮住的德拉科的手正在哈利的手中像条活鱼般倔强地挣扎。
可怜的人!在他那大大咧咧,风风火火的外表以外,爱情的种子头一次没有以模糊的忐忑和猜疑来戏弄他,却以一种残酷的方式让两种近乎水火不相容的情感,在同一刹那击醒了他。
真是迟钝,过去他浪费了多少光阴,和哈利吵架,冷战,有几回还动了手,只是为了几关紧要的小事情。那些卡片,巧克力蛙,魔法玩意儿,他到底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花那么多时间搜集然后在几秒钟之内毫不可惜地送走。看到他们的手,在袍子底下连在一起的手,他就忘记哈利给他的冷落,忘记了哈利如何在夜晚一个人溜出宿舍。
原来他是为了德拉科·马尔夫才变得忧心忡忡,而现在荣恩也明白为什么哈利总找借口一个人待着。这是为了让他的私人感情不至于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也是为了避免荣恩知道,他不并信任这个朋友……
荣恩正在想这些事的时候,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是斯内普教授让他回到自己的位置,他回答得结结巴巴,站在那里左摇右晃,心里难受极了。
滴答!滴答!
他仿佛听到心脏像钟摆一样冷漠地不停地摇动,毛骨悚然。
滴答!滴答!
单调精确,一成不变。
此时德拉科皱着眉头,脸色发青竭力想从哈利那儿抽出自己的手,他的脸不知为何突然泛上一阵潮红,一种急切的渴望令哈利松开了手中的鸟笼,用空出来的这只手捏住德拉科的下巴,一个野蛮的吻,充满了不协调的因素。事实上由于德拉科乱动哈利只碰到了上唇,还没来得及品尝就被德拉科推开,撞倒了前面两张桌子。
所有人都兴奋起来,吻口哨,课桌开开关关,乱扔课本,在教室里疯跑。
荣恩站在那里没动,死死盯盯着周围的东西,好像要把这一切都吸进眼睛里带走……四年来哈利和这个雪貂脸的男孩乱糟糟的打架,相貌和声音在时间的作用下变得成熟,还有个子也长高了。可怜的家伙听着他的朋友和仇人在面前来来去去,又像是仇恨又像是爱情地推推搡搡,明天他们的关系就像变质,而他即将离开过去的一切,这对他来说是多么伤心的事!
不过,他还是鼓起勇气把这堂课上完。收拾课本,坐在拍挡奈威的身边,斯内普教授用老一套的怪调子提问,回答,一次集体朗读课文。
那边,有一个男孩两只手捧着魔药课本,混在学生中念叨着,看得出来他心不在焉,他的声音由于激动而颤抖,听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叫人又想笑又想哭。
他将永远记住这一课。

下课钟敲响了,还有午餐的钟声。
没有哈利作陪,荣恩一下子失去了他的目的,一个小时后他出现在无人的禁林。
谁叫了他的名字,他模模糊糊地抵抗听觉,接着那个人走到他的面前盯着他看。
德拉科·马尔夫,哈利·波特的绯闻情人——高年级流传的小报上最为耸人的头号新闻。
荣恩漫不经心地默默瞧着德拉科:“谁啊?马尔夫家的小少爷,韦斯莱可从没机会和你沾上什么瓜葛。”
“好好听着,韦斯莱,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荣恩忍不住要发笑而他也真的笑了出来,笑声像肥皂泡那样轻飘飘的,也像肥皂泡一样易碎。“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马尔夫从来不屑和一个韦斯莱交谈,就像格兰芬多永远不齿和一个斯莱哲林为伍。”他忽然意识到这个比喻已经在今天早上成为历史,他等于在打自己的嘴巴。
德拉科向他走近几步,现在他们彼此瞅着对方的眼睛。这差不多是他第一次认真观察仇敌的眼睛。冰蓝色的好像宝石一样的瞳孔,白金色的发丝在眼前飘动,好像天使一样漂亮的面容。哈利的眼光是正确的。
天使一样的男孩突然在嘴角扯出一抹恶魔的微笑,德拉科走得更近了,斯莱哲林的气息就喷在荣恩脸上。“我要让那个疤头付出代价,敢这样对我,我的报复可不是嘴上说说就能了结,你就自认倒霉吧,韦斯莱,谁让你摊上这么一个好朋友。”
话语消失了,荣恩被推倒在地上,当他好不容易推开压在脸在的东西,一些红的液体从他嘴角流下——一个血淋淋的吻。
好一会儿荣恩都不能理解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隐藏在其中的含义。当德拉科倾身吻他,他只能反射性地逃开。终于他的意识回来了,令他的血液全都冲上头部,他的脸红得像熟透的蕃茄,心跳快得好比打鼓。“为什么?”他缓慢艰难地说。
“你猜咯。”德拉科跨坐在他身上,喜气洋洋地俯视。
“除非你喜欢我?!”他冲口而出,荣恩的笨脑袋恐怕不能理解为了喜欢以外的心情去亲吻他人。
德拉科大笑起来,把脑袋搁在荣恩的胸前,那些发梢弄得他痒痒。
“瞧这个傻里傻气的笨小子!我打赌你连做爱是什么都不知道。伟大的波特居然会有这样愚蠢的朋友!”
荣恩恼怒了,德拉科用的一些字眼刺疼了他。“马尔夫,你没资格侮辱哈利,你这条腥臭的毒蛇。”
可惜马尔夫显然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蠢才,还是让我来教你吧,昨天你那个下流的朋友没能在我身上完成的事,今天我要十倍偿还给你。”
荣恩还在思忖这些话的含义。
一道紧缚咒让他丧失了行动能力,“你可以喊,可以咒骂,事后向救世主波特哭诉都没问题,求他杀了我,不过现在得让我为所欲为。看啊,你这可爱的盈盈一握~”
就算是连正式约会也没有经历过的荣恩都知道德拉科的目的是什么了。如果手脚可以活动的话可能他会撕打,嚎叫,把上午痛失所爱的愤怒一古脑儿发泄在这个如此践踏他灵魂和自尊的败类身上.可是他像一块老得锈掉了牙的零件孤立无援地躺着,意识到不管说什么都没有办法之后,他沉默了.而德拉科喋喋不休.
"让我来看看波特欣赏的这幅骨头架子,还真的是幅伶仃的骨头架子哪.贫穷的韦斯莱,你果然和传言的一样在家里只能分得一点残羹剩炙,你就是用那样的东西喂活你那只肮脏的耗子."
"疤,哈,你有这么多疤,果然是那个疤头的朋友,你小时候是只机灵鬼,你妈妈没少为这事管教你."
"疼吗?你不用忍,马尔夫乐于迎接一切诅咒.看这些可爱的牙印,还有爱的证明,我猜波特会用布料把你掖得严严实实,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一眼,他是个善妒的家伙,不错你应该比我清楚.为了这个让我在你的锁骨上再来一下,多漂亮."
"你的脸红了,怎么,不恨我了?因为我摸了你,放心这是个美丽的误会,我会注意不碰你那玩意儿了,我相信你也同意这个决定,格兰芬多表面上都是禁欲派.合作点,把腿招高,还是你想让我把你翻过来?你的眼睛在燃烧,令人赞叹的红色,我以前怎么没发觉.好了,放松."
"不敢看我了?啊哈你是处子!让我尝尝,真是难得的美味,波特愚蠢到家了,放着到嘴的肥肉不吃,不过话说回来你确实姿色平庸."
"你害怕了,唔,这些眼泪,可惜马尔夫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同情的存在.要怨就怨波特,懂了吗?我不过是在报复他."
"噢,没错。我喜欢这种就象被掐住喉咙的尖叫声。我来这干你。完完全全由我主控。干你的思想,干你的身体,干你的灵魂。你永永远远干净不起来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一个流鼻涕的讨厌鬼。我是说,或者因为你的父亲是穷鬼而朋你的朋友是该死的波特先生,或者因为你从自己的基因里遗传到了绝症。你喜欢这个想法吗,韦斯莱,看着我的眼睛,不,我想你不喜欢."
"你真紧,看这些血,不过这样一来你会好受些,现在才是开始,一会儿你会流得更多." …………
"我要你记住这个,没错,我要射了,让我给你这个,这些剩下的……精液和血浆搅在一起,好热。我听见你在哼叫。我打赌那是蛮痛的。好了,对我来说感觉真是该死的相当不错。
"好了现在让我在你身上靠一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这又不会让事情变得更坏……你喘得厉害,现在我要离开你了."
"咒语我已经解除了,你大概不想让我看你更衣,你打算在那里躺多久呢?随便你吧我只想伤害你而现在已经做到了.我现在已经得到了你的身体还有脑子."
"你在笑吗?我说不准,不过该死的我不想再看到你,现在,马上.”
“再见!BOY!"

他低着头,慢沉沉地走了过去,拐到走廊,他才稍稍挺直身子,加快了脚步。他沿台阶上道,一路上栏杆,路灯,门牌在他困乏不堪的眼前掠过。他来到目的层,一边走一边左顾右盼,最后来到那扇门前。他上气不接不气,屈指敲了敲门。
“你回来了,去哪儿了?哈利找你一下午,这会儿又出去了。”
他不禁露出一丝微笑,淡淡的笑意如同他当时的思绪一样微妙。
“想吃点什么吗?你看起来脸色不好。”
“不,”他头也不回地说,“你们吃吧,我已经吃过了。”
荣恩·韦斯莱面朝窗子坐了下来,茫然失神地凝望着沉睡中的霍格沃茨的屋脊。微弱的电灯光照在他那沮丧的颧骨上,映出一个温柔的侧影依偎在他的肩头。
 
END
sirupy
六年级学生
六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1#
发布于:2007-04-17 23:29
一下子这么多文。。。真的好感动。。。   那个“坑”我也很期待呢。。。不搬来吗?

丽莎·博登拿着把斧子
把她爸爸打了四十下
然后她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
就给他妈妈来了四十一下

这个。。。很想请教下  这个序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逍遥百朝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2#
发布于:2007-04-18 17:25
这个是E妈妈童谣里面的一篇,没有特别的意思.
只是觉得这个很诡异..
这小女孩很残酷.
米路卡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3#
发布于:2007-07-29 17:18
看文留爪印~~~
墨池
一年级学生
一年级学生
4#
发布于:2007-11-09 21:12
米懂...最后结尾好奇怪撒...
鱼裳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5#
发布于:2008-03-15 14:42
恩......结尾什么是意思啊
icehearthot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6#
发布于:2008-07-13 04:16
我也看不懂結尾……(汗)

是說那個童謠啊……真的很詭異-.-"
叶筛阳
一年级学生
一年级学生
7#
发布于:2008-08-11 17:09
恩……这结局…………  
hinata
一年级学生
一年级学生
8#
发布于:2008-08-20 10:41
罗恩好可怜~~
马尔福怎么能这样
lanm代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9#
发布于:2008-09-05 16:20
果然够残酷…
这个完结的好深奥…恩…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