叹叹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阅读:156回复:6

[连载][连载原创]Way back into love? (HP/RW)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0-08-02 02:06
首发老福特
是和朋友一起脑的脑洞,我的文笔不好,写出来可能会不尽如人意。

应该会拥有数不尽ooc

情节改动?非原著人物死亡预警?中长篇?

尽量能够写完?许多东西还在完善?

大致框架和结局已经构思完毕——了吧x

可能是长篇。[可能会坑喔,做好准备orz]

可配合BGM还没想好,有可以配合的歌曲可以放在评论区会一个一个去听然后采纳的www

哈利发誓,他从没有跑过这么快,遗忘、摒弃了一切魔法手段,从圣芒戈医院的病床上蹦起来迈开腿就开始狂奔。

圣芒戈医院不如往常,走动的人极少。人们见到飞奔的哈利,也只会短暂地投去几秒目光,然后微微低头,并且垂下眸子以示尊敬。整个医院被浸泡在悲伤里。

快乐是属于战后待在医院外的所有人的。人们庆祝,欢舞,甚至在酒吧夜夜畅饮,曾经因为丽塔·斯基特而厌恶哈利,并且对他嗤之以鼻的人都理所当然地享受着劫后余生的快乐与安逸。

甚至,他们可以留下这次的事件对后来小孩说道,说自己曾经历了一次覆灭般的战争,也可以讲自己在站队时候多么“决绝”地站在了正义的一边,不畏死亡,宛若英雄。

没有人会记得曾经自己用书信和饭后余谈的方式去诋毁一个男孩,也没有人会记得战斗过后在伟大救世主旁边的几位人物具体姓名生平。

当然,他们不会记得伟大的救世主夫人被伏地魔抓走了,也不会记得救世主身边的朋友们在救世主先生与伏地魔战斗脱力昏迷后守着他,整整守了五天五夜。

罗恩·韦斯莱是在战后第五天才被找到的,用大众的话说,是在第四天才想起是有这么个人。

传闻里讲,是罗恩的相好把罗恩找到带出来的。

哈利站在五楼,他不知道大众口中戏剧化的“相好”是谁,但哈利依然觉得自己该好好谢谢那人。

站在五楼的楼梯口,恐惧和激动混杂在哈利心间,然后咕噜咕噜的像烧开的热水在胸腹翻腾。他干咳两声,空荡荡的胃里什么也没有,仅有种反胃的感觉。

愣神的片刻,哈利的脑海里闪过许多片段,在伏地魔死前,他们并未公布恋爱以及两个小孩的身份。只是没想到,罗恩依旧被抓走了,哈利暂且只当是因为救世主的朋友这层身份太显眼。他们连信息素都小心翼翼地用魔药隐藏着,除了凤凰社内部人员以外,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行踪,看来这次针对自己和罗恩的事件果然还是和内鬼有关,必须仔细调查才是。

“波特先生。”哈利的思考被一位陌生男子打断,也许在别人眼中,他整个人看上去呆滞而憔悴。自然而然,来往的人们皆不想打扰“沉浸在悲痛中的”救世主先生。毕竟出现在五楼,都不是什么好兆头。

在前几日,一位母亲才抱着死去的儿子的尸体痛哭,向医师恳求拯救他们家孩子那颗停止跳动的心脏。

灵魂不可能因为这些哭喊而重新回到躯壳中的。那么把缄默曲解成哀悼,也十分容易。

“您好?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哈利垂头眨了两下眼,再皱眉抬头打量对面的男性,然后压着自己的不耐烦把自己的话讲完。虽然只是象征性地礼貌对视讲话,但显而易见,对方也十分的疲惫,象征劳累的鸦青的眼圈被魔法消除了,但他眼底的疲惫仍然无法被很好地伪装起来。哈利不再深想下去,也不愿在与人打招呼上浪费时间。直到他再次开口说出。“借过。”二字时,那位先生才再次开口。

“我是杰森·福克斯,是您朋友的主治医师。”

哈利看了一眼杰森,很快往旁边侧了侧,语言简练,不给丝毫商量的余地。

“麻烦您边走边聊。”

杰森闻言,跨步跟上哈利,声音略带些犹豫。“您朋友的情况不容乐观,身上很多魔咒需要长期治疗,并且,院方诚挚建议您的朋友住进杰纳斯·西奇病房,您可以考虑一下。”

“等一会儿跟韦斯莱夫人商量,我不是很懂病房之类的,是前面那间么?”

哈利跨步站在门前,回头望了一眼医师,没等医师回答,便推门而入。alpha对自家omega的味道极其敏感,就算是圣芒戈医院施有信息素隔离魔法的墙壁也无法阻挡那股热巧克力味儿涌进哈利的鼻腔。哈利身上也有若有若无的波特酒味,他深吸一口气,将信息素全部压住后才进房。

浓厚的巧克力香蔓在房内,韦斯莱夫人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用手拭泪。病床上那又瘦又高的红发韦斯莱散发的味道差点让哈利的信息素暴动。

哈利见到罗恩的那一刻,也立即红了眼眶。他最爱的人面色苍白,瘦骨嶙峋,身上的病号服都松松垮垮地耷拉在身上,隐约还能看到他手臂上被拷问留下伤疤。他缩在病床上面,双手抱着膝盖,瞪大眼睛,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您最好先不要过去刺激他,您一会不要太激动,他的状态不太好。”

杰森向哈利交代完后,向韦斯莱夫人招招手,轻声唤了两声,韦斯莱夫人放下了擦拭眼泪的手放轻脚步走过去,走过们的时候她看了一眼哈利,哈利不太忍心注视这样的韦斯莱夫人。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才回头望一眼已经出了病房门的两位,便轻手轻脚来到罗恩床前。罗恩最先警惕的看着哈利,满眼是渴望和不信任,一副尽了最大的努力将自己想要拥抱的欲望压抑住的样子。哈利坐上罗恩的床沿,用柔和的目光包裹罗恩的呆滞。

“…哈利?…是你吗?”罗恩压抑不住,声音是气音,嗓子估计是已经嘶哑得说不出话了。他努力地坐起来往前倾,双手想碰上哈利的脸摸一摸,但在没有碰到的时候就猛地缩回去了。哈利轻轻拉住罗恩的手腕,但察觉到罗恩紧绷的肌肉,便换了个方法。

哈利也往前微倾,脸颊贴到了罗恩手掌上。“我是哈利,罗恩,罗恩…我是…”他闭上眼,声音温和,一遍一遍地重复。

罗恩呆呆的,过了一会才如梦初醒地呜咽着抱住哈利。情绪激动地喊着哈利,但嘶哑的喉咙发出的依旧是嘶嘶的气音。

但他下一句话让哈利如同坠入冰窖。

“哈利!哈利!你不能被抓进来!你快走啊!”

他的罗恩抽噎着咆哮这句话,几乎癫狂地拽扯哈利的领子,发不出声音的喉,吐露的每一节气音都在激烈恳求。

哈利慌了神,他只能一个劲的,一遍又一遍地跟罗恩解释,这是圣芒戈医院,并非食死徒的牢房,不会在有人伤害他,他保证不会。

反复的、坚定的话语也无法打消罗恩的怀疑,反而使罗恩的情绪更加激动。哈利看着这样的罗恩只觉得心都要碎了,他抓住罗恩揪着他领子的手,轻轻落下一吻,哈利开始用温柔而坚定的声音重新叙述其他事情,即使带着浓重的悲伤。

“不会了,不会有其他人再伤害你,我保证,我保证…孩子们都很想你,韦斯莱夫人说,詹姆会说话了,但是,他一直不会叫妈妈,你好起来了去教他好不好?”

哈利轻轻吻去罗恩脸颊挂着的泪珠,直到罗恩渐渐安静下来,哈利起身脱掉鞋子,挤上了小病床,将罗恩搂在怀里,罗恩呆呆地靠在哈利胸膛上,听着他炽热的情感。

两人的信息素交织在空气中,但不带有任何情欲,仅是互相安抚。波特酒的味道醇香浓厚,热巧的甜香散发融合在里面,也不显得怪异。

罗恩轻轻眨眼,直到最后慢慢闭上眼睡去,哈利都保持着一个姿势。他恨不得把罗恩一举一动与每时每刻都神态都刻进骨子里。

不会再被夺走了。
叹叹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1#
发布于:2020-08-02 02:10
门开得不是很合适,本来哈利正悄悄地,反复地数着罗恩的睫毛。门被推开那一瞬,他已经用一只手将魔杖对准了来人。

杰森手中的病录几乎是飞了出去,啪嗒一声拍在墙上,然后才掉落至地。本来合着的本子因引力而被打开折叠了好几页。

“噢——噢!波特先生!是我!”杰森努力平稳被吓了一跳而往上扬的声线,尽力把它压到平时那般小声。哈利往杰森那边一望,轻轻回了句。“抱歉。”

“咳,这屋里味儿真大,都让人忍不住想去买些葡萄酒味的巧克力蛙——”杰森不是个很会开玩笑的人,他表情奇怪地将手放到自己的脸颊旁扇了扇风,但能很明显地看出——他是想让气氛不那么尴尬。虽然缺乏幽默,但这真诚得显得有点呆傻的方式足以让哈利对他礼貌性地弯弯嘴角。
“十分抱歉,福克斯先生。”哈利将自己的手缓缓从罗恩脑袋下抽出,再轻轻翻身下床。眼镜松垮垮耷拉在鼻头上,然后被自己的主人往上推了推。杰森是个beta,从各种方面来讲,他对信息素不是很敏感。

信息素无法影响到beta,甚至嗅觉偏差的beta都无法感知。但是,梅林的裤子啊!这股醇香的波特酒配上浓稠的热巧克力味,实在让人想起酒味儿的巧克力蛙!

杰森让本子悬在空中,拿着魔杖的手随意上扬,本子被折叠的边边角角立刻回了原样。几页纸自个儿往上翻,直到翻至它本该打开的那一页儿。
哈利很快穿好鞋,站起后理了理自个儿的衣裳,回头再看看罗恩的睡颜。才依依不舍地移开视线,伸手将空中的记事本拿下。

「姓名:罗纳德·比利尔斯·韦斯莱
性别:男
第二性别:omega
伤口类别数量:
魔法或魔法物品造成无法完全愈合伤口:三十二处
撞伤:四处
尖锐物品划伤:二十一处
体内残留魔咒余韵:十六种
……」

哈利的眉头从拿到病历后就再没舒展过。步子也变得缓慢,在杰森帮忙打开门口后,他才认为自己不用再次将后面的精神报告以及治疗方案进行考量了,毕竟他们一会就要将纸上的东西明明白白地谈一遍。再者,还有韦斯莱夫人在,她会知道最好的治疗方案。

哈利轻点头以示感谢杰森帮忙开门,关掉本子后抬头,便看见了低头不语擦拭眼泪的韦斯莱夫人。

“韦斯莱先生的状况不是很好,身上伤痕不算内里,单是皮肉便有五十七处伤痕。体内魔咒余韵达十六种,我们现在还在进一步地追溯更细微的魔咒印记,我们希望能够知道他曾被什么伤害过,好完完全全做一次内脏修复及…”

杰森顿了顿,悄悄瞟一眼韦斯莱夫人才继续开始讲话。“本院还是想让您们同意韦斯莱先生住进杰纳斯·西奇病房…您知道,我们…”他话还没说完,便被韦斯莱夫人的抽泣声打断。哈利被吓了一跳,连忙去安慰韦斯莱夫人。他弯腰托着韦斯莱夫人的手臂,轻声。

“韦斯莱夫人,别太伤心…罗恩一定会好的,您别太伤心了,好吗?…”

韦斯莱夫人听到后,肩膀抽动的幅度更大了。泣音从手帕下溜出来。“呜…罗纳德!我的小罗纳德……他不能去杰纳斯·西奇病房…这…这进去了就、就出不来了啊…”哈利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抑制住自己的悲伤。“会出来的,韦斯莱夫人,他会出来的!我保证好吗?”

“不!哈利!你什么都不知道!…这个病房是终身住户才可以进入的,罗纳德不能在里面!我要带他回家,哈利,他必须要回家!他不能一辈子都在病房里啊!呜…”韦斯莱夫人抓住哈利的衣袖,哈利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又抬眼看杰森。

“福克斯先生?是这样么?终身住户?”哈利站在原地,他似乎意识到了这些魔咒的严重性。他握紧拳头,甚至忘记该怎么张嘴说话。只觉得灵魂沉重得似乎被挂上了石头。

哈利不知道是自己后来是怎么反驳的福克斯,他只知道。自己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我不能让他一辈子待在这里,我必须要带罗恩回家。]

韦斯莱夫人的哭声将哈利的灵魂提回来,即灵魂上升时被勾住的裂痕处疼痛不堪。

“…那么我们院方会给韦斯莱先生安排一间单独的病房的,波特先生可以看看房间单号。”

哈利将病单结果后急促地说了句谢谢,连看也不看便直接给韦斯莱夫人。韦斯莱夫人用魔杖在病房上面画了个圈,哈利点点头。

“就韦斯莱夫人定下的房间就好,您们院方过目后没意见请务必通知我,我抱他去。”

哈利交代完后闭眼深呼吸了一口,刚想跟韦斯莱夫人告别,就被韦斯莱夫人抓住了手臂。

“哈利…你……很忙吗?”

哈利连忙摇摇头,轻声回答“什么事情都可以推一推,他们给我放了一个星期的假。”

说到这,韦斯莱夫人又红了眼眶,她拿起手帕擦拭泪水后才慢慢地讲“哈利…不要太累,也不要自责,你的孩子们非常想见你,他们从弗雷德那听说你回来了之后就吵着要见爸爸。”
叹叹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2#
发布于:2020-08-02 02:12
叹叹:门开得不是很合适,本来哈利正悄悄地,反复地数着罗恩的睫毛。门被推开那一瞬,他已经用一只手将魔杖对准了来人。

杰森手中的病录几乎是飞了出去,啪嗒一声拍在墙上,然后才掉落至地。本来合着的本子因引力而被打开折叠了好几页。

“噢——噢!波特先生...
回到原帖
第二章
叹叹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3#
发布于:2020-08-02 02:17
(啊,抱歉不是很懂这里的格式orz)
第三章



“这……是哈利。你们的父亲。”韦斯莱夫人看两个孩子有些认生的样子,眉头皱得很紧,她不动声色地看了眼哈利,神情犹豫,手握紧了又松开。哈利知道这是她正努力的克制住自己的怒火,哈利默默地闭上再次深深呼吸一口气。
胸口发闷。

“…爸…爸爸……”小女孩怯生生地喊了两声,想跑过去找哈利讨抱,被小男孩拉住。小男孩一个劲儿把小女孩抓住,不让小姑娘过去。于是她不由得因此开始哭闹起来起来,可小男孩结结巴巴安慰半天才凑出一句话来,声音小得可怜,哈利却听得无比清晰。“爸爸要去打坏人…不能当他的宝贝,爸爸会因为宝贝而有危险的…”

哈利满满走过去,儿子眼睛里满是泪水,他蹲下抱住自己的一双儿女。小孩是藏不住心思的,他们刚才泛着泪花的眼彻底决堤了。

红发小姑娘哭着抱紧哈利,小男孩也悄悄的流着泪,仿佛是一只刚刚归巢的雏鸟一般。

“坏人都走了,我的宝贝,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哈利声音不住颤抖,两滴泪从脸颊滑落,他的小南瓜们,他们才四、五岁啊,就被迫懂得这些了。他们本该父母陪伴,无忧无虑。

一如当年那个男孩,为了魔法界而拿起武器。
现在,一个男人在自己的孩子面前首次卸下伪装。

吃晚饭时,两个小孩依旧很拘束,韦斯莱家久违的热闹了起来。比尔和芙蓉早早地回到陋居里,比尔没看到哈利一般直接走进厨房,只有芙蓉兴冲冲地朝哈利打招呼挥手,弗雷德和乔治虽然到得不早,但来的也不晚。他们笑嘻嘻地捧着一大个礼盒进来,将礼盒递给两个小孩后拍拍他们的小脑袋,就拉着哈利去叙旧。他们似乎在轮流给哈利一些才出的新的搞怪糖果之类的,哈利没见过这些糖果,他甚至希望这些糖果吃下去后能有比玩笑更严重的后果,哈利并不介意罗恩的两位哥哥用恶作剧的形式来惩罚他的失职。

最晚来的是查理,查理依旧酷酷的,但整个人精神状态有些疲惫。他勉强地对哈利笑笑后也进了厨房。韦斯莱夫人头一回在哈利面前没有把她的“捣乱鬼”们轰出去。

韦斯莱先生坐在餐桌边读报,两个小家伙拆开礼物后一人戴上一个“大鼻子哈哈乐”就跑过去了逗他们的外公笑了。

韦斯莱先生装作无奈地叹了口气,慢悠悠地把报纸放下,又慢悠悠地擦擦眼镜,才开始跟两个小孩玩儿。他喜欢这两个孩子,他脸上的每一条笑褶都在说——亚瑟·韦斯莱爱他的两个小孙。

金妮没有回来,自从罗恩失踪以后,哈利只见过一次金妮。当罗恩最疼爱的妹妹用失望且隐忍着愤怒的目光望过来时,哈利便觉得自己像是从高空坠落,没有任何着力点,背部朝下,无法翻转,甚至无法转头目测底部在哪。

哈利看着那三个空着的座位,内疚的窒息感扼住了他的喉咙。

“吃饭了,孩子们——”韦斯莱夫人的话在哈利耳旁想起。哈利愣愣站起来,招呼着自己的两个小孩去洗手。

假如…假如罗恩还在屋子里的话,他会悄悄地趁韦斯莱夫人不注意时拿一个馅饼。在这之后如果韦斯莱夫人看到的话,她就会过去故作凶巴巴地向罗恩念叨“不洗手就吃东西会生病的!放下它…罗纳德!”…

世界上最可惜的就是,普通的人拥有不了假如,也拥有不了如果。更可惜的是,死神的主人也无法让这四个字成为现实。

“…嘿,哈利。”弗雷德凑近哈利,悄悄用手拍了拍他的背。

“我们觉得…”乔治舔舔嘴唇,望了一眼弗雷德。

“事实上也是…呃……”弗雷德对乔治眨了下眼睛,乔治会意,对这个小沙发施了个隔音咒。
哈利等他设完咒语后才大声叹了口气,整个人瘫在沙发上,一副虚脱的样子。“谢谢。”

乔治摇头,将一颗糖果剥开,丢给哈利。哈利直接将糖嘎嘣嚼碎咽下,沉默地等待,他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糖果,吃了后没有任何不适或者奇怪的现象发生。

弗雷德笑嘻嘻啧啧两声,又凑过去拍拍哈利。“嘿——只是一颗糖,枫糖浆味的,不会吃不出来吧?或许你想要南瓜汁的?”

“咳咳。”乔治在一旁恰到好处地咳嗽两声提醒弗雷德要说的话。弗雷德对着乔治翻了个白眼,才很快地将话题拉回来。“事实上,我们觉得你看起来很憔悴,或许该休养休养的是你?”

乔治见哈利低着头,强撑着笑意,又开始了他们的老把戏——变换角色玩笑,企图让哈利开心一些。“乔治说的对,你得把身体照顾好。小罗尼还得要靠你照顾。”

弗雷德悲伤地说“是的,弗雷德去了一趟医院,发现小罗尼…不认识我们。”

乔治张嘴,脸上表情复杂。“只有你了!哈利,妈妈用猫头鹰传信说他认得你,只认得你,所以你可一定要精神起来。”

哈利定神,发现手里又被乔治塞入一颗糖果,哈利这一次,选择含在嘴里等它慢慢化开。“弗雷德,谢谢。现在,一切为了罗恩。”

弗雷德耸耸肩:“不用谢弗雷德,递糖的是乔治。”但他很快又和乔治一起正经起来,他们一同附和哈利的最后一句话。

“一切为了小罗尼——”
342869125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4#
发布于:2020-08-03 06:57
很好看的,大大加油啊
sabrina15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5#
发布于:2020-08-07 07:55
有新糧吃!大大加油喔!
咕咕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6#
发布于:2020-08-08 03:25
好吃!大大加油!!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