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百朝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阅读:6884回复:27

[多CP向][完结译文] 彷徨 (DM/RW,DM/HP, BY:Calico, 刀刀杀 译)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07-04-17 22:41
最坏的事情是,碰过德拉科的嘴便无法全身而退.在那短暂而切实的几百秒内,血液不断涌出,总在侵吞其它想法,把你推远.无论如何,这很笨拙,坐在他那张过于低矮的床上,他贞洁地待在邻近的椅子上,主人和客人各行其是.你在这里处理部门事务,为了潘西得到他那写在合约纸上难以捉摸的蜘蛛般狡猾的签名.他签字因为哈利告诉他必须听你的话,因为你照做了,这些天来,投入这些让人信服的案件.

几个礼拜以来你畏惧这桩案件,现在你在这儿,事实是像你想象的一样糟糕.好吧,几乎是的.这儿有一个可怕的梦,你们回到了学校,像往常一样你在魁地奇比赛被推向长满青苔的石块,德拉科推的,和潘西一起....真蠢!居然害怕成这个样子,对现在来说可不是一件合适的事情.愚蠢又难堪.

你有过最坏的梦境,德拉科斜靠在阳台的丝绸吊床上,你失去了双腿下面的部分,你必须用膝盖跛行递给他文件,把墨水瓶搁在脑袋上面保持平衡,并且他误认为你是花匠的儿子.这并不太坏.

现在德拉科那张古色古香的椅子只用两条腿倾斜在半空中,他的手按在你的肩上,他的嘴贴得很牢,温暖,不湿.你没有抵抗.抽身会使尴尬爆炸成可怕的裂痕.你不想这样.后果浮现,在另一个世界,一些珠网般的混乱.甚至现在,哈利在楼下,用溶化的可可粉,糖,香草,还有黄油制造干酪.你的手捏成灼热的拳头放在你的膝盖,你让你的眼睛闭着.

哈利用来装白兰地的玻璃杯铭刻着马尔夫的字样,放在金子的魁地奇杯旁边.定做之前赫敏和你一起检查,并且你说了"是","好眼力","摸起来很好","他们一定会喜欢".你写了她递过来的卡片.然后,德拉科平静地接受了你的注视,礼貌地微笑,哈利伸手接过赫敏的包裹.有点奇怪,在几个月的分开后再见到他,而且你在发毒瘾想再碰触他,无望地渴望他哪怕仅仅用嘴吻过你的手.哈利在感谢:"谢谢-荣恩,赫敏-这对冬天驱寒很有用."德拉科只是微笑,低低地说话,他的眼神晦涩迷人,他的手放在哈利的背上.那是刚好两年前.德拉科的嘴唇现在想起来感觉就如当初一样鲜明,毒瘾仍未消褪.

你想要-更多.你想打开嘴唇,并且至少,品尝他-但是你不敢.你希望德拉科在他的床上,沉重地压在你的上面,他的腿从僵硬合适的角度分开你的,他的手在这一时刻比你更沉重自信.但是-那会导致性.你无法得到他,无法结束这一切-用手指,至少.在他到达之前你想知道他是否还是一样饥饿,你发现你不否认你自己的这个发现,如果你有机会.

你屏住呼吸,仍然有噪音泄漏出来,他的大拇指滑过你的衬衣那弄皱的衣领停在你的脖子裸露的皮肤上.他张开嘴,-最后,噢,-最后!他吻下去,好像很久以前就这么做过,舌头光滑谨慎,他白金色的头发波纹起伏,像浅浅的振翼,用狡猾的沉默将你拖回现实.你又一次发出那种噪音,加上颤抖的舌头作为答复.

"嗯..."是他,你不稳的呼吸是在承认他,他加重压在你肩膀上的手,优雅地将脑袋偏到另一边,你挨得这样近,几乎失神.他亲吻,好像他可以一小时一小时地亲吻下去,好像现在非常赞赏你躲个精光来场床戏.床,你想,然而挫败的混乱又从短暂临时的冬眠中抬头.床,但是没有性.你迅速地想,认真地,假装这就是一切.床,拥抱,但是没有性交高潮,没有肌肤接触(没有罪恶).他的呼吸变浅了,他压着你的肩膀.亲吻变得破碎起来,油腻,肮脏,混杂了前戏-你知道如果你用手指掐他的喉咙,他仍然会强硬地压过来.

你的手压在大腿上,令他压在你肩上的手不会使身体斜得太厉害.他紧紧压着,然后,舒适的记忆,他几乎整个滑入,在你的咽喉,你嘟囔着,突如其来的兴奋,他对你的舌头起了反应,低低说了些什么,退了回去.你想,不不不不不.

不合适的吊灯仍然挂在那儿,这是他们的卧室.你愚蠢地对他眨眼睛,只听得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坏主意."你微弱地说,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他看着你的嘴,你已经完全勃起.回来,你想,回来,现在现在现在.


***

那天的后来,没有什么事情,德拉科接哈利回家,当然是在他们两个都有份参与的魁地奇比赛之后.诚实的说一句,哪怕一个瞎眼的占星术疯子都可以洞察一切.流言四起,那个早晨德拉科享用他的早餐,葡萄的果实正在成熟.

你笑了,因为大家都说对他来说哈利实在是太好了,德拉科没说什么但这些都没什么,因为你真的不认为这一切会继续下去学校已经结束了.不.不.无论如何你总会认为这是件好事.你太忙了,忙于应付潘西还有工作的套索.

哈!你?每当有金色头发的人出现在办公室,你是不是把头抬得太快了?当然不是!有些东西在你的眼里.

很明显地,德拉科没再见过其他人,根本没有.在一个星期之内,官方是这样说的:卢修斯不准而德拉科根本不关心这个.赫敏沉重地摇晃着脑袋说这是一个卑鄙的游戏,然后预言家日报告诉他们一些青少年的生活发式是在玩火.她发怒了,然后开始纠缠,你为什么这么担心哈利是不是高兴.

六个月后,你必须做个决定, 这事关荣誉.它是,绝对的,很显然,哈利决定重拾巫术,在青春期结束之前赢回所有褒奖.为了马尔夫,你想,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不能伤害的缔结婚约之人.

金妮的房间塞满了朋友,围着一个装了鳗鱼酒的瓶子嘻嘻傻笑,,摇晃着不久前才剪过指甲的手,绝对不同意.德拉科是个花花公子,他们说.人人认为如此.这不过是为了金钱,如果你变得愤世嫉俗,他们轻松地说,但是他们中有人认为这当中有真正的爱.看看他们自己,他们说.到目前为止是怎样的.

***

回来,你想,凝望着待在古色古香的椅子中的他,他的嘴潮湿,空气沉闷得好像这个世界都在屏息.杂志会为这张照片付金加隆的.你会,如果你有一个金加隆,你用你的名字发誓.

"你不知道,"德拉科说,他低沉的声音被眼中的火焰掩盖,"这也许是个好主意,如果你没听清楚的话,我常这么做."

你想把他拖下水,品尝他,留下烙印.你怀疑你需要这个.他的想法?他的?你捏自己的鼻子."哈利是我最好的朋友,而且他就在楼下."你马上庆幸你们并没做什么.德拉科扬了扬下巴.

"你不认为这让我们都感觉愉快-"

"别胡扯了."你打断他,忽略击中你的闪电:愉快,吻你让德拉科愉快!"别装得对这套很拿手,我知道不是."

"我认为那是不可抗拒的."德拉科微笑着.

"签那混帐的纸."

德拉科看都没看就签了.要不是由于昂贵的墨水,鹅毛笔在这样用力的摩擦下一定会发出尖叫.你愤怒地想,如果他在任何地方都这么干,如果他的阴茎在坚硬地勃起时仍能美妙地弯曲,你希望当你失神的时候他也能虚弱地迈不开脚.你希望把他的头发抓在手里.你希望他二十一岁的时候可以剪了它们.

"我们应该去楼下."你说.你想象你闻到可可粉溶化在空气里,猜测那可能是内疚的谈话.他在看着你,他的眼睛是薄薄的雾色穿透阳光,你不知道他是继续诱惑你还是收回五分钟前说过的话.

他点头,手垂到膝盖,换了个姿势,没其它表示.操,你想,你听到你吐出的词语-下楼-立刻从床上起来,你愤怒地甩开步子,冲到门前,听到他说,易碎地,"荣恩."

你转头,他优雅地把墨水吹落在藩西的文件上,注视着你.

"忘东西了?"他说.

你的背撞到墙,但很轻.他站起来,你的肩胛骨磨碎了涂着膏药而且你想离开这儿-但是哈利在楼下炸着干酪-而且他们锁住了房子-而且你想把文件从他手上抢过来,顺其自然地,你忍耐地向外扯那纸片.平常得像一笔正经的经济业务.

"你应该去这儿."德拉科说,手压着你的肩膀抵在墙上,你躲闪,茫目地想要找到逃生口.混帐------你碰到潮湿的门把手,还有复杂的锁,他的毒蛇味道的呼吸喷在你的脖子上.

"如果我真的想做,"他说,温和尖刻,像研成粉末的白雪,"我要得到你,就在这里,此刻,从你背后."

你难以置信那股震颤的电流."大概是真的."你妥协了,他开始亲吻你裸露在衣领外不可宽恕的部分,将冰冷的战抖传遍你的身体,将灼热的血液冻僵在你的皮肤之下.他的手滑过你绷紧的小腹,到了拉链.拇指精确地覆在上面,玩弄着.它非常灵巧,带来可怕的后果,好像他从前就这么干过.多少年的关系?你的脑子喘息着,他摇晃着,向你靠近了,这一切都很好,但是,操,操,这儿,操------

"我想要你."他窃窃私语般对你说,身体压过来,简直要将你碾碎,热,上上下下,全都集中到你的背,"但是在别的地方,别的时间."

他扭转手臂将门打开,你走出去的时候绊倒了,他所赐予迟来的痛苦.你感觉你的骨骼着火了.甜甜的烧焦的气味确实是这儿更加强烈,而且在房子的上部,一只家养小精灵闪闪发亮,深紫色围裙淋湿了."平底锅全坏了."这几个单词蹦出来,德拉科就站在你的背后,手在你的屁股上飞快地挤了一下.你战栗了,跨下台阶,家养小精灵猛的拉扯他的围裙,他的头开始震动,"我不知道他是怎么了!"他叫喊着,停下脚步,同时跺着两只脚,"这应该是不可能的!但是波特主人是位非常糟糕的厨师!"

"好了."德拉科说,但是小精灵猛撞用紫颜色包住的脑袋,站在两个细长的柱子中间他开始痉挛.

你作了几次含有巧克力味的深呼吸,这让你进一步头昏眼花."我要下楼."你说,你确信是你的声音,你踏下一步楼梯,手抓住冷的楼梯护拦,一群蔓德拉草在你的脑子里打架.

你拿到了他的签名,这是主要的事实.是的.一场胜利!藩西会安静一点,当然还是会兴奋.马尔夫送来羊皮纸,堆在更多的羊皮纸后面,它们沾上墨水,潦草地书写,但从没有签名.这一次,会有不同,整洁,失控,准时达成,计划完美-藩西会要求再现这个奇迹.

你吞着口水,挤向餐厅,哈利的说话在你脑中投下一片空白,他说他不会为任何人搭桥,所以今天以后你也许必须为了生活拾起事业.美满,稳定,实际上.任何时刻,只要政府想与那个臭名昭著,善于逃避问题的王子在他们定义的王国内部谈判,你就会被送到这儿.你---

"噢,别走那边."哈利说,从餐厅探出脑袋,你在厨房的玄关转个方向,和他一起坐在有着厚玻璃面的餐桌旁边.他递给你一杯白兰地的时候,你的手指依然少许打颤,他礼节性的说抱歉:"烟太大了."

"嗯?"

"是啊."哈利咧开嘴笑了,皱起他的鼻子点点头,"最好我们晾它一会儿,事情自己会好转的.一个礼拜,说不定是两个.想想聚会,嗯,烟散了,是吗?"

你吃吃地笑了,突如其来的一切难以理解,在床上翻滚的魅力更加难以抗拒,比起维护和哈利之间纯洁健康的友谊.你向他扬起潘西的纸片,给他看了一看又收回文件夹,放好,重新端起你的白兰地.现在你的手指无可挑剔地平稳,接触那切割过的水晶玻璃.哈里笑了.

"印象深刻,干得好.你劝说他了?"

你点头,然后耸肩."和想象的一样."

哈利给你一颗草莓:"调味汁的味道好极了,你的鼻子会告诉你.他说,然后他的眼睛开始发亮,他向你的肩膀后面微笑:"嘿!"

有些噪音,你转过身体,德拉科逮着一只家养小精灵,把它投进散发着臭味的厨房,迅速把门关上."一尘不染."这之后他说,你听到小精灵兴奋的尖叫,杂夹着金属交错的铿锵.德拉科在大腿上掸去手上的灰尘.由于剪裁的关系那儿简直看不到裤裆."老实说,"他慢吞吞地开口,"我留给你十分钟------"

"你应当让我买些巧克力,"哈利顽固地说,冲你笑着,"就缺这种精致点心,这是我们都喜欢的,不是吗?"

你咬了颗草莓,尝起来又冷又湿:"嗯-嗯."你表示同意.

"我喜欢精美的东西,"德拉科说,走到哈利背后在他肩上印下一个吻,当哈利向他倾过身子,他却微笑地看你."我喜欢事情被复杂化.我是在对荣恩说---"

"我说,"你打断他,感觉一个阴森可怕的微笑冻结你的脸庞,"我曾经研究过布丁---在什么地方来着?"世界正在沸腾,蒸发,由于德拉科,站在哈利后面,热切地啃着他的嘴唇."和藩西一起在我家里,像从前那样."你补充说.

哈利摇晃着一颗草莓,"还有很多,"他说,德拉科抓住他的手腕,这样哈利就没法把草莓放到他的嘴巴他的手上,他又一次看向碗里,"你没告诉我你毕业了,负起责任了."

他声音中有些东西吸引着你,你记起上个月在他的房子你没待满一个小时-和今天大同小异,在楼上,办着公事.现在事实无法躲避,你虚弱地想,看到德拉科舔着指尖上你的眼睛难以看到的草莓汁.你不得不清清喉咙."真有趣,伙计."你说,放下你的饮料.

哈利为你的动作皱眉,"不再吃些点心?"

布丁,你想.马尔夫对于甜点的说法.你再一次作出扭曲的微笑,"是的,够了."

"再吃点草莓,至少,"德拉科打破哈利有些气馁的沉默,像溶化的冰块一样狡猾,于是你说,

"好的,这太好了."你渴望离开,然后,"我的意思是,如果这儿------有那么多."




"当然有,"德拉科说,然后用他的嘴含着哈利的耳朵,平静地看着你."我们有非常多的草莓,不是吗,嗯?"然后,在哈利有机会开口之前,"好了,去拿,你是哪一种主人呢?"

"混帐,"哈利咧开嘴笑了,你的小小背叛很快被忘记了,他转过一半身体,压着德拉科的腹部.

德拉科咕哝着--这使你想起一个礼拜五的晚上,你溜进卢修斯的吸烟室里,当时水仙正在招待自己的朋友,德拉科的呼吸不稳,你的阴茎在挤压中变硬-德拉科低声说着什么,"哈利,"你知道你的感觉有多苦,他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愉快在提到他的-好吧-他的伙伴的名字的时候."这种举止."

"好了,好了,"你几乎可以感受他在哈利的腰部施加的小小-恶作剧,性暗示-而且哈利扭动着身体配合他,笑着,然后看进你微微害羞的眼睛."嘿,嗯-草莓!稍等一下,我给你拿一整罐."

好了,都过去了,你想说,但是你的喉咙哽住.哈利推着德拉科的肩膀像他们以前做的那样,在学校里他们用这种半暴力的方式给单调的生活着色,这一次德拉科抱住他,的确是故意地用力,时间令人厌烦地缓慢研磨,德拉科强迫哈利待在自己臂弯里.他从哈利的嘴上窃取一个甜蜜锋利的吻,那是够投入的,彻底的占有.你默数三秒,哈利颤抖地抬起头来,眼睛明亮,身体紧紧贴着德拉科,从胸口到脚趾.

"嘿,"哈利嚷起来,匆匆向你点一点头,你听见失望藏在他声音中的烦恼下面,你听到它们回荡在你的血液里.哈利的声音是沙哑的:"别这样------"

事实上他的说话不太让人信服-但是另一方面,你知道对德拉科来讲没有什么是不可能.有一次德拉科舔了你的眼睛,他湿润的嘴唇边缘降到你的睫毛,来自他嘴唇的压力使你的内心突然迸发一阵温暖的情感战栗.他会问,但只作为形式.无从相信他想要你,这不被允许.

"这是我们的房间."德拉科抗议着,轻而易举地微笑,现在你也在他的笑话当中."一个男人还会在什么地方...做...他想做的事?"他的声音变得柔和,几秒钟几后拖得缓慢,更慢,再慢,哈利的眼睛就要闭上而他还在看着你,黯灰的星光.德拉科垂下他的睫毛,貌似端庄地吻了哈利,再一次的.

***

他们就在你的眼前,还有那倒霉的被遗忘的草莓,你无事可做除了呆呆凝望.你咬湿你的嘴唇看着德拉科的手滑入哈利的头发,哈利的屁股有了反应,德拉科那张清白的脸上写满了不容置疑的目的,他吻着哈利坠入毁灭性的眩晕,继续.你恨哈利的不知礼节不知避让,你感觉到重压在自己的嘴唇,那里曾经因为德拉科的接近彷徨.

"你真不幸,"哈利嘟囔着,最终,你突然意识到自已在不自然地凝望他们.你应该说个笑话,或者假装抱怨,或者把草莓弹到他们的头上.站好了,看看自己做些什么,噢,根本不应该那么干------

"我把它留给你们,"你笑了,心情轻松,你就那样做了,把哈利拽回现实,现在,他向德拉科射出黑暗的子弹,黑暗的目光,德拉科优雅地清了清嗓子,看起来很高兴.

哈利用一只手挡住了自己的脸,"我真抱歉,"他大声说,在你看来显得比较开心,"我现在去拿你的罐子,不会再有问题了,除非在半路上错误地遇上一只家养小精灵."

"当然."你笑了,因为该死的除此之外其它的反应都是不礼貌的.

"但是当然,"德拉科安静地说,等着哈利走进了大厅,"他从没碰过家养小精灵,他知道我不准."

你觉得你被困在讨厌的浪潮里,沉默的保持顺流."混帐,"你说,他走近你等待着,他的身体发热,阴险地侵蚀你的知觉.你坚决不看他,看着窗外,细雨闪着微光降落在仆人待的草坪上,在这样的距离,金探子的光芒被云彩蒙上了一层暗淡的古铜色."停止戏弄我."

"如果我说不呢?"

他抓住了重点.你觉得受到威胁说不出话."晚安,德拉科."你说,想在困境中保住自尊,他轻轻哼了一声,温柔地,将一根指头滑到你的下巴.你把脸转向他,你的眼睛半闭着,他捉住你的嘴吻了下去,尝起来就像你倍受煎熬的那个夜晚,他耸着肩膀,当然是当着其他人的面.

又是像草莓那样的冰冷,也许抱着哈利的时候会是温暖,你又一次迷失其中.然后像以前一样,他扬长而去,一分钟后哈利喋喋不休地回到屋里,一只手拿着魔仗,一只手拿着木制烧杯.哈利看到你们站得很近-只有一步之遥-对此没有任何兴趣.他更想知道杯子里能装下多少草莓.

"...九,十,"他胜利地说,轻轻拍打魔仗,在递过去之前,德拉科阻止了他."离开他,"他转过眼睛看着你,"他想缠住你,烦死你,好在所有招人讨厌的东西都一样,你会发现只要你不理他,他就会觉得乏味,然后走开."

"噢,现在,"德拉科轻声地抗议着,"这很简单,但不公平."他的目光穿越你,得意地笑着."大多数时候我不讨厌,当然我也不会轻易放弃-你的上衣呢?"他补充说,你愚蠢地摸了衬衣袖子.

"嗯,"你说不出话来,你努力回想,就像一个聚酯污点,沾在他们精美大床的角落.你打赌德拉科也知道它在哪里."也许掉在楼上了."

"我去拿,"哈利飞快地说,长长地温和地叹了口气."今晚我是主人---"

"我对厨师的问候."德拉科低声说,哈利用魔杖问候他,使用魔法的爆裂声暂时塞满空气."痛."他佯装尖叫,哈利笑起来,然后德拉科回复严肃.傲慢地叉着他的双臂."野蛮的攻击-我想我一点也不奇怪."他提高了声音,哈利还在吃吃笑着,脸朝门外,"我想你还记着这是你的保留节目,韦斯莱---"

"看看你在做什么,"哈利从走廊喊话,面无表情地警告,他的脚步踏向楼梯,德拉科还站在那儿,平静地笑着,他眼睛里微弱的闪光让你的膝盖发抖.

"过来."

你紧咬牙齿.你们仅有一步之隔,但是,"不."

***

荣恩-马尔夫,你飞快地想,有一次,你喝醉了睡死了,早晨你又清醒过来,脑子里疯狂地转动这个念头,没有什么好做的,除了尖叫或者大笑.

***

"过来."

"停下,"你说,德拉科摇头,用他的手指钩住你的衣领,扯着你直到你们嘴唇互抵,他的舌头滑入你的口腔,你发誓你就要当机.魔术般的幻觉攫住了你,他太早把你推开,心脏跳动了几秒之后,哈利从门那儿过来了,你拿回你的上衣,还是捉不准手指的感觉.你丢失了几秒钟,无论如何,你愚蠢地燃烧了,就在哈利上楼梯的时候.

"好了,"哈利说,拍拍自己的肩膀,拿了一杯白兰地,"现在就走?"

"我想我该走了,"你说,晃着脑袋,把手揣进夹克里面,衣料的感觉不太好,"我走了,你知道,再见."

他们送你去玄关,哈利抱了你一下,又快又用力,你闭着你的眼睛好躲开-德拉科的目光.德拉科冲你点了点头."下一次."他说,胳膊放在哈利的腰上,他的声音像旋风般死缠着你.

"好了,我们要做事了."哈利说,你许诺会检查你的日程表,德拉科说在这个月结束之前你也许还会来这儿签下更多的文件.于是你说:

"好吧,也许是真的."然后德拉科给了你世上最甜的笑容.

"只警告你一个词,"他慢慢地说,"我不认会我会轻易地被说服,下一次,我会忘记怎么给魔法部解开膝上的牢绳,你也许需要修改你的措词."

你的耳朵开始发烧,"我会告诉潘西,"你说,德拉科的眼睛闪了闪,像是笑了.你飞快地补充,"还有,再见,"举起一只手算是告别.你的头低下来看着他们映在石阶上的影子,你必须集中精力抗拒可怕的眩晕.你走开一些,又回头看一眼,试着不去憎恨德拉科窜进哈利衬衣下面的手指.

"再见."哈利挥着手,德拉科又冲你点点头,然后冲哈利微笑,然后拽着他回到屋里,然后关上了门.

再见,你想.尽力忽略想要留住德拉科的想法.你想他们可能一起去了楼上-你怀疑.就躺在那地板上,也许,哈利的头枕在门垫上,"混帐,"你说,你的声音在发抖,如此困窘.在赶到斜角巷之前你只有五分钟时间,你要快走,抓紧每一步时间.

你走之后门轻轻关上了,你盲目地希望你永远别再听到它.永远别再回来,你绝望地想着.是的,你对你自己说,这样很好,只要告诉潘西你炒她鱿鱼,告诉他你厌倦了向马尔夫下跪.你希望永远别再回来,从未到过此地,永远,永远,永远.

你没有办法承认自己真正的渴望,永远不要离开.

最新喜欢:

AzriverAzrive... SBLERAYSBLERA... 为君吟为君吟
LOVERON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1#
发布于:2008-11-08 23:42
HOW TO SAY IT, IF I WANT TO LOVE,FORGET IT ,FOREVER.
feinikesio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2#
发布于:2009-01-24 17:23
额```
我的智商看来是不太够~~~~
有很多都米明白。
LOVERON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3#
发布于:2009-02-03 22:13
如鲠在喉,我知道我讨厌这篇,太过深刻的印象,又看了一遍,痛并爱着。
xuejoy
一年级学生
一年级学生
4#
发布于:2009-04-14 22:07
这个有点儿残忍,金发太狡诈,黑发太迟钝,红发好欺负……
墨袅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5#
发布于:2009-06-08 15:04
额...莫非是我太迟钝了?完全没看懂...惭愧的某袅再去看一遍...
covurs
一年级学生
一年级学生
6#
发布于:2009-07-19 18:31
这篇好迷...不过很明显不是治愈系...救命啊...偶要被治愈啊啊啊啊  
ranne
一年级学生
一年级学生
7#
发布于:2009-07-24 01:31
好吧,很多地方没看明白,ron明显是被虐了,可怜的家伙
不过还是必须说,draco真是非常迷人
ggggggg1987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8#
发布于:2009-08-07 22:17
Re:[完结译文]
俺很爱Ron受虐的啊 ~~有爱啊!
逆夜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9#
发布于:2009-08-08 05:44
可怜的Ron........
为什么要虐Ron呢.....!!!!!
呜~~~~~draco你会后悔滴.........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