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阅读:1359回复:17

[完结原创]红豆(FW/RW,GW/RW,FW/GW无差,BY:仓仓)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1-12-30 11:52
我的那个弟弟,是有一些脸盲的。
准确来说,他分不清我跟乔治。
罗恩在庆功宴上喝了好几瓶酒,当然,所有人都喝得不少,但是他完全喝醉了,一片欢声笑语中,他脸颊红彤彤的,坐那傻笑,傻得一骑绝尘。
宴会结束,人群中东倒西歪者甚多,还清醒的人开始打扫战场。
我把他拖回房间去的路上,他嘴里嘀咕着:“哈利!赫敏!来——”
然后头往下一垂,睡意突然袭击了他。我继续往前走,看来这小子酒品还不错,不是太吵,完全不闹。
还没走几步,他在我臂膀间挣动了一下,抬起头来,盯着我,眼神灼灼,从这个角度,他看起来还真有几分可爱,跟一只毛绒绒的金毛大狗似的。
于是我耐心地停下来,想听这醉鬼能说出什么傻话,明天早上等他清醒,我定要反复提起来,好好地取笑他。
“乔治?”他说,睁着他那喝醉之后更单蠢的眼睛。我关于明日快乐的气泡还未成型,就被他戳破了。
是因为喝醉了,脑子不清醒,还是因为,他就是这样,一直都分不清我跟乔治?
为什么乔治现在不在这呢,我们双胞胎完全一模一样的脸,一定可以让他陷入彻底的混乱。
喝醉的人可以看到几个月亮,又可以看到几对双胞胎?也许罗恩会看见四张重影的脸,然后做一个噩梦。
我凑近他:“你说什么?”
“乔治……”
他的语气弱了下去,又仔细看了看我,迟疑着:“呃,弗雷德?”
不坚定,怀疑,试探的口吻,完全不会使我感到开心,虽然妈妈也分不清我们两个,我跟乔治一直以此来捉弄人,今天我却想较真。
都怪罗恩,他懵懂的表情让我轻易产生想欺负他的冲动。
等不来我的回应,他的眼睛缓缓眨了眨,逐渐要合上了。酒精的麻痹作用下,他只有靠着我支撑,我感到他身体一软,不由收紧了手臂。
我也喝了些酒,刚才还觉得脑子有些晕,此刻却分外清醒,捉弄罗恩的一百种方式,在我脑海里一个个跳出来。
到了床边,他自动扑了过去,身手之敏捷,目的地之精准,令我惊叹。我简直分不清他是不是真的醉了。但是他在这之后一直都没有再动作了,我等了一会儿,他仍然将脸埋在被窝里,一动不动。
我怀疑他会就这么睡过去,喊他几声都没有理我。
我把他翻了个面,果然,一脸安详,显然是睡着了,还是美梦,嘴砸吧着,呈现微笑的弧度。
我捏他的鼻子,他的表情逐渐痛苦,皱成了一团。
他睁开眼,眼睛没有焦距,迷蒙地看着我。
我冲他微笑,他咕哝着“好困”,打了个哈欠,一副随时能再次睡过去的模样。
“有事吗?”他问我,这醉鬼的大脑短暂清醒,开始处理信息了。
当然有事。
“Spiders?”我毫无慈悲地说。
蜘蛛杀伤力惊人,他的瞌睡虫一瞬间就被吓跑了,他甚至坐了起来,惊恐四顾,我傻弟弟的反应委实太大了些。虽然是我一手造成的,但我还是笑出了声。
叫了他几声,他的视线才又回到我身上,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对我产生气愤的情绪。
想起这些年来我和乔治对他做的恶作剧,我不由得出结论,罗恩实在是一个很乐观的人,值得欣赏。
我忽然良心发现,想帮他治好蜘蛛PTSD。
在那之前,我还有别的事要做。
“Ickle Ronnikins——”
他的表情僵住了,然后如临大敌地看着我,每当我这么叫他,就意味着他要遭殃了。他的直觉是对的。
我在他的酒里偷偷放了吐真剂,现在正是检验它效力的好机会。
折磨一个虚弱困倦的醉鬼实在是恶劣的行径,但我相信他不会记仇。
“罗尼小宝贝,你记得我们小时候玩的游戏吗?那个牢不可破的咒语——”
“游戏?父亲说你差点害死我!还有,不要叫我小宝贝。”他不满地说。
我做出一副歉疚的模样:“看来我让你很生气,不管你信不信,我的初衷并不是伤害你。”
“你只是为了好玩,”他说,“你一向如此。”
被他看穿了,我笑意的弧度扩大:“当然。”
然后我兴致勃勃地问他:“要再试一次吗?我保证这次不会出事。”
罗恩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我:“不要。”
好吧。我宽容地暂时放下了这个提议。
这并不意味着今晚他就能安然度过,我在他时不时合上眼睛的情况下,套出了他的诸多心里话。
他并没有常人说出难以启齿的话的难堪,或许不用吐真剂我也能听见这些话。这实在有些无趣。
不断找刁钻角度发问,企图看见他为难模样的我,竟然有些狼狈。
问了一堆外人的事,我的好奇心勉强得到满足,然而还并不能达到我预期的“刺激”,我停下来,他抱着被子困倦地打着哈欠:“你今天话真多。”
我不知道我是怀着什么心情问出这个问题的:“几个哥哥里,你喜欢哪个?”
“什么?”他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我,仿佛我问了个傻问题。
在我的坚持下,他吞吞吐吐地说:“这重要吗?”
“小罗尼,就算不是我也没关系,我不会生气。”
他思考了一会儿,说:“我不知道。”
这怎么也不像是吐真剂作用下的回答。我开始怀疑吐真剂的效用,也许我该在他的酒里多放点,而不是只放了三滴。
我不甘心地问:“比尔,查理,珀西,我和乔治,没有一个让你喜欢吗?”
罗恩看了我一眼:“谁能分得清你和乔治?”
“金妮就能分清。”我说。
他认真地想了想,说:“当然,你们和她待在一起的时间长一点。”

幽灵也会做梦。
那是战争还没开始的时候,格兰芬多在魁地奇比赛中取胜,所有人都聚在一起庆祝,哈利,赫敏,罗恩,我,乔治,还有珀西。
坏心眼的双胞胎捉弄家里最小的弟弟,往他的酒里放了吐真剂。
我跟他说:“我是弗雷德。”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说:“好吧。”
“我比乔治更高一点。”“嗯。”
他答得爽快,但我怀疑他第二天是否还记得住,醉酒者的记忆根本不靠谱。
其实我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同乔治有区别的东西,人们将“名字”与“那个人”对上号,必然要靠脸及身形,这两个我和乔治几乎完全一模一样的东西。
我那时还不打算告诉罗恩,我比乔治胖上那么一点点。
但是现在,我肯定比乔治轻,因为幽灵没有重量。
我喜欢霍格沃茨,喜欢这里的湖,花,树,天空,小孩,教授,但是现在我不能再触碰到他们。我死了。
我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我看见太多生面孔,确切来说,我一个都不认识。万幸的是,他们看起来都不像阴暗的食死徒,一个个满目纯真。
我在他们之间游荡,没有人认出我,喊我一声“弗雷德”,我只听见他们惊奇地说:“多了一只幽灵!”
霍格沃茨多了一只幽灵,在战争过去三年之后。
我活着时是人群中的焦点,死了也同样享受如此待遇。学生们一个个冒出头来,在草地上和走廊间胆怯又好奇地盯着我,窃窃私语。
最先认出我的是皮皮鬼,他愣怔地看了我好几眼,才大喊:“弗雷德!”
然后是血人巴罗,他飘过来说:“嘿,韦斯莱家的小伙子!”
韦斯莱家的小伙子。
我向他微笑,不知何故鼻腔有些酸涩。
我想念我的家人,我走遍了霍格沃茨都看不见他们。
战争已经结束了,我们胜利了,我一个人被留在了这里。
我第一次以幽灵的身份见到麦格教授,她审视的目光将我从头看到脚,在这个晴朗的白天,我觉得有些凉飕飕的,大概是因为幽灵的身体透明,什么都藏不住,也什么都不拥有。
“韦斯莱先生。”
欣慰,感叹,惋惜,复杂的情绪在她的神色和话语中交织,然后她大声说:“Fred·Weasley,牺牲在与伏地魔的大战中的年轻英雄。”
后来我照了镜子,发现我整个人都是淡蓝色的,再也没有标志性的红发,同魔法界历史教科书上的照片不一样,而且身体透明,面容总会透出身后景物的模样,怪不得那些小孩会发出“他和教科书上长得好不一样”的惊叹。
也许书里应该加上一张我的幽灵照片。
小孩反复在照片和我之间打量,点头:“没错,我认同你。”
可是没有任何一种照相机能捕捉幽灵的模样,我想了想,没有告诉他。
照片上乔治和我站在一起,脸上和衣上都有些黑色的脏污,他从左耳至额头缠着绷带,我倒完好无损。恍如隔世。
小孩有些怯而期待地对我说:“韦斯莱先生,我们一直分不清你们俩……”
我在他闪闪发光的好奇眼神里读懂了暗示,我欣赏有好奇心的孩子。
我指着照片里右边那个说:“这是乔治,他比我矮,嗯,还比我瘦。我确实比他胖上那么一点点。”我的指尖停在乔治染血的绷带上,没告诉小孩认出乔治的另一个方法。
一开始我跟乔治只是两只快乐的小喜鹊,谁会知道现在每个人都变得七零八落的。
乔治苍白的脸让我怀疑他是不是也要变幽灵,他站在离我十米开外的地方盯着我,就是不近前来,莫非我死以后面容悄悄地变鄙陋?
我暗自决定一定要再仔细地照一次镜子……不对,乔治怎么能嫌弃我。
他应该冲过来,抱住我。
我又忘了,人和幽灵没法相拥。
我现在的心情有些忐忑,不恰当地说,有点像新媳妇见那个什么。
这种心情一直保持到我见到罗恩穿着睡衣来开门,我一瞬间就被那种极为幼稚的印满小黄鸡的睡衣吸引住了目光,不自觉地飘过了乔治的肩,罗恩盯着我们穿插在一起的肩膀疑惑地眯起了眼睛,然后震惊地看向我的脸。
“弗雷德……”
有人告诉过他吗,他看起来真的有点傻。
我打量起屋子,装修不错,符合我的审美。乔治一直跟在我身后,欲言又止,看样子他已经做好了心里建设,我转过身去,他的眼眶泛着红,我也怅然。
我带着些微笑意说:“乔吉,你是要哭鼻子吗。”
乔治没有像从前那样反驳我,他一瞬不瞬地盯着我,我又有了一种被看穿的感觉,我虚无的心脏有些冰凉的刺痛。
“我好想你。”他最后只是说。
谁不是呢。我试探地用我的手指去触碰他的肩膀,果然穿了过去。
他隔着空气与我的手相握,我透过我们连结的地方可以看见木制的地板,我觉得很新奇。
相比起来,罗恩简直是个快乐的小精灵,他非常容易地接受了我现在是个幽灵的事实,现在正搅着锅里的白萝卜排骨汤,往里面撒盐。
我在他身后:“嚯!”
他被我吓了一跳,用那种他特有的破音喊:“你有毛病吗!”
锅里的热气时不时飘过来,撩一下我的身体,我觉得很有趣,就在那边上多站了一会儿,直到关火,乔治走过来拿碗盛汤,萝卜和排骨都很香,妈妈在陋居曾经煮各种各样的排骨汤给我们喝,凭着香味,我觉得罗恩的厨艺应当只比妈妈差那么一点点。
噢,我很快就讨厌起了这两个人,因为我只能闻着味,却没法吃饭。
此乃对幽灵的折磨之一。
乔治去洗碗,罗恩盯着我,欲言又止。
我说:“想问什么?小罗尼。”
这小子永远也学不会迂回,他直接地问我:“你会有一天突然消失吗?”
我认真地思考,回答:“不知。”
然后评论:“你肯定没有对象。”
他气闷地哼了一声,乔治洗完了碗,在旁边一边擦手一边笑。
晚上,罗恩要到另一个房间去睡,乔治不准,两个人一个站在床的一侧,各自扯着被子的一角僵持。
我迷茫地问:“你们两个平时都一起睡?”
他们一齐看向我。
“那干嘛现在突然要分开睡?”
我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心里有点警觉的情绪,这两个人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奇怪。
两个人一起看着我欲言又止,罗恩趁乔治不注意,抱过被子打算溜走,在他经过我身边的时候, 我闻见他身上有股香味。
曾经我很熟悉的,一种青苹果的味道。
乔治和我对视,我说:“呃,你们两个……”
乔治缓缓点头。
他和我解释,我得出结论:“所以你们两个还没明说,就已经同居了?”
他默认。
我说:“厉害啊,乔吉。”
他看着我,沉默了一会儿,说:“可能永远都不会跟他说了。”
“你确实不该跟他说,”我赞许他的明智,“你不该把这事告诉任何人,你迟早有一天被爸妈打断腿。”
他笑了,他的半边脸庞映着窗外的月色,呈暗蓝色,另半边更靠近室内,暗色更重。
我突然好奇我在夜色中是什么样子,我问他,他仔细地看我,告诉我,我在夜色中反倒发着柔和的白光,面容看得更清晰一些。
听起来很有趣。
他揉了揉额角,说要带我明天去看看我们的把戏坊,现在先休息。
我说:“哦,那你睡吧。”
我想飘出去,听见他喊我的名字,我回头看他,他靠在床头,在夜色中看着我,说:“我好久没有闻见过红豆的味道了。”
那能有什么办法,幽灵没有信息素。
“我一直失眠,”他疲倦地眨了眨眼,“在你死以后。”
“也许你可以在我身边陪着我?”
我飘回去,他伸出手来想要触碰我,手指悉数穿过我的身躯,他带着些自嘲地笑了:“我总忘记这个。”
此乃对幽灵的折磨之二。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睡着的,我梦见我们的小时候,在陋居充满阳光的花园里奔跑,逮着地精一个个扔往篱墙外,珀西坐在一边看故事书,查理说他梦想养一头漂亮的杉龙,金妮在妈妈怀里喝牛奶,罗恩在跟爸爸下象棋,比尔在准备新学期的课程。
然后是我们少年和青年的时候,我们在霍格沃茨调皮捣蛋,在风中打魁地奇,追一只小巧的金色飞贼,一起想办法赚了第一桶金,然后是更多的想法,不断累积财富,直到获得哈利的帮助,开起了魔法界第一家笑话商店。
我围观我那个笨拙的弟弟笨拙的青春,教他怎么邀请女孩子,跟乔治打赌这傻小子到底在看我们中的谁。
一切都很好。
然后战争开始了。
我死那一年,刚好二十岁。
风车茉莉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1#
发布于:2021-12-31 02:52
啊啊啊 被刀T T
小狮子
一年级学生
一年级学生
2#
发布于:2022-01-01 16:20
我哭的想死……呜呜呜我的Fred……
3#
发布于:2022-01-02 04:56
感谢在论坛发帖~太太文笔好棒~
关于cp想和您确认一下
FW/GW/RW的意思是FW/GW和GW/RW还是FW/RW和GW/RW呢?
如果是后者,是需要移到“大厅”版区的哦
云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4#
发布于:2022-01-02 05:04
蛀牙小工队:感谢在论坛发帖~太太文笔好棒~
关于cp想和您确认一下
FW/GW/RW的意思是FW/GW和GW/RW还是FW/RW和GW/RW呢?
如果是后者,是需要移到“大厅”版区的哦
回到原帖
感谢斑竹~其实是等边三角形
5#
发布于:2022-01-02 06:57
:感谢斑竹~其实是等边三角形回到原帖
好的,那我这边再标注一下以防误入
diyyyyya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6#
发布于:2022-01-03 02:32
一把大刀TAT
Sparrow.C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7#
发布于:2022-01-05 01:56
噢,一位年轻的幽灵,他从此不会再老去,但愿也不会再离去
ASui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8#
发布于:2022-01-21 06:10
呜呜呜表白太太!!太好看了你是神你是我的玫瑰你照亮了我黑暗的生命让我的世界有了意义我飞跑我猛冲我在20楼的阳台跳起探戈你让我意识到神确实存在我被惊艳到泪流不止从此世界不再缺水真的真的特别喜欢太太笔下欢脱却又带点悲伤的文风!!还是很心疼乔治,失去弗雷德的痛苦与喜欢罗恩的心情并不相关,他过得并不好,但这个结局真的很浪漫~他们彼此完整了w

弗:你们不用分开睡,我又不占地儿(x
9#
发布于:2022-02-14 10:48
刀s我了呜呜呜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