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upy
六年级学生
六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阅读:8401回复:40

[HP/RW][完结译文] 下一站伟大冒险 (HP/RW, BY:kerryblaze, sirupy译)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07-04-19 03:29
Title: The Next Great Adventure
Rating: PG-13
Another: kerryblaze
Pairing: Harry/Ron
Words: 5000+
Beta: Thank you to [info]simons_flower and [info]crystallekil.
Summary: Harry has a chat with an old friend and learns that he is ready for another adventure.
Warnings: Character deaths. But not in a bad way. Trust me. Also may contain theories that contradict someone's religious beliefs. (In other words, you've been warned – don't flame me.)
A/N: I don't know where this came from, but it was bouncing around in my head during my mini-vacation and the muse wanted it written. It's way longer than I wanted it to be. I edited out 1000 words.

授权书
Hello Sirupy,

Thank you so much for your kind words! I'm glad that you enjoy my stories
as much as I enjoy writing them.

Yes I give my permission. I would be honored if you translated them.

Best wishes,

Kerry



------------------------------------

The Next Great Adventure

下一站伟大冒险


哈利坐在他的火弩箭上,在天空中翱翔,他追赶着金色飞贼朝地面坠去,滑过惊险的弧线。这时他醒了过来,刚刚做的这个梦还在脑海中萦绕。他一边盼望着重新沉湎到他的梦境里,体会那种自由自在运用身体的惊喜感觉,和那种年轻的美好,一边等待着真实世界里的病痛袭来,可是它们没有出现。

在睁开眼睛之前的几秒钟里,他那多年傲罗生涯锻炼而成的本能告诉他,他的床变小了,也比他睡着之前的要柔软,每天早晨向他问好的城市的喧嚣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乡村的寂静。

显然这依旧是个梦。他不会弄错的。这是他在霍格沃兹的旧房间。就和他一个世纪之前,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一模一样。

哈利把脚伸出床沿,坐起身。海德薇正在窗台上朝他眨眼睛。哈利微笑起来。

“你好啊,姑娘,”他向他的宠物问候道,她在很多年以前就离开他,死去了,哈利已经数不清究竟有多少年。

她咕咕鸣叫着,飞过来,栖息在他的膝盖上。

“你还是这么漂亮,”哈利喃喃地说,抚摸着她的羽毛,异常真实的触感,就和他记忆中一样柔软,一点也不像他过去几十年中所作的梦,“我很想你。”

哈利看见自己的手,呆住了——年轻的,灵活的手,没有斑点——也没有皱纹。海德薇轻轻咬了下他的手指,飞回窗台上去了。哈利转过身,望着衣柜镜子里的自己。

他从来没有真正考虑过这个,但是如果他想过,他想象自己应当看上去和他在霍格沃兹的时候一样,又瘦又小,戴着对他的脸来说过大的眼镜,可他没有。他看上去就像他二十多岁的时候,高高的个子,很健康,很有男子气,比他过去以为的还要英俊。

他那富有传奇性的伤疤也不见了。但他并不吃惊。他一辈子都在许这个愿望,可实际上只能在梦里实现。

海德薇鸣叫着,想引起哈利的注意。哈利也坐到窗台上,往外望去。毫不惊异地,他看见了明亮的蔚蓝色天空,起伏的青绿色草地,还有邓不利多,看上去比哈利在他生前最后一次见到的时候要健康的多,正朝着城堡走来。

一个关于霍格沃兹的梦怎么可能没有邓不利多呢?

邓不利多抬起头,朝着哈利的窗口挥手。哈利点点头,心里不禁激动起来,他等不及想去见一见老朋友。而且哈利刚好知道怎么去。

毕竟这是*他的*梦。

哈利抓紧时间,穿过寂静的走廊。大厅里空无一人;甚至连那些画像里的人也不见了,给城堡增添了一份奇异的感觉,好像一切都是为了他而来,欢迎他回家。

哈利赤裸的脚走在大厅里没有发出丝毫声响。他享受着膝盖弯曲的感觉,没有卡塔作响,鉴于他从刚才开始没有遇上一个人,他决定开始飞奔,因为他知道他就是能。很快,他就会醒过来,到那时候,他顶多能在他的公寓里稍微走两步。

上气不接下气地,哈利到达了校长办公室入口处。

“冰镇柠檬汁。”哈利大喊。滴水石兽跳到两边,门开了。

哈利的心往下一沉,在顺着旋转楼梯往上走的时候忐忑不安。他差不多忘记了这些不过他的脑子给他开的一个玩笑,向他展示他所想念的事物,却永远不会成真。

“教授。”哈利大声说,推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就和邓不利多在的时候一模一样。哈利之前来拜访过许多次,当它属于米勒娃·麦格校长的时候,还有属于她的继任者,他最好的朋友,赫敏·格兰杰的时候,而他一直觉得,在她们井井有条的管理下,办公室缺少了些许魅力。

“哈利。”

哈利朝声音来源转过身,看见邓不利多正从房间那一头走来。

“邓不利多教授,先生。”哈利热情地说。

“哈利——哈利,”邓不利多说着,伸出了双臂,“我们是老朋友了。你早就成年了。请叫我阿不思。”

邓不利多给了哈利一个大大的拥抱,亲切地拍着哈利的后背。

“让我好好看看你,”邓不利多说,松开手,捉着哈利的肩膀,“我一直渴望能见到你长大成人的样子。”

“这不是我平时的样子,”哈利开心地回答,“实际上,我一般看起来更像你。”

“我相信那是真的。时间是个美妙的东西,即使随着它慢慢拉长,偷走了人们美丽的外表。不过,我的天那,你真是个英俊的小伙子!”

“谢谢你,先生。”

邓不利多吃吃笑道:“旧习难改。”

“对不起,”哈利微笑,“你不介意——你不介意我不叫你阿不思吧?我——都这么多年了——还是最好——”

“我能理解。”

“谢谢。很高兴见到你。”

“来,请坐。”邓不利多建议道,指了指火炉边的两把椅子。“我们有许多话要聊呢。”

哈利坐下来,环顾房间,发现了些许不同。这里的画像,和城堡里其他地方一样,是空的。福克斯的栖木,分院帽,还有格兰芬多的宝剑也都不见了。

邓不利多顺着哈利的目光看去,回答了他没有提出的问题。“它们在别的地方还有事要做。”

“很奇怪啊,这一切。这是个梦。”哈利答道。

“梦境通常都很奇怪,”邓不利多同意,“告诉我,哈利,你生活得好么?”

如果哈利还很年轻,他一定会因为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问到这么个问题而张口结舌,不过,岁月教会了他时间的宝贵,不要浪费一点一滴。

“我完成了伟大的事业,”哈利坦白道,“我击败了两个力量强大的黑巫师,我成了第一个一生击败两个黑魔头的人。”

“哎呀,你已经超越你的老师了。”邓不利多自豪地说,“我向来知道你会成长为伟大的巫师。但是私人生活呢?你快乐吗?”

“我有要好的知己,还有两个漂亮的孩子——一个儿子,加百利,和一个女儿,达芙妮,可我不得不承认,作为丈夫我悲惨的失败了。我的第一个妻子,维多利亚,我……我们太年轻了。当时我正为金妮悲恸,而她似乎爱着我,所以……”

哈利停顿了一下,考虑他是不是说得太多了。邓不利多鼓励地点点头,于是哈利继续说道:“而我的第二个妻子,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的决定。所有人,特别是罗恩,努力警告我,她只不过是想要我的名望,可我没有听。我的第三个——”

“哦,我的天!”邓不利多叫道。

哈利觉得自己的耳朵红了,但是他接着说下去。“我的第三个妻子在生下我的第二个孩子之后就过世了。”

“你自己把孩子们拉扯大的?”

哈利摇摇头。“罗恩搬了进来帮我。赫敏有空的话也会帮忙。”

“玛丽安,我的第三个妻子,她是个很好的人,但是我恐怕她和我在一起也不怎么开心。从那之后,我决定,我最好还是单身。真爱不适合我。”

“我很难过,哈利。你为世界奉献了这么多,可似乎却没有得到回报。”

“我……我觉得那样会容易许多。”哈利说,好像刚刚才有了这个念头。

“容易许多?”

“是的,先生。在伏地魔之后。我以为他死了以后生活会变得完美。我以为会的——会到来的。”哈利耸耸肩,“奇怪的是,突然之间一切都很清楚了,我没有*办法*让它到来。”

“一点也不奇怪。一点也不奇怪。”邓不利多说,呵呵笑着。

哈利疑惑地冲他挑起眉毛,然而邓不利多仅仅转移了话题。“来杯茶怎么样?”

邓不利多朝一只小桌子挥了挥手,召唤来一只茶壶和两只茶杯。他从椅子里倾过身,小心地斟茶。然后他把一杯冒着热气的茶递给哈利,回到座位里,嘬着自己的茶。

“我不希望你认为我的生活很糟糕。”哈利说,“我的孩子们带给我很多幸福欢乐。而且还有人陪着我,赫敏,和罗恩。”

意想不到的泪水涌进了他的眼睛里。从他失去罗恩至今,已经过了那么久。应当不会再如此难过,然而,痛苦和失落,就和哈利一生中最阴暗的那天一样,清晰无比的席卷而来。

“啊,罗恩和赫敏。可以说他们就是你的家人么?”

“是的。”哈利伤感地说,“他们一直没有如我预期的那样结婚。赫敏作了不少伟大的工作。肯定比我做的要多。她现在相当快乐。退休了,和她的丈夫一起住在法国。”

“罗恩呢?”

哈利低下头,微笑着在脑海中描画着他朋友的脸庞。“他的成就很少为外人所知,可是对于我们这些亲近他的人来说却并非如此。”

“特别是对于你?”

“赫敏有她自己的生活。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哈利说,觉得有必要为他即将要说的话解释清楚,“然而罗恩始终陪伴在我身边。无论发生什么事。我猜想这就是为什么他从来没有结过婚。他总是忙着照顾我,都没有时间。”

邓不利多盯着他瞧。哈利知道他正在自己的脸上寻找着什么。一些迹象。或者——诚实?不过哈利的确是诚实的。比他这一生任何时候都要诚实。

“哈利,你最后能记得的事情是什么?”

哈利思索了一下,发觉这个问题出乎意料的难以回答。

终于,他回想起他躺在床上,打算睡觉。“我在想我孙子尼古拉斯的拜访。”

“那次拜访好么?”

“很好。他已经长成个好小伙了。”哈利自豪地说,“他是男生学生会主席,*还是*魁地奇球队的队长。虽然他不是找球手,但他是个很棒的守门员。他的罗恩叔叔为此非常。非常自豪。现在他是圣芒戈的一名治疗师了。”

“我肯定他很不错。”邓不利多评论道,“之后的事情你不记得了吗?”

“一定要记得么?”

“大概最好你不记得。”邓不利多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慢慢吐出来,“我一直很后悔没有把什么都告诉你……呃,更早一点告诉你。所以,我会和你一起慢慢改进的。”

这么多年以来哈利一直听邓不利多这样传递坏消息,惯性的,他觉得心脏提到了喉咙口。

“哈利,你没有在做梦。当你睡着的时候,你永远不会醒来了。这是,我亲爱的,亲爱的老朋友,这是你下一站伟大的冒险。”

哈利呆瞪着他。*死亡。他是不是在说我死了?* 他舒了口气,放松下来。这真的不那么可怕。他其实只有一点点震惊。他已经准备面对这个很久了。尽管赫敏一直是个久经考验的真心朋友,她还是有她自己的生活,而哈利已经孤身一人度过了这么长时间。

而且这边还有邓不利多,他思念了这么久的人。如果邓不利多在这里,那么也许……

哈利坐得笔直,睁大了眼睛看着邓不利多。“邓不利多教授,我——我父母在这儿吗?”

“很遗憾,我必须告诉你,他们不在。”邓不利多阴郁地答道。

哈利觉得希望破灭了。他已经等待了这么久,坚信在这里他能最终和家人团聚。

“那他们在哪里?你在这里不是吗?所以告诉我,还有谁在这儿?是不是——”

“我会解释一切的。”邓不利多打断他说,“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这里。”

哈利抓着椅子的扶手,猜测自己的手也许能穿过去,想着自己是不是个鬼魂。“这里是哪里?”
 
“我发现年龄并没有改变你对获取信息的渴望。”

邓不利多温和地看着他微笑,眼里充满了关爱,哈利忍不住大笑起来,重新坐好,略一点头,无言的表明:‘我会很耐心。’

“对你来说这些事有的难以理解,”邓不利多开始说,“你还会和你来之前一样想问题。这也是必要的,当然。一下子把所有事情都弄明白,太多了,也太快了。”

“这里——”邓不利多用手示意四周,“——是一个类似交叉路口的地方。要是你这么想知道这里是哪里的话,你可以管这儿叫炼狱。灵魂必须先在这里歇息,之后往回走,或是继续前进。”

“往回走?”哈利问,“也就是说投胎转世?”

“没错,就是那样!我就知道你领悟得很快。”他自豪地答道,“灵魂必须在这里做好充分准备,因为继续前进的话,一去就是永远。通常,灵魂和思想——”

“但是思想是人身体的一部分。我的身体真的存在吗?如果我只有灵魂我怎么会有思想呢?”

“的确,你的头脑是你身体的一部分。不过你的想法,你的感情,你的渴望,都根源于你的灵魂。回答你的问题的话,是的,你真的存在。以另一个地方的另一种形式,然而你的的确确存在。似乎我们的灵魂在这些容器里面——”他戳了戳自己的胸口,“——呆得太久。太喜欢这些东西了,不太容易把它们放弃。”

哈利思索了一会儿,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很高兴能呆在这个*容器*里面。又能年轻起来,这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这么说,我以前也活过一回。我曾经是哈利·波特之外的其他人?”

“是的。你的灵魂已经轮回了很长时间。”

哈利对此大感兴趣,一时忘记了他会保持耐心的承诺。“真的吗?我曾经是谁?”

“很多,很多有意思的人,我能想象得出来。你会一直记得这些经历,除非最后——噢,让我先把我的话说完。我发现无论你怎么努力,耐心都不是你的美德之一。”

“可是这个……我的意思是说……我怎么可能*不*问问题呢?太令人惊异了!告诉我吧,拜托,之后会怎么样?是*天堂*吗?”

邓不利多伸出手,拍了拍哈利的膝盖。“这些年以来我都很想念你,哈利。我一生中后悔的事并不多,而把你抛弃在那个世界却是其中之一。再次见到你我是多么开心啊。”

哈利因为邓不利多的话涌起难以抑制的情感。邓不利多留下了足够的线索解释他为什么要计划自己的死亡,但是哈利始终无法摆脱被抛弃的感觉。

他也微笑着,将一只手放到他导师的手上,觉得心里有些创伤被治愈了。

“谢谢你,先生。我也很想念你。——”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停顿一会,他重新说下去,“有很多次,我幻想着和你见面。特别在我感到迷失的时候。”

“*迷失*。在你一生当中那么多次有这种感觉,我很难过,特别是当你的幸福近在眼前的时候,如果你有足够的勇气就可以抓住它。你很勇敢,哈利。太勇敢了。你在任何方面都是一个格兰芬多,拯救了每一个需要被拯救的人,却唯独没有拯救你自己。”

在哈利能够做出回答之前,邓不利多便靠回椅子里,继续说下去:“我现在来回答你的问题。天堂是一个复杂的世界。我们的灵魂在我们所生活的世界里被训练地太久了。它们享受着从它们的情感对象那里得到的物质感受。它们沉溺其中。灵魂需要时间去放弃,摆脱掉不安全感,然而作为人类的形态痛苦一生相随。这需要用幸福感来环绕,来抚慰。等一切都准备好了,灵魂就能够到你所说的*天堂*去,在那里没有任何物质的东西。这些很难解释得清,但我有信心说,那完全是极乐世界。”

哈利摸着后脖颈子,陷入了沉思。“那为什么有些人要回去呢?”

“极好的问题!我们当中有些来到了这里,就是你现在呆的地方,可他们觉得自己并不完整。给他们提供的选择让他们感到恐惧和难以接受。往回走,重新做人,是再好不过的诱惑。也许是因为他们很年轻就死了,也许是因为他们觉得他们还没有到时候,所以他们选择了——”

“我的父母!”哈利大叫起来,“他们也回去了吗?”

邓不利多点点头。“是的,没错。詹姆和莉莉的死法使得他们无法考虑其他选择。”

“他们现在在哪里?”

“现在。”邓不利多反复念叨着这个词,“时间在这里不太一样。现在对于你,并不是现在对于他们。而且我真的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我很抱歉。”

“我明白。”哈利回答,尽管他实际上并没有真正明白。“所以,我有一个选择。选择回去。”

“选择至关重要。正因为如此才把我们和其他生灵区分开来。举个例子吧,海德薇,她并没有选择。她属于你,而你孤身一人。她没有其他选择,只能一直呆在这里,等你到来。是的,你被准许选择回去。”

“准许?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选择?”

“啊,又一个极好的问题!”邓不利多兴奋地说,“不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在有生之年里值得奖励的灵魂才有选择的权利。就如你所知,人生是一次考验。考验你的自由意志,还有你是否正确使用或者滥用你的天赋。伏地魔就是最好的例子。他没有被允许选择。他轮回进了一个新的生命里。用最简单的说法,他没有通过考验。”

“可是——可是那太可怕了!把他送回去……让他再干一遍那些可怕的事!”哈利生气了,声音也响了起来,“是谁这么做的?谁操纵了这一切?”

“我能理解你的担心。不过这么做是正当的。我会尽我所能给你解释清楚。我不知道是谁在冥冥之中操纵。但是我已经证实了,即使灵魂带有他前生所打下的烙印,连此生也受到影响,一切依旧取决于选择。伏地魔的灵魂就和所有其他的人一样,在新的人生里,可以选择做一个好心肠人,或者至少,做一个安分守己的人。”

把刚刚了解到的知识放到一边,哈利想知道更多关于自己回去的选择的事,“如果我选择了回去,我会变成谁?”

邓不利多一拍大腿,喊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问!”他飞快的看了哈利一眼,说,“谁也不是。”

“谁也不是?”

“没错。完全随机!这让选择变得更加有意思了——你不觉得吗?”邓不利多说,显然这让他非常兴奋。

“大概是吧,我猜。”哈利干巴巴的答道。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邓不利多伸出一根手指,在哈利眼前晃了晃,“不过伏地魔不再是你归管的了。拜托,我必须确保你作出的选择完全是出于自身考虑,而且只是为了你自己的幸福着想。”

哈利开始觉得焦虑不安;他站起身,走到窗口,看着外边的魁地奇球场。他吃惊地大吸一口气。场地上有人在打球。

“他们喜欢来这儿打球,”邓不利多说,站在了他身边,“我常常在这个窗口看他们玩。”

“那我的另一个选择呢?”

“留在这里,让你的灵魂为继续前进作准备。”邓不利多将一只手搭到哈利的肩上。“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但是毫无疑问不是错误的。”

哈利转过身,背靠着窗框,面对邓不利多。“这么说其他人也在这儿?他们都在准备他们自己,等待着继续前进?”

“是的。”

“要花多长时间?”

“每个灵魂所花的时间不同。有些灵魂马上就可以启程。记得厄里斯魔镜么,哈利?啊,我敢说你肯定记得。一个灵魂朝镜子里看去,却只能看到它自己的影像,这个灵魂来到这里以后就可以马上进入你所称为天堂的地方。但是对于我们大多数人,灵魂必须在这里歇息,卸下一切的痛苦,愧疚,悲哀,困惑,和背负的所有其他负担。”

“要怎样才能做到呢?”

“这对我们每个人来说也是不同的,通常不是那么容易的。”

哈利思考了一会儿,然后问道:“我开始猜测,这个是需要靠我自己琢磨的。”

“真聪明。总是在我说出口之前领悟。你的思想在这里会更聪明。你活着的时候给自己加上的一些束缚,在这里可以帮助你了解,怎样的决定才是对你最好的。”

安逸的沉默降临,哈利考虑着他刚刚听到的这一切。邓不利多重新坐到位子里,哈利则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一会儿盯着水晶球,一会儿往古色古香的金质盒子里瞧,直到他觉得有必要大声说出来。

“走回去……我其实并不能说我有什么懊悔的事。除了……”

“除了你从未找到过爱?”

“我找到的。”哈利说,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

“你说什么,哈利?”

“我找到的,”他回答,声音稍微高了一点,“找到过的。只不过我和错误的人在一起罢了。”

邓不利多看上去很惊讶:“爱也有错误正确之分?”

“我那时还很年轻。既年轻又愚蠢。”哈利说。

哈利等着邓不利多来纠正他,说他并不愚蠢,然而邓不利多什么也没说。

“你必须要明白,先生,”哈利恳求地说着,重新坐到邓不利多身边,“我从来不知道还有其他人有这样的情感关系。起码没有男巫。我觉得这和我血液里麻瓜的那部分有关。而且他的家庭……我怎么能够呢,在金妮之后?他不会想要的……”

“那你给他选择的权利了吗?”

“不,我没有。”哈利觉得他有必要进一步解释。他需要跟什么人说说——终于。“我一直没有意识到,直到我的第一次婚姻破裂。罗恩带走了我。带我去了海滩。他在那里租了一栋美丽的别墅。我们在那里度过了一个星期。就是那个时候,我意识到了。”

哈利停下来,有那么一会儿,他回想起记忆里的那些日子——单纯,宁静,只有他和罗恩,在沙滩上,看着日落。罗恩躺在沙地上,膝盖弯曲,玩着他的脚趾,把手指插进沙子里。哈利坐在他的身边,两腿抱在胸前,看着海浪爬上沙滩,如此真切地感到,罗恩的身体就在离自己那么近的地方。

他就是那时候知道自己感情的,他渴望着罗恩,想要伸手去碰触。而这种感觉一直延续到现在。在几十年以后,这种情感终于在哈利建立起来的大坝下决堤。它猛烈冲击着他,令他的双手颤抖,鼻子酸楚,泪水溢满眼眶。

“十个月以后,我第二次结了婚。”当邓不利多好奇地看着他的时候,他说,“我当时不过是想过正常人的生活。”*梅林,我听上去有多蠢啊!*  他说完之后想。

“马丽安过世以后,罗恩一直陪着你,帮你抚养孩子——那时候你快乐么?”

“快乐?或许吧。比我以往任何时候都快乐。”

“他……他自始至终都陪伴着我,从我十一岁起,和我一起度过生命中的每一天。而我自以为理所应当。我总是想,我们还有明天。每当我心里涌起异样的感情,那些我觉得错误的感情,我就会告诉自己,我还可以等到明天。可是他死了,在五十四年之前。他还那么年轻,只有五十六岁。他患有未被发现的心脏病。纯血统的家族遗传病。是我发现他的。在他的床上。”哈利在叙述罗恩的死去的时候,一直盯着地板上的某一点,这时候他抬起头,看进邓不利多的眼睛。“我从来没有想过,那样一颗宽厚的心也会停止跳动。一切都……他走了以后,没有什么能和以前一样了。”

过去的一幕幕,像看电影一样浮现在哈利脑海里——他和罗恩领着加百利,去买他的第一把扫帚;他们穿过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第一次送达芙尼去霍格沃兹;英格兰获胜的那一年,他们支起帐篷去看魁地奇世界杯;还有他们生活在一起的各种各种的场景,包括他那次蜷缩在床上,依偎着罗恩冰凉的身体,心里知道,很就会有人过来,把罗恩从他身边永远带走。

哈利笑起来,可他的笑声如此空落,缺少任何幽默。“想知道什么有趣的事吗?呵,其实并不*有趣*,而是讽刺。罗恩去世以后,在葬礼上,所有人都认定我们是那种关系。甚至是赫敏!甚至是我们的——我的孩子!”
 
邓不利多严肃地看着他,比以往还要严肃。“可是,哈利,你们确实有那样的关系。你现在还没发觉么?”

“是的,我猜我们是,”哈利轻声说,“呃,只除了,嗯,身——身体接触。”

邓不利多摸了摸鼻子,用手掩藏起淘气的微笑。“嗯,没错,我相信这件事就是我之前谈到的。灵魂的确非常渴望……*身体接触*。”

“我是个傻瓜。”哈利一本正经地确定说。

“你是个人,”邓不利多纠正他说。然后他微微翘起头,眼睛熠熠发光,“你知道什么东西可以帮助我更好的思考吗?”

“糖果?”哈利一语双关地问。

邓不利多的笑声在石头房间里面回响。“是啊,那常常帮得上忙。不过我考虑的是在草地上散步带来的愉悦。我觉得这也能帮助你把思绪理理清。”

“听上去很不错。”哈利同意,透过窗户望着美丽的天空。

城堡里依旧寂静,两个人在沉默中走着,哈利的思绪飘向远方。他承认回去的诱惑是巨大的。有一个机会可以重新再来。成为一个不同的人。也许他能有父母,兄弟,姐妹。

天空比在从城堡里看的还要美。阳光温暖地洒在他的皮肤上,轻柔,凉爽的微风掠过他的头发。

邓不利多引着他朝球场走去,哈利希望球赛还在继续。

如果他成了巫师呢?或许他新的人生会是完美的,绝对的*普通*。没有预言,没有魔法,没有冒险。

但是那样听着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接近场地的时候,他失望地发现队员们都离开了。

“先生,如果我留下来是因为想和罗恩在一起,是因为他是唯一能让我的灵魂感到完整的东西,那要是他不在这儿呢?我会怎么样?”

邓不利多停下了脚步。“你是不是想说,如果你觉得罗恩不在这里,你就想要回去?”

“什——”哈利的目光落到了球场上,他的话哽在了喉咙里。在任何地方他都能认出那头红发。将一条腿搭在看台上,正在卸下护胫的,正是罗恩,看上去就和哈利一样,年轻,美好。

“可是,教授,”哈利震惊地望着邓不利多,“我还没有做出选择。”

“你没有么?”

他做出选择了。早在他走出城堡之前,在他想起罗恩死去的那个夜晚,他就已经做出了选择。他记起那晚他多么想就这样躺在他身边,直到他自己也死了,这样他就又可以和罗恩在一起了。

“这……这是……我能……”

“你还在等什么,哈利?”邓不利多捉住他的肩膀,轻轻推了他一下,“去吧。”

哈利慢慢走了过去。可是罗恩没有发现哈利,他背转过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罗恩!”哈利大喊。

罗恩呆住了一两秒,然后转过身。他定定地站着,就在哈利眼前,近在咫尺,穿着他查德里火炮队的袍子,他那么美,就像哈利第一天意识到自己爱上了他一样。

罗恩稳步朝哈利走来,一会儿功夫,他们就仅仅相隔几英寸了。

哈利不知道是谁先张开了手臂,是谁先迈动了步子;他只知道罗恩温暖的胳膊环着他的身体。开始时是友谊性的,罗恩轻拍着他的背,喃喃地说着见到他有多么高兴。可很快罗恩就抬起手,充满爱意地用拇指和食指擦过哈利的脖子。

“我真的好想你。”哈利低声说着,往后退了一步,好让他们的嘴唇相触。

哈利的吻狂乱而绝望,不顾一切。可罗恩知道该怎么做,他抚着哈利的脸,安慰他,让这个吻慢下来,变得意味深长。

仿佛经过了一辈子那么长的时间,又仿佛他们在吻里灌注了一辈子的情感。终于,罗恩先离开了哈利的唇,却依然抚着他的脸。

“你选择了留下来。”他说。

“你在等我,”哈利说,“等了这么多年。你一直在这里等我。”

“我当然会等你了,你这傻瓜!”

哈利倾过身,把额头埋在罗恩肩上。“我太蠢了。真是太蠢了。”

罗恩退后一步,让哈利抬起头。“我也很蠢。我知道自己的感情。知道很多年了。可是我太害怕了,不敢告诉你。我想如果我有这种感觉而你没有,一切都会改变,我就会失去你。”

“我们现在在一起了。对么?就像邓不利多说的那样。”哈利转身看向邓不利多,可他已经不见了。“他到——哪里去了?”

“别担心。他还在霍格沃兹。他总是在这儿。”罗恩拉住哈利的手,和他十指相握。“你随时都可以见到他。”

“我有很多疑问。”

罗恩挤了挤哈利的手。“我知道。开始总是怪怪的,但你慢慢会习惯的。这里棒极了,真的!妈妈见到你一定高兴坏了!他知道你很快就要来。”

“你妈妈在这里?”哈利问,他突然说不出话来了。眼泪沿着他的脸颊淌下来,他赶紧擦掉。“可恶!”

“没关系的,哈利。哎呀,我刚来的时候,一直哭一直哭,估计哭了有十个小时呢!妈妈倒是挺开心的,不停地念叨说终于把他的小家伙盼回来了。”

“还有你爸爸?”

罗恩点点头。

“我等不及想见他们了。”

“我们现在就去么?他们在陋居。想想吧!他们想住在哪里都可以,可是他们还住在陋居!不然我们就呆在这儿,在草地上赛跑?或者,我们可以回家?”

“家?家在哪里?”

“记得海滩上的房子么?我们租的,在你——”

“当然记得。”哈利打断他说。

“我一直住在那儿。”

一把拽住罗恩的胳膊,哈利说:“回家。我需要比这个多多的*身体接触*!”

“身体接触,嗯?”罗恩说着,淘气地挑起眉毛。

他们只花了几秒钟就幻影显形在了海滩上。哈利注意到,他平时在幻影显形的时候会有的那种不适感统统没有了。

他听见海德薇的鸣叫声,发现她正栖息在一扇敞开的窗户上。

“她住在这儿。”罗恩说,“她也一直在等你。”

感情再度淹没了他,哈利又一次吻上了罗恩的唇。

他们分开来的时候,罗恩开心地笑着,而哈利知道,自己的笑容看上去肯定是傻乎乎的。

“邓不利多说这里不是天堂。可我简直无法想象还有哪里比这儿更完美了。”



[完]
womengreat
一年级学生
一年级学生
1#
发布于:2007-05-04 16:10
是四如大吧?

偶在JJ海外译文区就一直看你的文了...你翻的每篇RH文都是我的大爱呀~~~~

这文我却是第一次看,真的很温馨很受感动...话说小R在里面真的是太温柔太温柔了...

还有邓布利多,偶好想念他!这个文确实勾起我当年看哈六时校长死的悲伤回忆...(话说我还是第一次看书看到哭...)

校长一定过的很幸福吧!嗯...
米路卡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2#
发布于:2007-07-29 16:55
看文留爪印~~~
sirupy
六年级学生
六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3#
发布于:2007-08-02 23:02
引用第1楼womengreat于2007-05-04 16:10发表的  :
是四如大吧?

偶在JJ海外译文区就一直看你的文了...你翻的每篇RH文都是我的大爱呀~~~~

这文我却是第一次看,真的很温馨很受感动...话说小R在里面真的是太温柔太温柔了...
.......


这位亲,实在抱歉! 之前失误一直都没看到你的留言。要不是这次整理……
对不起对不起。绝对不是我无视你啊……

没错 。我就是四如~  
非常感谢你一直追我的翻译文。我真是太欣慰了!
以后的文基本上都只在这里正式发放了。 还请多多关注我们的论坛啊!~
hanasaki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4#
发布于:2007-08-04 22:49
噢~~我怎么没看到~呀呀~那大人的想法太华丽了~喜欢!虽然都死了但还在真是甜到不行啊~
kcen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5#
发布于:2007-08-05 09:56
生前遺憾
死後圓滿
總括一句
盡可能地去追求夢想
才不會後悔
璃雪猪猪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6#
发布于:2007-08-09 17:31
不错的文文那~~~
好想法!!!
场场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7#
发布于:2007-08-09 23:43
我发现真的这篇文跟H7好像啊!!!TAT这是哪个神仙写的啊!!!!!
55555555555
loveinsky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8#
发布于:2007-08-17 17:34
恩...很有意思的的作品!!
探討神學...?
呵呵~~很高興哈利在最後擁有的榮恩!!
不過..哈利也結太多次婚了吧..|||
墨池
一年级学生
一年级学生
9#
发布于:2007-11-09 19:30
倒是8错..不过完全没看懂.-_|||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