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色素顏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阅读:13169回复:68

[all/RW][完結翻译] 緩刑 (HP/RW, DM/RW, BY:Paine, 水色素顏 譯)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07-05-06 14:10
戰爭結束兩個月後,霍格華茲裡少了一位級長,所有人都陷入無止境的哀傷,哈利決定用他的餘生等待某個人回頭,而跩哥則用所有的財產和同一個人交換一樁既殘酷又瘋狂的交易……

Title: In Moratorium
Author: Paine
Pairing: HP/RW、DM/RW
http://www.fictionalley.org/authors/paine/IM01a.html

*~*~*~*~*~*~*~*~*~*~*~*~*~*~*~*~*
緩刑

(一)哈利篇

哈利坐在葛來分多交誼廳裡,他的對面有個空位,如果是在兩個月前,妙麗會坐在那裡,把整個人埋在算命學課本裡,然而,這些天來,和往常不同,霍格華茲中少了一位級長,越來越沈默的鬼魂們終日徘徊在空空蕩蕩的走廊裡。

同樣地,教室裡相同的座位、宿舍裡相同的床位也已空置了兩個月,沒有人試圖去改變。哈利.波特又一次成為「活下來的男孩」,而巫術世界只是安靜地慶祝了七天。因為眾所皆知戰爭帶來的許多損害已無法彌補。因此,學生們一個個走過走廊,安靜、無聲,宛如空殼的鬼魂一般。

當黃昏和夜晚降臨,哈利依舊坐在交誼廳裡,許久許久,完全沒發現整個房間只剩下他一個人。他看著歪腿安靜溜進房來,跳上他面前的座位,然後蜷曲成一團,用一對金黃色的眼睛凝望著他。

哈利開始注意到以前未曾發生過的事。越過書桌,哈利看著文妲.布朗,她眼神空洞,用魔杖的尖端緩緩地畫著自己的手腕,西莫.斐尼干埋首於所有課程中,只有少數幾個史來哲林出現在課堂上、甚至地牢裡。阿尼.麥米蘭不再洗澡,如今只有露娜.戴古德敢接近他。

哈利已好幾天無法入眠,只是,他完全不記得自己多久沒睡。

哈利總是看著別人在凝望些什麼。特別是榮恩,哈利看著榮恩靜靜注視著交誼廳裡乾淨、光亮的黑色木頭桌面,妙麗總在那裡訂正他們的家庭作業。哈利看著榮恩怔怔注視著課堂裡他們中間的空位,看著他無意識地用拇指磨著級長徽章上的P字母;看他努力地擦拭著飛天掃帚的木柄,一小時內多達三次。

夜裡,哈利會聽見隔壁床傳來沈靜、急促的,榮恩的喘息。他想著如果他吻上榮恩的分身,會是怎樣的滋味。他在自己的床上悄悄地自慰,然後在榮恩發出輕柔愉悅的呻吟時,達到高潮。

有時,當他和榮恩說話時,哈利忍不住期望自己有著棕髮棕眼,而非黑髮綠瞳,因為榮恩正對他完全視若無睹。坦白說,哈利這一生有許許多多的願望——他希望天狼星沒掉入那扇門,希望能像過去那樣跨上他的火閃電飛翔,希望鄧不利多活著,因為老巫師會閃動著那對藍色眼睛裡的頑皮光芒,讓所有的情況得以改善。最重要的,哈利希望榮恩不要再無視於他的存在,或者在魔法防禦課時別再凝望那個有著濃密棕色捲髮的雷文克勞女孩,以致過了許久才注意到哈利在他的身邊。

每個人開始作惡夢,奈威甚至被那些根本不存在的妖魔所驚嚇,他冷汗直冒,哭喊、尖叫,在夜裡醒來五次。大家已經習慣使用無聲咒,但哈利看著榮恩只是睜大了眼,出神地凝視著床篷。

哈利太明白榮恩所有的惡夢。

茉莉.衛斯理禮貌地拒絕了鳳凰會其他成員的幫助。她說他們會自立更生。衛斯理男孩們竭盡所能地維持洞穴屋的家計,清償債務,支付所有的支出,更盡可能地逼迫自己保持些許清醒的理智以求生存下去。至於大家長亞瑟.衛斯理,顯然無法在短期內清醒,而哈利不只一次挫折地想,為什麼像他這樣的孤兒竟會比一個像衛斯理家這樣正派的巫術家庭還要富有。

曾經,金妮在活米村裡一臉渴望地看著『三枝掃帚,』而哈利內心交戰,猶豫著該不該過去問她,如果她沒錢買奶油啤酒,他可以請她喝幾杯。但是在哈利克服自己的口吃之前,金妮已掉頭走回學校。

榮恩告訴哈利,他希望能和弗雷、喬治一樣提早離開霍格華茲,因為如果不這樣的話,他無法為自己的家庭盡一份心力。當榮恩這麼告訴他時,哈利的胸口痛苦地揪緊了,然後,自然地,他甚至考慮開始提供協助,雖然他知道榮恩驕傲得不會接受任何人的幫助。

有次,哈利和一些人擦肩而過,無意識地沿著走廊筆直向前。接著,當他發現自己是在七樓的一間廢棄教室而不是史內卜位在地窖裡的魔藥教室時,他聽見一些低聲而細微的交談。這令哈利的眼睛下方開始出現黑眼圈,就和馬份一樣,因為這些日子來,他注意到馬份總是越過冒著煙霧的大釜,定定地凝視著榮恩。

非常不幸地,榮恩並沒有通過變形學和魔藥學考試,而必須花好幾個小時和西莫在一起溫習功課。某個星期六晚上,當榮恩爬出畫像通道時.哈利看見他的左耳下有個鮮紅的吻痕,清楚而明顯地標記在細微的靜脈血管上。當榮恩在哈利身邊坐下時,哈利甚至沒有問出口,他們讓漫長的夜晚在兩人沉默中度過──考慮著可能,揣摩著抉擇,思索著結果和往事。

許多個夜晚裡,榮恩在自慰達到高潮後睡著(哈利也在同時高潮),哈利則閉上雙眼,努力逼自己和其他人一樣入睡,因為他真的累了。但儘管他能認知到這一點,卻依然只能無助地躺著,看著眼簾緊闔時,眼前出現的那一大片黑影。他等了又等,只盼望榮恩會因為惡夢發出囈語和哭喊,那麼他就能直奔榮恩身邊,陪伴榮恩一起躺在床上,在榮恩耳邊柔聲撫慰他。哈利看見榮恩下唇的挫傷已經凝血結痂,忍不住想像如果他舔吻那個傷口,榮恩是否會發現。

哈利太清楚明白他不該如此迷戀好友,特別是這個好友仍愛戀著另一個哈利應當追悼的朋友。但哈利已經厭倦了哀悼悲痛、厭倦了太多的葬禮,哈利渴望回到日常生活,去感受那些平凡日子。哈利渴望榮恩,渴望和榮恩發展和以往完全不同的關係,在哈利的腦海中,總幻想著那些此時此刻不被容許的情景,像是兩人作愛後互相依偎著,然後在彼此的氣息中醒來、親吻擁抱的清晨。

哈利不只一次注意到榮恩在夜晚降臨,整座城堡陷入沈睡時,獨自一個人溜出寢室,但他總是假裝熟睡不知情。有時在他們準備換衣服去用早餐時,哈利發現到榮恩的鎖骨、肩胛骨,甚至延伸到頸項上,散落一個又一個的紫黑色的淤傷,只是,他無法將心底的疑問提出來。

接著,金妮有了新的禮服長袍,而榮恩在葛來多分的魁地奇球隊去活米村玩時,免費請大家喝飲料。可是,哈利從來不問,榮恩在自由活動的時間到底去了哪裡。哈利也努力逼自己不去想他們在魔藥學教室門外時,馬份注視榮恩的眼神與以往冷笑的表情全然不同。

在魁地奇的更衣室裡,哈利甚至看見榮恩那蒼白的肌膚上刮留著一道道的紅色指痕。當哈利開口問起榮恩臀部上的瘀青時,榮恩顯得非常震驚。他眨眼,一雙滿是驚訝與痛苦的藍色瞳孔凝望著哈利。『沒什麼,只是不小心…』榮恩低聲咕噥了幾句,急急忙忙拉好衣服,擠過哈利身邊走了出去。

哈利一向認為馬份是個寡廉鮮恥、充滿惡意的混蛋,不管是他們小時候第一次碰面,或是佛地魔已死一切回歸到平靜的現在,這從來都不值得懷疑。沒錯,哈利太清楚明白了,因為劫盜地圖是不會說謊的,特別是當某個早晨,哈利清楚地看見地圖上顯示出榮恩.衛斯理和跩哥.馬份同時出現在七樓的一間空教室裡,他的腦中一片空白,無法思考。

哈利.波特有很多事情不懂,女孩是其中之一,但他明白一件事,他愛著羅納德.布留斯.衛斯理,就像比爾愛上花兒,這感覺完全不同於他當初愛上張秋。所以當哈利發現榮恩的臀部留下了和隱藏在肩膀下相同的吻痕時,他終於忍不住在大廳外猛揍馬份一頓,直到馬份門牙磕落,血流如注,而哈利眼中所見的,仍只有那一片殷紅。

過去,哈利住在樓梯下的碗櫃裡,他從未擁有過一件新衣服,在達力和他的伙伴的淫威下,除了那些佔據他房間的老鼠、昆蟲之外,哈利根本不敢奢望擁有朋友,他們甚至把他關進學校的儲藏室裡,直到警衛發現把他放出來。所以當他來到霍格華茲的第一天時,他萬萬沒想到命運會把榮恩和妙麗帶到他的身邊,讓他們成為他的好友。

一般而言,英雄們在拯救世界和擄獲美女的芳心之前,總是得被迫面對他最親愛的人們的死亡,哈利也不例外,他失去了他的父母、教父,疼愛他的鄧不利多,以及妙麗。但他沒有得到任何一個女孩的心,因為哈利唯一愛戀的是個男孩。

他們已經贏了這一場戰爭,突然得面對這個早已失去目標的空曠、茫然的未來,哈利完全不知該怎麼做。所以他只能皺緊眉頭,因為已經沒有什麼他能做的,不管馬份對榮恩作了什麼,哈利只能逼自己相信榮恩不會拋棄他。因為榮恩決不會留下他一個人,至少不是現在。因此,哈利只能等待——除了榮恩,再也沒有人值得他等待,哈利願意用他所有的時間繼續等待。

(二)跩哥篇

跩哥並沒有發覺他凝望著一隻停在牆壁上的蒼蠅已經過了許久。史萊哲林交誼廳裡光線昏暗,就像城堡外陰沈的天色,微弱的光線靜靜流動在黑暗之中。跩哥拒絕去想其他的史萊哲林去了哪裡,他一個人獨處時,忍不住發出一種近乎哭泣與咆哮的短暫笑聲,然後,聽著這些全然不快樂的勉強笑聲滲入、漂浮在走廊上好幾天。

日子枯燥而乏味,生活中唯一的刺激與改變是他必須去上課、吃飯或者在走廊上。跩哥總是一個人,完全無動於衷,雖然耳語從來不曾間斷,有時,某些人設法引起跩哥的注意,但一切只是徒勞無功。

但無論如何,跩哥還是聽見了他想聽見的,人們依舊竊竊傳言著食死人在戰爭時殺害麻瓜的慘酷罪行,他們甚至質疑為什麼跩哥.馬份沒被送到阿茲卡班。畢竟,他比任何人都樂於當一個食死人,不是嗎?

跩哥冷眼掃視過那些人投向他的眼神,儘管隱晦不清,他還是能發現他們眼裡掠過的蔑視、憤怒、厭惡、或者還有些許的恐懼。他緊握著自己的手臂上那個已經褪色的黑魔王標記,它從來沒有產生過作用,其實不管他到底做或不做,它早已停止任何變化。

有人在男生衛浴間洗手台的鏡子上用潦草、骯髒的筆跡,大剌剌地塗寫著:「去死吧,馬份!」跩哥站在鏡子前凝望著它,彷彿只要他凝視得夠久,那句話就會成真。突然,他從鏡子裡看見身後衛斯理那冷漠的面孔,一瞬間,跩哥發現自己除了冷笑別無他法,於是擠出一絲諷笑。但衛斯理只是站在門口,臉上閃過一種近乎憐憫了解的同情神情。跩哥登時無力地跌坐在地上,開始嘔吐,嘔出少許和鏡子上那些仇視字眼一樣顏色的髒水。

他們說,有些人逐漸崩潰。就像那個老衛斯理一樣,他們說。就像他母親被關在聖蒙果醫院一樣,跩哥想。但跩哥不會發瘋,絕不。不管那些帕夫赫夫是否在地牢的通道口放火燒掉他的長袍,或是那些雷文克勞男孩「失手」將不赦咒擊中他的左手,痛得他在地上翻滾足足半個小時,直到孚立維教授設法為他解咒。

史萊哲林學生所剩不多,學院內甚至不再團結。跩哥過去有克拉和高爾作伴,而現在的他根本不期望有任何朋友。不過跩哥並不介意,他向來就不介意這種事。

冰冷的燈光給人的感覺就像是機械,就像是病房,就像是精神癲狂,因此跩哥不得不一整天瞇著眼睛,連帶著使他眼睛周遭的肌肉過度緊張而隱隱作痛。他甚至剪去他淡金色的頭髮,因為當他凝望著鏡裡的自己時,它總刺痛他的眼睛。直到那一瞬間,紅髮人兒蒼白的惱怒表情暫緩了他的痛苦。而他明知道應該覺得奇怪,可是他拒絕去想。他已經拒絕承認許多事情,其中之一就是他開始無時無刻地注意著衛斯理。

唯一發現這件事的可能是波特,他總是帶著極度厭惡的表情瞪著跩哥。跩哥記得波特是怎麼為了衛斯理那盲目的忠誠而捨棄他所提供的一切。所以他寧可把這當成用來打擊那個「奇蹟男孩」的手段。

在某個午後,當跩哥訝異於衛斯理的頭髮那混雜紅銅和橙黃的光芒時,他突然體認到一件非常重要而波特無法做到的事情。於是,他在衛斯理被留下和斐尼干一起上課後輔導的那個晚上,攔住衛斯理的去路,提出一個令人無法拒絕的提議。

馬份家族向來篤信互惠原則。對於那些人們故意針對他的惡毒誹謗,跩哥無能為力,因為唯一能做的只有誠實去面對,並設法彌補父親生前的罪行。跩哥也明白,這就通常表示馬份家將用大把大把的金幣去補償。於是,當衛斯理問他:「你想做什麼,馬份?」時,跩哥不懷好意地看著他,然後跨出一大步,迅速縮短兩人之間的距離,將雙唇覆上衛斯理的。衛斯理奮力掙扎,這個吻粗暴突兀,而且又濕又熱。五分鐘後,當跩哥放開時,他把一個裝著五十枚金加隆的小袋子塞進了衛斯理長袍內的口袋裡。

在這種連羽毛筆塗寫在羊皮紙的聲響都格外清晰的日子裡,跩哥幾乎以為耳朵會因此流血受傷。他的羽毛筆在魔法史的課堂上啪地一聲折斷,在一片寂靜中,丙斯教授甚至轉頭用空洞無比的眼神看著他。每當跩哥無事可做或是當巫術世界稍稍停止清算戰爭期間的戰利品時,他就會接近衛斯理,在螺旋梯底下,在自由活動期間,在圖書館裡。

在衛斯理左耳下方有一條微微跳動著的美麗靜脈,跩哥將自己的唇狠狠印上它,當他離開時,那毫無血色的瘦弱肌膚上就會順著脈搏延伸開一整片顯眼的標記。

即使他最後還是和衛斯理在午夜兩點的溫室冷硬土地上發生關係,跩哥仍試著不去思考事情的後果。因為馬份家族是不可能和那些骯髒的純種叛徒在一起的。偏偏衛斯理卻是他所見過中,比誰都骯髒,比誰都像衛斯理那死去的麻種女友的純種叛徒。但跩哥總會在兩人長時間激烈的性交後,付出六十枚或是一百枚的金加隆。而且,跩哥心滿意足地確信,他已經為父親骯髒的金錢找到最好的用途。

跩哥討厭衛斯理完全是出自於本能,這意味著,有些事就是難以釋懷。就像他怨恨波特,單純只是因為他是個令人難以忍受的傲慢混蛋。整個巫術世界的時間彷彿在大多數邪惡的黑巫師死去後完全停止了,因此跩哥根本沒注意到他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用在和衛斯理私會。有時,他甚至在衛斯理的體內激烈釋放,然後迅速拔出分身,讓衛斯理來不及達到高潮。可跩哥不在意,因為除了充滿諷刺與苦澀的報酬外,他和衛斯理之間什麼都沒有。

衛斯理笨拙地拱起身子,這使得跩哥必須花點時間引導他靠在書桌上進行性交。跩哥想起在圖書館外,他們用窒息咒擊中他,幾乎令跩哥無法呼吸而死,他於是抓住衛斯理的身體,用力進入他體內,直到衛斯理無法控制地撞上書桌邊緣。

衛斯理的膚色是近乎透明的,僅有一些的雀斑散落覆蓋其中,為它染上些許顏色。跩哥從衛斯理身後親吻那些肌膚、頸項、喉嚨上的糾結,然後滑過胸口,吻上凹陷的鎖骨。一片片深色的瘀痕在衛斯理的肌膚上構成難以抵抗的誘惑,跩哥忍不住在他的肩膀上印下一個又一個嚙咬的標記。

當他把衛斯理的面孔猛地強壓在牆上時,跩哥故意忽略衛斯理那短暫、近乎抗議的啜泣,只顧著拉下他的長褲好讓自己能夠順利地進入,然後再猛力戳刺撞擊,直到分身因摩擦達到高潮。而衛斯理在他身下拼命尖叫,彷彿身體就要裂開一樣。但跩哥不關心,因為他們剛告訴他,他母親去世了,難道現在的他就不能只當個該死的混蛋嗎?

當波特狠狠將他打臥在血泊當中時,跩哥一點都不訝異。他非常歡迎波特的拳頭,還設法彎起一絲諷笑。當人們把波特從他身上拉開,跩哥甚至沒發覺到在自己牙齒被打落的那一刻,他只凝注著一旁的衛斯理那平靜、難以形容的表情。他發現衛斯理並沒有撲進波特懷裡,而是冷冷轉身離開,於是,他想起家中那一百、二百、三百枚金加隆……是的,那還足夠交換衛斯理為他進行四百、五百、六百…次的口交。

跩哥希望在他們殺死他之前,波特會先將他打個稀爛,因為跩哥不認為一個馬份家的孤兒還能夠有所作為。特別是跩哥已無處可去,所以他只能等待,讓那些幻想帶他遠離這個世界。
喵喵怪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1#
发布于:2007-05-06 18:19
终于把这篇极度虐心的给弄来了.......
想当年.....OTZ
魔月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 社区居民
2#
发布于:2007-05-06 22:27
好虐啊啊啊啊啊
sirupy
六年级学生
六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3#
发布于:2007-05-07 01:01
再看一遍~~~  哦活活   ( by:一点都不觉得腻的某人)

还是想感叹一下  翻译如此用心,精益求精, 如此精品的高质量文~~ 水大!~ 抱!~
hanasaki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4#
发布于:2007-05-09 16:46
啊!draco怎么变成那样了……

不过比起这个,我还是对某萝卜怎么会……

呃……那些都不管了,俺也其虐心了……但俺又不想挖坑危害百姓……怎么办啊……
水色素顏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5#
发布于:2007-05-09 17:52
hanasaki 大,我想DRACO在這篇裡是完全的自我放逐,
作為一個前食死人,在其他學院有意無意的欺壓下,
DRACO能作的也只有麻痺自己,
不幸的是這樣的他卻偏愛上了RON而不自知不自覺,
更只能選擇傷害RON來感受RON,
因為RON的眼裡只容得下死去的Hermione............

至於RON,原作者始終沒提及他的內心感受,
但看得出來,除了金錢這項因素,
他多少有些可憐DRACO的處境,
或許他也是藉著和DRACO交易時的痛苦,
來轉移他對Hermione的思念吧。


另,hanasaki 大也打算開坑了嗎?
太好了,開吧開吧!!我永遠支持!!
Tammy
一年级学生
一年级学生
6#
发布于:2007-07-06 18:19
Re:[完结] 缓刑(HP/RW、DM/RW、译文)
好虐阿...Orz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这篇的感觉(?)
phpwind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7#
发布于:2007-07-15 19:54
真的好虐喔....@@
可憐的小榮,這算是賣身救家嗎........
看他一臉麻木的樣子,真讓人心疼啊

不過如果真的要賣,也可以賣一下哈利,他也很有錢(被毆飛~)
loveinsky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8#
发布于:2007-07-25 13:23
妙麗的死換來的是三個人的痛苦.....
真虐啊...>"<
不過沒有描述榮恩的想法?
還蠻想知道的!!
米路卡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9#
发布于:2007-07-27 19:03
太,太,太虐了…………可怜的小罗罗……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