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色素顏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阅读:34184回复:212

[完结][連載原創] 羈絆 1-11(DM/RW, BY:水色素顏 )8/4更新在38樓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07-05-07 16:37
chapter 1 初會


已經記不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的身邊開始充斥著『衛斯理』。

「下流、骯髒的衛斯理。」父親總是這麼說。

而母親則會適時的皺起那張美麗尖瘦的臉龐,像聞到一種臭不可聞的味道。

但,這並不影響他的心情,絕大多數的時候,他會默默的聽著,既不應和也不發問。這種漠不關心的態度,一直持續到他見到一個真正的『衛斯理』,榮恩.衛斯理。

之前,他已經聽說過無數個衛斯理的傳說,包括他們如何的聰明傑出,抑或者父親充滿偏見的「總是和麻瓜混在一起的低等巫師」。

不過,當他見到榮恩.衛斯理時,這才首次震撼了他的心。

那是他十歲那一年,憑著超群的棋藝參加兒童組的巫師棋大賽。開賽前,他立在人群中,恣意地享受著人們投來的欣羨眼光和讚美,當然,吸引人們的,不僅是他未曾嚐過敗績的優異表現,還有他美麗可愛的外表、優雅出眾的氣質、昂貴合身的衣著,以及來自巫師古老家族的純正血統,特別是高爾和克拉,和他同齡,卻遠不及他來得出色的兩個表親兄弟,他們看著他的眼神,簡直把他捧上了天。

會場當中,唯一沒有對他投以注目禮的,就只有那個高瘦纖長,穿著寒傖的紅髮男孩。嚴格來說,男孩並不特別漂亮,至少不像他有著遺傳自母親的凜然美貌,男孩甚至有著滿臉的雀斑,但那赭紅色頭髮卻有如熠熠生采的炭火,引起了他的注意。

「衛斯理。」發現到他的眼光,克拉低聲在他耳邊說,口氣就像他父親一樣,滿是鄙夷。

他猛然抬頭,重新注視著那個和他一樣年紀的紅髮男孩,他所見到的第一個衛斯理,在那之前,『衛斯理』是一種模模糊糊的存在,而如今,它化身成一個真實的男孩來到他面前。一種翻覆的痛楚佔據了他的胃。

「你沒事吧?」當他躲在廁所裡,痛苦的闔上眼,一個親切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他倏地睜開眼,眼前出現的紅髮鮮豔得彷佛像落日餘暉,清秀的輪廓配上白皙的膚色,襯得兩頰的雀斑更加明顯,然而,最奇特的還是那眼珠的顏色,猛一看是霧綠色的雙眸,卻夾雜著一抹金色,彷佛是在濃綠的迷霧森林中映入一道陽光。

衛斯理!他急忙直起身子來。

「你沒事吧?」對方又問了一遍。

「不……」他痛得皺眉,卻逞強地站直了身體。

「看起來好像很痛耶?」紅髮男孩作了個怪表情,好像痛的人是他自己似的,清秀的面孔皺成一團,「有沒有人陪你來?我幫你去找他們──」

「不要──」他抓住對方的手臂,父親因為有事沒來,可是他也不想讓母親或高爾他們知道,他居然在下賤的衛斯理面前丟了臉。

「每次比賽多少都會有人因為太過緊張而胃痛。」男孩傻傻地笑了,「我第一次參賽也是這樣。」

什麼?這麼說來,眼前的衛斯理不是第一次參賽,可是,他學巫師棋的這一年來,卻從不曾和衛斯理對奕過,也從來沒聽說過衛斯理的名字。只是,既然能晉升到準決賽,這個父親口中窮酸的衛斯理棋力應該不差吧?

「你不用參賽嗎?」遏止不住好奇心,他問。

男孩笑了笑,堅持陪著他待在醫療室,直到所有賽程結束才消失了蹤影。

他後來才知道,男孩名叫榮恩。而榮恩.衛斯理根本不需要參加比賽,自慚不如幾個哥哥傑出的榮恩早在去年拿下青少年組的棋王頭銜。今年,榮恩是被邀請來觀賽的。

從此,他不再碰巫師棋,也牢牢實實地記住,榮恩.衛斯理是讓他首次嘗到挫敗滋味的人。
 



chapter 2  情愫

等他再次見到榮恩.衛斯理,已是一年後的事了。

那是在前往霍格華茲的火車上,榮恩.衛斯理似乎已經忘記他,對於他報出的姓名,榮恩發出一聲輕笑,再度激怒了他;至於那個活下來的男孩,哈利.波特則拒絕了他伸出的友誼之手,而選擇站在榮恩.衛斯理的身邊。這,是他第二次的挫敗。

接下來,對高傲的他又是更深刻的打擊。哈利.波特成為魁地奇最年輕的搜捕手,麻種妙麗.格蘭傑加入哈利和榮恩,成為學校著名的三人組。三人之中,榮恩.衛斯理反而成為最不特出的一個。

但,六年來,他依然將榮恩.衛斯理視為勁敵,並且學會了如何激怒榮恩,例如諷刺榮恩的「二手萬年長袍」或編首「衛斯理是我們的王」之類的爛歌。不諱言的,每每看到榮恩憤怒得連耳根都漲紅,幾乎可以媲美衛斯理家招牌紅髮的反應時,他就更加樂不可支。

不過,他萬萬沒想到,當一群食死人在禁忌森林中攻擊那可恨的三人組時,他竟會挺身為榮恩.衛斯理擋下了一記昏擊咒。當時,他清清楚楚的看到榮恩那無法置信的眼光,他必須承認,他自己比那個『餵死狸』更加不敢相信。最笨的是,這居然會是他此刻躺在霍格華茲醫護室的病床上,並且錯過了高年級耶誕節舞會的重要原因。

他翻著書,那看了N遍的『飛越魁地奇球賽︰砲彈隊的歷史』早被翻爛,讓他無聊到快要抓狂。

「喂。」

他從書裡抬起眼,就看見一頭燦紅如火的頭髮,衛斯理,但不是他想的那一個,而是他的小妹妹,叫做金妮.衛斯理──,是吧?

「我來探病,」金妮向病床上的他微笑。

「探病的禮物呢?」他瞟了她一眼,冷冷的問,「衛斯理家該不會窮到連這種禮貌都不懂吧。」

「我自己種的香草。」金妮罔顧他的嘲諷,笑著遞上一株小盆栽。

看到她當真雙手送上禮物,他反而有些愕然。

忍不住,他第一次正眼打量她,她和所有他討厭的衛斯理一樣,都有一頭耀紅的頭髮,和滿臉的雀斑,而除了相似的容貌外,她和榮恩都有著修長高挑的手腳,多變俏皮的表情,只不過,榮恩霧綠的眼睛,在金妮身上,卻換上了風信子般美麗的湛藍色。

「他真是遲鈍,對吧?」凝望著他端麗的容貌,金妮忽然嘆了口氣。

「妳說什麼?」他從正比較著衛斯理兄妹異同的沈思中驚醒。

「當然是在說榮恩啊,」她答得那麼理所當然,一面轉身把禮物放在桌上。

「什麼意思?」他問,聲音裡有小小的怒氣。

「你自己不是很清楚嗎,幹嘛還問我?」

「妳到底想說什麼?」他怒道,又一個討厭的衛斯理,他恨極了她那副什麼都了然於心的表情,不過,讓他更生氣的,還是她那酷似榮恩,屬於衛斯理家的面孔。

「嗯…我是很想支持你啦,」金妮仍在微笑,她自顧自地說著,「不過,我也不能對不起妙麗…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榮恩的心情──」

「這跟衛斯理、還有格蘭傑那個麻種有什麼關係?」他幾乎要拿手上的書向她砸去。

「咦?你不是早就知道榮恩喜歡妙麗了嗎?」看到他這樣的回應,她竟有些訝異,「就因為這樣,你才故意找妙麗的麻煩,對吧?」

「妳是說,我喜歡妙麗.格蘭傑那個麻種嗎?」他終於爆出怒吼。

「不,」金妮那雙湛藍的眼睛睜得大大的,「你喜歡的是榮恩,不是嗎?」

「你在胡說些什──」

他話還沒說完,醫護室門口已來了新的客人,榮恩.衛斯理和妙麗.格蘭傑。

他一眼就發覺到妙麗正牽著榮恩的手,登時冷下臉來。

榮恩則注意到一旁的妹妹,「金妮,你在這裡做什麼?」

「和你一樣,來探病啊。」金妮精動靈活的眼珠轉了轉,從哥哥臉上移到病床上的馬份。

看到她那近乎調侃的眼神,他不禁漲紅起臉來,混帳,衛斯理應該沒聽到剛剛那些對話吧?

「馬份,你好點了嗎?」妙麗露出怯怯的微笑。

「關你什麼事?麻種。」他抬起驕傲的側臉,轉向妙麗。

「你──」榮恩氣得掄起拳頭。

「榮恩,」就像往常一樣,妙麗扮演起煞車器的角色,不過,此時她拉住榮恩的小動作,明顯和以前不同,有一種特別的親匿。「別忘了,你是來道謝的。」

「謝謝你,」榮恩不情願地說,把一只便當盒往他床上一扔,「探病的禮物,我媽親手做的餡餅蛋糕。」

「這是我的。」妙麗則是送上蜂蜜公爵的一大盒咻咻蜂,「謝謝你救了榮恩。」

「誰說我想救他?我只不過是不小心撞到他而已。」他嘴硬的說,該死的,那麻種幹嘛一副衛斯理正牌女朋友的樣子?他救了榮恩.衛斯理,與她何干?她來道什麼謝?

「妳看吧,妙麗,我就說──」榮恩才要開口,卻被妙麗輕扯了一下。

金妮偷笑著,哥哥還是那麼遲鈍,而向來聰穎敏感的妙麗,似乎在這次馬份捨身救了榮恩後,也和她一樣注意到了。那麼,妙麗是來示威的?金妮有些好笑的想,特地來展示她和榮恩的感情?

「妳笑什麼?」看見妹妹笑得詭秘,榮恩皺著眉頭問。

「沒什麼,舞會怎麼樣了?」金妮岔開話題,問道。

「無聊得很。」榮恩聳聳肩。「所以我就和妙麗溜出來了。」

「你們沒跳舞?」金妮又問。

「有啊,」妙麗搶著回答,「不過,他老踩到我的腳,這幾天的特訓根本沒效。」她怨懟地掃了身旁的呆頭鵝一眼,臉上卻是滿滿的甜蜜。

「我早說過不想跳舞,是妳說想跳,我才陪妳的。」榮恩一臉的無奈。

「如果你們只是想打情罵俏的話,最好立刻滾出去。」他冷冷打斷他們。

「那很好。」榮恩很快的,轉身出去。

妙麗則顯然有些遲疑,她看了床上的病患一眼,這才追了出去。

看著哥哥和妙麗出去,金妮回過頭,對著他嫣然一笑。

「你呀,這種孩子氣的忌妒也太明顯了吧。」她說,兩頰的酒窩淺淺地浮現。

而他的心竟不受控制地猛跳了一下,那笑容太像榮恩.衛斯理了…。

「我不懂妳在說什麼?」他避開眼。

「算了,我也得走了。」金妮蹦蹦跳跳的走向門口。

「喂。」他叫住她。

「什麼事?」

「妳剛剛說的話──」他張嘴,不知該怎麼說,難道真要他親口重複她剛說過的話──?

「我會幫你保守祕密的。」金妮捉狹地一笑,「不過,剛剛的話榮恩有沒有聽到,我就不敢保證了。」她頓了頓,「還有,你要是肯坦率一點,肯多笑一下,我保證榮恩絕對也會不一樣的喔。」

「金妮.衛斯理﹗」他拿起床邊的書狠狠往門口砸去。
 



chapter 3  迷惑

一走出醫護室,榮恩立刻捂住了臉,沒弄錯吧?本來,他是來探病,順便道謝的,因為馬份竟然在食死人的攻擊下,挺身為他擋下一記昏擊咒,但是事情不該這樣演變才對。他想了千百種理由,就是想不透一向討厭的馬份怎會救了他?最後,他終於得了一個結論,就是馬份當時一定精神錯亂了,才會不小心救了他。

所以,榮恩怎麼都不願來見因為受傷而倒在病床上的馬份,最後還是被妙麗千騙萬哄的,給押了來醫護室。可是,他和妙麗才走到醫護室門口,就聽到金妮的聲音。

「…你喜歡的是榮恩,不是嗎?」

跩哥.馬份?那傢伙喜歡他?他們可都是男生啊?金妮到底在想什麼?竟然問馬份那種怪問題?搞什麼──他回頭望著身邊的女孩,滿是雀斑的臉漲得通紅,她應該沒聽到吧?

「榮恩?」妙麗疑惑地望向他。

她一點也不訝異,不,該說她早就猜到了,坦白說,馬份對她和哈利始終有一份敵意,有時,一些惡作劇甚至惡劣到幾乎能致人於死地,相形之下,他對榮恩的態度就大不相同了。馬份總是嘲笑榮恩,激怒榮恩,那麼幼稚而明顯,就像一個小男孩企圖要引起喜歡的女孩注意那樣──。

「馬份──」妙麗沉吟地開口。

「啊?」榮恩停下腳步,俊秀的臉龐閃過一絲驚慌。

「…」妙麗抬眼瞥向榮恩,他怎麼會有那種表情?就像個外遇的丈夫被妻子當場逮住……妻子?她秀美清麗的臉跟著一紅,她在想什麼呵? 雖然這次耶誕舞會,他第一個開口邀了她,可是,他的邀請卻是那麼的榮恩.衛斯理︰「反正,妳剛好是女生嘛。」

那不代表什麼,不是嗎?如果她不是女生,如果馬份是…天啊,她想到哪去了?都怪金妮那個怪問題。

「榮恩、妙麗,」哈利遠遠就看見面對面發呆臉紅的兩人,趕忙向他們揮手。

「哈利,」榮恩轉向他,擠開一朵笑容,「你也從舞會裡逃出來啦。」

「嗯。」哈利點頭,瞧瞧他,又望望妙麗,看起來,他這兩個好友是有點尷尬。「怎麼了?」哈利不解地問。

「沒什麼,你把露娜丟下啦?」榮恩隨口找了個話題。

「呃…」哈利立刻露出一種為難的表情。

榮恩一臉理解地拍拍他的肩膀,他懂。就算露瘋子很有趣,不過,誰也受不了一個在聖誕舞會上戴著一只不停搧動翅膀,還會發出咕咕啼叫聲的七彩鳳凰大帽子的怪女生。而且,認真說起來,哈利會邀請露娜擔任舞伴,還是他的錯。

因為他先邀請了妙麗。

雖然榮恩再三解釋,會邀請妙麗絕沒有什麼特殊理由。如果真要計較原因的話,該是四年級時,妙麗那一句︰『下一次,你最好記得先來邀請我。』

於是,他邀請了妙麗。結果顯而易見的,哈利落了單。即使哈利對這樣的情形似乎並不是那麼在意,但,榮恩卻相當內疚,說什麼都搶著要為哈利找個舞伴,不過,要不是金妮那ㄚ頭,事情也不會變成這樣──。

對了,就是他那古靈精怪的小妹妹,突然和丁.湯瑪斯分了手,害他不得不想辦法逃避丁那哀怨的眼光,偏偏他們不僅是葛來分多學院的同學,還是室友。好不容易,西莫幫丁約了芭蒂參加舞會,他和丁之間的尷尬才算化解了一些。可是,這樣一來,金妮那邊又該怎麼辦?他於是自作主張地把金妮配給了哈利,還神祕兮兮地叫哈利不必另尋舞伴,一切都有他搞定……。

好了,現下結局就是這樣,金妮也不知哪根筋不對,竟然拒絕了明明就是她自幼崇拜喜歡的哈利,而臨時找不到舞伴的哈利,只得在妙麗的勸說下,勉強邀了露娜.羅古德。

所以,榮恩愧疚極了,特別是當他們決定要為這次的舞會事先練習慢舞時,他才知道大事真的、真的大大的不妙。

露瘋子,不,露娜,根本不在意他們跳的是什麼舞,乾脆一點說,她連節奏都不聽,就逕自跳起屬於她自己的舞步,害得榮恩和推薦她當哈利舞伴的妙麗尷尬極了,最怪的是哈利也完全不在乎──他明明最討厭別人的眼光集中在自己身上。

露瘋子則恰恰相反,她從不注意別人投給她的異樣眼光,簡直我行我素到了極點。不知道是不是這樣救了哈利,反正,有怪異的露娜吸引大多數人的視線,意外地使得那個活下來的男孩有了喘息的空間。

應該是這樣吧?這大概是榮恩唯一能想到的理由了。不過,看到孤單一個人的哈利望著槲寄生發呆,榮恩還是忍不住愧疚。

「要不然,你跟妙麗去跳舞好了。」榮恩衝口而出。

說完,不顧好友的錯愕,榮恩逕自把妙麗的手塞進哈利手裡,便一股腦兒地跑向花園。

「出了什麼事嗎?」望著榮恩莫名奇妙的舉動,哈利忍不住問道。「你們吵架了?」

妙麗靜靜搖了搖頭,抽回被哈利握著的手。自從聽到金妮說了那句話之後,她發現自己開始有種不太好的第六感…。
 



chapter 4謝禮


拍了拍喘息不已的胸口,榮恩試圖平復自己的呼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真是他所遇過最可笑、最糟糕的夜晚了,早知道就不該去醫護室道什麼謝──不對,問題出在金妮問的那句話,馬份那傢伙怎麼可能會喜歡他?

「──就算天塌下來了都不可能﹗」榮恩大聲地告訴自己。

「什麼東西塌下來?」一個聲音冰冷地回應他。

這聲音?榮恩嚇得三魂七魄出了竅,連忙回過頭。

在一片銀白的月色中,跩哥.馬份正佇立在一株綴滿七彩燈泡的耶誕樹下,冰金色的頭髮難得凌亂,一襲墨綠色長袍襯得那秀逸俊美的外貌更加出眾,明亮冰冷的淡灰眼眸則以一種難以形容的嘲弄眼光注視著他。

「你…」榮恩漲紅了臉,「你為什麼老是偷聽別人說話?」

「衛斯理,講點道理,」跩哥走向他,「是我先來的。」

這倒是真的,榮恩無話可說。「可是,你不會先出個聲嗎?」他嘴硬地抗辯著。

「是你一來就放聲大吼,」跩哥揚起一道眉,在附近一張白色長椅上坐下,「我來得及開口嗎?」他諷刺地問。「再說,被嚇到的人可是我。」

好,千錯萬錯都是他的錯,榮恩咬住嘴唇,見鬼,要是金妮看到跩哥.馬份對他這種態度,還敢說馬份喜歡他嗎?

「你在這裡做什麼?」榮恩好奇地開口問道。

「我想你應該問的是哪個笨蛋害得我無法參加舞會,只能在這裡無聊地打哈欠。」

忍耐,忍耐,榮恩深呼吸。要不是他欠了馬份一份人情,他肯定會讓他死得很難看﹗

「我不知道你對跳舞那麼感興趣。」

跩哥輕笑了一笑,「我對會讓你感到愧疚的事都感興趣。」

「跩哥.馬份﹗」榮恩再也無法忍耐,一把揪起他的衣領,「你欠揍是不是?」

但跩哥似乎一點都不想掙脫,他微笑地望進榮恩的眼底。「原來衛斯理家是這樣答謝救命恩人的?」

榮恩恨恨地鬆開了手。「你不是說,是不小心才撞到我的嗎?」

「不過,我還是救了你,對吧?」跩哥挑挑眉。

對,這他不能否認。「那你想怎樣?」天殺的,讓他快點還了馬份這個恩情吧﹗他實在受不了馬份天天拿這個來要脅他。

「陪我跳一支舞。」

什麼?榮恩張大了嘴,就算死人復活都不會比跩哥此刻這句話更讓他驚訝。

「把你愚蠢的嘴閉上,衛斯理,」跩哥冷冷地說。「你別誤會,我還是跟以前一樣討厭你。」

「那正好,我也不喜歡你。」榮恩回吼道。

 沒錯,這就是六年來他們一貫的模式,他當然不喜歡衛斯理,而衛斯理也討厭他,從來沒有改變過。坦白說,聽到金妮的話之後,跩哥所受的打擊並不比榮恩少,他怎麼可能喜歡榮恩.衛斯理?一個骯髒、貧窮又沒格調,而且還是一個男孩的紅髮衛斯理?所以他憤憤丟下手中的書,決定偷溜出醫護室,到花園冷靜一下頭腦。

但跩哥萬萬沒想到,當他好不容易說服自己絕不可能喜歡衛斯理時,榮恩竟獨自一個人出現在他面前。望著那已注視了六年的紅髮,跩哥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只要和榮恩.衛斯理跳一支舞就行了,只要一支舞,他就可以回想起他有多麼地討厭衛斯理,討厭他那對松綠的眼眸,討厭他那頭艷紅的髮絲,討厭──。

「馬份──?」榮恩傻傻地看著跩哥撫上自己的頭髮,誰來告訴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紅髮和他想像的一樣柔軟,跩哥的手不自覺地滑過榮恩的髮間,那麼,他的嘴唇也跟他想像的一樣──?

炙熱、甜蜜,如同巧克力般滑膩的味道,如同他所想像的,跩哥輕描過那櫻色柔唇,舌尖探進榮恩的嘴,嘗試著吻遍榮恩口中的每個角落,也品嚐著對方那略帶羞澀的回應。

許久,榮恩才從昏眩中清醒,他在做什麼?不但乖乖讓馬份吻了他,更糟的是他居然還回應了馬份。

「混蛋!你幹嘛吻我?」榮恩慌忙推開他,一邊用力地以手背擦去唇角上的觸感。「很噁心耶!」

「笨蛋,誰教你站在榭寄生下面﹗親吻站在榭寄生下的人是一種禮貌,你懂不懂?」都怪金妮.衛斯理不好,竟然給他灌輸了那麼怪異的念頭,才讓他情不自禁想吻榮恩.衛斯理,「還有,一個大男人別那麼愛吃甜食行不行?害我嘴裡全都是巧克力蛙的味道﹗」

榮恩一臉錯愕的望著他,好一會才回過神來。

「混帳﹗你有什麼意見嗎?這可是我的初吻耶﹗」榮恩大叫。

跩哥冷哼。「我也是啊。」

榮恩驚訝地望著他。

「幹嘛?」

「不──」榮恩搖頭。「我只是,我沒想過──」一時之間,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看來你從來不用腦筋。」跩哥嘲諷地說。

「喂﹗這是理所當然的吧,」榮恩皺著眉頭嚷道,「你會花時間去想你討厭的人嗎?」

「我會。」跩哥簡單俐落地回答。看到榮恩發愣的表情,跩哥惡意補上一句。「特別是某個討人厭的紅髮葛來分多。」他怎麼會在巫師棋上輸給這種人?說不定,榮恩.衛斯理獲勝的那一年,根本就沒人參賽──他居然會為了衛斯理這個沒大腦的笨蛋放棄巫師棋?﹗

絲毫不知跩哥複雜又哀怨的想法,榮恩只是嘖嘖搖頭。「你常常這樣,心情會愉快嗎?」

「愉快極了。」跩哥哼道。

「什麼?那你也太怪異了吧?要是我討厭的人,我才不會去想呢。而你,卻像…像談戀愛那樣地想著我──」榮恩猛然把尾音煞住。天啊,這到底是怎麼了?他在說什麼?談戀愛?金妮那句話還不夠蠢嗎?

跩哥看著他的眼神奇怪地有了轉變。「是嗎?」

「不,」察覺自己說錯了話,榮恩趕忙改口,「我是說,也許也有像你這樣的人──」榮恩突然語塞,怎麼?他這是在認同跩哥.馬份嗎?榮恩暗暗嘆口氣,再這樣下去,他會越來越不對勁的。「我…我要回去了。」他吞吞吐吐地扔下一句話,轉向葛來分多塔。

「喂,衛斯理,」跩哥突然叫住他。

「什麼?」他回過頭。

「那個時候──你曾看清楚攻擊你的食死人是誰嗎?」

「沒有。」榮恩搖頭,停下來,等跩哥下一句話。

但跩哥似乎無意繼續同一個話題。「我明天打算回馬份家的采邑一趟,」他揚了揚眉,故意不理會榮恩臉上那副『關我屁事』的怪表情,「在我回來以前,你最好別讓那些食死人的蠢蛋給殺了。」

什麼?榮恩瞪大了眼,呆呆望著跩哥優雅地旋身離開。


-----------------------------------------------------------------------------------------------------
羈絆 5-8章:10樓
羈絆 9-10章:38樓
hanasaki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1#
发布于:2007-05-09 18:32
阿拉拉~~两个小时之内连看了三篇8章以上的文,爽阿~
大人要更新阿~~要更新阿~虽然都是同一天搬过来的,但俺还是抱着很大的希望在等的阿~大人!加油吧!
sirupy
六年级学生
六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2#
发布于:2007-05-09 23:56
这个.....难道.....更新啦!!!!    

嗷嗷~~~ 小RONNY想起来以后, 父子大战即将开始!~ YEAH!~  
(如果是HDR可以考虑3P解决,但是这两父子根本不可能$%^*@()^$&^@)....= =|||||||)
hanasaki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3#
发布于:2007-05-10 16:54
啊哈拉~俺反正确实想不出下面会怎么样啊~反正俺就等着更新寮~

恩~不过话说鲁的眼睛的颜色阿~确实很让人迷惑呢~
lidifish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4#
发布于:2007-05-18 22:30
楼主~~更新啊~~~
这两父子看来要开打了~~我不介意3P的说~~~
不愧的父子两,喜欢的人都一样~我觉得可以考虑他们在一起的说
tobey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5#
发布于:2007-05-18 23:38
有个小小的问题:ron所谓的初恋女孩是draco吧,可是他们不是在厕所里见面的吗?难道……??
mituki51
一年级学生
一年级学生
6#
发布于:2007-06-04 16:20
大人.....更新吧...
好想繼續看下面哦!!
想知道父子兩人怎麼來搶ron啦....
不過我也不介意3p就是了
水色素顏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7#
发布于:2007-06-04 19:43
敬告各位,在我的文裡絕對絕對不會出現3P的........
(至少目前不會)
另,關於tobey 大的疑問有個很簡單的答案,
很快大家就會發現RON有多糊塗了........
tobey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8#
发布于:2007-06-04 21:43
好期待大人的“很快”哦
喵喵怪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9#
发布于:2007-06-04 22:03
楼上那位大人够毒啊.........
同期待水大的......."很快"........OTZ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