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ahero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阅读:2405回复:8

[完結, 转载译文][GG/AD]表达“我爱你”的七种方式 by stella8h8chang Calary译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0-11-26 20:49
Author: stella8h8chang

授权:

You have received a private message from:

Name: stella8h8chang
Profile: http://www.fanfiction.net/u/406666/
--------------------

Hi Calary!

Thank you for your lovely message - I feel very flattered that you think my
stories are worthy of translation.

I am happy for you to translate any of my fics, except for "Tempus Amat
Volare".

Kind regards,
stella8h8chang

--------------------
Do not reply to this email. Visit member's profile to reply back.

You can disable the private messaging feature via account settings.

FanFiction.Net Messaging Service





表达“我爱你”的七种方式



警告:H片段

涉及到温和的性描写。介于T(>13)和M(>16)之间。如果你认为更高的级别(M)更合适,请告知我。







他们初次尝试的做爱既笨拙粗暴,又——简直没有别的词汇能更好的形容了——凌乱。但今夜,他们的关系达到圆满。很完美。就像一支终于学会了舞步的舞蹈(在繁复的练习和踩到脚趾之后)。

筋疲力竭的两人一起躺倒在温和的夏季之风中,很快沉睡过去。

较为年长的那个是第一个醒来的。他的手滑下另一个男孩的后背,描画着肩胛骨的起伏、脊椎的凹陷。他用修长的手指轻轻拨开和自己的赤褐色的发丝纠缠在枕头上的金色卷发。

他在自己心心相印的伙伴的耳畔低语,“我爱你。”

但是之后,一阵温暖而潮湿的微风让他打了个寒颤。他睁开双眼,意识到方才是一梦。好吧,差不多是。那个男孩——名字叫盖勒特——他整夜叫唤的名字——盖勒特就在他身边,天空覆盖其身。正是他的呼吸惊醒了阿不思。盖勒特很了解他对阿不思的影响。

他们交换着大大的笑脸,倾身向前,陷入另一轮的亲吻之中。阿不思想,重复自身是多么的无意义;盖勒特根本不需要理性,便可掌握他的感觉的程度。







邓布利多教授,和霍格沃次其他的老师一样,在每天清晨阅读报纸,同时伴随着不断增强的不安感。有报道说麻瓜们在整个大陆各处被屠杀,巫师们被关押在一个比阿兹卡班更甚的堡垒中,魔法和非魔法的政府都落入他过于了解的同一个领导者手中。

危险降临英国的时间已屈指可数。

在他办公室的秘密场所,他展开一份新羊皮纸。他胡乱地涂写着类似于“现在住手、重新开始”“相信我,你只会毁了你自己”“你不关心吗”的话,而在最后,强烈的情感迫使他写下“我仍爱着你”。

他厌恶地看着这些失去理智的字母,嘎吱嘎吱地把羊皮纸团成球状随手一扔。他怎么会沦落到这地步?

他不仅想到在德国的屠杀,还有那些被拆散的家庭。他还想到埋在戈德里克山谷地下六英尺深处的妹妹,想到在霍格默德的一个酒吧中工作的至今拒绝同他谈话的弟弟。

肯定不会有人找到这封信。

他把它拾出垃圾箱,将它规则地撕成条状。走到壁炉旁,将碎片扔入了跳跃着的蓝绿相间的火焰之中。他的眼睛十分干燥。







阿不思的双眼闪烁着愤怒的火花,盖勒特因此而害怕,因为他自己总是最充满热情的那一个。劳魔杖滑出手心,飞向他的对手,他崩溃地跪倒在地——这个他45年都没有再摆出的姿态。

“不——阿不思——我们曾如此强烈——而且现在也一样——你和我——请求你——如果会使你高兴的话我回重新来过的——你和我——做一切染你快乐的事,”他含糊不清地说道,“我们曾如此快乐,”他轻声道,好像在追悔。

阿不思的声音冰冷,“是的,格林德沃,曾经。从前,当我们相信童话的时候。”

现在热情不再,更加使盖勒特惊恐。这个声音可以毫不犹豫地命令成千上万人死亡。这不是阿不思应该的讲话方式。这不是盖勒特认识的阿不思的一面。

“不,阿不思,不可能就这么结束的。”格林德沃当然不是他的名字。他只是盖勒特。只是一个十七岁的男孩。只是个男孩,站在另一个男孩面前,请求他的宽恕。为了爱。

“为什么不能这样结束,格林德沃?”

阿不思·邓布利多的深蓝色眼眸与盖勒特的蓝绿色眼眸相会。盖勒特咬着下唇和舌头,因为这是他避免说出那可怜的词句的唯一方法:因为我爱你。







邓布利多将不会再碰触他。与之相反,他让两名敖罗——大约二十岁的后辈——做他的肮脏工作。阿拉斯托和阿米莉亚,他这么称呼他们。

格林德沃毫无反抗之力,他让自己被带到了纽蒙嘉德——一个不只是监狱的地方。那是他大部分时间居住的地方, 正如他遇见阿不思之前住在巴希达家里一样,在藏书室的一卷卷书间沉睡。他在巴希达的藏书室内打发时间,在纽蒙嘉德的藏书室里消磨时光。

但这一次,他被扔到了这座塔的顶端,一个光秃秃的房间,供给被关押者最简陋的亚麻席子,以及极少的食物。黑色的砖墙上,有一扇狭长的窗户,不凭借魔法的话,任何人都进不来。格林德沃冲到窗前。向下俯瞰,看到击败他的人正在月光下与敖罗们谈话,之后转身,给纽蒙嘉德留下他的背影。

格林德沃把胳膊在窗外挥动,身体扭曲成一个奇异而痛苦的姿态。

“天杀的,我爱你!”

他冲夜色大叫着,紧咬牙关,攥紧拳头,因为他的喊声空无一用。没有人朝他的方向扭头。

但通过邓布利多沉重缓慢地行走方式,他估计比起和一个叫做格林德沃的人一起生活,独自生存的邓布利多的生活不会好到哪儿去。







阿不思知道自己的时间所剩无几了,但自己已经对此尽力了。为销毁伏地魔的魂器及其本体的预言之子而准备的齿轮已在运转,为了结束第三次巫师大战。他已经有计划了,让哈利战胜圣器,罗恩克服压力,赫敏制服残杀。

他最重要的副指挥是西弗勒斯·斯内普,米勒娃·麦格和阿拉斯托·穆迪,以及忠实的追随者,比如永远不会交出他们所保护的关键之人的埃菲亚斯·多吉。

他现在在脑中不断浏览他的所有。西弗勒斯·斯内普已经保证还没有到重新装修校长办公室的时间,那里的一切都不会改变,但他仍感觉有义务整理东西。

在他的老旧的学校旅行箱中的一对东西的底部,他找到了几个青少年的日记,有几张照片作为装饰,便忍不住翻开浏览那些年轻男女巫师的图片。官员的照片。生日聚会。两个男孩在田野中扭打。

他克制住自己的渴望,拿起一卷空白羊皮纸。他写道,“格林德沃——如果你收到了这条信息,就意味着我已经死了,必须要警告你一些事情。”这封信长而详尽,不像他们通常传递的易碎而零星的信件。毕竟,这将是他收到的他的最后一封信,阿不思不是那种抽泣着死去的人。

“福克斯,”他冲床边栖木上的华贵的鸟说道,“当我死后,你必须把这封信交给纽蒙嘉德的盖勒特·格林德沃。”

一滴泪水滑过凤凰的脸颊,“不要为我浪费你的眼泪。”他说着,抚摸着鸟儿的金色羽毛。

一个念头逐渐形成,“福克斯,在你传达这封信的同时,我需要你为我说九个字。你能做到吗?”

鸟儿点点头。阿不思抽出魔杖,指着自己的喉部,记录下这条口信。

“我原谅你,并且我爱你。”







盖勒特在他的牢房中走来走去。这是件很无聊的事情,他知道,但116年的岁月教会了他生活有时就是这样。他缓慢、痛苦的步伐会像在石质地板上,他想起了他是如何迅速而敏捷地和阿不思手拉手奔跑在戈德里克山谷的墓地中,嘲笑着跳过一块块墓碑。

你一定要记住:亲吻始终是亲吻,叹气也只是叹气……随着时间流逝,事物的根本也不会改变……

他是在残酷的时间中唯一留下的人,他知道。每次血红色的太阳穿过墙上的狭缝照射在他的皮肤上、骨子里,他都感觉得到。这色彩使他忆起阿不思刚接吻后的嘴唇的颜色,草莓的颜色,以及1899年的夏天。也使他忆起许多他本不该做的事情,为了帝国这个名字所洒下的所有鲜血。

他躺在薄薄的毯子下。也许今晚,名为睡眠的兄弟将会降临,最终带走他。他很欢迎。他不清楚自己仍活着的原因。

当两个相爱之人互相求爱,他们始终都会说“我爱你”……

一个入侵者打破了他的思路。盖勒特望着那红色狭长的双眼,露出一个微笑。里德尔小子就在这里,寻找那不可战胜的魔杖。阿不思又猜对了。

于是盖勒特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活着了。

“你来了。”他说,“
我想你会来的……总有一天。但是你此行毫无意义。我从没拥有过它。”

“你撒谎!”伏地魔嘶嘶地说,“告诉我真相,不然你就去死!”

盖勒特不畏惧死亡。他从来没怕过;他回想起多少次在寻求他想要的东西时差点丢了性命。他知道确保他的设想永不终止的方法。比杀人更为困难的决定。

仍旧是同样的老故事,为爱和光荣而战,“战斗或死亡”的抉择……

“杀了我吧,伏地魔,我很高兴去死!”

盖勒特想知道谁不想死,如果他们把这儿称为他们家。但在伏地魔蛇一般的面孔之下,他可以闻到恐惧的转递。极度的恶臭。阿不思说对了。

“但是我的死不会带来你所寻找的东西……”盖勒特继续说道。

盖勒特在很久以前却到的众多事情中的一个就是爱使人们摘下面具。但伏地魔的周围是完全的空虚。没有弱点,是的,但也没有任何力量。

……时光流逝,世界永远欢迎相爱者……

盖勒特轻蔑地嘲笑着,“你不明白的太多了。”







盖勒特漫步在这巨大的房间之中,让他回忆起他过去常常使用的城堡中的豪华舞厅。在众多宽大的窗户中的一面,他走过去看自己的倒影。

他的手掌是粉红色的,没有皱纹。他的头发干净蜷曲,又恢复了金色,嘴唇和脸颊健康地泛着红色。他收缩着四肢,可以感觉到坚实的肌肉。他希望他能够穿上他过去最喜欢的袍子,于是袍子出现,像手套一样适合他的身材。他恢复了年轻。

但比起疯狂的追寻欧洲帝国的梦想的时候的他要更为年轻。他和那时一样年轻,当他遇见了……

有个幻影正在靠近他,穿着紫罗兰色衣服、红发蓝眸的幻影,与地板发出响亮的声音,华丽而不可思议。正如盖勒特每时不顾一切地向要记住他的时候一样,阿不思出现了。

起初,他们拥抱在一起,没有言语,两人都努力让自己的脸保持空白、难以读懂的表情。

但之后,他们的胳膊自动伸出,手指交握,身躯紧贴在一起。

现在,他们可以开口了,因为他们真的想要说出。

他们不必宣称这是来自梦想深处的错觉。

他们不必以此应付。

他们不必把它作为借口。

他们不必粗心大意地说出口。

他们不必因自卫的本能而说。

他们也不必把这三个词一遍遍在脑中经过,却因内疚,没有勇气大声说出。

阿不思和盖勒特,他们的唇靠近彼此的耳畔,一同低语——最完美的和谐。

“我爱你。”




hellodds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1#
发布于:2011-07-14 00:43
心疼盖勒特,总觉得阿不思有背弃过他呢。。。
Nat
Nat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2#
发布于:2011-07-18 22:59
真的很纠结啊。
votvot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3#
发布于:2011-08-12 00:03
看完HP7只能說鄧老這個腹黑的....
水繁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4#
发布于:2011-09-10 21:12
诶诶,这对好纠结的呢,都不知道该说哪一方更腹黑,果然双腹黑容易虐到啊
veria
一年级学生
一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5#
发布于:2011-09-18 16:50
文风很大气
langya1996ai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6#
发布于:2012-03-21 16:20
看到标题我想到了一帘幽梦......我靠!
我爱红发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7#
发布于:2014-07-06 22:15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