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ahero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阅读:2142回复:5

[完結, 转载译文][GG/AD]Immortal(不朽)by Wuff Calary译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0-12-08 15:59
Title: Immortal
Author: Wuff @ FF
Profile: http://www.fanfiction.net/u/1156843/
Translator:Golden_Flash @ 格林德沃吧
Fandom: HarryPotter
Rating: T
Pairing: Albus/Gellert
Words: 1,807
Gellert was talking about wizard supremacy and laws to control muggles but all Albus heard was 'we' and 'together'.

授权:

Hi Calary,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message. I'm glad to hear that you enjoyed this Albus/Gellert story as well.
Of course you may translate it! And I hereby grant you permission to translate every other Albus/Gellert fic I'm ever going to write. I sure will
write more, I've really become obsessed with this pairing.
I'm the one who should thank you, it's really wonderful that someone would translate my stories. Thank you!! :D

Best wishes,
Wuff



弃权:可辨别的一切均属于J·K·罗琳。我不以此赚钱。


不朽

By Wuff



“展现你的秘密。”

“显示。”

“原形立现。”

“Sesam öffne dich(德语:芝麻开门)。”

“我命令你显出隐藏的信息!”

“Edro hi ammen! Lasto beth lammen!(辛达语:现在为我打开!听从我说出的命令!——来自《魔戒》)”

各种语气的咒语都被发出,各种颜色的闪电光芒都在冲撞着古老的墓碑。但什么都没有发生。那绝不是一个非常大的、给人印象深刻的墓碑,而是恰恰相反。但不论语气多么强烈,咒语多么强大——墓碑仍站在原地,如它经历了数个世纪的寒冬,以及和现在一样的暖夏。在他漫长生命(死的?)中飞逝的所有记忆似乎被刻印在伤痕累累的表面上。今日,它见证了今年最为炎热的一天的无暇蓝天。

“让我们一起试试吧。也许只需要足够强大的咒语就可以起作用。”阿不思说道,把他汗湿的的头发拢到颈后。

盖勒特精力旺盛地点点头,舔了舔他干燥的嘴唇,摆好了姿势。阿不思也模仿他的动作,这样两个人的魔杖都指着歪斜的墓石。不像那些被安置在远处、整洁地排成一列的新墓碑,这些站在教堂所在的小山坡上的墓碑似乎只是被随便地摆放在这石制建筑的周围。

“数到三,”阿不思说,试图在位于制高点的太阳的沸腾般的高温下能够集中注意力。“一,二,三——原形立现!”

包围着墓碑的空气噼啪作响,白色的火花发出滋滋的声音——但唯一发生的事情,就是墓碑的一小块破裂掉落。两个年轻人静立片刻,观察着他们所造成的损害。

终于,盖勒特吃吃笑了,“好吧,那确实是足够的力量了。”他评论道,又附加了魔杖不经意的挥动:“修复如初。”

阿不思叹着气,坐在墓碑旁边的草地上——由于连日来的干旱一片枯黄。

“我们正在这里浪费宝贵的时间。这坟墓里没有隐藏的信息。”

“那么,我们还能做什么?这个坟墓是我们唯一的线索了。”他们的嗓音是着空旷地带的唯一声音。甚至没有最为轻微的风声。一天中的这个时候,谁都不会出来活动。

“唔,那看来我们还要多做研究了。”

“研究,研究……你不能只一味地研究。有些方面你必须要行动,阿不思,否则那只会停在在一个梦的层次上。”

阿不思很少被批评。过去唯一一个批评他的人就是他的弟弟,但他不认为阿不福思的观点有何价值。然而盖勒特,被允许随意地批评他,因为他是与他同等的人,因为他像那样吐出阿不思的名字、给他那样的微笑。

“也许……”盖勒特开始绕着坟墓快速地大步走。他基本是在自言自语。“也许……我以前仅仅读到过,还从未尝试过……有一点异端,是的,但一定管用。……应该管用的。没错。”他转身,用一种坚定的目光看着阿不思。“我想我知道一种方法来挖掘更多信息了。那是一个相当需要技巧的咒语,所以别打扰我,拜托。”

“好的。”阿不思很好奇盖勒特最新的想法是什么,所以就注视着他。盖勒特把汗湿的手在裤子上擦干,然后再次集中注意力于墓碑。他闭上双眼,绷紧肌肉,喃喃念诵着一种阿不思听不懂的咒语。盖勒特的声音越来越大,更像是一种命令,越来越具威胁性,但阿不思能够思考的只有盖勒特在像这样表演魔法的时候是多么可怕的美。

一团黑烟从坟墓中出现。盖勒特继续吟唱着他的咒语,烟雾旋转得越来越快,直到形成一个头颅。当头颅表面形成一张痛苦扭曲的脸孔时,炎热的夏季空气突然变得冰冷刺骨。那个一脸灰尘的男人非常年老,在他深陷的眼睛中流露出恐惧。

放开我。”他喘息着说。

“显示你的秘密。”盖勒特嘶哑地嘟囔着,“告诉我们死亡圣器的事情。”

求你,放开我。”伊格诺图斯·佩弗利尔的灵魂请求道,他早在数世纪之前就已经死了。

“在你告诉我们之前,不行。”盖勒特说。

阿不思感到一种濒临死亡的惧意侵蚀着自己,“盖勒特,”他温和地说,“住手吧。”他去够自己的魔杖,但他却不知道任何反击这种异端魔法的咒语,“住手吧。拜托你。”他再一次说。

但盖勒特没有听到他说的。他似乎处于一种全神贯注的状态,一遍又一遍地命令道:“显示你的秘密!”

但之后,许久之后的最终,伊格诺图斯·佩弗利尔说道:“无敌魔杖的不相称的拥有者将会被击败。复活石的不相称的拥有者将会死亡。只有一个相称的人,才能够联合三件圣器,成为死亡真正的主人。”

盖勒特松开了他对伊格诺图斯·佩弗利尔的钳制,满是灰尘的脸溶于虚无,伴随一声空洞的悲叹。盖勒特喘息着,倒在阿不思身边。它看起来精疲力竭,却非常满足。

他在微笑。

阿不思扭过头,盯着野玫瑰,后者的甜蜜芳香突然令他感到恶心。

“你听到了吗?”盖勒特兴奋地轻声说。

“你打扰了他的安宁。”阿不思静静地说,“你亵渎了他的坟墓。那是黑魔法,盖勒特。”

“为什么,有什么黑不黑的?”盖勒特的手制住阿不思的脸,将他转过来,如此他就被迫面对盖勒特。“我并没有复活伊格诺图斯·佩弗利尔。那只是他的一个影像。对一个记忆的摄魂取念,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话。只因为我可能打扰了死人就把这称之为黑魔法是可笑的,太迷信了。死人就是死的,永远都是死的。造一个坟墓又有什么改变?那只不过那些需要什么东西来假装死人仍和他们生活在一起的活人的纪念物。别告诉我只因为‘冒犯’了一个坟墓就算犯罪。死人已逝,永远地,任何魔法都不可能令他们复活。”

阿不思感到胸膛有什么东西抽搐着,喉部有些熟悉的肿块,不论他何时想到山坡下不远的地方覆盖着新鲜泥土的小小墓穴,以及阿利安娜放在那里的枯萎的雏菊。

盖勒特一定意识到他的话语对阿不思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因为他的眼中流露出柔和。他的拇指抚弄着阿不思的脸颊,微笑了。

“除非——当然,你拥有复活石的话。”他自己的脸更加靠近阿不思,用一种异样柔和的声调说:“我们将会复活你的母亲,以及你的父亲。我保证。”

阿不思无声地点点头,仍停留在他喉部的肿块在盖勒特亲吻他的时候溶解了。起初只是一个温和的吻,但如果一直保持这种方式的话,盖勒特就不是盖勒特了。他的手缓缓滑下阿不思的身侧,加深了这个吻,直到阿不思的后背被压到了墓碑上。阿不思模糊地意识到这么做有些不对劲。

“盖勒特。”他嘟哝着,费力挪开盖勒特紧抓着他斗蓬的手。

“怎么了?”盖勒特很不情愿地松开了他,停了一会儿。然而,阿不思仍被困在墓碑和盖勒特的躯体的中间。

“这样是不对的。”他不安地说。

格林德沃不相信般地大笑了起来。“才两个星期你就突然认定两个男人一起做这种事是错的?这实在是虚伪,你不这么认为吗?”

“不,不是这样。我们只是不应该在这里做。”

“为什么,担心有人可能会看到我们?”盖勒特的表情暗淡下来,“我们没理由要躲躲藏藏。为什么我们就不得不隐瞒魔法?为什么我们不得不隐瞒——这种事?为什么就一定是错的?这并非离经叛道,阿不思,这样做没有错。”

“我从没说过这样做离经叛道。”阿不思研究着盖勒特的脸,好气是否有人曾对盖勒特说他这样做就是个罪人。“我只是不喜欢在这种地方做,在墓地中。”

“啊。担心打扰了死者?”阿不思注意到盖勒特声音中的舒缓,变得更加挑逗。“你知道,阿不思……”盖勒特让自己的一只手与阿不思的头发纠缠,让他的头向后拉,自己则靠上前,直到他的唇对准阿不思的耳朵。“总有一天,阿不思,总有一天人们将宣布我们是神。”他的声音仅是低沉的呼吸声,给阿不思的脊柱带来一阵愉悦的战栗。“而后,我们所有的一切都将是神圣的。这,我们一切做的这件事,也将是神圣的。”

阿不思心跳加快,他咕哝着,“我们并非神,盖勒特。”

“不,我们不是。”盖勒特的手指在他的脖颈游荡,“我们也永远不可能是。但是人们——愚蠢的普通人——将会相信我们是神。这是重要的一点。我们可以创造一个世界,在那里人们不必隐藏自身。我们会教他们正误之分。”

盖勒特正在说着巫师霸权以及控制麻瓜的法律,但阿不思能够听到的仅有“我们”和“一起”。他能感觉到盖勒特温暖的躯体更近地压在自己身上,他们之间甚至没有微风能穿过的缝隙。盖勒特的灼热呼吸喷洒在他的皮肤上,阳光在他身上灼烧,还有野玫瑰甜美的味道。他没有注意到那些刺扎到自己地手掌上,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后背与粗糙的石头痛苦地摩擦。因为盖勒特的话语与黏着的夏的亲吻是化为一体的纯粹的魔力与爱的宣言。

“死亡圣器的相称的拥有者,将会是我们。在一起,我们将会联合他们。”

“是的,一起。”阿不思凝视着盖勒特的双眼,不顾自己先前的抗议,拉近他,让他们滚烫的额头贴到一起。“你相信命运吗,盖勒特?”

“命运?不。但我相信魔法,那些研究未来的人永远也搞不懂的古老的魔法。我们命中注定要相遇。我这样相信着。”

阿不思捕获了盖勒特的双唇,陷入另一个温暖的亲吻中。尽管天气炎热,他们的长发与衣服都已被汗水浸湿,他也永不满足,去碰触盖勒特,去感受与自己相似的他的身躯,去一起梦想。

“我们注定要找到圣器。”阿不思低语。

“阿不思·邓布利多和盖勒特·格林德沃,不可战胜的死亡之主。”

--END--



其实我只是想赚威望(内流),我想看梦想成真啊!
笑月
一年级学生
一年级学生
1#
发布于:2010-12-30 21:46
强悍,我第一次看到。。。嗯。。。这对CP,还不错,我知道我腐了
votvot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2#
发布于:2011-08-12 00:14
自從看到羅琳自爆老鄧出櫃後 我不時地會注意到GG/AD的文 這種悲戀足以讓人腦補 絕對不是因為這兩人年輕時美型的關係(喂
水繁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3#
发布于:2011-09-10 21:10
矮油,这对可有爱了=v=,G子是金发美人哟
我爱红发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4#
发布于:2014-07-06 22:22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