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zingx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阅读:14489回复:38

[完結原創]獅子星群(給水色素顏大人的禮物,DM/RW,FW/GW,BY:霽霙)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1-09-01 20:43
還是有點拖到.....
我盡量會在這個禮拜把它完成
因為阿霙希望可以把給水色素顏和穎穎兩位大人的禮物一起趕上來
所以這邊先放上水色素顏大人部分的前半段,
如果我速度夠快,晚一點會把給穎穎大人的一起放上來(前半段,當然)

然後,根據水大的指定,是有h的任何故事


注意!隱雙子傾向(FW/GW H暗示有)




那麼看文愉快



------------------------------------------------------------------------

獅子星群   DM/RW  by霽霙








1.  對某些人而言弟弟意外著免費的白老鼠



Fred和George不可能安什麼好心的,他早該知道。但他怎麼能想到前天他們才讓他嘔吐不止──這讓他幾乎重溫二年級的黏巴蟲噩夢──現在居然感不到一絲慚愧。事實上,他們假裝慚愧,可是一丁點真誠反省的念頭都沒有。


「嘿,起床!」George用一顆枕頭粗暴地把Ron從睡夢中打回現實,彷彿他現在打的不是弟弟的腦袋,而是搏格。「有些好東西給你。」


「…………最好是重要的事。」Ron頂著頭亂髮,面色不善地看著他長得一模一樣的兩個哥哥。


「這個,」George拿著一小瓶向日葵金黃色的魔藥,臉上有著過度明顯的內疚「可以治療你臉上恐怖的爛痘子。」Ron懷疑地看著他。任何一個在大清早把你吵醒,要塞給你奇怪的藥的傢伙都很值得懷疑。


「我的臉好得很,」Ron漸漸脹紅臉,老天,為什麼每個人都要拿他的雀斑開玩笑「只是雀斑多了點。」


「好吧,其實這就是消除雀斑的藥。」Fred說,並且將他自己湊了過來「Goerge和我吃了都很有效。」


「所以……?」Ron板著臉,但他注意到Fred和George的臉都乾淨得連塊班都看不見。可是他仍然得小心。


「好吧,我們沒想到前天的飄浮糖有嘔吐不止的副作用,我想我們該給親愛的小弟一點補償……」


「好讓你可以繼續在我身上做免費實驗,」Ron截斷Fred的話,但他幾乎能確定自己說的就是他的心聲「我告訴你兩個字。沒門!」他努力擺出最凶狠的樣子。


「我跟你說過啦。」George說。他們準備離開寢室。


「嘿,你們……先喝給我看。」雙胞胎齊齊轉過身來,臉上都帶著令人不安的微笑。Ron開始懷疑自己做了錯誤決定。Fred從口袋裡拿出一瓶藥「不,George的那瓶,我可不會那麼容易上當。」


Fred聳聳肩,把他手上那瓶扔到Ron的床舖上,一口飲乾George遞給他的那瓶藥。


「好喝!我說過沒什麼問題的。」


既然沒什麼問題,Ron乾脆地喝掉另外一瓶。


「耶~兄弟,他真的挺傻的,好騙極了!」


「等等,你們又騙我!」Ron驚嚇著想吐掉魔藥,但只是引發一陣乾嘔。


「誰想得到你就是那麼好騙呢?」George咧嘴微笑,和Fred互相擊掌。


「George一開始拿的只是變色南瓜汁,」Fred得意洋洋地說「早知道你不會喝那瓶。而且雀斑……」他們兩個同時抹掉臉上的粉。


Ron懊惱地罵了髒話,這讓雙胞胎興高采烈的吹起口哨,或許他們等會兒還要去廚房要點食物慶祝一下小弟弟的愚笨,真是太令人不爽了。


「所以…效果如何?」George問,他完全一副觀察實驗用蟾蜍的可惡嘴臉。


「嗯……這是什麼藥?」Ron問。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感覺到哪裡不舒服。感謝梅林。


「甜美的愛。」Fred裝腔作調地說,生怕別人不知道這個名字有多令人作嘔「George現在看上去挺性感的,或許我該狠狠地吻他一把。


「嘿,不要講那些噁心的話,告訴我那是做什麼的。」Ron覺得自己都要起雞皮疙瘩了,Fred故作情聖的樣子真是太噁了。


「它會讓服用者有“戀愛”的感覺,」George誇張的用雙手按住胸口「類似快樂靈藥,但是比那更好。」


「而且又不像愛情魔藥那麼侵略性,你只要自己喝下去就得啦,兄弟!」Fred補充,還狀似憐憫地表示「鑑於你可憐的零情史,我想我們應該優先讓你試用,不然你一輩子都不用知道戀愛的感覺。」


他討厭地擦拭不存在的眼淚,和George交換了一個欠扁的表情。


牡丹姑婆。


啊,牡丹姑婆。


「所以…」George假裝親暱地搭住Ron的肩膀「你現在感覺如何?」


「很普通。」Ron照實說,但Fred可怕的噁心情話遊戲讓他受不了「不過,你們可以停止講一些變態要死的話嗎?我聽了覺得很噁。」


雙胞胎臉上的得意表情被困惑取代,有一瞬間他們甚至懷疑是Ron在嘗試用彆腳的方式故弄玄虛。


「什麼噁心的話?」Fred問。


「類似George很性感,你很想吻他之類的……老天!!」Ron講到一半,急忙忙地罵了幾句他平常絕對不被允許說的髒話「你想上他!?什麼、你們已經……」


「閉上你的嘴。」Fred危險地警告,耳朵卻難得一見地轉紅「我沒有說那些話。」


「可是那明明是你的聲音……」


「我的梅林啊…Fred,我想我知道藥的效果怎麼樣了,它…它可以讓人讀心!!」George驚恐地說,顯然他也有不想讓弟弟聽到的秘密。


「什麼!!」Ron的表情從難為情轉為震驚,「所以這些都是真的…你們真的在三樓廁所…還有芽菜教授的溫室……喔…梅林!!」


雙胞胎幾乎是落荒而逃,Fred只來得及丟下一句「你敢說出去就死定了。」的恐嚇就消失在寢室大門後面。


Ron把頭埋進鬆軟的棉被裡,希望這只是場糟糕的噩夢,但如果George說的是真的……Ron停止試圖悶死自己的自殺是舉動,他想他可以出去實驗看看。聽見別人心裡面的秘密,老哥,多酷的一件事情!於是,他匆匆漱洗一番,一種奇異的興奮感油然而生。






2.  朋友有時候是拿來失望的



結果交誼廳裡只有正在趕作業的Harry。Ron本來想多找幾個人試試的,而且探聽好友的內心秘密似乎有點不夠意思。


「早,Ron。」但Harry看見他了,一臉疲憊地和他打招呼「Snape那個混蛋肯定在刻意刁難我……額外的草蜻蛉藥性報告…為什麼小小一條蟲乾會有那麼複雜的藥性變化…」


幸好Harry專心一致地咒罵著Snape,因此Ron沒有聽到什麼不該知道的事情,他放心地蜷進Harry附近的一張沙發,語帶同情地表示「真是不幸啊,老兄。他最近整你的方法似乎又提升一個等級。」


「可不是!」Harry忿忿不平地說,羽毛筆尖在羊皮紙上戳出一個暈著黑墨水的洞。然後,他們花了一點時間盡情詛咒Snape油膩膩的頭髮、鷹勾鼻和一切,直到心滿意足的Harry能夠平靜地繼續寫那份魔藥學報告。


「嘿,我有點餓了,」Ron撫著扁平的肚皮說,他滿懷希望地問Harry「你有吃的嗎?我想早點的供應已經停止了。」


「我這裡還有塊三明治,」Harry從成堆的參考資料中翻出一小塊由紙巾包覆的微扁麵包「Hermione說她從圖書館借到古代神秘文字學的指定閱讀資料後,會到廚房去要點吃的。」


八成是要去勸說家庭小精靈。


「那個SPEW。」Ron搖搖頭,他聽見Harry和他一樣的心聲「根本就是養黑精靈當寵物──自找麻煩。我只希望學校的家庭小精靈不會因此把所有的葛萊芬多學生視為神經病,拒絕為我們煮飯。」


我應該告訴Ron嗎?」Ron慶幸自己沒有多嘴地問一句該告訴我什麼,因為下一秒Harry就把葛來分多塔現在只剩Dobby一個人在打掃的事情鉅細靡遺地說出來。


「願梅林保佑Dobby。」Ron聽完Harry的故事後,神色陰鬱地說「不要說那些家庭小精靈感覺受到汙辱……要是我,也不願意戴Hermione織的毛線帽…外型和Neville養的惡人掌有得一拚!」


Harry露出一臉不知道該不該出聲贊同的表情,但雙胞胎的魔藥讓Ron把他的想法聽得一清二楚。不過Rpn沒打算說出來。


「嗯,我想得回到草蜻蛉上面了…還有十二吋的羊皮紙要寫,Snape那隻老蝙蝠要我下禮拜一就交給他。」Harry說,有點刻意的拉拉捲成一捆的羊皮紙。


Ron兩三下解決那一小塊三明治,決定在等Hermione拿食物回來前──如果她拿得到──也來寫一下作業。於是他跑上樓去把他的符咒學作業拿下來,老Flitwick要他們試著分析生長咒的原理和使用效果。他回到交誼廳時,Harry正奮力地急筆振書,黑墨水飛濺到他的手指和字行之間。Ron拖了張圓桌過來,靠在他的沙發前,也準備開始研究他的作業。


這搞不好適合Ron。


「什麼?」Ron抬起頭,不解地問。


「什麼什麼?」Harry也從他的報告中暫時分出心,他同樣茫然的臉告訴Ron剛才他很可能是聽見Harry的心聲。


「你剛沒說話嗎?」Ron不確定地問。


「沒。」Harry用羽毛筆在零碎羊皮紙上隨意畫著塗鴉「你聽見什麼嗎?」


「大概是我聽錯了。」Ron說,並好奇地探頭去看Harry的報告「你寫到哪裡了?」


「嗯……」Harry目測了眼他的羊皮紙「大概寫了兩英吋。」


Ron吃力地從Harry擠成一團的字裡分辨出除疤藥劑這個名詞,腦袋飛快地將線索拼湊在一起。他的臉因羞恥和憤怒而脹紅「嘿!我的雀斑好得很,才不需要你多操心。」


Harry明顯吃了一驚「不,你怎麼會這麼想呢?」但他的腦子裡混亂地轉著些為什麼Ron知道他在想什麼和如何蒙混過去的方法「我沒覺得你的雀斑哪不好。」


但事實上,Harry認為他雀斑有點多,而且臉紅之後,就更顯眼了。這讓Ron又生氣又難過。他激動地站起來,一本進階符咒掉到了地上。可憐的Harry緊張地看著他,讓Ron覺得他不該把脾氣發作出來,畢竟Harry並沒有說,而是他偷聽了他的心聲。


「我想去圖書館找些資料。待會兒見,Harry。」Ron胡亂抓起他的東西塞到包包裡,羊皮紙被壓成一團,他離開時還被自己掉在地上的課本絆到,他趕緊把它撿起來,逃難似地離開葛來分多塔。




3.   有些人的腦子你一輩子都不想靠近一步



他開始感受到失敗魔藥帶來的麻煩。一路上,各種吵雜的心聲從四面八方來襲,Ron連拒絕接收的權利都沒有。那麼大量的思緒讓他的腦袋幾乎要爆炸了。Ron恨不得叫所有的人都“閉嘴”,讓他安靜地走到圖書館,又怕被當成瘋子──更壞的是,這些人發現他聽見他們的秘密!


他決定抄少人的捷徑走。


「Ron!」毛毛躁躁的結果,就是撞到抱著一大堆書還背著另一堆的Hermione「你幹嘛一副風風火火的樣子?」


「對不起!」Ron蹲下來和Hermione一起撿書,有點害怕從另一位好友那裏聽到關於雀斑的想法。


「算了,反正你就是這樣。」Hermione把滑到前面的包包甩到身後,它發出一些不詳的撕裂聲「你有聽Harry說我會帶食物回去給你嗎?」


「呃……有。不過我想說應該要去圖書館趕點功課。」這個理由讓Hermione滿意地點了點頭,Ron把散開的書頁夾回書本,又問:「所以你真的拿到食物啦?可以跟你拿點嗎……我可以在去圖書館的路上解決。」


這個問題讓Hermione的臉不妙地發紅,繼而轉為鐵青「如果你要嘲笑就直說吧!我是被家庭小精靈趕出來了──你該慶幸Dobby也在廚房,但是──這不代表我不會繼續為牠們爭取權利!」


Ron只來得及發出一個無意義的單音,接著驚人的思想量如急湍般湧入他的大腦。


這實在是太不公平了!我不能想像以霍格華茲這種一流的魔法學校居然還那麼傳統保守,完全不能理解巫師根本就不該自視甚高,站在其他生物之下奴役牠們。如果我們要真正做到尊重魔法生物,就不應該奴役牠們!更不是在霍格華茲養一大堆家庭小精靈,好讓牠們以為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生物!這會引起領導作用!其他巫師家族的家庭小精靈們就會以為自己被灌輸的可怕想法是正確無誤、值得奉為信條的。但那是錯了,而像Ron這些純巫師家庭長大的人還以為把他們當奴隸一樣使喚沒有什麼不對!他們怎麼能不想想今天要是換做他們整天為別人煮飯洗衣打掃,會是多麼有樂趣的一件事!!他們不會!!因為這一切一點都不有趣!!而我們還要在這段奴役史上繼續前進,掩耳盜鈴地役使這些可憐的小東西。我必須要解放牠們,我絕對不會放棄的……牠們根本就忘記自己應得什麼……牠們應該起來反抗!罷工!做任何可以提升牠們待遇的事情!!!


「Mione!」Ron覺得想吐,他從來沒有在這麼短的時間想這麼多不愉快而且複雜的事情,他得在腦袋被Hermione的思想擠爆前,盡快轉移話題「你的古代神秘文字怎麼樣了?有找到書嗎?」


「喔,有。」讚美古代文字!Hermione停止那些無聊的小精靈思想了「可是我沒找齊全部的書,我猜Susan Bones早我一步借走那本書了……我當初真不應該那麼快把它拿去還,但是我那時候想換本睡前讀物……」


最困難的應該是凱爾特文……我還不是很清楚那些尖角和線條之間的些微差別。而且更困難的是,巫師的文字和那些一般凱爾特人的書寫又有點小小不同,Mrs. Babbling給過我提示了,我知道一定會出現至少一塊石碑……但需要小心的是分辨那些極為相似意思卻大不相同的符號……還有埃及文字,我知道那些象形文字一定會考!或許我該回頭去把那本埃及魔法史借回來,我肯定它裡面有關於文字的一章專門介紹……


「Hermione,我要走了!」Ron說著,盡可能往後退,想趕快離開她的心靈範圍,這簡直瘋狂地令人沮喪!他再繼續聽下去他的腦袋就會住滿一窩杜鵑!(杜鵑窩…瘋人院的比喻)


「可是我還沒給你蛋糕!」Hermione在他身後喊道。


「忘了它!」Ron快步離開。不讓Hermione有機會再轟炸他。


可是,今天顯然不是Ron的好日子。他在圖書館門口遇到一個討人厭的傢伙──當然,他後面那兩個大塊頭跟班根本稱不上是人類,頂多是猩猩!


「瞧瞧我們在這裡遇見了誰。」Draco‧Malfoy懶洋洋地說,Crabbe跟Goyle──不辜負他們的智商和長相──像猩猩或山怪一樣咯咯笑著「這不是Potter窮酸相的小跟班嗎……我以為你應該會待在Potter身邊幫他端茶搥腳,而不是一個人上圖書館。你是想唸書嗎?喔喔喔,我以為你平常都是靠Granger那小妞幫你搞定課程的,她終於發現與其幫助一個大便腦袋作弊,還不如放他自生自滅來得好啦。」


「滾開……不然我就揍你!」Ron皺眉道,Crabbe跟Goyle的腦袋空得跟什麼一樣,他懷疑自己只聽到一些類似吼叫或野生動物的吠聲;而Malfoy的有點奇怪,混著卑鄙的汙辱話語跟一些緊張的信息,但那不關他的事。


「看來我說對啦。」Malfoy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他就是個喜歡惹人生厭的渾球「或許Potter跟Granger終於發現他們應該把你甩在一邊,你才會一個人可憐兮兮地出現在這裡。」


Ron不是很懂為何Malfoy打心底希望Harry和Hermione交往,這想法讓他覺得有點莫名其妙、有點不舒服。兩個你最要好的朋友拋棄你,自己玩起小圈圈可不是啥有趣的事。這可能就是Malfoy要這麼說的原因。不過,老實說Ron以為Malfoy比較恨Harry的。每次搶他鋒頭的幾乎都是Harry。

    
「不管你說什麼…現在讓開,Malfoy,我要進去圖書館。」他決定不要浪費時間跟這種白癡交流,所以他推開Crabbe走進圖書館。理會或反擊Malfoy只會讓他更囂張,Ron覺得有些Hermione的思考邏輯被混進他的腦袋囉!這幾乎是他最理性面對Malfoy的一次。



4.      糟糕的副作用/夢想與妄想只有一線之隔?
Ron恢復意識時,四周一片黑暗。

一雙手從身後摟住他。Ron嚇了一跳,他本來以為自己會因此從什麼地方跌下去──他似乎半躺臥在什麼東西上──但與之相反,他發現自己完全動彈不得。這遠比在烏漆抹黑的鬼地方醒來還要糟糕。那雙手冰冷、卻發著光。可是,又不是說RonHarry一樣,打出生沒多久就豎立了那個人這般詭異駭人的仇敵,誰會費心把他抓來用奇怪的發光手嚇他呢?

然而這還是令他感到不適。那雙手正用冰涼的食指在他肚子畫著圈,輕柔地撫摸著他──事情越來越奇怪了。Ron看著那手彷彿燈光般,所經之處照亮了黑暗。他蒼白的腹部在微弱的光照下顯得脆弱而易受傷害。他想要掙扎,但是四肢無力。

「噓──」一個低沉的聲音說。Ron仔細聽著,想知道那是誰。
 
但聲音不再出現,而那雙手開始以一種令人全身發燙的方式在撫摸著他的身體,Ron覺得不妙,他想脹紅臉表達尷尬,但除去身體似乎連感覺都不受他控制,一陣陣開心沖刷過他的全身,如同浪潮。事情糟糕到不能再糟了!
 
然後,聲音再度發出一聲嘆息,他說:「你真好看。」
 
被讚美的喜悅、尷尬與害羞在Ron體內混合成一股痠脹的熱流,以一種討厭的方式令他感覺麻癢。或許他正在作夢。因為沒有人說過他好看。
 
「是的,你真好看。」聲音說著,彷彿要削抹去他的自我否定。接著,一張溫暖的嘴貼上他的脖子,奉承道:「我真喜歡你。」
 
Ron這時才遲鈍的發現,手和聲音的主人是個男的。
 
手滑行過他的胸膛,緩慢且帶著愛意的感受著他的皮膚。Ron看見他的胸前佈滿雀斑,深深淺淺的碎點在手指遠去時隱身在黑暗之中。然後,一隻手居然跑去掐他的屁股!喔,梅林!那隻手熱切地搓揉著他的屁股,如果可以,Ron真想朝那個混蛋的臉好好地揍上一拳,但是這個混蛋卻是衷心喜愛著他。要是他能知道他是誰就好了。
 
「嗯…」那張嘴巴輕輕地啃咬著他的肩膀,冰涼的手指在他的胸膛徘徊「你的雀斑……」
 
真是!現在連個奇怪發光手的主人也要來批評他的雀斑啦!Ron感到強烈的氣憤之情。
 
「就像是星星,你在身上鑲滿了星星,Ron。」但聲音卻出乎他的意料。
 
「而這些星星都是我的──」聲音繼續說,Ron真的想好好揍他一頓,然後再揍自己一頓。出於混雜著彆扭情緒的害羞還有些微的恐懼。
 
「──你是我的,明白嗎?」
 
黑妖精的大便才明白,Ron簡直沒遇過說話這般自大而且不知羞恥的人。儘管他很高興有人喜歡他的雀斑。奇怪而不由自主的快樂再次蔓延他的身體,一具發燙的身體貼上他的,與他融為一體。這是他從未有過的經驗,有點糟糕,但又好極了!Ron沒有感覺到疼痛,只有無邊無際的興奮與快樂差點擠爆了他的腦袋。還有一種不算壞的窒息感,令他喘不過氣來,卻只增長了那種酥麻的快樂。
 
那張嘴咬住他的嘴唇,潮濕又燥熱,激烈地吻著他。他從未與人接吻過──當然與牡丹姑婆的那種不算,所有好的感覺像是海浪般一波又一波的沖刷著他的四肢。那個人緊緊的抱住他,就像抱住自己捨不得放開的寶貝。而Ron喜歡被當成寶貝的體驗。
 
但是他看不清楚這個神秘人的臉,如果他能知道他是誰就好了。雖然Ron對他、對這片莫名其妙的黑暗都不甚了解,也不知道當他一但了解之後會怎麼做,他還是想知道他是誰。



5.      你永遠不能百分之百分辨死對頭和歡喜冤家

Ron猛然睜開眼睛,想起來自己正在圖書館裡。他寫作業寫到睡著了,因為Flitwick的符咒課或許很有趣,報告卻比得上魔藥學作業等級的無趣。接著,那個奇怪的場景跳進他的腦袋,使他不由自主地連耳朵都發燙起來。那果真只是個夢,但為什麼他會做這樣的夢呢?
 
「Weasley!你這個白癡在發什麼呆?」Malfoy懶洋洋地打斷他那令人難以面對的思緒。Ron依照習慣皺眉瞪了他一眼,而這似乎讓對方非常滿意。
 
Crabbe跟Goyle反常地離開Malfoy身邊。缺少了大塊頭保鑣的保護,他比平常看上去更加欠揍──容易毆打,至少Ron這麼認為。
 
然後,這個聲音……這個熟悉的聲音!Malfoy懶洋洋的嗓音簡直和Ron在夢中聽到的一模一樣。但是他敢對梅林的鬍子發誓,他之前可從來沒對史萊哲林小混蛋有過這樣的想法。
 
「別用你下賤的手指指著我。」Malfoy惹人厭的說,盯著Ron的眼神令人不快「要是他再多睡一下就好了。」

「為什麼?」Ron口氣不善,打算Malfoy接下來不管說什麼,都準備打他一頓。會夢見Draco?Malfoy實在太丟臉了。
 
「因為你又不可能跟我到禁書區好好幹一場。」Malfoy眼神閃爍,他說的話依舊十分討厭「因為純血叛──」
 
「──太無恥了!」Ron不自覺拉高聲調。許多人都轉過頭來一探究竟。
 
 果不出其然,Pince夫人生氣的將他們都趕出圖書館。
 
Ron嘟囔著撿拾被Pince夫人用咒語扔出來的作業,而Malfoy還站在一旁沒有離開。難道他還想陪他走一段路?
 
「你還站在這裡幹嘛?」Ron口氣惡劣的下逐客令。
 
「看你在地上爬來爬去的蠢樣。」Malfoy則刻薄的回應他,但同時有另一個Malfoy的聲音說著截然不同的話。Ron吃驚的端詳他一會兒──而這讓Malfoy看上去十分不自在──想起來他吃了雙胞胎的失敗魔藥,腦袋裡有個隱然成形的推測。
 
「Malfoy……」Ron拉長語調,神情複雜的看向尖削臉型的男孩。
 
「幹嘛?」Malfoy語氣惡劣,看著Ron從地上爬起來。
 
「你剛在圖書館裡”想”我?」Ron不確定的說,努力從語氣中表現出噁心,而不是顯得很沾沾自喜。
 
「什──」
 
「呃……你不用想否認了,」無論是看Malfoy吃癟或發現自己的吸引力,都讓Ron有愉快的新鮮感,「我可以讀心。」
 
這句話讓Malfoy本來張開的嘴緊緊地閉上,他用一種觀察狩獵者的謹慎表情來評估Ron所言的真實性。末了,他說:「你在吹牛,或許有高深的咒語或魔藥可以讓人讀心,但是你不可能做得到。」
 
Malfoy蒼白的臉滲出一層薄汗,他咧開嘴擺出惡意的笑容,淡色的眼珠閃爍著難解的光芒。而在看到Ron架開雙手做出防衛的姿態時,他噘起嘴──
 
「Weasel。」
 
「Weasel。」
 
Malfoy陷入沉默。
 
「Ron?Wealey只是僥倖而已,因為我常常這樣叫他。」
 
「48、569、蟾蜍卵與聖甲蟲乾、去他的葛來分多、見鬼──他不會──操!閉上你的狗嘴!」
 
「閉上你的狗嘴!」Malfoy的臉色隨著Ron說出他心裏面的想法而越變越深,最後他惱羞成怒地要求道。
 
Ron突然覺得自己可能有些過分,便閉上嘴巴,而不是因為Malfoy的無禮回嘴──這很難得,因為Ron並不那麼常發覺自己的舉止粗魯。
 
他尷尬地拿著作業,打算回葛萊芬多塔。但Malfoy顯然沒有走開的打算,他只是沉默地與他並肩同行,心裡面默念著數字──他正努力控制自己的思緒,成效普普。能這樣跟史萊哲林安靜地走段路的感覺很詭異,因為兩個學院的學生水火不容已是常態,更別說這個史萊哲林還是最喜歡找碴的Draco?Malfoy。但Ron不能說他不喜歡這種感覺。
 
「你可以讀心,」Malfoy在安靜了許久後,終於開口:「為什麼?」
 
雖然他的語氣帶著傲慢的命令,Ron只是聳肩忽視他,然後反問他:「你真的喜歡我?」
 
Malfoy也沒有回答,但開始在腦中靈活運用所知的各式髒話。
 
「你真是個骯髒卑鄙的小混蛋,」Ron告訴他「你講的髒話有三分之一我都沒聽過。」
 
「所以你真的喜歡我。」然後他又可惡的補上一句。
 
Malfoy的臉又開始泛紅,然後褪成蒼白。
 
「你真的覺得我的雀斑好看?」Ron問,不得不說他有點在意這個部分。
 
Malfoy白了他一眼,因為知道他並無法說謊,所以回答:「沒錯。」
 
Ron忍不住咧開嘴笑了,而Malfoy的表情瞬間變得柔軟又和善,但僅僅是一瞬間,他又變回那個有著可惡臭屁嘴臉的高傲貴族。Ron之前從來沒注意過Malfoy的長相,可是現在他發現他跟他的母親長得很像。
 
Ron自己也沒有發現,他的態度也隨和起來,不像之前遇到Malfoy時那麼充滿敵意。
 
「你知道嗎?要是你別那樣說話,其實沒那麼討人厭。」Ron告訴他,覺得自己有百分之七十──好吧,八十九──是認真的。
 
Malfoy乜視他一眼,看上去既高傲又無所適從。
 
「你要是像這樣,別老是咄咄逼人。」因為Malfoy沒有說話──或如預期般以挑釁回應,所以Ron只好繼續說:「搞不好我也是願意跟你當個朋友的。」
 
Malfoy不以為然的說:「別做夢了,Weasley。我不可能跟你做朋友的。」
 
在Ron能反應之前,他就給了他一個火熱的吻,而Ron慢了半拍才想起來要把他推開。Malfoy踉蹌後退幾步,睜大眼睛瞪他。儘管Malfoy擺出不在乎的模樣,Ron還是知道他很緊張。
 
Ron花了一秒思考Harry會怎麼說,然後抓住Malfoy的臉,將自己的嘴壓上去。




END



後續
 
哈利撫摸著嗨美油亮豐滿的羽毛,無奈地向自家寵物嘟囔抱怨。可不是,榮恩跟妙麗又冷戰了,這都不知道是他們第幾百次決定向對方宣戰,用各種刻薄的方式傷害彼此,並堅決不肯屈尊示弱。哈利永遠是那個遭受波及並損傷最重的可憐蟲。他在當了整整一星期的傳話筒後終於怒而罷工,躲到貓頭鷹屋來找他城堡裡第三好的朋友尋求安慰。這有點丟人,不過沒辦法,因為海格為鄧不利多出門處理秘密任務還沒回來。
 
「嘿…哈利,」妙麗蓬鬆的栗色腦袋遲疑地從半開的木板門縫隙露了出來,她看上去有點抱歉──她確實該如此。「你還好嗎?」
 
「只要你不要找我抱怨榮恩,就很好。」哈利蠻不在乎地說,嗨美親暱地啄咬哈利的手指,但這可不是哈利呼痛示弱的好時機,所以他故作冷酷地放開嗨美。
 
「榮恩和我已經和好了!」妙麗連忙說道,看來他的罷工確實產生效果,哈利對自己發現解決好友間吵架的新方法暗中感到洋洋自得。
 
然後,他開口說道:「你們為什麼總能為一些小事吵起來呢?如果我們三個不是那麼熟,我幾乎都要誤會你們是哪部狗血愛情小說的幼稚情侶,還是說你們真瞞著我祕密交往……」
 
「嘿!」妙麗看上去被哈利的話冒犯到了,但她的臉可疑地脹紅,哈利有點為自己的得意忘形感到後悔。
 
可惜太遲了,妙麗的臉色一路加深到血管能擴張的極限,哈利甚至看了白煙從她亂糟糟的捲髮裡冒出來的幻象,然後她爆發了:「你以為我為什麼跟榮恩吵架,還不是都為了你……」
 
喔喔,不妙。難道事態真的要往俗濫的愛情故事發展?哈利不希望妙麗在這種場合下跟他告白,畢竟他可能會為了拒絕而說錯話。
 
「如果你知道他跟跩哥?馬份交往才絕對會氣瘋,而那個白癡居然想選在聖誕節的時候給你來個驚喜,我真是傻了才會在其中參和一腳,誰愛冷戰冷戰去吧!」木板門很用力地被甩上,哈利張大嘴像個真正的呆瓜,一時半刻還無法吸收妙麗說的話。
 
之後,葛萊分多鐵三角彼此間冷戰了整整月餘。但幸災樂禍的跩哥?馬份並沒有比較好過。金妮?衛斯理和她的雙胞胎兄弟因為惡意對同儕下咒丟失了一百多顆紅寶石與五次休假。




-------------------------------------------------------

全部完結!!!!因為懶得切換中英字,最後直接以譯版名字稱呼~
水色素顏
霍格沃茨校长
霍格沃茨校长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社区明星
  • 超级版主
1#
发布于:2011-09-01 21:43
呵呵,沙發 .....

先感謝霽霙大人如期送上禮物,
一開始就是很有趣的展開,
(小小聲說一句,其實雙子向是我的小雷)
承續了大人先前的實驗對象一文,
和They loved one another  相比,
果然還是這種輕鬆可愛的文比較有治癒的效果

話說DRACO還真該好好感謝雙子,
要不是這些新藥實驗的啟發,
恐怕小R應該沒這麼快注意到兩人之間的曖昧喔
那麼期待下文囉。
kiuru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2#
发布于:2011-09-01 22:41
太可爱了!!(爆炸)

赫敏的OS太强大了!噗!哈利很表里如一嘛……

在关键地方断了啊,期待期待~
破晓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3#
发布于:2011-09-04 22:17
很轻松的文啊~~~加油加油~~~
moraki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4#
发布于:2011-09-04 22:55
沒想到雙子讓自己陷入窘境的時候~
各位內心的OS讓Ron無法招架阿~
接下來要面對Draco的OS~願梅林保祐Ron
宁不知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5#
发布于:2011-09-05 21:16
DRACO的内心世界难道要被RON看得一清二楚了???哦,速度进展到H吧……
Ronnie-深V
六年级学生
六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6#
发布于:2011-09-05 21:59
哈哈,這回雙子“做了回好事”啊··還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Malfoy要被看穿了,不知道Ron是什麽反應啊~

期待樓主更新,辛苦了~謝謝!
Oir
Oir
一年级学生
一年级学生
7#
发布于:2011-09-05 22:53
嗨,雖然是陌生的帳號,但我是霽霙,我忘記密碼了(有誰可以幫我>   <)
先來上回覆.....另一篇禮物文我想先等等看有沒有找回原帳號的機會再發
我是笨蛋.......


>>水色素顏:原來雙子是你的雷點!!真不好意思....我以後會注意,但很高興你喜歡這篇文的基調

>>kiuru :斷在關鍵地方是必要的=w=+

>>破晓 :哈哈,謝謝

>>moraki :梅林可能沒空管他XD 而且Malfoy的os才是最可怕的

>>宁不知 :絕對會有h....作者可以以已經沒有了的人格保障(咦?

>>Ronnie-深V :也謝謝你的留言~~我會盡快更完的
juice
六年级学生
六年级学生
8#
发布于:2011-09-06 12:09
我偷偷的想让RON知道DRACO知道内心的意YIN,那会是个什么样的场景啊~~啊哈哈~~~
不CJ的我飘过~~~~
水色素顏
霍格沃茨校长
霍格沃茨校长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社区明星
  • 超级版主
9#
发布于:2011-09-06 22:30
引用第7楼Oir于2011-09-05 22:53发表的  :
嗨,雖然是陌生的帳號,但我是霽霙,我忘記密碼了(有誰可以幫我>   <)
先來上回覆.....另一篇禮物文我想先等等看有沒有找回原帳號的機會再發
我是笨蛋.......


.......


霽霙大人,真不好意思,因為權限的問題,
所以只能請管理員出面處理,
而且可能需要一點時間設定,
也不確定是不是可以取回原帳號密碼,
只好請您這段時間多擔待了>O<。



>>水色素顏:原來雙子是你的雷點!!真不好意思....我以後會注意,但很高興你喜歡這篇文的基調 .......


大人真的太客氣了,雙子向這種小雷我又沒事先說明,
大人何從得知,所以是我的錯才對,
不過就算是雷,只要收到跩榮文就已經令人開心了啊!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